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開過無花》

標籤: 暫無標籤

《開過無花》這是個有些傷感的故事,屬於短篇小說,由作者漠舞啊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開過無花》 -作者介紹

作者:漠舞啊

初次登場:於2007在小說網首發,目前,只有一篇作品

2 《開過無花》 -原文欣賞

開過無花
      ……我們唱誰寫的歌/我們聽誰唱的歌/喧嘩的遊樂場/孤獨的孩子受傷地看著這個世界有點莫名其妙/誰在傳誦/青春的無底洞/讓誰嚮往讓誰失望讓誰哀傷讓誰痛……
  格子就是靠唱這有首歌成名的。我是說在城內成名。畢竟是第一次原創歌曲大獎賽,雖說不會是舉城矚目,但關注還是有一點的,尤其是我們這些花季雨季的少男少女們。
  格子成名后我開始憤憤不平了。因為他身邊總擠滿了女生。
  看著他多次身陷美女陣中的我憤憤地殺進去拉著他跑。那速度以讓所有人驚呆。
  我憤怒地罵,死丫的格子,你也要看人情不是,你他媽別光顧自個兒玩樂,你得想想這歌的詞曲可是我原創的,你小子不過沾了一點光而已,你他媽得意什麼啊!
  我氣急敗壞一口氣把所有能搜索到的慣用罵語都貼了上去。
  格子依舊笑容滿面。
  我無可奈何心臟都氣痛了,大吼:格子你真他媽不是人。
  可格子依舊春風得意不疾不徐地說,可樂你消消氣,哥哥帶你去肯得基好不好。那樣兒,好像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的金字塔。
  我恁鬱悶氣極,爽快地說請多少?
  一杯可樂,二個雞腿。
  我立馬踢他。
  你想死啊,我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行,行,大俠饒命。他慢慢向我身邊靠,卻又準備隨時撒丫子逃跑。
  所以那樣兒我看了特滑稽就笑了出來,笑得那個狂妄。那路邊風吹不響的葉子都被震落下來。
  格子請吃肯得基是必然的,除此之外我想他應該再請我一些什麼。
  我也特悠,一樣一樣挑最貴的上,誰叫他有錢。
  我吃雞腿的時候想我就是不信整不死你格子,你獲了多少我就雙倍地吃回來,看你會不心痛眼睜睜地看它們從你手中流走。
  其實格子怎麼說也算是我的老哥的,從小一個院子長大。
  記得小時候他特讓我,這讓我感到特欣慰。可我媽卻特疼他,這讓我覺得他特可恨。畢竟我才是她的女兒。唯一的女兒。
  所以我發脾氣抓狂時會隨手抓把沙子往他的身上扔,可他總不說我也不打我。後來我覺得扔沙子沒有意思了開始嚎啕。這時他才會過來拉著我的手說可樂別哭我請你吃雪糕。
  在他的誘哄下我又笑了,笑得那個陽光燦爛,像極了三月春花。
  我們就那樣長大。事實上他從沒欺負過我,只有我欺負他,而他從不還手。然後我很氣惱,他主動請客和我和好而已。
  長大后我開始稍微地變了。
  我不再哭而改用暴力逼他請客。
  有時我心情好了,他卻總說,可樂如果你像從前那樣多好,那時你多乖啊!
  我瞪他一眼然後納悶,我乖過嗎?
