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陰謀與愛情》

標籤: 暫無標籤

《陰謀與愛情》J.C.F.席勒的代表作。劇中,露易絲的純潔、米勒的自尊、米爾佛特夫人的善良、斐迪南的熱情、正直與輕信、宰相的卑鄙無恥與殘忍都刻畫得淋漓盡致,結構完整,戲劇衝突曲折而尖銳,情節線索複雜而清晰,尤以在矛盾糾葛中展示人物性格見長。

1 《陰謀與愛情》 -劇情概述

《陰謀與愛情》《陰謀與愛情》
《陰謀與愛情》的故事發生在18世紀的德國。當時德國處在政治分裂、經濟落後的封建社會,分裂成許多封建小邦。各邦統治者大公施行殘暴的獨裁統治。

在某一個大公園裡,宰相瓦爾特的兒子費爾迪南愛上了平民音樂師米勒的女兒露伊斯。但是這對年輕人的愛情既遭到作為平民的米勒的反對,也遭到作為貴族的宰相的破壞。米勒反對他女兒愛上一位貴族公子是因為他認為門第不當,貴族公子不可能真正愛平民姑娘。宰相反對他兒子愛上平民的女兒,除了門第觀念外,主要原因是宰相要他的兒子立刻取大公的一位情婦為妻,以博得大公的歡心,以犧牲兒子的愛情為代價來確保自己的政治地位和飛黃騰達。

宰相為拆散這對戀人,在威脅與利誘都失敗后就同他的秘書烏爾姆定下一條陰謀毒計:宰相下令將露伊斯的父親米勒和她的母親投入監獄,然後烏爾姆利用露伊斯救父母心切去勸說露伊斯放棄對費爾迪南的愛。在烏爾姆的壓力下,露伊斯為了救父母出獄,在烏爾姆口授下違心地給宮廷總管卡爾普寫下了一封假情書並立下誓言不道出真情。烏爾姆拿到這封露伊斯親筆寫的假情書,利用一次集會假裝丟失,讓費爾迪南「偶然地」拾到它。費爾迪南看這封假情書,果然中計,他認為露伊斯以前對他的情意全是假的,他的真正的愛受到了欺騙,而露伊斯又立下了誓言,不能道破真情。費爾迪南在絕望的情況下往果汁中下了毒藥。露伊斯喝下了放了毒藥的果汁,終於在臨死之前告訴了費爾迪南那封情書是假的,是為了救父母在宰相的壓力下寫的。費爾迪南得知真情後悔恨不已,在他心愛的人的遺體旁飲恨服毒身亡。一對年輕人為了純潔的愛情雙雙殉情,成為陰謀的犧牲品。作品通過這一愛情悲劇,控訴了專制統治的粗暴和宮廷的腐敗和黑暗。

《陰謀與愛情》是席勒的代表作,也是世界戲劇名著之一。劇本直接取體裁於德國現實,席勒直言不諱地說:「劇本事情發生於德國第一宮庭中」。劇中人物實際上是以專橫腐朽的符騰堡公國的統治者為原型。劇中不怕把18世紀德國的主要矛盾即市民階級和封建貴族之間尖銳對立的矛盾,在婚姻自由的問題上,正面搬上了舞台,對封建統治者的暴行予以揭露和痛斥,對市民階級的反抗精神予以熱烈的歌頌,表現出了鮮明的反封建壓迫和爭取民主自由的狂飆激情。恩格斯說,這個劇本的主要價值就在於「它是德國第一部具有政治傾向的戲劇。」

2 《陰謀與愛情》 -劇本風格

《陰謀與愛情》《陰謀與愛情》
《陰謀與愛情》有力地批判了封建貴族的墮落和寡廉鮮恥。公爵和宰相把婚姻看作是獲得權勢的工具,為此,宰相竟然用兒子的幸福去進行交換。費迪南雖出身貴族,但在劇中他的思想卻代表了新興市民階級意識,他敢於蔑視封建貴族的等級偏見。露易絲具有市民階級的人文主義烏托邦理想,表示要「擺脫一切可恨的外殼,讓人成為人」,對封建等級「外殼」極其痛恨。第二幕第二場描寫公爵(不出場的人物,如同《日出》中的金八一樣,但卻是幕後操縱者)派出差官給情婦送去一盒首飾,作為給她的結婚賀禮,米爾福特問公爵花了多少代價。侍從回答,公爵把7千名士兵賣給英國政府,讓他們當炮灰,參加美洲的殖民戰爭,然後用這筆收入為她從義大利購得這份珠寶。侍從悲哀地說,他的兒子便是這7千名士兵中的一個。由於這一場戲的揭露過於尖銳,所以每當上演時,總要被官方刪去。劇本的悲劇結局是對封建貴族的專橫暴虐的強烈控訴。劇本具有鮮明的反封建精神,恩格斯稱它為「德國第一部有政治傾向的戲劇」。德國評論家梅林則說:「席勒的這個劇本有超過他的全部先驅者的一個優點:它達到了一個革命高度,在他以前的市民階級戲劇還未達到這樣一個高度。」在《陰謀與愛情》之前,歌德的《鐵手騎士葛非》 、萊辛的《愛米麗亞•迦洛蒂》以及席勒的《強盜》 ,或者借古喻今,或者借外國象徵德國,或者虛構多於現實,比之於直接取材於當時現實的《陰謀與愛情》,的確都略遜一籌。

