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鋼琴家》,又名《戰地琴人》、《鋼琴戰曲》,是羅曼•波蘭斯基導演的電影。

1 《鋼琴家》 -影片簡介

《鋼琴家》《鋼琴家》

根據維拉德斯婁斯普爾曼的自傳改編,描寫了一個波蘭猶太鋼琴家在二戰期間艱難生存的故事。作為一名作曲家兼鋼琴家,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在納粹佔領前還堅持在電台做現場演奏。在那段白色恐怖的日子裡,他躲避那些野獸的搜捕,依然在波蘭的猶太人居住區住著。在這裡,即便所有熱愛的東西都不得不放棄的時候,他仍舊頑強的活著。終於等到黎明來到…… 
  

二戰期間,一位天才的波蘭猶太鋼琴家,四處躲藏以免落入納粹的魔爪。他在華沙的猶太區里飽受著飢餓的折磨和各種羞辱,整日處在死亡的威脅下。他躲過了地毯式的搜查,藏身於城市的廢墟中。幸運的是他的音樂才華感動了一名德國軍官,在軍官的冒死保護下,鋼琴家終於捱到了戰爭結束,迎來了自由的曙光。

根據瓦拉迪斯勞·斯普爾曼的自傳改編,描寫了一個波蘭猶太鋼琴家在二戰期間艱難生存的故事。作為一名天才的作曲家兼鋼琴家,瓦拉迪斯勞在納粹佔領前還堅持在電台做現場演奏。然而在那段白色恐怖的日子裡,他整日處在死亡的威脅下,不得不四處躲藏以免落入納粹的魔爪。他在華沙的猶太區里飽受著飢餓的折磨和各種羞辱。在這裡,即便所有熱愛的東西都不得不放棄的時候,他仍舊頑強的活著。他躲過了地毯式的搜查,藏身於城市的廢墟中。幸運的是他的音樂才華感動了一名德國軍官,在軍官的冒死保護下,鋼琴家終於捱到了戰爭結束,迎來了自由的曙光。他的勇氣為他贏得了豐厚的回報,在大家的幫助下他又找到了自己衷心熱愛的藝術。

2 《鋼琴家》 -導演介紹

 

《鋼琴家》《鋼琴家》

1933年8月18日,波蘭斯基出生在僑居巴黎的一個波蘭籍猶太人家庭里。童年時代,他遇到先在德國發生緊接著又在法國興起的反猶排猶浪潮的迫害。身為畫家的父親在反猶浪潮的衝擊下徹底失去在法國生活下去的信心,帶著全家人遷回波蘭克拉科夫的老家。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克拉科夫被德軍佔領,波蘭斯基的母親、父親和叔叔先後被德國人抓進集中營,父親和叔叔雖然幸免於難,但波蘭斯基的母親卻慘死於納粹建造的毒氣室內。

1960年3月,波蘭斯基從波蘭國家電影學校畢業,帶著一部新拍攝的短故事片。他來到了他的出生地--法國巴黎,在這裡,他的作品引起了歐洲電影界的注意。回國后,他拍攝了使他多次獲得電影節大獎併名噪世界影壇的影片《水中刀》。這部影片和他的婚姻竟然有些相似:兩個男人為了一個女人大動干戈,女人的丈夫卻是那個不得不善罷甘休、撒手而去的人。隨著影片的成功,波蘭斯基告別了自己第一場失敗的婚姻,他的妻子演員芭芭拉·拉斯另尋新歡離他而去。

1963年,波蘭斯基離開了相對閉塞的波蘭,開始了周遊列國般的創作生活,荷蘭、法國、英國都留下了他的蹤跡。這段時間,波蘭斯基接二連三地為英國、美國、法國和義大利拍攝了七、八部影片,波蘭斯基引人注目的導演才華在這些影片中表露無遺,《厭惡》、《天師捉妖》、《羅絲瑪麗的嬰兒》等影片中強烈的懸念、濃厚的神秘色彩和令人窒息的恐怖氣氛讓他本人的國際聲譽不斷提高,影片中的血腥氣味和浪漫情致也在世界電影名作中獨佔鰲頭。《厭惡》和《卡特巴赫到來時》的成功不僅為他帶來了柏林電影節上的兩次榮耀,還為他贏得了第一份好萊塢合同和一個美艷的妻子。在《天師捉妖》的拍攝過程中他結識了女影星莎朗·塔特,兩人一見鍾情並於次年1月在倫敦正式舉行了婚禮。

隨著《羅絲瑪麗的嬰兒》的熱映和塔特的懷孕,波蘭斯基以重金在比弗利山的班奈迪克山谷購置了一套豪華住宅,這就是著名的茨埃羅大道10050號。但好景不長,命運女神再次與波蘭斯基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1969年8月9日的清晨,這座氣派的豪宅成為了屠戮與血腥的地獄。經警方證實,包括女主人塔特在內有五人被害,屍體上總共發現102處刀傷,且均中數槍,死者表現得極為痛苦。已有八個月身孕的塔特身中16刀,她和化妝師傑伊·斯普林被用繩子吊在起居室內,兇手用她的鮮血在牆上塗寫了「殺死豬玀」、「起義」等口號,而此時的波蘭斯基正在倫敦籌備新片的拍攝。由於沒有任何物品失竊,兇案顯得撲朔迷離,波蘭斯基本人也成為了警方懷疑的對象,甚至有人猜測這與《羅斯瑪麗的嬰兒》中的魔鬼家族有關。1969年12月1日,洛杉磯警察局長埃德·戴維斯宣布經過8750個小時的工作,塔特兇殺案終告偵破。兇手系邪教組織「曼森家族」的一男三女四名成員,而幕後主使者就是他們的領袖查理·曼森。關於兇殺動機,有說曼森希望以此懲罰統治階級的奢華墮落,也有說房子的前任主人曾與曼森有所過節,無論如何,塔特血案因此蒙上了一層神秘色彩。兒時的喪母與如今的喪妻之痛使波蘭斯基的創作變得更為黑暗,《麥克白》和《唐人街》等影片就是那個時期的代表。

