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題帕三絕句》

標籤: 暫無標籤

《題帕三絕句》是一首清代曹雪芹所創的七言絕句。

1 《題帕三絕句》 -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題帕三絕句
  創作年代:清代
  作者:曹雪芹
  作品體裁:七言絕句

2 《題帕三絕句》 -作品原文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拋更向誰?
  尺幅鮫綃勞惠贈(1),為君那得不傷悲!
  拋珠滾玉只偷潸(2),鎮日無心鎮日閑。
  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
  綵線難收面上珠(3),湘江舊跡已模糊(4)。
  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5)?
  (出自《紅樓夢》第三十四回。)

3 《題帕三絕句》 -作品註釋


  (1)鮫綃:傳說海中有鮫魚(美人魚),在海底織綃(絲絹),她流出的眼淚會變成珠子。見《述異記》。詩詞中常以鮫綃來指揩眼淚的手帕。
  (2)潸:流淚的樣子,如潸然淚下。這裡是流淚的意思。
  (3)綵線難收:難用綵線串起來的意思。
  (4)湘江舊跡:舊傳湘妃哭舜的事迹。《述異記》:「舜南巡,葬於蒼梧之野,堯之二女娥皇、女英(都嫁給舜為妃)追之不及,相與慟哭,淚下沾竹,竹上文為之斑斑然。」亦見於晉人張華《博物志》。湖南湘江一帶特產一種斑竹,上有天然的紫褐色斑點如血淚痕,相傳是二妃淚水染成,又稱湘妃竹。后兩句即用其意。
  (5)不識:未知。香痕:指淚痕。漬也無:意思是:「沾上了沒有?」