  真是很懷疑他話的真實性。
  再怎麼他也不敢說他是一直在讓我的。不過我從沒想過他每次都讓過我。
  在十三歲那年他受了氣。我取笑他,他似乎沒經大腦脫口而出那名話時,我因暴怒而扁了他,讓他成了國寶級熊貓。
  後來他倒沒做什麼失去理智的舉動。但我看他那張快扭曲的憤怒得說不出話的臉時,我又覺得好笑了。
  那是歷史上他唯一一次對我凶。
  後來他認真地說席可樂,我既然決定讓你,我就會讓你一輩子。
  我誇張地笑,然後花枝招展地走過去揍他的鼻子,再溫和地說,格子你再說這話我真跟你翻臉。
  他知道我是認真的了。因為我出奇地溫和卻用暴力對付人的時候是我最危險的時候。
  果真他以後再沒有說過類似的話。
  我就這樣理所當然地認為格子怕了我,於是理所當然肆無忌憚。
  格子挺帥,尤其是眼睛老是亮亮的。亮得讓我覺得他眼裡藏了星星。
  小時候我經常踮地腳尖抱著他的腦袋使勁地看他的眼睛。看得他覺得不舒服了,格子就問,可樂你在幹什麼。
  我仍認真地盯著他的眼睛,一邊說,我在找你眼裡的星星。
  格子眼裡又帶笑意了,更是賊亮。
  我突然哭了。我說格子為什麼我的眼裡沒有星星而你的有。
  越哭越厲害,越哭越傷心。
  他摸我的頭,可樂,別哭,可樂,哥哥長大後送你一顆星星好不好。
  我拉著他的短短的頭髮驕橫地說我要兩顆,兩顆。
  行,行。他說,你先別抓我,咱們去玩沙堡好不好。
  好啊。我笑著拍手,陽光在我們頭頂溫暖得快要融化掉。
  堆沙堡的日子一晃而過。
  轉眼高三。
  我像很多人一樣開始玩遊戲。那是一種很好玩的遊戲,像捉迷藏一樣,它的名字叫"愛情梯田"。
  也就是所謂的愛情。
  我開始和帥哥Vi的約會,很頻繁。
  格子總有意無意地出現在我面前,在不恰當的時機里。
  我想我真看透了他,也恨透了他。
  這死傢伙,欠揍。
  可這次連威脅恐嚇都不成。因為他有把柄,惹了他等於毀了我自己。爸媽知道我談戀愛不會把我掐死弔死才怪。更要命的也許會讓我自我了結。不是了結那件事而是了結我自己。自己了結自己爸媽性子夠烈的,我惹不起,也不敢惹。
  後來Vi亮黃牌。Vi寫條給我:可樂,那男的若再出現在我的視線里,那你就會不是我的什麼了,你有他陪不就行了,我可只護花不陪草。
  我覺得這很委婉,委婉得讓我感動。
  可是我們再次約會時格子還是出現在我的視線里。也許那時Vi已認定我們在玩他了。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約會。我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再找一個。
  幾天後我遠遠看到Vi牽著一個嬌小女生的手特親熱地走在商業街。
  那時格子站在我身旁。我沒感到天昏地暗什麼的,只是恨透了格子。
  都是他。
  恨聚集到一起就變成了爆發。
  格子問我莫名其妙的怎麼了。
  我神經地吼格子有種你去找個女朋友啊,幹嘛老纏著我不放。你很煩哪你知不知道。
  吼完我全身心都痛快起來。
  本來我想和Vi好好玩玩的,但因為格子就沒有真正開始過。
  可格子受傷地看著我,眸子里的星星裂碎成千萬顆。他沉默地盯了我好一會兒,說好啊可樂,我這就去找。
  說完他就跑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卻沒有動,我的腳根本無法動。
  世界在旋轉下墜天昏地暗。
  淚不知所措地流下來,泛濫。我應該有很久沒有嘗過淚的滋味了吧!