波蘭斯基曾說過:「我喜歡電影中的陰影,但生命中的陰影則不然。」也許對抗魔鬼的最好方法就是把自己也變成魔鬼,1977年,波蘭斯基因猥褻少女而遠逃歐洲,直到如今仍無法踏足美利堅的土地,但他對電影的痴迷卻依舊執著。1979年拍攝的《苔絲》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隨後的《苦月亮》更是著魔似的將扭曲的情慾和暴力傾瀉在影片中,成了一部情色經典。暴力和色情已滲透于波蘭斯基的影片中,也是他心頭揮之不去的陰霾。

2003年,《鋼琴師》的上映讓波蘭斯基再一次成為了全世界觀眾和電影人矚目的焦點。關於戰爭,在如今這個風雲變幻的世界政局中顯得頗為醒目。影片的主旨不是對戰爭的反思,而是人類對生存的渴望。真實的屠殺,沒有誇張,也沒有淡化,卻更為殘酷。

3 《鋼琴家》 -演員介紹

亞德里安·布洛迪

瘦長的個子,黑色的頭髮,陽光的外形,酷似年輕時的阿爾·帕西諾,加上不容置疑的表演天賦,讓亞德里安·布洛迪很早就確立了同齡演員中的領頭人地位,從邊緣演員走到了舞台的中央。

布洛迪1973年4月14日出生於美國紐約,自小就立志成為一個演員。其母親著名攝影家希爾維亞·普萊奇看出了布洛迪的表演天賦,鼓勵他參加各種表演班,先後把他送入表演藝術高中和美國戲劇藝術學院讀書。1993年,布洛迪參加了著名導演史蒂文·索德博格執導的描寫20世紀30年代美國經濟崩潰時期貧民生活的劇情片《山丘之王》,其出色的表演贏得了一片讚譽聲,也得到了許多新的機會。

1994年布洛迪出演的喜劇片《棒球天使》、1996年的犯罪片《黑街殺手》以及1998年的《甜衫》都得到了評論家門的一致好評。1999年,著名黑人導演斯派克·李發現了他的潛質,邀他在恐怖片《山姆的夏天》中主演連環殺手的替罪羊里奇,其勁爆前衛的形象令人印象深刻,其後《急速殺陣》和《飛揚的年代》再次證明了布洛迪完美的演技,讓他躋身於一流演技派的行列。

2003年,布洛迪出演了著名導演羅曼·波蘭斯基的影片《鋼琴家》,本片讓布洛迪獲得了第75屆奧斯卡影帝,再次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4 《鋼琴家》 -影片評論

Music was his passion. Survival was his masterpiece.

「音樂是他的激情,生命是他的傑作,這部電影來自一個真實的故事……

「《鋼琴家》昭示了一種音樂的力量,愛的力量,以及反抗一切罪惡的勇氣。」

——導演羅曼·波蘭斯基

5 《鋼琴家》 -劇情介紹

《鋼琴家》《鋼琴家》

根據瓦拉迪斯勞·斯普爾曼的自傳改編,描寫了一個波蘭猶太鋼琴家在二戰期間艱難生存的故事。作為一名天才的作曲家兼鋼琴家,瓦拉迪斯勞在納粹佔領前還堅持在電台做現場演奏。然而在那段白色恐怖的日子裡,他整日處在死亡的威脅下,不得不四處躲藏以免落入納粹的魔爪。他在華沙的猶太區里飽受著飢餓的折磨和各種羞辱。在這裡,即便所有熱愛的東西都不得不放棄的時候,他仍舊頑強的活著。他躲過了地毯式的搜查,藏身於城市的廢墟中。幸運的是他的音樂才華感動了一名德國軍官,在軍官的冒死保護下,鋼琴家終於捱到了戰爭結束,迎來了自由的曙光。他的勇氣為他贏得了豐厚的回報,在大家的幫助下他又找到了自己衷心熱愛的藝術。

6 《鋼琴家》 -幕後製作

一個民族的痛苦與掙扎

《鋼琴家》的劇本來自波蘭猶太鋼琴家維拉迪斯羅·斯皮爾曼的回憶錄,該書的力量在於在華沙猶太人區中求生的痛苦與內心的掙扎,正如波蘭斯基所說「該片以令人吃驚的客觀筆觸描述了那段時期的真實情況,客觀到了近乎冷酷和精確的地步。書中波蘭人有好有壞,猶太人有好有壞,德國人也有好有壞……」他希望他拍出來的影片最大可能地接近於事實,而不是那種典型的好萊塢風格電影。 《鋼琴家》里,曾親臨其境的波蘭斯基在寫實風格的基礎上,傾注了更多的個人情感和強烈情緒,使得觀眾對那個時代人們經歷的感受得以拔高,超越了同情,達到類似感同身受、真正經歷的程度。

