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雜說》是由作者江心雅著作的小說,,小說情節引人入勝,深受讀者的喜愛與推崇。

1 《雜說》 -簡介

作者:江心雅

2 《雜說》 -內容

 一份情誼,一份生活,我的世界無法缺少友誼。我害怕孤單的感覺,它讓我恐懼;我害怕天黑,它讓我無法認清未來的方向;我害怕失去,它讓我心疼但又無法哭泣;我害怕獨自面對,它讓我無法抉擇……</P>
 也許就是命中注定有些人要一輩子一個人,即使只是少數但是我還是很榮幸的成為了他們的一部分。努力的想讓自己快樂,努力的想讓自己去忘記,那一次又一次的傷痛讓我的心已經無法再多一道傷疤。我含著淚,不斷的告戒自己,不要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只要朋友還在就不會孤單。我努力的笑啊,開心的過好每一天。可事實就是事實,我不可能改變。註定孤獨,就不可能佣有伴侶……我倔強的以為,只要我不放棄,我就會成功。我不相信命運在天,我只相信我的命運只有我能去主宰

 朋友的背叛、親人的離棄、世界的無情讓還在傻傻認為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絕望。「你要堅強,不可以輸給命運

在哥哥離開前,他溫柔的笑了,伸出那隻拉著我長大的手撫摸著我的頭做最後的告別。時間定格在哥哥離開的笑容上,那高大的背影變得寂寞。夕陽的光輝,那美麗的晚霞在離別時卻是那麼的絢麗。我看著哥哥離開,卻無能為力,無數次的呼喊著要他回來,都只是搖頭說不。走了,還是要離開,多少個孤獨的夜晚我都無法入眠眼前還是哥哥那堅定的背影。如果爸媽都不是硬逼他,如果雙方都再退後一小步,哥哥就會留下,我也就不會是一個人。後悔?還是心灰……所有的一切,到最後都只還剩下回憶

當那紅色的印章狠狠的蓋在那比我的臉還蒼白的契約上,我的心就碎了,冷笑著面對他們的爭執要誰領養,我驀然起身,把背包甩上柔弱的肩,大步走出那把我殺死的所謂公證的地方,我要永遠的離開,就像當年的哥哥一樣。終於明白哥哥的搖頭、堅定,因為我也一樣……永不回頭  漂泊在這世界的每個地方,孤獨的靈魂冷漠的對待所有的虛偽。我放棄了對上帝的崇敬,我曾被他遺棄,因為他就像那些虛偽的人一樣,只向著金錢。我冷笑的看著腳邊的因為打鬥而死亡的狗兒,弱肉強食說的就是這樣。弱者的結局就只有死亡,世間的循環會讓人們忘記那曾經的殘忍,忘記他們善良的美好成為金錢的奴役……在這個上帝早已失信的世界上,我寧願相信撒旦

 撒旦的殿堂上充滿了陰冷的氣息,邪惡的空氣瀰漫在我的身旁。既然被遺棄為什麼還要再相信?交易……撒旦那邪惡的唇角微微上揚:"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惡魔……來,用你的鮮血簽下契約吧……"鮮紅的字體印在純黑色的羊皮紙上,寫下了我一生的任務……邪惡又怎樣?至少撒旦不會背叛,不會拋棄

收起柔弱的自我,穿上撒旦的偽裝,把那個真實的我關進黑匣子,永遠的沉進黑暗……一個人又怎樣?至少不會再有背叛,不會再有疼痛感。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憐憫的好心,對一切都只是笑,不會有什麼再讓我傷心和流淚。我還是比較習慣一個人的世界,在那裡,不會又人往你的傷口上撒鹽,讓我更好的獨立,放棄那讓我痛苦的感情做個冷漠魔鬼又怎樣?心不會再流血也不會痛,更不會有人把它揉碎,就讓虛假的笑容下那顆疲累的心好好的休息吧,沉睡也許才是更好的安撫,讓我安心的不會再擔心背叛…………< 站在平靜的海邊呼吸那微微帶點鹹味和腥味的空氣。偽裝,我們都不算什麼。真正的偽裝者就是此時此刻平靜得讓人想投入它懷抱的海啊…………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邪惡的微笑又從新回到那張冰冷的臉上,與撒旦的交易,我就是他最愛的微笑著的惡魔……殘忍,冷血無情的象

  也許,我還是比較習慣一個人作品類型:隨筆

3 《雜說》 -內容

上一篇[稠環]    下一篇 [《馬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