劇本也如實地反映了德國市民階級的軟弱性。密勒雖在貴族面前顯示了市民階級的自尊和道德上的優越感,但他只求家裡太平,面對宰相,他誠惶誠恐,根本不敢冒犯。他的妻子則更表現出市民階級的狹隘性。露易絲雖然有強烈的反封建意識,渴望平等和婚姻自由,可是她面對強大的封建權勢,深感平等的遙遠和無望,她自始至終是一個具有浪漫氣質,卻充滿感傷色彩,從未露出過笑容的悲劇人物。她在封建力量的重壓下,對自己的前途毫無信心,決定犧牲自己的愛情,投入宰相設下的羅網。她按照宗教觀念信守誓言,這說明了她反封建的鬥志遠不如《費加羅的婚姻》中的蘇珊娜。露易絲的軟弱反映了德國市民階級在政治上的不成熟和經濟上的不夠強大。劇終時,瀕死的費迪南向父親——悲劇的製造者伸出了和解的手,表示原諒,作出了妥協的表示。

在藝術上,《陰謀與愛情》嚴格遵守亞里斯多德關於悲劇的結構觀念,由序幕——展開戲劇衝突——高潮——轉折——悲劇結局組成。並在情節展開中顯示矛盾雙方的性格,讓思想傾向在情節的展開中自然流露出來。席勒克服了早期創作中人物愛作長篇演說,讓人物成為作者的傳聲筒的寫法,成功地借鑒了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特別是《奧瑟羅》中的場景。

《陰謀與愛情》具有典型的青年席勒式的、富於激情的、浪漫的語言風格。青年席勒作品中的主人公都是能言善辯、激情滿懷的演說家。費迪南渴望婚姻自由,敢於蔑視封建門第觀念,語言慷慨激昂。但他對封建社會現實的不滿與其說出於深思熟慮的理性,不如說出於奔放的感情。陰謀家伍爾姆說話斬釘截鐵,言詞簡短,體現出他詭計多端。此外,侍從長的俗不可耐、密勒具有市民自尊心卻膽小怕事,露易絲的目光短淺,這些都以個性化的語言表現出來。

在第四幕中,露易絲以大段尖酸刻薄、像外交辭令一樣的台詞,說得公爵情婦幡然悔悟,離開宮廷,去過平民生活。這場戲雖然突出了市民階級的道德優越感,但一個16歲的少女怎能通過一次交鋒就使一個外國女人改變人生態度呢?這是缺乏說服力的,多少顯得生硬。

3 《陰謀與愛情》 -作者簡介

《陰謀與愛情》弗里德里希•席勒

約翰•克里斯托弗•弗里德里希•馮•席勒(JohannChristophFriedrichvonSchiller)(1759年11月10日-1805年5月9日),通常被稱為弗里德里希•席勒,德國18世紀著名詩人、哲學家、歷史學家和劇作家,德國啟蒙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席勒是德國文學史上著名的「狂飆突進運動」的代表人物,也被公認為德國文學史上地位僅次於歌德的偉大作家。他是歌德的摯友,死後和歌德葬在一起。他還是《歡樂頌》的詞作者,

《陰謀與愛情》是德國狂飈突進運動最重要的創作成果之一,也是青年席勒創作的頂峰,同時它又是德國市民悲劇的代表作。1775年萊辛的《薩拉•薩姆遜小姐》是德國第一部市民悲劇,1772年萊辛的《愛米莉亞•迦洛蒂》則是德國市民悲劇成熟的標誌,而席勒的《陰謀與愛情》達到了市民悲劇前所未有的革命高度,及至1846年赫貝爾的《瑪麗亞•瑪格達蓮娜》則意味著德國市民悲劇發展到了尾聲。

市民悲劇是與亞里斯多德規定的古典悲劇特點相對而言的。古典悲劇都是以王公貴族、帝王將相等所謂高貴人物為悲劇的主人公,而市民、普通老百姓只能在喜劇中充當為人們嘲笑和取樂的對象。市民悲劇則與之針鋒相對,讓市民階級為悲劇主人公,以證明市民階級也有崇高的情操和高尚的情感。可見市民悲劇的產生、發展和成熟,體現了市民階級意識的覺醒,這種意識的覺醒鮮明地反映了市民悲劇的反封建傾向。

創作《陰謀與愛情》的80年代初,正是青年席勒反封建意識最強烈的時候,也是席勒的狂飈氣質表現得最鮮明的時候,因此這部劇本是席勒全部創作中反封建傾向最為突出的作品。《陰謀與愛情》的反封建性,尤其體現在它並不取材於歷史,而是直接取材於席勒生活的時代,觀眾對此劇的現實性一目了然,而法蘭西共和國則由於此劇的反封建思想,授予席勒榮譽公民的稱號。

總體來說,席勒這一時期的創作是古典主義風格的,早年的浪漫激情已經幾近消失。席勒和歌德合作的這段時間被稱為德國文學史上的「古典主義」時代。

席勒是德國古典文學中僅次於歌德的第二座豐碑。他的代表作之一是歷史劇《瓦倫斯但》 。這部戲劇實際上就是三十年戰爭中德意志民族悲劇的重演,席勒的功績在於他把這場民族的悲劇搬上了藝術的舞台。

上一篇[工程]    下一篇 [法國戲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