這部影片瀰漫著波蘭的民族情結和傷感。樂曲部分都是出自偉大的波蘭音樂家肖邦,肖邦的音樂是革命的詩章,然而從他的音樂中我聽不到激昂的號角,而是抒情的,憂鬱的旋律,是一種隱隱的力量,有一種隱忍的精神。浪漫派大師舒曼曾這樣形容:「肖邦的作品是藏在花叢中的一尊大炮。」肖邦的鋼琴曲的應用在電影里深深烙上了波蘭印記,而且肖邦音樂的內涵也完整地融入了整個電影。

《鋼琴家》在前半段是舒緩地記錄歷史,後半段感覺有些荒島求生的感覺。羅曼·波蘭斯基的風格是細膩的鏡頭表現手法,而且在慾望和人性上的處理近乎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影片是投資3500萬美元的大製作,在捷克、柏林取景。148分鐘的長度也是75屆奧斯卡參賽片中最長的一部。可以說這是波蘭斯基的雄心之作,不僅寄託了他自己的生命體驗,也成為他能否擺脫近些年低迷狀態的一個考驗。

波蘭斯基:重構童年記憶

波蘭斯基出生於法國,但在二戰爆發前兩年與父母一起前往波蘭。他表示一直想要拍攝一部描述大屠殺事件的電影,但始終在等待最好的劇本,最終他在鋼琴家維拉迪斯羅·斯皮爾曼的回憶錄中找到了這個令他感動異常的情節。

儘管這部影片並非他本人的親身經歷,但波蘭斯基表示,他在電影中融入了他本人的一些經歷和感受,從猶太人集中營的景觀到納粹軍人走路的姿式以及穿著等等。波蘭斯基在領獎台上說:「我能夠獲得這一殊榮感到非常榮幸,我希望這部影片成為波蘭電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我想重構童年時的記憶,另外,與真實保持盡量近的距離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我不想拍一部好萊塢電影。」波蘭斯基這樣說,可是顯然當記憶被重構的時候,當所有倖存者都迫不及待地記錄下這一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的大災難的同時,一些無意識的臆想和記憶扭曲所帶來的不準確性,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們無意於追求影片的真實性和代表性,因為能代表大屠殺時期猶太人最典型生存狀況的人,幾乎都已經死於集中營,因此能被現在的人所了解的關於當時的個人體驗,都將是例外和特殊個體。

布洛蒂:飢餓之後看見什麼

曾主演《紅色警戒》的29歲美國男演員阿德里安·布洛蒂(AdrienBrody)是影片成功的關鍵。按照他的說法,自己是勒緊了褲帶來扮演斯皮爾曼的。「這部電影的本性讓我覺得有巨大的責任要演好他。導演讓我餓一段時間,堅持要我減掉大量的體重,那樣我們就可以從那幾場餓肚子的戲開始拍。用了六個星期,我才減掉了30磅,」布洛蒂補充說,這還不是他為了這部電影放棄的惟一東西——為了拍這部電影,他失去了曼哈頓的一套公寓、車,還有戀人,因為他從來沒有那樣充滿激情地投入扮演過一個角色。

「飢餓讓你真正清晰地了解到斯皮爾曼被剝奪了什麼。儘管我的飢餓是自願的,但它還是讓我從某種程度上和這個男人有了溝通。你很難想像飢餓會多大程度上影響你的行為,你又如何超越對食物的渴望去思考,」布洛蒂補充說,「我感到內心空蕩蕩的,看到的世界也是空蕩蕩的。有些人說斯皮爾曼這個角色在電影中太被動消極了,但事實上,他能做的非常少,他也只能做這些。他得找到生存下去的辦法,他不是一個鬥士,不是士兵。」

扮演那位令斯皮爾曼得以生存的德國軍官的,是一位年輕的德國演員托馬斯·克萊茲曼。對於他在《鋼琴家》里受人矚目的出色表演,他認為得益於波蘭斯基的許多幫助。「波蘭斯基是一個見證人,一個受害者的立場……這部電影是他童年的回憶,」克萊茲曼說到波蘭斯基似乎非常折服,但如果你問波蘭斯基本人這部電影是關於什麼,他會回答說,「這是一部關於希望的電影。羅曼·波蘭斯基是一個複雜的人。」

7 《鋼琴家》 -幕後花絮

《鋼琴家》《鋼琴家》

主演阿德里安·布洛蒂在這部片得金棕櫚獎後接受採訪時說,這個故事有導演羅曼波蘭斯基親身受納粹迫害的體驗,導演拍片時很清楚自己要表現什麼,而且拍攝手法寫實又纖細,能和導演一起合作真的很高興。拍片當時完全沒有想到得獎的事。

阿德里安談到自己揣摩鋼琴師一角以及被導演相中的經過時說,自己是在倫敦的報紙上看到此片在找主角的廣告而去應徵,選角的條件是要會彈鋼琴,安得烈本來就會彈琴,在大學還上過鋼琴課,沒想到居然有機會擔任此片的主角。

阿德里安為了演這個角色,將自己的房子、車子都賣掉,隻身到法國拍片,在拍片的七、八周內,他每天要練四個小時的鋼琴,而且為了符合角色形象還要節食,自己一百八十三公分的身高,體重最後減到只剩下六十一公斤。但是他對自己為這個角色所付出的一切,一點也不後悔,因為自己所付出的忍耐和痛苦都不及故事中主角的百分之一。

有個男人在街上等候過馬路的時候,抱怨在猶太區竟然建了一條非猶太人街道,這個聲音正是羅曼·波蘭斯基的。

在倫敦招主角的過程中,超過一千四百位男演員為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的角色試鏡。結果令導演很不滿意,最終羅曼·波蘭斯基找到了演員阿德里安,就在巴黎他們兩人第一次會面的時候,波蘭斯基就認為他是最佳人選。當時阿德里安正在拍攝電影《項鏈事件》The Affair of the Necklace (2001)。

