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雙生鐲》是網路作家秦七的短篇小說之一。

作者:秦七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1 《雙生鐲》 -書籍簡介

一位詭秘的婆婆,一個路邊的孤兒,一對會識別靈魂的銀手鐲,一塊穿越前世今生的青石……前世的因,造就了今生的果。前世的愛恨情仇,今生該如何去化解?

2 《雙生鐲》 -正文

我叫林菲兒,生活在深山林里。深山林里就只有我們這一戶人家。婆婆說,她不喜歡塵世的紛爭與繁華,只想在這茂林中殆盡一生。
  每天下午,婆婆都會讓我帶上灰去深山林里散步。灰是婆婆餵養的小狗,亦是我童年唯一的玩伴。我和灰沿著夕陽的方向,彼此追逐玩耍,歡笑聲被林中的樹木傳成了動聽的歌曲。
  不知不覺中,太陽下山了。我似乎聽到婆婆在喚我,聲音極小,彷彿是從遙遠的地底下傳來,卻又猶如在耳畔般清晰。我側過耳朵仔細聽,卻感覺到一群白鴿從我的腦海飛過,腦中一片空白。懵懵懂懂中,我已回到了我們住的小屋。我看到婆婆坐在小木桌前,微笑著對我說,菲兒,吃飯了。
  七歲生日那天,婆婆沒有向往常一樣叫我帶灰去散步,而是對我說,菲兒,我已經讓你父母來接你了,你是時候離開這裡了。婆婆擰緊了眉頭,眼神里充滿了不舍與另外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愫。
  婆婆,您不要我了嗎?我略帶著哭腔問。
  婆婆嘆了口氣,從懷裡取出一個小布包,緩緩打開,用微微顫抖的手取出一個銀色的手鐲,戴在我的左手上。手鐲很輕鬆地穿過我的手掌,一陣刺骨的涼滲透皮膚與血液直抵心臟。我下意識地想把它甩掉,可它卻突然緊縮,箍在我的左手腕上。
  菲兒,這個手鐲能夠識別靈魂,並且只會跟隨著一個靈魂。靈魂在哪,它便在哪。生生世世,永不分離。婆婆說完,垂下頭,眼裡似乎流下了一行淚。
  (一)
  回到城裡后,我開始重複做著這樣的一個夢——
  大紅色的喜字貼在禮堂中央,在紅燭幽幽的映襯下顯得分外妖嬈。錦緞紅綢,栓在硃紅色的橫樑上。絲竹管弦,喜慶的音樂充斥著禮堂的每一個角落。
  「一拜天地——」故意拖長的渾厚嗓音里隱藏著些許急躁與不安,似乎害怕某事的發生。
  「二拜高堂——」
  一位白髮中摻和著少許黑髮的老夫人拄著龍頭拐杖坐在椅子上,帶著不近人情的威嚴,卻也不失慈祥。
  「夫妻對拜——」
  新娘一襲紅袍,深青色的絲線精琢出一隻起舞的鳳凰。鳳尾掃過裙擺,栩栩如生。紅蓋頭下,風情萬種。新郎同樣是一襲紅袍,然,目光卻有些獃滯地盯著門口,眼底帶著與周圍的一切不搭調的憂愁。
  突然,新郎的眼神一亮。眾人朝門口看去,鄂然!一名白衣女子步入禮堂,嘴唇似生了重病一般蒼白,臉上殘留著未乾透的淚痕,眼神卻如鋼鐵一般堅定。
  「你願意和我一同離去嗎?」女子的聲音很虛弱。
  他們旁若無人般地彼此凝視了好一會兒,似乎是在懷疑這一切的真實性。終於,新郎扔下朱紅禮花,跑過去,牽起白衣女子的手。兩個人,一同消失在門口。
  身後,新娘揭開了紅蓋頭,淚留滿面。

(二)

