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小小的開會往往泄露大弊端之所在,黎小雅的會議又和你生活中的相差幾何呢?只有讀過才能知道吧。

作者:幕雪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1 《開會》 -正文

從陰暗潮濕的宿舍樓出來時,黎小雅有些頭暈,明晃晃的太陽掛在天空,像一個巨大的火球,炙烤著大地。知了煩躁地大叫著:「熱熱……!」柏油馬路蒸騰著熱氣,像一塊烤軟的發糕。中午的時候行人稀少,大家都在這艷陽高照的7月份躲在辦公室享受空調的清涼,有誰會選擇最熱的時刻出門呢?

黎小雅低聲咒罵著,把傘撐開,要不是單位發神經開什麼勞什子會議,她也不會在休息日頂著太陽出門,幸好單位距離宿舍的地方不遠,這是唯一使她感到欣慰的地方。黎小雅大專畢業后並沒有回到故鄉,而是陰差陽錯極為走運地撞上了一家小型的事業單位,雖不是正式編製,但合同下卻人人平等,待遇一般,但難得輕閑,競爭也不大,只要在領導面前擺好樣子,對待老同事謙卑恭敬些,嘴甜手勤些便會相先安無事,說到底就是一個字「混」。

四年的工作已將黎小雅剛畢業時那種懵懂浮躁的毛丫頭的個性磨礪地圓潤光滑了,也許還有稜角,無過是名副其實的鈍角,這和近兩年所受的挫折和無故非議有很大關聯。畢竟,社會是一個大熔爐,你如果不煉化成一塊炭,便只能成為煤渣沉之於爐底,遲早淪落成煤屑被毫不留情地排棄出來。有一段時間,黎小雅很沮喪,她並不出頭招搖,也非招惹是非,但坦言不諱的直率個性還是連累她成為槍桿,於是她這個年輕的、不諳世故的可憐姑娘最終為那場雷聲大,雨點小的內部鬥爭付出慘痛代價:寫檢查信,乖乖的夾起尾巴做人。她憎惡人的多面,也為人的善變而迷茫,但無可奈何,她資歷尚淺,尤其深處於這樣一個靠土政策維繫、毫無生機的老年型單位,她唯有糊裡糊塗地過日子,以天真謹慎的姿態應對前輩們,每個新人都這樣混著,靠歲月在臉上留下風霜,終於熬到倚老賣老的時候,才有真正說話的資格。所以那裡的年輕人都練就了無謂的態度,工作好壞無所謂,效益好壞也無所謂,定時發工資就行,畢竟前輩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如果有所抱怨,必定會有人不屑的說:「知足吧!我們那時還不如你呢,外面掙得多,但哪有這裡清閑,年輕人別老這山望著那山高了。

距離開會的時間不多了,黎小雅加快了腳步,這麼近還要遲到,有些說不過去的。到達會場后她卻失望至極,小小的會議室零散著幾十個人,大家都在盡量往後湊,以便中途打盹或開溜,只有兩位領導像麥地里突兀出來的兩棵高粱,大刺刺地坐在前面,很是醒目。

會議開始了,來的人依然寥寥無幾,主要是由於有一部分人在堅守崗位,而另一部分剛下夜班。雖然領導重點重申務必開會,未到者後果自負,但許多人仍然我行我素,下夜班再趕過來諸多辛苦不說,主要是「重要」會議太多,參加與否並也無獎懲,久而久之便蔚然成風了。

台上的領導拿著寫好的稿子,朗誦得慷慨激昂,無非是那些呆板而教條的諸如「領導英明神武,團結進取,勇創高峰」等陳詞濫調,下面的人打著哈欠,昏昏欲睡,有的索性偷偷地玩起手機遊戲。黎小雅半窩在椅子里,雙側肩胛貼在靠背上,雙腿舒展於前排椅下,雙肘環抱於胸前,慵懶而安適。她望著前方唾沫四濺的發言人,回想起自己剛畢業時逢到開會,不管有何安排,務必會放下所有一切,早早入席,很自然地做到前排,靠近領導,像聆聽聖諭一樣專註。每當領導規劃各項舉措。瞻望單位宏偉前景時,黎小雅都會新潮澎湃,她那顆剛步入社會的赤子之心隨著壯志激情而悸動著,她熱切渴望著能在這小小單位大展拳腳,她對朋友們說:「寧當雞頭,不當鳳尾!」可是時光荏苒,昔日的豪言壯語被枯燥乏味、一成不變的工作模式抽空了水份,乾癟的皮囊風乾后被碾成粉末,一陣風后便消散地無影無蹤。機構的臃腫,觀念的陳腐、信息的匱乏,使人的思想變得狹隘,意志頹廢,像坐井觀天的青蛙,妄自尊大,靠每天無聊的八卦新聞度日。只要幹完那套近乎流水線式的工作程序后,無所事事是小道消息傳播的良好平台,速度驚人,點擊率頗高,往往當事人還被蒙在鼓裡,消息已經有模似樣了。時值今日,傳統工作模式的束縛已讓黎小雅的激情蕩然無存,她像所有人一樣,只做分內事,見人一副和氣生財的笑模樣,開會時擠在後排的人堆里,不屑領導千篇一律的言辭,或愣神,或和同事小聲嘀咕哪裡又有打折促銷的單品等,她變得平庸而安靜,有時也會苦惱人生的乏味,但她所處的環境似一塊強大的磁石,牽引她繼續融入這紛繁的洪流中去。

領導的「謝謝大家」剛嘣出來,人們便紛紛起身站立作預備狀,等到「散會」的字眼回蕩在半空的會議室時,人早已魚貫而出。黎小雅昏昏噩噩地出來,被太陽奪目的亮光晃得睜不開眼睛,四點鐘,大地依然火辣,沒有一絲風,垂頭喪氣的樹梢上,只有蟬聲竭力嘶的喊著:「熱——!」黎小雅撐開傘,習慣得低聲咒罵著,無精打采地向宿舍樓走去。

2 《開會》 -參考資料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9017.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