對於那些不說德語的人有一個細微差別:通常情況下,德國軍官在和猶太人說話的時候,使用的是非正式用語的「你」(「du」,等等),這樣就能表示他們的態度(你不能和成年陌生人這麼說);然而,霍森菲德(發現躲藏起來的斯皮爾曼的那個軍官)經常用更加禮貌的正式用語(「Sie」,等等),因為這是他自己個人的感受。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從集中營里逃出來並被告之「不要跑!」這段場景,來源於導演羅曼·波蘭斯基的一段類似的真實經歷。

這是第一部獲得愷撒最佳電影大獎(法國國家電影獎項)而沒有任何一句法語在其中的電影。

「斯皮爾曼Szpilman」聽起來很像是德語的一個單詞「Spielmann」,意思是樂隊隊員或者是游吟詩人。亨斯·霍森菲德說對於一個鋼琴家而言,那是個很不錯的名字。

8 《鋼琴家》 -獲獎情況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2003
最佳改編劇本 羅納德·哈伍德 
最佳男主角 艾德里安·布洛迪 
最佳導演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導演 哈里森·福特 
最佳導演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服裝設計 (提名) Anna B. Sheppard 
最佳剪輯 (提名) Hervé de Luze 
最佳影片 (提名) 阿蘭·薩德 
最佳攝影 (提名) 帕維爾·愛德曼 
最佳影片 (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影片 (提名) Robert Benmussa 
金球獎(Golden Globe)  2003
最佳男主角(劇情類) (提名) 艾德里安·布洛迪 
Best Motion Picture - Drama (提名) 
歐洲電影獎(European Film Award)  2002
最佳攝影 帕維爾·愛德曼 
最佳影片 (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導演 (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男主角 (提名) 艾德里安·布洛迪 
最佳影片 (提名) 阿蘭·薩德 
最佳影片 (提名) Robert Benmussa 
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Film Award)  2003
David Lean導演獎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影片 Robert Benmussa 
最佳影片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影片 阿蘭·薩德 
最佳音響 (提名) Jean-Marie Blondel 
最佳音響 (提名) Dean Humphreys 
最佳攝影 (提名) 帕維爾·愛德曼 
最佳音響 (提名) Gérard Hardy 
最佳改編劇本 (提名) 羅納德·哈伍德 
最佳男主角 (提名) 艾德里安·布洛迪 
安東尼·阿斯奎斯-音樂獎 (提名) 沃伊切赫·基拉爾 
金衛星獎  2003
Best Screenplay, Adapted (提名) 羅納德·哈伍德 
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CFCA Award)  2003
最佳影片 (提名) 
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  2003
最佳導演 (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男演員 (提名) 艾德里安·布洛迪 
演員工會獎(Actor)  2003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by a Male Actor in a Leading Role (提名) 艾德里安·布洛迪 
法國凱撒獎(César)  2003
Best Sound (Meilleur son) Jean-Marie Blondel 
Best Sound (Meilleur son) Dean Humphreys 
Best Editing (Meilleur montage) (提名) Hervé de Luze 
Best Costume Design (Meilleurs costumes) (提名) Anna B. Sheppard 
日本學院獎(Award of the Japanese Academy)  2004
Best Foreign Film 
戛納電影節(金棕櫚)  2002
最佳影片 羅曼·波蘭斯基 
義大利電影新聞記者協會銀絲帶獎  2003
Best Director - Foreign Film (Regista del Miglior Film Straniero) 羅曼·波蘭斯基 
廣播影評人協會獎(Critics Choice Award)  2003
最佳影片 (提名) 
廣播影評人協會獎  2003
最佳導演 (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在線影評人協會獎  2003
最佳男演員 (提名) 艾德里安·布洛迪 
凱撒獎  2003
Best Sound (Meilleur son) Gérard Hardy 
最佳導演 羅曼·波蘭斯基 
Best Film (Meilleur film) 羅曼·波蘭斯基 
Best Actor (Meilleur acteur) 艾德里安·布洛迪 
Best Cinematography (Meilleure photographie) 帕維爾·愛德曼 
Best Music Written for a Film (Meilleure musique) 沃伊切赫·基拉爾 
Best Production Design (Meilleurs décors) Allan Starski 
Best Writing - Original or Adaptation (Meilleur scénario, original ou adaptation) (提名) 羅納德·哈伍德 
USC Scripter Award  2003
USC Scripter Award (提名) 羅納德·哈伍德 
USC Scripter Award (提名) Wladyslaw Szpilman 
Turia Awards  2003
Best Foreign Film 羅曼·波蘭斯基 
Sant Jordi Awards  2003
Best Foreign Film (Mejor Película Extranjera) 羅曼·波蘭斯基 
San Francisco Film Critics Circle(SFFCC Award)  2002
最佳影片 
Polish Film Awards  2003
Best Film (Najlepszy Film) 羅曼·波蘭斯基 
Norwegi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03
ecumenical Film Award 羅曼·波蘭斯基 
Nikkan Sports Film Awards(Nikkan Sports Film Award)  2003
Best Foreign Film 
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USA(NSFC Award)  2003
最佳影片 
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USA  2003
最佳男演員 艾德里安·布洛迪 
最佳劇本 羅納德·哈伍德 
最佳導演 羅曼·波蘭斯基 
Motion Picture Sound Editors, USA(Golden Reel Award)  2003
Best Sound Editing in Foreign Features (提名) Paul Conway 
Best Sound Editing in a Feature - Music - Musical (提名) Suzana Peric 
Motion Picture Sound Editors, USA  2003
Best Sound Editing in Foreign Features (提名) Gérard Hardy 
Best Sound Editing in Foreign Features (提名) katia Boutin 
Mainichi Film Concours  2004
最佳外語片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外語片 羅曼·波蘭斯基 
Kinema Junpo Awards  2004
最佳外語片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外語片 羅曼·波蘭斯基 
Humanitas Prize  2003
Feature Film Category (提名) 羅納德·哈伍德 
Harry Awards(Harry Award)  2003
Goya Awards(Goya)  2003
Best European Film (Mejor Película Europea) 羅曼·波蘭斯基 
Golden Trailer Awards(Golden Trailer)  2003
Best of Show (提名) 
最佳外語片 (提名) 
Best Drama (提名) 
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USA  2003
Outstanding Directorial Achievement in Motion Pictures (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David di Donatello Awards(David)  2003
Best Foreign Film (Miglior Film Straniero) 羅曼·波蘭斯基 
Czech Lions(Czech Lion)  2004
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 (Nejlepsí zahranicní film) 羅曼·波蘭斯基 
Cinema Writers Circle Awards, Spain(CEC Award)  2003
Best Foreign Film (Mejor Película Extranjera) 
Cinema Brazil Grand Prize(Cinema Brazil Grand Prize)  2004
Best Foreign Film (Melhor Filme Estrangeiro) (提名) 
Boston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BSFC Award)  2002
最佳影片 
Boston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2002
最佳導演 羅曼·波蘭斯基 
最佳男演員 艾德里安·布洛迪 
Bermud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03
Audience Choice Award 羅曼·波蘭斯基 
Argentinean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Awards  2004
Best Foreign Film (Mejor Película Extranjera) (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 
American Society of Cinematographers, USA  2003
Outstanding Achievement in Cinematography in Theatrical Releases (提名) 帕維爾·愛德曼 
American Screenwriters Association, USA  2003
Discover Screenwriting Award (提名) 羅納德·哈伍德 

