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雙瞳》是近些年來台灣電影中比較少見的詭異驚怵類的恐怖片,因為是合拍,所以聲勢自然不小,那種追求市場的商業痕迹也很濃,並不算是一部很成功的的作品,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是台灣電影自九十年代以來最大膽的一次商業嘗試。影片導演為出身於影評人的陳國富,因本片過濃的商業色彩,以及過於宿命化的結局,他也遭到了評論的討伐與詬病。不過,在商業意義上本片還是取得了較高的成績,是2002年度全台最為賣座的本地電影。

1 《雙瞳》 -影片簡介

《雙瞳》《雙瞳》

台北,熱鬧繁華的都會大城,現代高科技生活與華人幾千年的傳統信念並存。在這個冷漠異境的城市裡,人們相信鬼魂就像是高樓大廈般真實可及。城市車水馬龍、人群往來穿梭,一個身心受創的警官正和不知名的神秘惡魔搏鬥,受威脅的不只是他的性命,還包括他的靈魂。

警官黃火土(梁家輝飾)的世界正逐漸四分五裂。兩年前由於揭發同僚貪污,黃火土被打入冷宮,被安排在冷門的外事組工作,他的同事對他怒言相向,他的妻子清芳(劉若英飾)受不了他長期不回家而要求離婚。

就在此刻,三宗離奇的命案卻使整個警局天搖地動 。三名受害者的身分彼此沒有關聯,但是前來驗屍的法醫(楊貴媚飾)卻在三名死者腦部共同發現一種神秘的黑黴菌,而且三人都是在歷經幻覺的狀態下死亡。

顯然這是連續殺人犯所為,且為台灣歷史上的頭一遭。負責偵辦的警局又缺乏這方面的專才,在社會人心惶惶的氛圍下,高層只好求助於台灣最好的盟友─美國。美國聯邦調查局派了一名專門偵辦此種案例的專家凱汶萊特(大衛摩斯)前來協助。

既然有外國人的參與,黃火土現在就有事做了,??的辦案夥伴李豐博(戴立忍飾)警告他如果他幫那美國人破案的話,會使得整個警局再度蒙羞,後果會如何恐怕就不只是打入冷宮而已。
但是黃火土身為一名警探的直覺卻強過於他的政治判斷,他和萊特很快上手此案,也因此使得案情大有進展。

然後令人震驚的發現產生了。他們發現兇手是按照一種古老罕見的道教圖示來殺人,藉由將作惡的人送入五種殘忍恐怖的地獄受刑,來達到長生不老的目的,這同時也預示了將會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現。對黃火土而言,這似乎暗示著冥冥之中有股超自然的力量在操控一切,但是對於重視實用科學的萊特來說則無法茍同。

到底他們尋找的是個邪惡的連續殺人犯還是一個索命的鬼魂?當另一個血腥證據又出現時,他們似乎不得不同時接受兩種假設的可能性。

2 《雙瞳》 -劇情簡介

《雙瞳》《雙瞳》

 黃火土是台北警局的一個警官,他兩年前由於揭發同僚貪污而被打入冷宮,被安排在冷門的外事組工作,他的同事對他怒言相向,他的妻子清芳受不了他長期不回家而要求離婚。內外交困令他陷入生活的危機。而就在此刻,三宗離奇的命案卻使整個警局天搖地動。三名受害者的身份彼此沒有關聯,但是前來驗屍的法醫卻在三名死者腦部發現同一種神秘的黑黴菌,而且三人都是在歷經幻覺的狀態下死亡。顯然這是連續殺人犯所為,且為台灣歷史上的頭一遭。

負責偵辦的警局又缺乏這方面的專才,在社會人心惶惶的氛圍下,高層只好求助美國聯邦調查局,對方派了一名專門偵辦此種案例的專家凱文.萊特前來協助。有外國人,黃火土現在就有事可做了,但他以前的辦案夥伴李豐博卻警告他如果他幫美國人破案的話,會使得整個警局再度蒙羞。但黃火土沒有因此動搖,他和萊特很快著手此案,並使得案情大有進展。他們發現兇手是按照一種古老罕見的道教圖示來殺人,藉由將作惡的人送入五種殘忍恐怖的地獄受刑,來達到長生不老的目的,這同時也預示了將會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現。到底他們尋找的是個邪惡的連環殺人犯,還是一個索命的鬼魂?當又一個血腥證據出現時,兩種假設的可能性都變得很大……

