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集靈台》 -基本信息

【作品名稱】《集靈台》   

【創作年代】中唐   

【作者姓名】張祜   

【文學體裁】七言絕句

2 《集靈台》 -作品原文

集靈台   

日光斜照集靈台,紅樹花迎曉露開。昨夜上皇新授籙,太真含笑入簾來。   

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騎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

3 《集靈台》 -註釋

⑴集靈台:即長生殿,在華清宮。   

⑵太真:楊貴妃為女道士時號太真,住內太真宮。   

⑶虢國夫人:楊貴妃三姊的封號。   

⑷平明:天剛亮時。   

4 《集靈台》 -韻譯

其一:    旭日光輝斜照華清宮旁的集靈台,   樹上紅花一朵朵地迎著朝露綻開。   昨夜玄宗剛在這裡為楊玉環授道,   太真滿面笑容地進入珠簾受寵來。

其二:    虢國夫人受到皇上的寵恩,   大清早就騎馬進入了宮門。   只嫌脂粉會玷污她的美艷,   淡描蛾眉就進去朝見至尊。

5 《集靈台》 -作品鑒賞

這兩首詩是諷刺楊玉環姊妹的專寵。據《舊唐書·楊貴妃傳》記載:「太真有姊三人,皆有才貌,並封國夫人,大姨封韓國,三姨封虢國,八姨封秦國,並承恩澤,出入宮掖,勢傾天下。」  

第一首諷楊玉環的輕薄。楊玉環原系唐玄宗十八子壽王瑁的妃子,玄宗召入禁中為女官,號太真,後來大加寵幸,進而冊封為貴妃。集靈台是清靜祀神所在,詩人指出玄宗不該在這裡行道教授給秘文儀式。並指出貴妃在這時「含笑」入內,自願為女道士,配合默契,掩人耳目,足見其輕薄風騷。 

第二首諷虢國夫人的驕縱風騷。傳說玄宗和虢國夫人間有暖昧關係。詩的首句開門見山,揭出一篇主旨。「承主恩」三字,似羨似諷,已將虢國夫人置於寵妃地位。以下即具體敘寫「承主恩」的虢國夫人如何恃寵獻媚的情狀。但作者不去羅列鋪敘他們之間的種種暖昧情事,而是集中筆墨專寫虢國夫人朝見玄宗的情形,以一斑窺全豹。第二句「平明騎馬入宮門」,表面上像是泛泛敘事,實際上卻是生動的細節描寫。平明時分,百官朝見皇帝的儀式已經結束,虢國夫人本來就不是官員,卻要入宮朝見,而且是「騎馬」直入,這正顯示出虢國夫人享有自由出入宮禁的特權,而且像這樣如入無人之地似的進入宮廷在她已經是家常便飯。宮禁的森嚴,朝廷的禮儀於她是沒有任何約束力的。這一細節,生動地表現了虢國夫人的恃寵驕縱之態,也從側面透露了玄宗的特殊寵幸和他們之間非比尋常的關係。「卻嫌脂粉污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三四兩句又進一步集中筆墨,專寫虢國夫人朝見玄宗時的妝飾。宋樂史《楊太真外傳》說:「虢國不施妝粉,自炫美艷,常素麵朝天。」這記載很可能本自張祜這首詩,但「自炫美艷」四字倒是十分準確地道出了虢國夫人「素麵朝天」的真實意圖和心理狀態。表面上看,虢國此舉似乎表明她和那些濃妝艷抹、獻媚邀寵的嬪妃、宮眷不同,不屑於與這些庸俗者為伍,實際上她之所以「淡掃蛾眉」卻是因為怕脂粉污損了自己本來的天姿國色,以致出眾的容貌達不到出眾的效果,反而不為「至尊」所特別垂青。對她來說,不施脂粉、淡掃蛾眉乃是一種不妝飾的妝飾,一種比濃妝艷抹更加著意的獻媚邀寵的舉動。這個典型細節,生動而深刻地表現了虢國夫人自詡美貌、刻意邀寵,但又極力加以掩飾的心理,揭示了這位貴婦人工於心計的性格和內在的輕佻,寫得非常有個性。詩人描寫這個人物,並沒有明顯的貶抑和諷刺,只是選取意味深長的細節,不動聲色地加以敘寫。其態度似乎相當客觀,但內里卻包含著入骨的諷刺。這種婉而多諷的寫法,藝術效果往往比直露的冷嘲熱諷更加入木三分。詩的深層,隱藏著對唐玄宗這位好色的「至尊」更為委婉的諷刺。虢國夫人的「承主恩」,不光是由於她的外戚身分,而且更由於她的「顏色」,這本身就是一種諷刺;虢國的騎馬入宮,不僅顯示了她所受到的殊寵,而且暗透出她出入宮禁的頻繁和不受約束;「淡掃蛾眉」而「朝至尊」,更把這位「佔了情場,誤了朝綱」的「至尊」所喜愛關注的東西和盤托出了。這首詩實際上是詠史詩和宮詞的結合。王建的宮詞,多寫宮廷日常生活瑣事,此篇在題材範圍及細節描寫方面類似這種宮詞,但所詠的卻是天寶年間的史事,而且帶有諷戒意味,在這點上又接近詠史詩。這一類詩,在張祜詩集中佔有相當的數量,在詩歌體制上是一種創造。它們不但描寫細節,而且大多具有一定情節性,所歌詠的又多為宮廷生活的一些遺聞佚事。這幾方面的因素,構成了這類作品很濃厚的小說氣意味。   

這兩首詩最大的特點就是含蓄。它似褒實貶,欲抑反揚,以極其恭維的語言進行著十分深刻的諷刺,藝術技巧是頗高超的。

6 《集靈台》 -作者簡介

 
  張祜(約785—849后)唐代詩人。字承吉,清河東武城(今山東武城)人。初寓姑蘇,后至長安,長慶(821-824)年間令狐楚表薦之,不報。辟諸侯府,為元稹排擠,遂至淮南、江南等地,隱居以終。張祜縱情聲色,流連詩酒,同時任俠尚義,喜談兵劍,心存報國之志,希圖效力朝廷,一展抱負。他因詩揚名,以酒會友,酬酢往業,結識了不少名流顯官。然而由於性情孤傲,狂妄清高,使他多次受辟於節度使,淪為下僚。張祜在詩歌創作上取得了卓越成就。其詩風沉靜渾厚,有隱逸之氣,但略顯不夠清新生動。詩集10卷468首至今保存完好。集十卷,今編詩二卷。

上一篇[水友]    下一篇 [太史公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