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閨範》亦名《閨範圖說》,明呂坤撰。是一部圖文並茂的古代婦女教科書,每幅圖繪畫一個故事,附有文字說明。全書共有圖像150幅,由明代徽派知名刻工黃伯符等繪刻,圖刻刀法細膩,線條流暢,表現了徽派版畫剛柔相濟、靜動結合的特色。尤其如「令女毀形」、「荊信公主」、「李景滾女」等多幅,更具優點,足以引起研究者的重視。

1 《閨範》 -簡介

閨範簡體注音版  
《閨範》.
 
(明)呂坤 輯、注
黃伯符刻

2 《閨範》 -黃仲開書

石印閨範緣起序(民十七年)《印光法師文鈔續編卷二》
《閨範》.
 
天地以陰陽二氣,化生萬物。聖人以男女正位,(正位者,素位而行,敦倫盡分之謂也。)建立倫紀。天地之大,人莫能名。而人生其間,蕞(zuì)爾七尺,其與天地並立為三,稱為三才者,以其能敦倫盡分,繼往開來,參贊化育,不致天地徒有生物之功,此所以人為萬物之靈,而獨得至極尊貴之名稱也。倘不本道義,唯以飲食男女之欲是騁(chěng),則與禽獸何擇焉。近來世道人心,陷溺已極。一班無知之民,被外界邪.說之所蠱(gǔ)惑,競倡廢經廢倫,直欲使舉世之人,與禽獸了無有異而後已。其禍之烈,可謂極矣。推原其故,皆由家庭失教,並不知因果報應之所致也。使其人自受生以來,日受賢父母之善教,並知禍福吉凶,自為影響,不異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即以勢脅之,令從彼邪說,否則必死,亦當以得盡倫而死為幸,決不致畏死而苟從也。天下不治,匹夫有責。天下治亂之本,在於匹夫匹婦之能盡倫盡分與否。故曰,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此固一切匹夫匹婦之天職,非獨指有爵位者而言也。而家庭之教,母教最要,以人之性情,資於母者獨多。居胎則稟其氣,幼時則習其儀。其母果賢,所生兒女,斷不至於不肖。譬如熔金鑄器,視其模,即可知其器之良否,豈待出模方始知之哉。國家人才,皆在家庭,倘人各注重家庭教育,則不數十年,賢人蔚起。人心既轉,天心自順,時和年豐,民康物阜,唐虞大同之風,庶可見於今日。是以憂世之士,莫不以提倡因果報應,及家庭教育,為挽回世道人心之據。然欲提倡,須有所資。閨範四卷,乃明 呂叔簡先生,輯於萬曆十八年庚寅歲,由是風行海內,各處刻行。近已失傳,人無知者。周業勤得之故書肆中,持之以示魏梅蓀(sūn)。梅蓀見其卷一,節錄四書五經,及諸傳記訓女之嘉言。二三四卷,備載賢女,賢婦,賢母之善行。而傳前有圖,傳後有評。俾人觸目興感,群起景行。洵足以鎮坤維而資治道,翼家教而輔母儀,不勝欣賞。李耆卿聞之,以其夫人在日,擬流通淑閨善書而未果,遂自任五百部,以成其志,祈余為序。余惟此書一出,必有具英烈天姿之淑媛,蔚然興起,以期盡己分而完天職。上追二妃三太,於日用倫常中,調理贊襄,鈞陶化育。俾丈夫兒女,皆成賢善,以臻至治。其為功德,何能名焉。因推原其致,而為之序。
復王照離居士書二《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一》
今日寄閨範廿五包,五十部,(四十四元)每部八角八分。
閨範最初印時,任者無幾,陳正有任一千,余多系光墊出。后竟任三千已滿,故光將正有之五百元撥來,及真達師孫宷(shěn)丞之二百撥來,以備零碎結緣,及與請者。明年若平靖,或可再印。若欲任者,當預通知。此書八角八分,系自買紙,自付石印,自令裝訂。否則非一元二角不可。(大中書局估一元二角,中華書局估一元五角二分。)其紙尚難如此之好。現今人慾橫流,若不以古人之懿範,淑其耳目,振其志氣,則將隨彼邪說,載胥(xū)及溺矣,哀哉。(十一月十七燈下)
復周伯遒(qiú)居士書十七《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二》
所寄十元,為寄十部閨範,每部紙工印費合八角八分。包內夾二本陰騭(zhì)文圖證,及二包觀音頌,皆結緣者。南華女子學校,若得是書而為懿範,則所有學生,便可以為閨閫(kǔn)之懿範,作女流之儀型矣。去年印三千部,今年本欲多印,以時局不靖,只印二千五百。光於九月間定規滅蹤,所有有紙板之書,當交居士林經手,有發心任多數者,則不妨與彼交涉。閨範系石印,不便印。若有多數如二三千部者,則須問居士林能經理否。
復馬宗道居士書一《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三》
閨範,去年由魏梅蓀(sūn)提倡,印一千部。光亦任五十部,今年光自提倡印三千部。此系石印無板,別無賣者,今與汝寄一包來。
復溫光熹(xī)居士書六《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三》
德正幸賢慧,宜令彼熟閱嘉言錄,閨範,歷史統紀,俾成一女流師範。而所生兒女,當皆成賢人善人,則何幸如之。
復溫嵇(jī)德正居士書《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三》
閨範已無。待有人到上海去,當令請女子二十四孝,女四書,烈女傳等寄來,送通文理知倫常之女人。又達生篇,亦當寄一二包。此書於未生,將生,生后各事,皆詳言之。而光之一序,發明臨產念觀世音菩薩名號,必定無產難。而且母子兩全,種大善根。汝能以念佛念觀世音化諸相識女輩,俾各輾轉勸導。則於汝自己於相識者,均有大益。