9 《鋼琴家》 -精彩對白

《鋼琴家》《鋼琴家》
Wladyslaw Szpilman: I don't know how to thank you.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我不知道該怎樣感謝你。

Captain Wilm Hosenfeld: Thank God, not me. He wants us to survive. Well, that's what we have to believe.

維姆·霍森菲德上尉:謝謝上帝,不要謝我。他希望我們倖存下來。所以,那就是我們所要相信的。

Henryk Szpilman: 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 all, huh? You lost your sense of humor?

亨利克·斯皮爾曼:這些和你有什麼關係嗎,啊?你已經丟失了你的幽默感?

Wladyslaw Szpilman: That's not funny.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這不是開玩笑。

Henryk Szpilman: Well, you know what's funny? You're funny, with that ridiculous tie.

亨利克·斯皮爾曼:那麼,你知道什麼是玩笑?你很好笑,帶著那條滑稽的領帶。

Wladyslaw Szpilman: [getting angry] What're you talking about my tie for? What does my tie have to do with anything? I need this tie for my work!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開始生氣)你怎麼要提到我的領帶?我的領帶和誰有關係啊?我需要這條領帶是為了工作!

Henryk Szpilman: [mocking] Oh, your work.

亨利克·斯皮爾曼:(嘲笑的)哦,你的工作。

Wladyslaw Szpilman: Yes, that's right, I work!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是的,就是這樣,我的工作!

Henryk Szpilman: Yes, yes, your work. Playing the piano for the parasites in the ghetto.

亨利克·斯皮爾曼:是的,是的,你的工作。在猶太區為寄生蟲們彈鋼琴。

Wladyslaw Szpilman: Parasites...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寄生蟲們…

Henryk Szpilman: Yes, parasites. They don't give a damn about people suffering.

亨利克·斯皮爾曼:是的,寄生蟲們。對於百姓遭受到的苦難,他們甚至沒有一句譴責。

Wladyslaw Szpilman: And you blame me for their apathy, right?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所以你責備我,他們的冷漠,是嗎?

Henryk Szpilman: [accusing] I do, because I see it everyday. They don't even notice what's going

on around them.

亨利克·斯皮爾曼:(責難的)是的,因為我每天都能看到。他們甚至對身邊發生的事情置若罔聞。

Father: I blame the Americans.

父親:我譴責美國人。

Wladyslaw Szpilman: [visibly upset] For what, for my tie?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顯然很沮喪)為了什麼,為我的領帶?

Itzak Heller: What do you think you're doing Szpilman? I saved your life. Now go! Get out!

依薩克·赫勒:斯皮爾曼,你現在還在想你能做什麼?我救了你的命。現在走吧!快點離開!

Itzak Heller: [Szpilman begins to run] Don't run!

依薩克·赫勒:(斯皮爾曼開始跑)不要跑!

Captain Wilm Hosenfeld: What is your name? So I can listen for you.

維姆·霍森菲德上尉:你叫什麼名字?這樣我可以聆聽你的。

Wladyslaw Szpilman: My name is Szpilman.

瓦拉迪斯勞·斯皮爾曼:我的名字是斯皮爾曼。

Captain Wilm Hosenfeld: Spielmann? That is a good name, for a pianist.