《雙瞳》是由梁家輝,劉若英,美國實力派演員大衛.摩斯主演。我本以為這是一部純粹的鬼片,但在我看后才懂得糾正自己的錯誤。影片開頭時死嬰的眼睛————雙瞳,一雙死魚一般的毫無光澤的瞳孔就直接給人一種心寒的感覺,馬上在觀眾的心中種下了恐怖的種子。事實上影片詭異恐怖的氣氛從開始就一直在醞釀營造著,一種遍體生寒的戰慄自始至終貫穿全片直到結束,那種感覺就好像是電影院中的空氣也布滿了令人渾身顫慄的分子。

其後謀殺案一件接一件發生,整部影片所表現出的氛圍又再次有所變化,看來很有濃重的懸疑片意味。但在這時我只是在盡情享受導演精心營造神秘詭異的氣氛上,並未注意情節的進展,直到大衛.摩斯出場,才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影片撲朔迷離更古怪的情節中去。而在整部影片中都充滿了宗教的神秘和奇異感。最高潮的當然就是影片的結尾處梁家輝與殺人兇手的對陣,至此時全片的恐怖氣氛達到了頂點。

比文藝片更感人

 影片的故事也十分的吸引,讓人好似吸毒似的欲罷不能,隨著故事情節的展開,那些離奇的靈異事件也頗為讓人傷了一回腦筋。每每到了自以為正確的時候卻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波折。不過導演想通過影片表現的東西並不是靈異和科學的衝撞和兩者之間的互通互補,而是愛,一種人人都有的愛,做人的勇氣與骨氣。影片中最後梁家輝去抓捕兇手時衝破了重重幻覺找回了勇氣和其它他曾經擁有過的東西,在最後他有了勇氣面對親人同事朋友等所有人。上天也沒有辜負他,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女兒和妻子都把最真摯的愛給了他,將他從死神手中奪回。一聲「爸爸」和老婆的信任產生了一滴眼淚,感動了死神的一滴淚。「有愛不死」!

《雙瞳》中的實力演員可真不少,梁家輝在影片中的演出十分出色,讓人無話可說。最為精彩的就是在與幻覺作鬥爭的時候狂嘶出的一句話:「我連老婆孩子都可以不顧了!」他這時無論是表情眼神還是動作都無不達到了人戲合一的要求。這一段無疑地將會成為我畢生難忘的電影情節之一。最難得的是整部影片他的演出都沒有給人過火的感覺,一直都很平穩地盡情發揮其老辣的演技,把一個喪失生趣內心充滿後悔與內疚的頹廢男人詮釋得精細入微。

其實《雙瞳》是文藝片,這是我看完后肯定的結論。《雙瞳》只是用了商業的外衣將自己包裹起來,進行了一次極為成功的包裝行動。事實上,無論是作為商業片也好還是文藝片也好,《雙瞳》都是極為成功的影片,為弱勢中的台灣電影注入。  

梁家輝在《雙瞳》中盡情發揮了其老辣演技,把一個頹廢男人詮釋得精細入微。

3 《雙瞳》 -新聞背景

《雙瞳》《雙瞳》
好萊塢製作、國際級的台灣驚悚電影《雙瞳》,全球首映典禮選在了台灣,10月17日導演陳國富、演員梁家輝、劉若英和戴立忍,將現身《雙瞳》全球首映典禮,與期待「被驚嚇」多時的台灣影迷見面!

10月25日才能正式與台灣影迷見面的《雙瞳》,是好萊塢投資、首次以台灣為拍攝題材的作品。由於內容過於驚悚駭人,今年戛納影展露臉之時,引起話題不斷,連準備在台灣上映,都因為海報、網站的宣傳手法,引起高度關切。等待多時,《雙瞳》終於決定10月17日與媒體正式見面。

在《雙瞳》中飾演警探的梁家輝,久未在大銀幕出現,這回電影公司特地將首映典禮開放給影迷,台灣影迷有機會與性感小生梁家輝、氣質美女劉若英以及多才多藝的戴立忍,進行近距離的接觸。
導演:開創新電影時代
正當金馬獎在台灣舉行新電影回顧之時,台灣新電影的代表人物之一陳國富卻走出藝術電影的樊籠,扛起商業電影的旗幟。有人甚至說,陳國富這一舉動是企圖打破之前新電影的成規,要將台灣電影帶領至一種從未有過的新境界、創造出一種新的可能性。以《國中女生》、《徵婚啟事》等片名揚影壇的陳國富,在新電影浪潮中翻騰了多年之後,又走上了商業電影之路,不禁讓人為他的氣魄叫好。