 第一次遇見蝶殤,我八歲。她蹲在牆角,渾身髒兮兮的,眼神里寫滿了恐懼,就像一隻被人遺棄的小貓,那麼彷徨不知所措而需要被人保護。
  我走過去,拉住她的手,問:「你叫什麼名字?」
  她怯怯地看了我好一陣,才用有些發抖的聲音吐出兩個字:「蝶……殤。」
  蝶殤是孤兒,我將她帶回自己家裡。她比我小一歲,為了有個照應,母親將她安排在和我同一個班。她在孤兒院沒有受過教育,母親為她請了家庭教師。蝶殤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不出一個月,便把我學了三年的功課學好。驚訝之餘,我們都為蝶殤感到驕傲。
  婆婆每個月都會來看我一次。十七歲的某一天,婆婆見到蝶殤,眼神陌生得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蝶殤。我疑惑,婆婆明明在九年前就認識了蝶殤啊!婆婆仔細地打量著蝶殤,忽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眼神變得柔和起來。張開口欲說些什麼,終還是抿緊嘴。此時她才將視線轉向我,眼中帶著幾分憐惜。過了很久,才喃喃自語般地說:「沒想到這麼快啊。」
  「婆婆,什麼這麼快啊?」我看著婆婆一連串莫名其妙的,反常的舉動,心中泛起些許不安。
  婆婆沒有回答,眼神傳達出一種宿命感。
  第二日,婆婆便要離開。我和蝶殤去車站送她。車來了,婆婆卻沒有上去。而是拉住我的手,撫著我左手腕上的銀手鐲。然後抬起頭,意味深長地看著我,近乎訣別。我開始害怕,緊緊攥住婆婆的手。婆婆笑著將手抽回,然後說:「菲兒,你先回家,我和蝶殤說幾句話。」
  我站在原地沒有動。
  婆婆稍稍加重了語氣,說:「菲兒,你先回家!」
  我知道婆婆一直都是說一不二的,只得悻悻地轉身離去。眼角不經意間掃過蝶殤,她的眼底翻滾著殺氣。我大吃一驚,仔細定睛一看,她的笑容一如既往地柔和而又燦爛。也許是我的錯覺吧,我想。一直溫柔懂事如同姐姐般的蝶殤,怎麼會有充滿殺氣的眼神?
  好不容易,蝶殤終於回來了。我急忙問她:「婆婆說什麼了。」
  蝶殤哀傷地看了我一眼,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沉重語氣說:「婆婆托我照顧你。」
  我像觸電般呆住了,嘴唇顫抖著說:
  「婆婆出事了,對嗎?」
  蝶殤只是看著我,一言不發。心中的不詳之感進一步得到驗證。
  我沖了出去,我要去追婆婆,我不能讓她出事。淚水不自覺溢滿了眼眶。
  「菲兒,不用追了。婆婆沒有回深山林。」蝶殤拉住我的手。
  「那,婆婆去哪了?」我帶著哭腔問。
  「菲兒,我答應了婆婆不告訴你。所以……」蝶殤的眼神堅定無比。
  我一下子冷靜下來,我說:「蝶殤,從我記事起,就能隱約感覺到一些什麼。在深山林里玩耍時婆婆喚我的聲音,左手腕上的銀手鐲,經常做的那個夢,以及你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學會三年的知識。可是這一切都僅是一些微妙的感覺,就如同被蒙蔽了雙眼,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蝶殤,你告訴我,把這一切都告訴我好嗎?」
  蝶殤搖了搖頭,說:「菲兒,很多事情,是不能說的。你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我會盡全力保護你的。」
  (三)
  夢中,閃著銀白色的光芒,蝶殤漸漸離我遠去,最終化作無數星星點點,消失在白光之中。
  蝶殤,我驚醒,慌亂地四處摸索。蝶殤,和我睡在一起的蝶殤不見了。周圍一片漆黑,我的心,如這夜般死寂。

……

3 《雙生鐲》 -參考資料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9146.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