維姆·霍森菲德上尉:斯皮爾曼?對於一個鋼琴家來說,是個不錯的名字。

10 《鋼琴家》 -穿幫鏡頭

時代錯誤:德國軍官打開豆子布袋的刺刀並不是德國貨,看起來應該是土耳其樣式1890年的刺刀。

連貫性:當斯皮爾曼被告之,必須離開他第一次躲藏的公寓時,他的頭髮髮型是分開的並且分別掛在臉的兩側。在接下來的鏡頭中,他坐下來吸煙,他的頭髮全部往後梳著沒有分開。

連貫性:在碟子被打碎后,斯皮爾曼不得不離開他第一次躲藏的地方,在他臉上有著很明顯的鬍子茬。然而,在接下來的場景他到達多羅塔家后,他的鬍子已經颳得很乾凈了。

時代錯誤:在片尾結束的時候,斯皮爾曼正在演奏,鋼琴的商標顯示是"Steinway & Sons",這是一個現代樣式的,出產時間應該是在1990年代。

連貫性:當斯皮爾曼穿過橋上的時候,同樣的一個臨時演員(戴著眼鏡)兩次同他身邊經過,先後在兩個鏡頭中。

11 《鋼琴家》 -獲得獎項

2002年第55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獎

Academy Award for Best Actor (奧斯卡最佳男演員)- Adrien Brody 

Academy Award for Best Director (奧斯卡最佳導演)- Roman Polański 

Academy Award for Writing Adapted Screenplay (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 Ronald Harwood 

BAFTA Award for Best Film (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 

BAFTA Award for Best Director (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導演)- Roman Polański 

César Award for Best Actor (法國愷撒獎最佳演員) 

César Award for Best Director (法國愷撒獎最佳最佳導演)

César Award for Best Film (法國愷撒獎最佳最佳電影)

12 《鋼琴家》 -奧斯卡唯一亮點

一雙修長、優雅的藝術家的手,在鍵盤上瀟洒地起伏、流動,肖邦那令人沉醉的小夜曲,隨著電波,穿過凝重的波蘭上空,撫慰著那些被迫在眉睫的戰爭而繃緊的心。納粹德國的飛機、大炮聲越來越近,藝術家的手在倔強地飛舞著,音樂在試圖壓倒隆隆的炮火聲……但它終於被一顆炸彈淹沒、窒息了。

波蘭導演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y)用藝術的美麗揭開了納粹血腥屠殺的序幕。這部描寫二戰時一位波蘭猶太藝術家倖存經歷的電影《鋼琴家》(The Pianist),風靡了歐洲,震撼了美國。它被法國、英國電影協會都評為「年度最佳影片」,並獲坎城電影節最佳影片獎。在23日又贏得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劇本改編等三個重要獎項。《芝加哥論壇報》評價它是「一部史詩般的傑作!」《洛杉磯時報》讚譽說,「《鋼琴家》達到了偉大的程度!」

《鋼琴家》並不是虛構作品,它是根據波蘭鋼琴家斯茲皮爾曼(Wiladyslaw Szpilman)的紀實回憶錄改編,像《辛德勒的名單》一樣,是個真實的故事。

13 《鋼琴家》 -關於影片 

《鋼琴家》的真實故事
《鋼琴家》《鋼琴家》

斯茲皮爾曼的父親是小提琴家,姐姐是律師,哥哥是喜歡文學的英語教師,母親是家庭主婦,他是波蘭國家電台音樂部首席鋼琴家,在戰前的華沙已相當有名氣。這是一個典型的猶太知識份子家庭。他們也像無數的波蘭人一樣,不相信德國人會真的入侵,就像 911事件之前,美國人絕不相信有人會用民航飛機撞毀兩座世貿大廈一樣,人類的天真是永恆的。

在德國軍隊已攻佔了華沙之後,斯茲皮爾曼全家還在爭論,到底把家裡那點現金藏到哪裡,姐姐說應藏到花盆裡,父親要把錢塞進提琴盒,那位酷愛文學、喜歡幻想的哥哥則堅持放在大廳餐桌上,覆蓋一張報紙,理由是最顯然的地方反而最安全。但他們絕沒有想到的是,納粹佔領波蘭后,迅速要求所有猶太人戴上標誌,把50萬猶太人趕到只能住20萬人的隔離區(ghetto);不僅他們的一切財產都被沒收,而且一場種族滅絕的屠殺開始了。

這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劇本改編獎的電影,真實地再現了斯茲皮爾曼書中記載的那些他親眼目睹的人間慘劇:在隔離區中,家家戶戶都提心弔膽,不知哪一刻會被槍殺。有一天全家正在吃晚飯,突然納粹的警車來了,手持衝鋒槍的蓋世太保衝上了隔街的樓房,他們全家擠在窗戶前,驚恐地看到,對面一家猶太人也在晚餐,納粹軍官喝令他們站起來,其中一位做輪椅的老人由於病體和驚恐,怎麼也站不起來,於是他被連人帶椅一起從窗戶扔了出去。老人和輪椅在半空中才分開,然後摔落在石頭街道上。被帶到樓外的十幾個猶太人,被喝令沿著警車的光束奔跑,在半途中,突然全部被射殺……

如此瘋狂的屠殺每天都在進行,據《鋼琴家》原書,一個瘦弱的猶太孩子,正在大街上走著,忽然遇到了蓋世太保,他由於恐懼和緊張忘記了按規矩給這幾個德國兵脫帽致禮,立刻被一槍打死。不僅如此,人們還被飢餓和疾病吞噬著。在1941到1942年的那個冬天,在隔離區里僅是死於傷寒病者,每月就達5000人。