  可如今卻流了,真的流了。
  第二天起格子就不用他的車載我上學了。
  他早就走了。那時我正在我家陽台上喝豆奶。
  我狠狠地摔掉我手中的煮雞蛋,暗罵,死格子我今天非撕了你不可。一入校門我就想著折磨他的法子。
  最後到三樓樓梯口看到他和一女生在教室門口嘻笑。聽說那女生愛慕他已久。
  他發現了我便說,可樂你來了,這是我女朋友司梨。
  我呆了,然後用足以殺了他的怒目瞪了他一眼。
  但他嘻笑著裝沒看見拉著那女生往那班去了。不時傳來女生的嬌笑。
  我越聽越火大。我想我不能去扁他,那樣我會很失面子。
  是我讓他找女朋友的。而如今他真的找了,我又有什麼話可說。
  我從不想自己狼狽。原來他找個女朋友那麼容易。
  下午他載了司梨回家。她嬌笑看圍住他的腰。我是站在我們班走廊上看到的。那時陽光從我左前方斜射過來,溫暖的冰涼。
  我按著自己的心臟,很痛。
  汗水流了下來,夾著淚。
  那以後我開始做他做過的事。我不願失去他,畢竟這麼多年了。
  我不知這是習慣還是依賴。
  我像哈巴狗一樣跟著他。在他和司梨中間我是一隔離的牆。可他們依舊說笑只剩我在中間面無表情身如碉堡。
  司梨可能是忍不過了,在一次黃昏的路上,路旁楓樹楓葉紅了,就要掉了。風吹的時候葉兒滿天飛,很凄美的畫面。
  司梨站在我前邊對我說,可樂你煩不煩啊,人家是在談戀愛,你這樣老是跟著人家你不覺得你就像是無賴嗎?
  我什麼都沒想本能地甩了她一巴掌。
  那乾脆的清響在空氣中爆炸成一朵綻放的曇花。
  我說我願意你怎麼著,你當你誰啊。
  我以為格子會站在我這邊。而他卻還了我一巴掌,拉過司梨,席可樂你怎麼這樣。司梨哭起來。我知道他下手很輕,但我心中累積的痛就沉積起來,淀在心底。我如被染過鹽的萬劍穿心。
  我狠狠地說,好啊你狠格子。然後轉身頭也不回地走。
  走著走著,我就沒力氣了,淚不爭氣地掉下來,一滴一滴散落成一片。模糊了這個世界。
  格子追了過來,他用手摸著我的臉說,可樂,痛嗎?聲音就顫抖起來。
  我看著他眼中的星星,堅定地說,誰要你管啊。
  淚又模糊了這世界。
  他從後面抱住我,可樂不哭對不起。
  可我能不哭嗎?能不哭嗎?
  好像一切是從那一天開始變了。
  那天下午我重新回到了格子的車後座上,唱著歌兒我心情特舒暢。
  我想司梨這下該得尋死覓活了,心裡又有點不安。其實我和她沒什麼過節,但我就這樣把她給傷害了。只是事情發生了就發生了,我沒必要為她難過。
  快到家的時候格子突然來了一句,要不,可樂,還是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的嘹亮歌音效卡在半空中,當我恢復過來,卻發現再也唱不下去了。
  沉默在我們這間蔓延開。
  到了院子里我從車上跳下來。格子鎖好車,叫住欲進樓的我,認真地說,可樂我是說真的,你總得給我一個答案吧。
  我搪塞地笑笑,好啊,好啊,晚上你打電話過來吧。
  格子笑了進了自家門。
  我一向都經不起自己左腦與右腦打架的。所以我為了避免這樣就很奇迹地呆在自己的屋子裡安靜地裝睡。
  睡著睡著就真睡著了。後來被媽像叫魂似的叫了醒來。
  我嚷嚷著,幹嘛啊媽,我累死了啊!你什麼時候打擾我不好,怎麼就老愛打擾我的清夢。
  媽拍了拍我肩膀,你這孩子,格子在院里叫你呢,你想讓他扯破嗓子我可捨不得。
  我氣呼呼地坐起來,行了媽,你乾脆把他搶過來當兒子算了。
  媽得意地瞧著我,看著吧,總有天他會變成我的"兒子"的。然後很威風地出去。
  我更來火,跑到窗口,隨手找了一紙團扔下去,嘶吼,格子,你有病啊你,當就當啊,有必要這樣煩人嗎,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然後一拉窗帘倒在床上想繼續與周公約會。
  卻是有點睡不著了,不對,我剛說了什麼來著,答應他了嗎?