4 《雙瞳》 -幕後花絮

演員:梁家輝漂到哪裡哪裡亮
《雙瞳》《雙瞳》

影片中飾演黃火土的是梁家輝,做他「妻子」的則是陳國富的最佳排檔劉若英,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探員凱文· 萊特,是由《72小時魔鬼追殺令》的男主角大衛·摩斯出演。雖然大衛·摩斯是好萊塢明星,但梁家輝在國際市場上的賣座實力應該並不比他差,曾憑藉《情人》一片打破過法國電影的票房紀錄,美國觀眾對他也早有見識。在香港的演員中,像梁家輝這樣內地、港台、中國都能有成就的人為數不多,很多人換個地方之後要重新來過,而梁家輝卻是走到哪裡亮到哪裡,這次漂到台灣理當也會光芒依舊。

劇情:不玩血腥玩心驚
《雙瞳》的劇情由連續謀殺案件開始,進而引發一連串的宗教儀式、血腥暴力和未知的神秘色彩。影片的製作電影公司也表示,《雙瞳》其實沒有鬼,講的是東西方兩個警察追緝連環殺人魔的故事。不過,由於製作太過逼真,讓人看過之後不免覺得心裡發毛。因此《雙瞳》的駭人之處不是模糊的血肉或是畫面突然跳出一個泛著綠光的鬼,而是每個人心裡對未知的恐懼。

特技:特技比真人更恐怖
影片中的幾個主演的真人角色,大多看起來還都算是正常,不算恐怖。影片藉以營造恐怖氣氛是藉助了一定的電腦特技。負責影片特技製作的是澳大利亞知名的電影電腦特效公司,他們公司曾經參與過《駭客帝國》等影片的特技製作。片中很多驚嚇場面都以特技製作,效果更勝真人演出。

影片《雙瞳》是由梁家輝,劉岩英,美國實力派演員大衛·摩斯主演。我影片開頭時死嬰的眼睛——雙瞳,一雙死魚一般的毫無光澤的雙瞳就直接給人一種心寒的感覺,直接地也在觀眾的心中種下了恐怖的種子。在稍後梁家輝出場給人的感覺就是在看文藝片,恐怖的氣氛被破壞無遺,這正是導演安排在影片中若隱若顯的文藝氣息本質。而導演所要表現的主題也正隱藏在其間。影片中謀殺案一件接一件發生之後,整部影片所表現出的氛圍又再次有所變化,看來很有濃重的懸疑片意味。但在這時我只是在盡情享受導演帶來的氣憤感,並未注意情節的進展,直到大衛·摩斯出場,才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影片撲朔迷離更古怪的情節中去。而在整部影片中都充滿了宗教的神秘和奇異感,影片中並沒有出現多少神奇怪異的場面與情節,導演更多的是把心思放在了精心營造神秘詭異的氣氛上。也沒有可以地去描繪什麼鬼怪的形象,但在影片中的謀殺案案情層層剝離漸漸明了,恐怖氛圍自然產生。最高潮的當然就是影片的結尾出梁家輝與殺人兇手的對陣,至此時全片的恐怖氣氛達到了最頂點。影片中還有一個高潮就是大批警察去廟中抓人的場面,足可以稱為一個『經典的屠殺』。

事實上影片詭異恐怖的氣氛從開始就一直在醞釀營造著,只需要看開頭就會有一種遍體生寒的戰慄至始至終貫穿全片直到結束,那種感覺就好象是電影院中的空氣也布滿了令人渾身顫慄的分子。而影片的故事也十分的吸引人,讓人好似吸毒似的欲罷不能,隨著故事情節的展開,那些離奇的靈異事件也頗為讓人好生傷了一回腦筋。每每到了自以為正確的時候卻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波折。這樣細緻的劇本也是今年的香港電影所缺少的。但是這些都不是導演所想要求的,雖然在影片大部分時候都是採用的商業片的情節,可我依然肯定導演想通過影片表現的東西並不是靈異和科學的衝撞和兩者之間的互通互補,而是愛,一種人人都有的愛,做人的勇氣與骨氣。影片中最後梁家輝去抓捕兇手時衝破了重重幻覺找回了勇氣和其他他曾經有擁有過的東西,在最後他有了勇氣面對親人同事朋友等所有人。上天也沒有辜負他,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女兒和妻子都把最真摯的愛給了他,將他從死神手中奪回。一聲『爸爸』和老婆的信任產生了一滴眼淚,感動了死神的一滴淚。『有愛不死』!


 

上一篇[關穎]    下一篇 [改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