4 《題帕三絕句》 -作品賞析


  小說中,賈寶玉遭賈政毒打,昏睡中聽到悲切之聲,醒來知是林黛玉,「只見她兩個眼睛腫得桃兒一般」,就推說他自己疼痛是假裝的,安慰她一番。林黛玉走後,賈寶玉心裡惦念,設法支開襲人,命晴雯以送兩條舊絹帕為名去看林黛玉。林黛玉領會其意,十分激動,便提筆在帕上題了這三首絕句。
  如果把贈帕和題詩孤立地看作是男女私相傳遞信物和情書,這是十分膚淺的。儘管也可以把它說成是違反傳統禮教的行為,但總不免使它落入才子佳人「私訂終身」的窠臼。況且,孤立起來看,詩也就顯得內容貧乏了,因為它除了寫林黛玉自己哭哭啼啼的傷感外,也沒有講什麼別的。
  這三首詩在小說中的作用,全在於聯繫賈寶玉挨打這件事,表明賈寶玉、林黛玉之間的關係完全不同於他人。只有將它放在具體的情節中,對比薛寶釵、襲人的不同態度,才能看出賈寶玉、林黛玉的互相同情、支持。賈寶玉被打得半死,薛寶釵來送葯時雖然也露出一副憐惜的樣子,但心裡想的卻是「你既這樣用心,何不在外頭大事上做工夫,老爺也歡喜了,也不能這樣吃虧」,還「笑著」說「你們也不必怨這個,怨那個,據我想,到底寶兄弟素日不正,肯和那些人來往,老爺才生氣的。」處處衛道,處處維護賈政,實際上是用所謂「堂皇正大」的話把賈寶玉教訓了一頓。襲人則乘機在王夫人面前進言,大談賈寶玉「男女不分」,「偏好在我們隊里鬧」和「君子防未然」的道理,從中挑撥賈寶玉、林黛玉關係,建議「叫二爺搬出園外來住」。她的話嚇得王夫人「如雷轟電掣的一般」(據《紅樓夢》戚序本),並騙取了王夫人的寵信,為後來抄檢大觀園作好了充分的輿論準備。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作者寫了賈寶玉、林黛玉的相互體貼、了解和林黛玉的一往情深、萬分悲痛,帶便也寫了賈寶玉身邊唯一足以託付心事的忠誠信使——晴雯,這都是大有深意的。只要讀者細讀書中的文字(在這一節上,《紅樓夢》程高本竄改頗多),就可以理解作者的用心。
  其次,「還淚債」在作者藝術構思中是林黛玉悲劇一生的同義語。要了解「還淚債」的全部含義,最好的辦法是讀曹雪芹原稿中後面所寫的林黛玉之死的情節,但這一部分,後世讀者已看不到了。不過,作者的寫作有一個規律,多少可以幫助讀者彌補這個遺憾,即他所描寫的家族或人物的命運預先都安下了伏線,露出了端倪,有的甚至還先有作引的文字。描寫小說的主要人物林黛玉,作者更是先有成竹在胸,作了全盤安排的。在有關林黛玉的情節中,作者先從各個方面挖好渠道,最後都通向她的結局。這三首絕句始終著重寫一個「淚」字,而這淚是為她的知己賈寶玉受苦而流的,它與林黛玉第一次因賈寶玉摔玉而流淚,具體原因儘管不同,性質上卻有相似之處——都為脂硯齋評語所說的知己「不自惜」。這樣的流淚,脂硯齋評語指出過是「還淚債」。但好久以來,人們形成了一種看法(續書起了很大的作用),以為林黛玉總是為自身的不幸而傷感,其實,賈寶玉的不幸才是她最大的傷痛。為了賈寶玉,她毫不顧惜自己。賈寶玉挨打,她整天地流淚,「任他點點與斑斑」。這還算不了什麼,第五十七回紫鵑誑賈寶玉說林黛玉要回蘇州去了,作者寫賈寶玉急成痴獃病外,還著力寫了林黛玉的反應:「黛玉一聽此言,李媽媽乃是經過的老嫗,說(寶玉)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聲,將腹中之葯一概嗆出,抖腸搜肺、熾胃扇肝的痛聲大嗽了幾陣,一時面紅髮亂,目腫筋浮,喘的抬不起頭來。紫鵑忙上來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響推紫鵑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繩子來勒死我是正經!』」這雖不直接寫還淚,但仍與還淚是同樣性質的。「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拋卻為誰?」詩中提出這個問題,為「還淚債」定下了基調。之所以說續書寫林黛玉之死違背作者原意,不但因為續書把「淚盡夭亡」寫成林黛玉在受到重大精神刺激下反而沒有眼淚了(其實應該是終日眼淚不幹,終於與生命一起流盡,否則,也就用不著說她是「淚盡夭亡」),更主要的還是續書所寫改變了原作者定下的林黛玉精神痛苦的性質,把她對賈寶玉的愛和惜改變為怨和恨,因男子負心(其實是誤會)而怨恨痛苦。這沒有什麼新鮮,俗濫小說中可以找到成千上萬,任何一個平庸的女子都會如此,這樣的結局也不能算是絳珠仙子報答了神瑛侍者甘露灌溉之惠。同時,誤會的至死不得釋,實際上也否定了賈寶玉、林黛玉兩人是有共同思想基礎的真正知己。說續書者用「梁祝」的套子寫寶黛悲劇,其實還大大不如,梁祝的誤會是在樓台相會之後很快就得到消除的。《紅樓夢》的續作者對林黛玉願為知己受苦、而她自己「萬苦不怨」的精神境界卻絲毫也沒有理解。與這三首突出寫「淚」的絕句有關的幾回情節,很像是後來寶黛悲劇的一次小小的預演。從第三十二回到第三十四回中有不少細節和對話,都可以看出作者在對未來的悲劇結局作暗示。此外,詩中用「湘江舊跡」之典,若孤立地從這幾回情節看很像是胡亂堆砌,因為除了與「淚」有關外,其他方面都不甚切合。娥皇、女英泣舜是妻子哭丈夫,她們淚漬斑竹后是投水殉情而死的(《水經注》則說她們「溺於湘江」)。前人用此事多寫生死之別,如李白著名的《遠別離》詩即用此故事寫遠別離之苦。這些,與賈寶玉被打屁股、林黛玉為之而哭泣似乎拉不到一起去。但如果把這三首詩當作後來悲劇情節的前奏曲來看,那麼,用這個典故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5 《題帕三絕句》 -作者簡介


  曹雪芹(1715~1763或1724~1764),清代小說家,名沾,字夢阮,號雪芹、芹圃、芹溪。他的先世原是漢人,大約在明代末年被編入滿洲籍。他出身於一個「百年望族」的大官僚地主家庭,從曾祖父起三代世襲江寧織造一職達六十年之久。後來父親因事受株連,被革職抄家,家庭的衰敗使曹雪芹飽嘗了人生的辛酸。他歷經十年創作了長篇名著《紅樓夢》,死後遺留下前八十回的稿子。該書內容豐富、情節曲折、思想認識深刻、藝術手法精湛,是中國古典小說中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品。
  
上一篇[詠白海棠]    下一篇 [鮫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