  慘啊,我一驚又坐了起來,可心裡冷不丁有泡泡冒了出來。那種我和Vi交往進都沒有冒過的七彩甜美的泡泡。冒著冒著我又沉沉睡去。
  留著爸和媽在客廳里扯談。
  又是格子怎麼好,怎麼好!
  第二天我和格子肩並肩入校起就有人對我們指指點點。所以我們很理智地保持了距離。
  第二節課老班就請了我去他辦公室喝點淡茶。
  我說老師我怎麼了惹什麼事了嗎?
  老班是我爸的同學兼老朋友,所以待我特親切。
  我裝無辜的技巧登峰造極。那時傻瓜也已聽到關於我和格子的風言風語。
  老班不知我的底所以看我這樣兒心裡的石頭立馬就輕了80℅.
  他輕輕說,可樂,告訴我你最近煩嗎?
  煩啊老師。
  為什麼?
  老師,格子和C71班的司梨分手了,司梨以為都是我的錯,正想跟我鬧呢!
  老班微笑著點頭。我繼續給他灌迷湯。
  噢,對了老師今天學校的同學好像特興奮,是不是學校得了什麼獎今晚要開慶祝會啊。我好奇地問。
  老班大笑,說看你想的,可樂,沒什麼,你也別對那些事好奇,問三問四。
  我笑笑,哦。
  老班說你回教室去吧,只有一個多學期就要高考了,你得用心啊,可不要把你爸媽的臉給丟了。
  老師,絕不會,我這樣考重點應該沒問題嗎?
  老師說,可樂你說什麼呢,你得考重中之重。
  我吐吐舌頭說知道了,老師。
  打算走出去,可轉念一想,又說,老師,你要好好教訓格子一頓,那死傢伙半點都不老實,真是我們班的禍胎。
  是嗎?老班眼邊打著疑問號,然後說知道了。
  我知道他更相信格子是個好孩子,因為媽總在他面前誇格子的好,而把我貶得半文都不值。
  我出門剛走兩步就看到格子很詭異地看著我。我哈哈大笑。
  格子說,行啊,可樂,你又罵了我對不對,我回去告訴阿姨,你敢說阿姨不會掐了你嗎?
  我很囂張地說,你敢格子你不信我現在就掐了你嗎?
  老班從辦公室里走出來,習以為常地微笑。格子忙著說"老師好"。我還在笑,笑得很多學生都看向了我。
  老班似在自言自語,怎麼說都更像是兄妹啊,怎麼會說是情侶呢,真是無稽之談。
  高三順利一過,我和格子就成了大學生,上的是同一大學。
  總算沒辜負老人家們的殷切希望。我爸媽和他爸媽特高興還專門下了一次高級館子吃套餐。
  一到大學我和格子就成了光明正大的公開情侶,感情好昨讓人覺得羨慕都是件很奢侈的事。
  半個多學年後我忍不住在電話中透露了給我媽。
  不出我的意料媽在那邊拍手,激動地說,格子終於做我兒子了,格子終於做我兒子了。
  似乎盼了幾十年的結局終於實現了。
  我聽了忍不住惱火,都什麼時候了,媽居然還念著格子當他兒子。
  我用力掛了電話。然後去找格子出氣。
  我想我爸媽和他爸媽又該下館子了。兩家都圓了自家的夢。
  我和格子的生活就這樣一直幸福地繼續著。我總覺得我像躺在童話里睡覺的幸福公主。
  我覺得這些會一直一直延續。我想格子也是這樣想的。
  可我的朋友說這樣的童話一撕就碎。
  我不相信。因為童話是創造出來的,所以會有奇迹。
  我向來是個能創造奇迹的人。
  大二的冬天很冷,湖面上經常浮著碎冰。很難碰到艷陽天。但一二個總有的。
  所以一個天氣很好的星期天,格子帶我去市中心玩。
  似乎所有人都推開了陰冷的站從家中出來。天放睛了,心情總會好的。
