標籤: 暫無標籤

《金雞II》是由趙良駿導演,吳君如、張學友、黎明主演的一部香港喜劇電影。

1 《金雞II》 -劇情介紹

《金雞II》《金雞II》

 2046年聖誕節,82歲的阿金(吳君如)在俯瞰維多利亞『河』的太平山山頂,及時制止失戀青年盧力士濫用精神科藥物『忘情丸』;盧力士意圖忘記一段刻骨鉻心的痛苦愛情,阿金卻奉勸青年人要懂得苦中作樂,皆因痛苦的歷煉,往往能夠成就美好的回憶,就如阿金一生中最苦的2003年一樣…… 當年大年初二,何局長為港人求得的一支下下籤,與阿金求得的姻緣上上籤,逼使阿金與一眾香港人齊齊與時並進;茶餐廳老闆周周買炭、『淘大E座』街坊陳永恆走佬、威院8A病房無名醫生犧牲、五十萬人上街、十一億同胞自由行…;阿金的表哥馮仁坤竟在此時現身求婚;表哥不單是阿金的初戀情人,更是阿金兒子的父親,但世事能否盡如人意,一家可會團圓?一切定數自有天意!

2046年聖誕節,昔日以妓女為生的82歲的阿金(吳君如飾)在太平山山頂俯瞰維多利亞「河」的迷人景色,卻遇上了失戀青年盧力士(杜汶澤飾)。盧力士想要忘記一段刻骨鉻心的痛苦愛情,於是濫用精神科藥物「忘情丸」,被阿金及時制止。阿金卻奉勸他要懂得苦中作樂,並以她自己的人生經驗說明人生的痛苦歷練往往能夠成為美好的回憶…… 在回憶中,她提到當年林林總總香港人樂觀的奮鬥歷史,提到自己過去艱難的日子、令人回味的愛情以及後來的奮鬥。日子雖然充滿了辛酸,但回望人生的歷程終究依然快樂,這就是人生應有的態度。

2 《金雞II》 -影片看點

吳君如大發神威由十五演到四十,用一個妓女的歷年辛酸史,見證廿多年來香港由盛轉衰的變遷,夾雜遙記兒子的遺憾,笑中有淚雅俗共賞。面對逆境做好本份發揮金雞精神的訊息固然積極,放開胸懷樂觀做人的態度更宜港人借鏡。難得是一眾綠葉串星配襯絕妙令全片更形可觀。先有陳奕迅的出位小鋼炮打頭陣,劉德華首本名戲教導服務精神,繼而梁家輝演算死草教授令人噴飯。胡軍的冷酷型男夠搶鏡不在話下,黃日華犧牲小生色相一改形象演金山阿伯大唱飲歌更令人拍案叫絕。

3 《金雞II》 -幕後故事

《金雞II》《金雞II》劇照

 吳君如為了《金雞II》這部電影,可謂搏到盡,踏入38歲的她不惜又再穿上校服,紮上孖辮仔扮學生妹。雖然未至於青春可人,但沒有嚇怕街坊,連老竇夏春秋來探班也被逗得開懷大笑。

吳君如在電影《金雞II》中造型多多,昨日又再紮上孖辮仔,穿起校服扮學生妹,未知是《金雞》的學生妹形象深入民心,還是君如38歲仍然Keep得很好,街坊對她的學生造型均十分受落,而客串的張學友昨日亦有出現。 

親友對近期埋首拍戲的君如十分關心,整天不停有人前來探班,先是曾華倩於中午時分帶兩個小女孩來探班,逗留了半小時后離開,其後君如爸爸夏春秋亦親往探女兒,君如一度停下工作,陪爸爸飲下午茶。甫看見女兒的學生造型,夏春秋即笑不攏嘴,兩父女老友鬼鬼地傾了好一會兒。 

昨日拍攝地點選在九龍城的舊樓,鄰近有不少著名食肆,間中亦有圈中人經過,由於君如人緣好,前往打招呼的老友甚多,上集和君如大演對手戲的黃日華買菠蘿包時經過拍攝場地,亦順道寒暄一番,黃日華說:「我上集已經死了,所以今集不會客串啦!今日撞到打聲招呼而已!」黃日華離開時,又巧遇剛做完運動的何家勁及林國斌。其後黃毓民亦經過,知道君如和爸爸在飲茶,馬上走入食店閑談。

4 《金雞II》 -影片評述


《金雞II》金雞II

 《金雞正傳》2002年底上映賺得盆滿缽滿,2003年同期陳可辛連同女友吳君如繼續推出了《金雞II》。儘管梅艷芳的病逝又在年尾給難忘的2003年畫上了沉重傷痛的一筆,為演藝界蒙上了一層濃郁的愁雲慘霧。與此同時上映的《金雞II》傳達出的快快樂樂做人平添了某種別樣的意味,讓人心感慘然不已。