3 《閨範》 -閨範序

先王重陰教,故婦人有女師。講明古語,稱引昔賢,令之謹守三從,克遵四德,以為夫子之光,不貽(yí)父母之辱。自世教衰,而閨門中人竟棄之禮法之外矣。生閭閻內,慣聽鄙俚之言;在富貴家,恣長驕奢之性。首滿金珠,體遍(biàn)縠(hú)羅;態學輕浮,語習儇(xuān)巧,而口無良言,身無善行。舅姑妯娌,不傳賢孝之名;鄉黨親戚,但聞頑悍之惡,則不教之故。乃高之者,弄柔翰,逞騷才,以誇浮士;卑之者,撥俗弦,歌艷語,近於倡家,則邪教之流也。閨門萬化之原,審如是,內治何以修哉?!女訓諸書,昔人備矣。然多者難悉,晦者難明,雜者無所別白,淡無味者,不能令人感惕,閨人無所持循以為誦習。余讀而病之,乃擬列女傳。輯先哲嘉言,諸賢善行,繪之圖像。其奇文奧義,則間為音釋。又於每類之前,各題大旨;每傳之後,各贊數言,以示激勸。嗟夫!孝賢貞烈,根於天性。彼流芳百世之人,未必讀書,而誦習流芳百世者,乃不取法其萬一焉?良可愧矣!予因序前賢以警後學雲。
大明萬曆庚寅十月戊(wù)子寧陵呂坤書