  街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我都不記得我是怎麼倒下去的。
  反正我當時活蹦亂跳活力四射地模過馬路,我不想過前面十米處的人行道。格子在後面說,可樂小心一點,可樂。我嗤笑。但我卻是在嗤笑時結結實實地被車撞飛了。我落到地上那刻,我想我天怎麼黑了,然後大腦一片空白。
  我甚至沒去想過格子看到我這樣會有多難過,多著急,多絕望。因為我想我醒來時我就可以看到他了,然後我可以問他。
  我是不會死的,我命大。
  我從夢裡醒來時頭特痛。床頭一個個淚人給我感覺很陌生。
  我的身邊甚至周圍都是單調的白色。
  我壯了膽說這是哪裡啊。
  有人告訴我說這是醫院。
  我一臉防備地問你們是誰。
  他們更鼎沸了。有人的嘴巴不自覺地張成了"0",有人暈了過去。
  我覺得這很好笑,就笑出來。
  後來他們含淚告訴我,誰是我媽媽,誰是我爸爸,誰是我什麼什麼。
  還不時問讓人好笑的問題。
  我很煩躁地說,行了,我要睡了,眼睛去卻鑽心地痛了起來,世界淪陷一片漆黑。
  我沒感到恐懼,但那些人恐懼了。
  我做過一個很冗長的夢,夢裡我的眼睛看不見了,有個人便給了我他的一隻眼,他對說小時候你就嚷著要星星,現在我給你一顆,你要明白我為什麼不給你兩顆。因為我只有兩顆,我想這樣你起床時我就還能看得見你,後來他說我們一起飛吧。我們就飛上了天,風很輕,我問他你是天使嗎?他溫和微笑著搖頭。我甩開他的手,卻發現自己往深淵裡掉。這夢太冗長了。
  不知多久以後,我驚醒過來,亮光射得我的眼睛很痛。
  仍然,有很多人在站在我身邊。
  一個很帥的男孩坐在我的床邊,仔細一看,卻看到他只有一隻左眼,右眼黑成旋渦狀,像個深不可測的洞,讓人毛骨悚然。
  但我是個什麼都不怕的人。
  那個微笑著對我說,他叫格子。
  我說,鴿子啊,但你不可以用來吃啊?
  他笑著搖頭,左眼裡涌動深沉的憂傷。我突然發現我只有右眼看得見。
  但我覺得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他告訴我很多小時候的事,但我卻不知他在說什麼時候的事,但我覺得那些事特有趣,我甚至樂意地聽著不知疲憊。
  我想他是在講故事。
  後來,我的媽媽回來了,勸"格子"回去。
  我真不知她是不是我媽媽,那麼大的一個老太太,但她說是就是吧,媽媽是個很好聽的詞。
  她看著看著我就哭了。她抓著我的手說可樂,你要回來啊,你看格子都為你成這樣了。
  你別那麼狠心好嗎?就算媽求你了。
  我看著好的表演覺得很好笑。
  我笑著說我怎麼了,我什麼時候狠心了。
  那個老太太的淚掉得更凶,她哭著說我總想有天格子會做我兒子的,如今他了我兒子,我可你卻這樣了,可樂你欠了格子一隻眼睛你知道嗎?你欠了他一世情你知道嗎?我們家什麼時候欠過人家那麼多東西啊。
  她抹了一把淚又說,孩子你記著你一出院就嫁給格子好嗎,你們一起才是最好。這情,咱得還。
  那晚老太太講了很多話,很多很多,多到我聽累了睡著了。
  記得那晚我問了老太太,既然我都把他害成這樣了那他為什麼還願意纏著我,他爸爸媽媽應該恨死我了的才對,你們為什麼還要我嫁給他。
  老太太立馬狠狠掐了我幾下,你這死沒良心的。
  我問她,格子真是自願送一隻眼給我的嗎?
  老太太點點頭,有不可能的可能嗎?
