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阿吉爾——上帝的憤怒》

標籤: 暫無標籤

維爾納·赫爾佐格是新德國電影中一位性格怪異但成績非凡的導演,他在1972年拍攝的影片《阿吉爾,上帝的憤怒》紀錄了一名幻想家沿亞馬遜河逆流而上的艱難旅程,展現了南美叢林奇異壯美的風光,而從主人公的身上,我們甚至可以看到近代德國史上希特勒的影子。

1 《阿吉爾——上帝的憤怒》 -製作公司

Hessischer Rundfunk (HR) [德國]   

Werner Herzog Filmproduktion [德國]   

2 《阿吉爾——上帝的憤怒》 -發行公司

Applause Productions Inc.   Ingram International Films   

New Yorker Films [美國] ..... (1977) (USA) (subtitled)/(USA) (VHS)   

Umbrella Entertainment [澳大利亞] ..... (2004) (Australia) (DVD)   

Filmverlag der Autoren [德國] ..... (1972) (West Germany) (theatrical)   

Národní Filmový Archiv (NFA) [捷克] ..... (2007) (Czech Republic) (theatrical) (subtitled)   

Ripley's Home Video ..... (2005) (Italy) (DVD) (boxed set)

 

3 《阿吉爾——上帝的憤怒》 -劇情簡介

故事發生在1560年的秘魯,阿基爾帶領一隊人馬深入叢林探險,尋找傳說中的黃金之地。他們越陷越深,死於疾病或印第安人的隊員也越來越多,但阿基爾憑著瘋狂的信念,堅決往前走,不後退,並且處死了主張撤退的隊員,最後所有的隨從都被沿河的印第安人用暗箭殺死,自己的女兒也中箭身亡,直到剩下他孑身一人,被一群猴子圍困。他抓住一隻猴子瘋狂地自言自語:「我,阿基爾,上帝的憤怒。將會娶我自己的女兒,和她一起建立一個地球上有史以來最為純潔的王朝;我們將會共同統治美洲大陸,我們終將永生……」 他質問「誰願意跟著我?」,並自封「上帝的憤怒」。

4 《阿吉爾——上帝的憤怒》 -內容介紹

1560年聖誕節前夕,一支以皮薩羅為首的西班牙殖民探險隊浩浩蕩蕩地押著兩百名印第安奴隸,扛著大炮牽著馬匹,甚至還用轎子抬著貴族小姐抵達安第斯山,沿著崎嶇的羊腸小道,進入南美的叢林地帶。

他們是來這裡尋找亞馬遜河沿岸的黃金國「埃爾杜拉多」。他們原以為這一帶一定是鮮花遍地,陽光普照的美麗田野,可眼前卻是密不通風的叢林和印第安人的陷阱。氣候惡劣,變化無常,死亡的人數日益增多,士氣越來越低落,失望籠罩著一切。 不能再這樣走下去,皮薩羅決定改變計劃,他讓主力部隊返回基地,挑選了40個人作為先遣隊,由烏爾蘇阿任指揮,嬌美的未婚妻伊內茲陪伴在身邊。副指揮是阿吉爾,他15歲的女兒也一起前往。

讓阿吉爾當副指揮是違背上帝意志的決定,因為此人專橫狂妄,是個專門與上帝作對的傢伙。先遣隊中還有一個貴族顧茲曼和神父等,他們的任務是尋找糧食,探聽通往黃金國的道路。 隊伍乘坐木筏沿著波濤洶湧的亞馬遜河而上,一隻木筏突然被旋渦吞沒,七個西班牙人和兩個印第安人全部喪身。其他的木筏在咆哮的滔滔江水上行駛,危機四伏。日復一日,給養也越來越少。好不容易靠了岸,烏爾蘇阿召集隊伍商談他想回到營地去,因為他認為根本沒有「埃爾杜拉多」這個黃金國。有人贊同,也有人反對,可阿吉爾卻一言不發。正當烏爾蘇阿憤怒之時,一聲槍響,烏爾蘇阿遭槍擊倒地。伊內茲心裡明白這是阿吉爾指使人乾的,可她敢怒不敢言。

阿吉爾向西班牙國王菲利普二世奏了一本,烏爾蘇阿被廢除了官職,顧茲曼成為「埃爾杜拉多」國王。顧茲曼肥得像頭豬,他好吃懶做,只貪圖當國王的享受,把權力都交給了阿吉爾。

阿吉爾以虛偽的欺騙、恐怖的鎮壓去統治這支隊伍。他首先囚禁了持有異議的烏爾蘇阿,然後又讓顧茲曼以國王的名義審判他。顧茲曼煞有介事地以烏爾蘇阿犯有叛國罪判了他死刑,但又免他一死,剝奪了其公民權和全部財產,把他關進一隻大木籠。

沒過幾天,這隻木籠空了,在別人的幫助下,烏爾蘇阿逃跑了。為此,阿吉爾更加憤怒,他自稱為「上帝的憤怒」,要懲罰那些不聽上帝意志的人,規定對逃兵要處以極刑,將他們的身體砍成198塊,然後再讓人踐踏成肉醬,直到可以抹牆為止。他狂呼:「我,阿吉爾,就是上帝的憤怒!」  隊伍的士氣越來越低落,他們既要面對阿吉爾殘暴專橫的統治,又要對付大自然的威脅,除了毒蛇和猛獸,最讓他們感到恐懼的是印第安人的襲擊。四周是一片熱帶叢林,看不到一個印第安人,可時常飛來暗箭射中士兵。

天災人禍,部隊人員的傷亡越來越大,一支浩浩蕩蕩的探險隊只剩下寥寥無幾的殘兵敗將。

烏爾蘇阿的未婚妻伊內茲突然失蹤了,人們發現她向叢林中跑去,去投靠印第安人了。這在隊伍中引起了波動,特別是隊伍中剩下的唯一一個女子——阿吉爾的女兒費奧萊絲,她為自己的命運和前途而擔憂。

木筏在亞馬遜河中時漂時停,好像快要終止它的生命。隨隊的印第安人背叛了白人,把糧食全部盜光。而這位貪得無厭的國王顧茲曼卻飽食終日,無所事事。他自己在木筏上搭起一個帳篷,抵禦烈日暴晒,而士兵則頭頂太陽,忍飢挨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終於有一天,顧茲曼掉入河中,原來他被人毒死了。

阿吉爾狂妄地喊叫著,可剩下的人越來越少,大家快一個月沒嘗到鹹味了。面臨著飢餓和死亡,士兵們清楚地知道阿吉爾是無法戰勝這原始森林和波浪洶湧的旋渦的,只是把剩下的人引向死胡同,去送死。於是士兵們紛紛叛逃,最後只剩下女兒費奧萊絲,但她也絕望地倒在父親的懷裡死去。 

 眾叛親離的阿吉爾茫然孤獨地站在木筏上,在亞馬遜河上隨波逐流,他仍在狂叫:「我是上帝的憤怒,我要與自己的女兒結婚,建立一個新的王朝。」

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晨霧中,他是否到達了目的地,實現了自己的野心,只有上帝才知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