斯茲皮爾曼全家在隔離區近三年之後,在一個晴朗的早晨,和其他成千上萬的猶太人一起,被集中到火車站;沒有誰知道下一步的命運是什麼,雖然毒氣室的說法已有流傳,但人們仍不相信。鋼琴家的哥哥居然還在看牛津版的莎士比亞。在烈日暴晒和驚恐等待中,一個想乘機發財的孩子竟兜售糖果,斯茲皮爾曼的父親湊了全家人身上所有的錢買了一塊糖果,把它切成六份,每人一塊,這成了全家「最後的晚餐」。

鐵罐車終於來了,在納粹槍托的毆打下,擁擠的人群被塞進了運載牲畜的車箱。在上火車的一瞬間,一個被納粹僱用的猶太人警察突然把斯茲皮爾曼從人群拉出來。斯茲皮爾曼掙扎著要回父母兄妹身邊,他高喊著:「爸爸……」但那個警察實在是憐惜這位全波蘭知名的藝術家,死死地按住他,喝令他快點逃離,保住自己的命。斯茲皮爾曼在書中寫道:「父親向我走了幾步,猶豫一下,站住了。他臉色蒼白,嘴唇發抖。他試圖微笑一下,但是無奈地、痛苦地舉起了手,向我揮動著告別,猶如我要走向生命,而他則在墳墓邊向我致意。」父親和全家就這樣永遠地從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失去家人之後,鋼琴家被強迫在隔離區做苦工,那雙彈鋼琴的纖細的手,要去挖土、砌牆,做雜役。有時在結束勞役收工的路上,看押他們的納粹士兵隨意從隊伍里拉出幾個人,然後用手槍一個一個地把頭顱打開花。驚恐的猶太人還在大街上被強迫跳舞、唱歌,供納粹娛樂。他們讓拄著拐杖的瘸子跳,讓最胖的和最瘦的、最高和最矮的、老人和孩子配對。他們在拚命地跳,因為只要倒下,就會被欣賞這種惡作劇的德國兵打死。

當50萬隔離區里的猶太人被一批批拉去奧斯維辛,最後只剩6萬人時,斯茲皮爾曼被波蘭地下音樂家反抗組織營救了出來,躲藏到一個公寓里。這個空蕩的房間里竟有一架鋼琴,已在隔離區里渡過三年,第一次見到樂器的鋼琴家欣喜若狂,但他不敢彈奏,怕有人發現他藏在這裡。坐在鋼琴前,他遏住自己的慾望,只是默憶樂譜,做模擬演奏,讓起伏的雙手,在鍵盤上空揮出無聲的音符,飛翔在想像的自由世界……

在做苦工的時刻,在廢墟搜尋食物的日子裡,鋼琴家從沒忘記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的雙手。正是這種有一天還要彈琴、還要回到音樂世界的信念,使他堅強地活下去。在朋友無法送來食物的日子裡,他曾靠一條麵包,維持了整整10天的生命。後來他躲到殘牆斷瓦、四處濃煙、幾近空城的一個樓區。從殘存的碗櫃中,他尋找任何可充饑的東西,曾靠用過的浴池水,維繫生命。在那個被毀滅的樓區中,他是唯一的像鬼魂一樣存在的生命。

在經歷過無數次險情,全都奇迹般地躲過滅頂之災,終於熬到蘇聯紅軍進攻波蘭的1944年底時,有一天,鋼琴家正在全神貫注地試圖打開一個發現的罐頭,忽然聽到聲響,一轉身,一個德國軍官站在面前。他頓時覺得一切全完了。在追問下,他承認是猶太人,是個鋼琴家。這個德國軍官把他帶到一個有鋼琴的半倒塌公寓里,讓他彈一段。他用那雙被戰爭摧殘得已僵硬的手,再次流暢地奏出肖邦的G小調第一敘事曲。

令他驚訝的是,那個德國軍官既沒槍斃他,也沒有帶走他,反而幫他在廢墟般的一個閣樓中找到更安全的藏身處,並幾次給他送來食物。當蘇聯紅軍逼近華沙,那位德國軍官最後一次來看他時,不僅給他帶來食物、報紙,還把自己的軍大衣留給他禦寒,因那時華沙已進入嚴寒。斯茲皮爾曼不知怎樣感激這位德國軍官,只有告訴了自己名字和在波蘭電台工作的信息,希望將來能有機會回報。

最初從電影中看到這個情節,以為是導演改編時增加了一個人性閃光的結尾,就像雨果在《悲慘世界》中虛構的那個警察最後人性復歸一樣;這是藝術家對人類的一種希冀和理想。但隨後讀了《鋼琴家》的原著才得知,這不僅完全不是藝術虛構,而且原書比電影描述的更加詳細、感人:當鋼琴家幾乎無法相信這個軍官的善意,問他是不是德國人時,他回答說,「是。我為發生的這一切感到恥辱。」然後他們握手告別。後來他每一次送食品來的時候都鼓勵鋼琴家「要堅持住」。在最後一次,鋼琴家問他:「我在這裡能躲過(蘇聯紅軍來后)街上的戰火嗎?」德國軍官回答道:「如果你和我都熬過了這地獄般的五年,那就是上帝的意願讓我們活下去。」他不僅帶來了很多食品,留下軍大衣,還帶來一條鴨絨被。