4 《閨範》 -刻閨範引

黃應□刻
予不佞(nìng)雅,與震初畲(shē)子論學,每三複《家人.利女貞》之旨。古今成敗多由婦人。文王得淑女而興有周,孟子賴賢母而成亞聖。即我明興,高后以聖德儀天下,卒致代有嗣(sì)徽,篤靈長之慶。內德之所關詎(jù)眇(miǎo)哉!慨自閫(kǔn)教不先,驕奢成性,類爭妍於粉白黛緑之間,曾不知織紝為何事,貞順為何義,內德荒矣。覆轍相尋,曷足怪乎!畲子因出笥(sì)中呂叔簡先生《閨範》示予,予讀之不忍去手,曰:「是真可以教女婦矣!」編中先聖言,次列行句。有發明人,有圖贊。凡所為人女、為人婦、為人母之道,靡不昭揭。人人易知易循,其為教也大矣!惜無善本可傳,因謀諸同志者,付之剞(jī)劂(jué)。繪像仿諸古,雕鏤(lòu)務窮其工,庶令觀者悅目聳心,師摹不厭,可無負作者苦心耳。予於斯更有感焉。邪教橫流,艷篇溢目,自非筠(jūn)心雪質,其誰能不波?是書之出洵,為狂瀾一障,沉痾(kē)一匕(bǐ),續諸閨人之慧命,造福不既多耶!吾儕(chái)真實學問,真實經濟,端不外此舉矣。讀之者果能觀象繹(yì)義,見諸躬行,則四德三從,當身具足,於古人何多讓焉!畲子俞予言,屬予引之於首。
新安吳允清敬書

5 《閨範》 -書刻閨範緣起

夫泛海者瞻斗極,則東西不迷;處奧者睹白日,則幽暗立破。垂世書,固人之斗極白日也。矧(shěn)夫理根情性,事切閨闈,真能端化原而揭千秋鏡者,何可不亟為流通哉。予嘗慨內則之多愆(qiān),世風之日下,信閨中不可無范,顧安得沁目一書,俾之朝夕省覽,以佐胎教之不逮耶!會太阿金道尊以閨範貺(kuàng)示,其間嘉言、善行、圖贊具陳。先得我心之同然,蓋寧陵呂叔簡先生輯也。先生為昭代元老,以道事君,正氣凜凜。朝寧所著,有《實政》、《呻吟》諸錄,可法可誦,《閨範》其一班雲。予捧之若獲拱璧,極欲廣行世而乏其資。適過友人吳肇(zhào)一氏,談學有契,肇一徐及內政當修,謂所關良巨。曾見一人有戾(lì),而數世被殃者。予因出《閨範》以視,肇一舉手加額,庄誦請集。同志敦校流通,甫鳩工而長逝矣。予竊嘆薄願寡緣,何至於此!雖然懿德有同好夫,豈無終事者出乎?乃與其從祖孝昭君、中翰百昌君圖之。中翰內子汪賢輙(zhé)聞之肇一汪母。母素儀刑閫內,言下憮(wǔ)然,謀諸徐姒(sì)。徐雅樂善,多義舉,相與捐槖(tuó)中裝,慨為從事。不足,則予仲女弟繼焉。無何工告竣矣。予母躍然喜曰:「吾宗婦多賢,而能成美若是。吾女亦庶幾能步後塵者,共成勝事。所禆於內政匪輕,世風其大幸乎!」肇一有知,當必贊喜於九原已。予不佞,又何幸得畢其願哉!爰樂為之述。
新安畲永寧敬書

6 《閨範》 -閨範凡例

一古今賢婦女,見之史傳,何可盡錄。余寡學淺見,錄其所知,足備法程而已。未盡載者,俟博洽君子增補焉。
一婦女不文,是輯訓婦女也。故於原文深奧者略有變更,而余言亦甚膚淺雲。
一贊語贊昔人之美,感後人之心。人皆數語,榮之也。皆書余雲,余亦籍以為榮也。
一分類有不盡其人者,如正母未嘗不公,嚴母未嘗不仁,各舉其偏長以示訓,為後人云也。 
一仁人孝子,正士忠臣,炳耀古今者多矣,而余錄女流者何?示陰教也。此皆女仁人孝子正士忠臣也。欲為仁人孝子正士忠臣,是人之外無他心,是書之外無他道矣。
一后妃夫人,當列首卷。今既類分,體難摘序。且對帝王公侯而言,則后妃夫人亦婦道耳。論道非言爵之地,故從類列而列於每類之首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