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針灸甲乙經》

標籤: 暫無標籤

《針灸甲乙經》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一部針灸學專著。也是最早將針灸學理論與腧穴學相結合的一部著作。

  "洞明醫術,遂成其妙"

  《針灸甲乙經》是中國針灸學專著,原名《黃帝三部針灸甲乙經》,簡稱《甲乙經》,晉皇甫謐(215-282年)編撰於魏甘露四年(259年),共10卷,南北朝時期改為12卷本。該書集《素問》、《針經》(即《靈樞》古名)與《明堂孔穴針灸治要》三書中之有關針灸學內容等分類合編而成。原書根據天干編次,內容主要論述醫學之理論和針灸之方法技術,故命名為《針灸甲乙經》。皇甫謐本是一位史學家,年近50歲時,因患關節炎,加之耳聾,開始鑽研針灸醫術,學習上述三書,並將其中"事類相從,刪其浮辭,除其重複,論其精要"而成書。人稱其"習覽經方,手不輟卷,遂盡其妙",或譽之為"晉朝高秀,洞明醫術"。可知其因病習醫針灸而成功者。

  首先,《針灸甲乙經》在中國獨具特色的針灸療法的發展中,發揮了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重大作用。眾所周知,在此期間,中醫學典籍《素問》、《靈樞》等雖有關於針灸學理論與技術的闡述,也有若干專門論述針灸經絡的小冊子,然而或已散落殘佚,或只散見而不成系統,《針灸甲乙經》正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對針灸經絡、腧穴、主治等從理論到臨床進行了比較全面系統的整理研究而成書的。該書在針灸理論上,除了強調:"上工治未病"之病,即要求一位高明的針灸醫生要學會運用針灸來達到保健預防疾病之目的。他所指出的"中工刺未成"則是強調僅能做到疾病早期治療者,也只能算作一位比較好的針灸醫生——中工。這表現了該書對預防疾病和提倡早期治療的重視。然後,他以"下工刺已衰,下工刺方襲",將不能做到預見和早期診斷治療的針灸醫生則一概稱之為下工、下下工,視之為不合格的針灸醫生。這一先進思想促成了中國歷代針灸醫生的勤奮學習和為發展針灸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時,該書還對針灸用針之形狀製作、針灸之禁忌、針灸經絡、孔穴部位之考訂、針灸的臨床適應症、針灸操作方法,以及臨床經驗的總結等進行了系統的論述。

  系統整理考訂針灸穴位。該書對針灸穴位之名稱、部位、取穴方法等,逐一進行考訂,並重新釐定孔穴之位置,同時增補了典籍未能收入的新穴,使全書定位孔穴達到349個,其中雙穴300個,單穴49個,比《內經》增加189個穴位,即全身共有針灸穴位649個。在此之後穴位數雖每有增減,但該書為之奠定了可靠的基礎。關於穴位的分佈,該書採取了分區記述的方法,如頭部分正中,兩側再分五條線與腦後各有穴若干;面部、耳部、頸部、肩部各有穴若干;胸、背、腰、腹部分之正中,兩側各線各有穴若干;四肢部分三陽、三陰各有穴若干。雖然未完全按經絡敘述穴位,但部位明確,相互關係清楚,有利於學習和臨床運用,該法為歷代中外學者所沿用。

  系統論述經絡學說。經絡學說是一個至今尚未證實其客觀存在的系統,但2000多年來其理論學說一直指導著中醫學、針灸學之診斷和臨床治療,並每獲佳效。這一系統的徑路、走行方向、與穴位關係等在針灸學的發展上每有不同觀點,《甲乙經》在晉以前醫學文獻的基礎上,對其進行了比較全面的整理研究,對人體的十二經脈、奇經八脈、十五絡脈以及十二經別、十二經筋等之內容、生理功能、循行路線、走行規律以及其發病特點等作了傳統理論的概括和比較系統的論述,成為後世對此學說研究論述的依據。

  關於針灸療法的適應症。哪些疾病適合運用針灸治療,這是針灸臨床的一個重要問題,對選擇治療方法是十分必要的。

  《甲乙經》在前人經驗的基礎上,提出適合針灸治療的疾病和癥狀等共計800多種。例如該書所分述的熱病、頭痛、痓、瘧、黃膽、寒熱病、脾胃病、癲、狂、霍亂、喉痹、耳目口齒病、婦人病等等,也基本上達到了條分縷析,內容比較豐富,使學習者易於掌握的治療學水平。

  闡明針灸方法和臨床禁忌。該書強調:"用針之理,必知形氣之所在、左右上下、陰陽表裡、血氣多少、行之逆順、出入之合。"提示針灸醫生為病人施治時,必須掌握時機,根據病人的不同體質、不同病情,採用不同的針刺艾灸的手法和技術。要求選穴適宜,定穴準確,操作嚴謹,補瀉手法適當等等。該書還在選穴治療方面論述了後世始形成的子午流注針法的理論。《甲乙經》專篇闡述了每日時辰不同與選穴、針刺補瀉方法的關係,這一時間醫學問題至今在臨床上還在應用,並為國際學者所注目和研究。關於針刺操作手法,從理論到具體操作要領,均作了比較具體的敘述。例如,持針之姿勢和方法,針灸施術必須全神貫注,審示病人接受治療前後的神態反應,掌握針刺之淺深、方向、輕重以及事故之預防。對留針時間、艾灸壯數、某穴禁針、某穴不能深刺等等,均作了明確的規定。所有這一切,既具有對前代經驗的總結性,又富有一定的創造性,無論從文獻學價值和指導後世針灸發展都有著重大的意義。

  《針灸甲乙經》是一部影響中國針灸學發展的劃時代著作。遠在隋唐時期,就已作為醫學教育的必學課本,並視之為經方。不但為唐代偉大醫藥學家孫思邈列為"凡欲為大醫,必須讀《素問》、《甲乙》……等諸部經方",定為醫學生必須學習熟讀的基本功。而且在唐代、宋代官方的醫學教育中,也明確規定其為醫學校學習必修課,並設針博士、針助教、針師等進行授課和據以指導臨床實習。在此之後,不論是宋王唯一創製針灸銅人、著書和刻石以廣針灸之正確流傳,或是明、清諸針灸學者編撰針灸書籍,幾乎無不以之為主要依據。

  《針灸甲乙經》成書後,為歷代醫學家、針灸學家所重視,傳抄者頗多,自北宋校正醫書局校正後始成今之傳本。在國內現僅存若干明刊本,日本珍藏有中國宋刊本。現國內所收藏者有明刊本之後歷代刊刻出版者計約20種。

  《針灸甲乙經》對國外發展中國針灸也產生了極為廣泛的影響。公元七八世紀,日本、朝鮮在引進中國醫學的同時,均在其醫學教育中明確規定以《針灸甲乙經》為教材,還明確規定了學習日數。日本的《大同類聚方》等也都較多地引用了《甲乙經》的內容。其後,日本不但收藏中國宋版之《黃帝針灸甲乙經》,並多有中國歷代之版本,近年他們影印了宋版在日本和國際上流傳。歐美學者學習中國針灸雖然較晚,雖然並非始於《針灸甲乙經》,但該書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在歐美產生影響,為歐美一些大圖書館所收藏,特別在法國影響更大。據知,法國現代學者正在翻譯《針灸甲乙經》。
上一篇[元宮詞]    下一篇 [袖珍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