影片《金雞II》的推出似乎可以稱之為順理成章的,畢竟第一集的票房還是相當可觀的。編劇大概是全片一大亮點,《金雞正傳》的劇情幾乎均是回憶過去,而這恰恰為續集的劇本留下了相當長的尾巴。第一集是在關注過去,《金雞II》便把劇情聚焦在『現在』,亦為2003年度。藉此來傳達某種良好的祝願。現在想來,很可能陳可辛一早就有拍續集的腹案計劃,只是半途非典的肆虐又給予了其新的靈感,所以影片里才會出現非典時期的劇情與阿金再陷入對過去的回憶的劇情格格不入的現象。   

導演趙良駿顯然不能完全勝任本片導演一職,好在有著名導陳可辛作為後盾,倒也彌補了不少的缺失之處。比方在影片氛圍營造上便可以看出陳可辛的溫情以及平實作風,是以儘管趙良駿或許力有未逮,影片卻能因陳可辛的坐鎮而保證一定的水準。本片基本上沿襲了第一集的模式,可是效果未必便能及之。猶如阿金遇見盧力士的戲便不如第一集來得有戲劇性,期間的少許片段也過於平實流俗。全片中最讓人抨擊的當是劇情忽然從非典內容跳躍性的轉換到阿金戀愛史上,使人難以接受這種急進式的轉變也罷,關鍵在於這令得前後劇情和作風無法統一,出現了銜接上的紕漏,整部影片的流暢性因此而大打折扣。最致命的是,前後兩部分主題幾乎完全不搭界,倒似被從中砍斷一般。這未嘗不是製作者貪心而導致的,渴望魚與熊掌兼得的後果,兩種不兼容的劇情生拉硬扯在一塊自然會產生不良效果。其實影片開頭處廟中祈禱一段就為阿金回憶戀愛史設下伏筆,只是後半部的處理不當倒僅讓人感觸香港人敬鬼神的一種心理。   

事實上,後半部也並非表面上的一無是處,如果說陳可辛原本屬意的《金雞II》劇情是後半部中阿金戀愛史的擴大版,那麼非典的出現無疑便是給了製造美好結局的最合理解釋的機會。影片前半部是在刻畫2003年非典肆虐下香港人的艱苦,那麼後半部實際上或者便是導演對美好未來的一個註解。透過阿金的銀行帳戶再次多出九百多萬而善意的表達了一種看法,與其說是看法倒不如說這是一種祝願。   

只是這個祝願鋪墊得未免太長,隱蔽得太深了。前半部實際上卻是揭開了香港人的傷疤,意圖令他們都能夠衝破這個障礙翻開新的一頁。其中通過對非典時期三個男人的短短側面描寫,呈現了香港經濟低迷以及非典瘋狂肆虐的經歷,更傳達了導演對醫護人員的一種尊敬與哀思。   

較之第一集的緬懷過去,本片里描寫的事件幾乎像是昨天發生的,令觀眾感到格外沉重許多。比如香港高官的相續辭職,2003年的二十三條大遊行,電影界群策群力的1:99,著名足球隊皇馬的香港之游以及死神非典等等太多的年度大事件在影片里回放,更教人感觸良多。本片與第一集在劇情上互相襯映,一是在快樂中懷念過去,一是傷痛時思考現在展望未來。這在某方面來講,兩集的存在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可惜本片始終不如第一集里的靈感隨處可見,譬如第一集里結尾處阿金與劫匪的奔跑便留下了悠長意味。事實上,缺乏閃光的靈感正是本片的一大缺陷。吳君如一反第一集里瘋癲式的表演套路,雖然也相當出色,可是卻不如在第一集里來得更收放隨心。反倒是張學友扮演的表哥角色極其形象,堪稱全片里最精彩處。  

沒有煽情,就那麼平實的記錄著2003年發生的大事件(卻沒有見到神州五號和哥哥去世等新聞,懷疑是內地刪減版本)。卻折射出當時香港的恐慌,導演時刻不忘對將來的祝福,即使是阿金與兩名警察打招呼的手勢等細節上也暗示了一種信心。最為有趣輕鬆的還是結尾處,陳可辛居然很搞笑的調侃了一次王家衛,《2046》果真是2046年才上映!劉德華竟然當上了香港特首,在電視講話里向港人描寫美麗的明天,幾乎便等於是一個完美的共產主義社會!那幾許諸如油田之類的飄渺想象,其實正是導演對香港未來的信心!哈哈!獻上最真誠的祝福,這才是陳可辛的最終想法--『珍惜現在,因為這是明天的美好回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