這位德國軍官不僅救過這位鋼琴家,還救過其他猶太人。他後來被蘇聯紅軍俘獲,關進蘇聯集中營。他在被關押時給妻子寫過信,提到幾位他救過的猶太人名字,其中就有斯茲皮爾曼。但由於德國軍官被關在蘇聯,雖然鋼琴家找到波蘭政府最高官員,懇求幫助尋找這位德國軍官,但波蘭當局說他們無法干預被關到蘇聯的德國人。

這真是一個荒誕的人間慘劇:在經歷了將近六年、九死一生的磨難之後,最後由於這位德國軍官的幫助,鋼琴家得到倖存。但這位德國軍官卻在被關進集中營六年多后,由於幫助了猶太人而被折磨致死。因為他說救過猶太人,激怒了蘇聯人,認為他撒彌天大謊,反而把他摧殘死了。

《鋼琴家》的勝利

在這之後,鋼琴家才和德國軍官的妻子聯繫上。在新版的《鋼琴家》一書中,列了幾頁這位德國軍官在戰爭期間寄給妻子的戰時日記。如果說電影 「鋼琴家」是近幾年來我看到的最好電影之一的話,《鋼琴家》一書同樣是近年來我讀到的最令人感動的書之一,而這本書中最讓人震撼的是這個德國軍官的日記,他當年的思考簡直超過許多今天的所謂知識人。他不僅反對納粹,同時早就對發生在蘇聯的紅色暴政有清晰的認識。我在這裡僅摘錄幾個片斷:

「這裡正進行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性的屠殺……法國的斷頭台,蘇聯的秘密警察都無法與之相比。……這是一個政權教給那些本來不會傷害別人的平民這樣去做的。我們所有人都在犯罪……我們不能被饒恕。謊言是所有邪惡之最。所有惡行都由謊言開始。我們一直被灌輸謊言。公眾一直被欺騙,沒有一張報紙不說謊……工人們都跟著納粹走了,教會沉默不語,中產階級嚇得不敢有任何錶示,知識份子同樣。在過去十年來,任何個人都無法自由表達任何意願。對那些謊言製造者必須以武力制服。」

這位真實的德國人的故事,更使我堅信,人絕不是以種族分類,無論在哪個種族中都有人性的美麗和人性的邪惡。斯茲皮爾曼的這部紀實作品早在 1945年戰爭一結束就寫出了,並在次年出版,但書很快被波蘭當局查禁。因為他的書不僅寫了納粹的殘忍,同樣描寫了烏克蘭人、立陶宛人做納粹幫凶的殘暴;還有那些向納粹出賣猶太人的波蘭敗類。同時也抨擊了猶太人本身:那些被納粹僱用的猶太人「在穿上警服、戴上警帽、拿起警棍的那一瞬間,他們的天性立刻變了,馬上煥發出蓋世太保精神。」這樣的內容當然不被波蘭當局容忍。

斯茲皮爾曼的書直到三年前才被重新發現。1999年底被譯成英文後,立即成為暢銷書,進入倫敦自傳作品前五名,登上《洛杉磯時報》暢銷榜,並獲「全球猶太人文學獎」。也是浩劫倖存者的猶太導演波蘭斯基去年把它搬上銀幕之後,《鋼琴家》上了《紐約時報》暢銷榜。

《洛杉磯時報》書評家富蘭克(Michael Frank)說,「它是傳記文學的偉大貢獻,是永恆的歷史和人類價值的記錄。」《華盛頓郵報》評論說,「斯茲皮爾曼的回憶錄是一個清晰的聲音,升起在這種聲音消失的世界。我們幸運地有他這位見證人。」影評家說,「音樂是他的激情,而倖存成了他的傑作。」

雖然《鋼琴家》今年沒有獲得最佳影片獎,但我絲毫不懷疑,它會像《辛德勒的名單》、《人生是美麗的》一樣,被列入世界經典影片的行列。

影片開始時,是1939年9月納粹進攻華沙,斯茲皮爾曼彈奏的肖邦小夜曲成為波蘭電台播出的最後一支樂曲。影片結尾時,是1945年波蘭獲得自由后,波蘭電台播出倖存的斯茲皮爾曼彈奏的6年前被迫中斷的同一支樂曲(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那雙被磚頭磨出老繭的手,那雙扒開冒煙殘牆的手,那雙被嚴寒凍僵的手,那雙捧起漂著死蚊蟲的水送向嘴邊的手,那雙從德國軍官手裡接過麵包果醬的手,再次奏起肖邦那輕柔、美麗的小夜曲──它是音符取代子彈,文明戰勝邪惡的宣言……

14 《鋼琴家》 -影片評價

影片包容著博大的人文關懷,放置在沉重的歷史氛圍下的主人公都懷有深重的國讎家恨,他們身上背負著的屈辱與歷史使命感均可鐫刻在歷史長河聳立著的豐碑上以昭後人,這樣的大情大愛顯然能使我們在掬一把淚水的同時深刻的體會到人生的意義.片子體現有國讎家恨的人們一直都在戰鬥著。

影片對於主人公內心的刻畫和生存上的遭遇,使其不僅成為了影片中整個猶太人群的典型代表,而又不同於他們空洞的心靈,影片始終不忘表現主人公內心對於音樂,對於藝術,對於鋼琴的念念不忘,即使是在不能弄出聲響的屋子中,只要有一架鋼琴,哪怕是僅僅把手懸於其上,靈魂也能得到一刻的安靜與升華。即使面對德國軍官,內心充滿了恐懼,飢餓和寒冷使他雙手僵硬,依然能彈奏出他內心的聲音,這聲音充滿了內心的孤獨,充滿了恐懼,同時充滿了他對藝術深深的愛和對於未來還未完全放棄的希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