  我想也許我真是沒心沒肺。
  第二天格子又來了。
  我認真觀察了他老半天,見他沒什麼討厭的,就想嫁了就嫁了吧,沒關係。
  他繼續講故事。偶爾穿插一句,可樂,你還記得嗎,那時我們多快樂啊,不過現在可樂我也很快樂,他居然說這種低級問題。
  他每天都會來說故事給我聽。
  我可不會傻到當真,故事裡的女孩像個很兇的壞孩子,才不會是我,我可不喜歡她。但格子似乎很喜歡。
  時間的羽毛盪悠地從醫院上空飄過,再過三天我要出院了。老太太要帶我回家。
  回家,應該是她的家吧。
  格子依舊來講故事,這天他說起了高三的事,故事裡的多了一個女主角,叫什麼司梨來著。
  當他說他和司梨的種種時,我聽著聽著莫名煩起來,我不耐煩地打斷了,算了算了我不聽了。
  他有深意地微笑,然後摸摸我的頭說,好,可樂,你好好休息。
  他幫我蓋好被子,然後他說,可樂你的眼睛里怎麼閃著又嫉妒又憤怒的星星。
  可我看他的眼裡閃著含笑的星星。
  我吼,你去死吧你。
  他只是笑笑,我明天再來。我理所當然地認格他一定會來。
  可第二天格子沒有來。我問老太太,媽媽,格子呢?
  老太太沒出聲,走出去了。我不知她去幹什麼了。
  只是她回來時紅著眼圈,告訴我我得推遲幾天才能出院。
  我沒問為什麼。這樣更好,格子就可以給我講很多故事了。
  可格子再也沒來過。這讓我傷心。
  我出院時"爸爸"來接我和老太太。
  我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們告訴我在這兒我呼吸了二十年的清新空氣。他們告訴我這是我的家。
  我勉強點點頭,四方的院子里似乎在祭奠著什麼。各家各戶都收穫著哀傷。西院角落裡一輛很老的自行車積了一層厚厚的灰生鏽了。
  進門時,我開玩笑著問老太太。
  媽媽,你們不是說我出院后就得嫁給格子嗎?現在我怎麼還好好地站在這地方。
  然後我猛拍頭,屋正中央牆壁上貼著一張被黑框裝著的幅照片。
  應該是格子吧,輪廓五官那麼像他。
  這是兩個眼都閃著星星的格子,好帥哦。
  奇怪的是黑框上貼著朵白花。
  這是為什麼。我好奇地問爸爸。
  可爸爸媽媽一直都沒做過聲,從進門那刻起。
  我看到老太太眼角的淚,哀傷蔓延,讓我很不舒服。
  我徑自走到沙發旁,卻看到下班茶几下放著三張照片。
  我拿出來看。
  一張是格子抱著一個兩眼發亮的女孩。格子兩眼閃著微笑的星星。而女孩一臉得逞的笑容。
  倆都笑得很明媚,明媚得很憂傷。
  我想那女孩可真像我,除了眼睛。所以我認為那肯定不是我,因為我沒和格子拍過照。
  第二張格子雙眼蒙著白紗布,笑容綻放。我奇怪捉迷藏有用紗布蒙著眼睛的嗎?
  而橫在他前面的是一張病床。我應該沒有和他在醫院捉過迷藏吧。
  扔掉第二張,第三張拿在手裡就讓我的心硬生生的痛。格子像個疲憊的孩子在馬路中央安靜地睡著。腦袋上血像是一直一直流,在他周圍組成一朵嬌艷的紅百合。
  有一行車輪留下的血痕,很淡,淡得讓我幾乎都看不清楚。
  是他的眼睛讓他睡著的嗎?我得想問老太太。
  但忍著沒開口。
  因為沉默一直蔓延,最後化為一片低沉壓抑的哭泣。
  但我沒哭,也沒掉淚,我保證。
(全文完)

3 《開過無花》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上一篇[機會]    下一篇 [阿什杜德足球俱樂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