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風流大唐》

標籤: 暫無標籤

《風流大唐》的網路作家大音希聲的一本言情小說。

名稱:風流大唐
作品類型:言情小說
總字數:47759
作者名:大音希聲

1 《風流大唐》 -小說欣賞

狗血穿越

長安,古老而神秘的十三朝古都,與古羅馬,古雅典,古巴比倫稱為世界四大古都。
  秦始皇在這裡結束了春秋戰國的諸侯紛爭,統一中國;隋帝在這裡建起繁華的大興城;唐朝盛世更是讓這裡成為國際化的都市,各國商人紛至沓來。

  經過幾千年風雲變幻,昔日長安的繁華已不在,但深厚的文化底蘊仍是這座城市的獨特背景。格外多的書店,格外多的遺址,格外多的文物,就連我們學校的新校址下,竟也挖掘出了格外多的……陵墓。

  好在我已臨近畢業,不需搬去那諾大的封閉型新校,每夜躺在一大堆無名人士的屍骨之上。所以這老校即使破舊些,我也認了,只是可惜了我們這屆一千多人交的白花花的建設費了。

  說起這老校來,那樓叫箇舊啊,那空調叫個爛啊,那飛蟲叫個多啊。我唯一欣賞的大概就是那靠近城牆根的地理位置了。

  雖說作為土生土長的西安人,文化古迹是見得不新鮮了,但對於我來說,那灰色牆磚壘砌的古老城牆還是很讓人喜歡的。尤其是夏天,從學校的後門出來,隔著五米寬的小路就是那威嚴莊重的城牆,夕陽給它鍍上一層柔和的光芒,高大的槐樹在小路上方結成一張綠色的網,映襯得那低調的高牆也有了明艷的一面。

  我有時會趁中午的休息時間,十元錢買了門票獨自登上城牆。這時裡面基本是沒什麼遊客的,當然也看不到數十上百名工作人員化裝成守城士兵整齊列陣。不過踏著粗糙的石階而上,撫摸著被烈日烤得炙手的斑駁牆面,我也能一人快樂的徜徉在歷史的長河中。

  回望眾多朝代,我最喜歡的非唐朝莫屬了。不只因為唐高祖,唐太宗,武則天,唐玄宗等偉大君王的豐功偉績令人贊服,更是因為唐朝開放文明的風氣和繁榮非常的市井景象。我時常會想象唐朝時,我腳下站立的這塊土地有什麼人在做什麼事。我也曾幻想自己置身於唐代長安的街道,茶館,酒肆,民居……只是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在不久的將來穿越時空,成為一代風流人物——唐香香。

  六月六日,氣象台預報有雷陣雨。當然,這是我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了,我就不會白痴地跑上城牆撒歡了。

  這天,也是高考前一天。我和同學結伴看完考場,回家時途經熟悉的大灰牆。由於時間還早,我便說服同伴一起上去看看。畢竟畢業后,大家很難有機會再一起上城牆了。

  於是,我們懷著滿心感慨登上城牆。每走一步,都要看清腳下這塊磚的出產年代。(註:城牆經過多次修補,許多牆磚都是三十年代和六十年代重鋪的)我和同伴重遊了我們始終記不住名字的三層宮殿,又騎了二人自行車環遊了一圈城牆。(註:城牆上有租自行車的,供遊人環遊城牆)玩罷一圈后,天氣開始轉陰。不一會兒,豆大的雨點就噼里啪啦的打下來。

  我們護著頭往回跑,畢竟這頭明天還要用來考試呢,可不能淋壞了。突然黑雲滾滾的天邊傳來一聲悶雷,緊接著天空開始有閃電劃過。我倆對視一眼,更加奮力地向前跑。

  就在這時,我驚訝地看到一道白森森的閃電向跑在我前面的好友辟去,我大喊:「小心!」但雨點聲交織著雷聲掩蓋了我的聲音,我著急得想上前推開她,卻沒想到,就在我離她很近的時候,腳下突然一絆,我直直向前載去。說時遲,那時快,我這一載,雙手剛好夠著她的背,接著跌倒的衝力我把她向前一推,然後自己趴在了剛才她的位置。

  我的背感到一陣灼燒的劇痛,意識開始模糊。耳邊依稀聽到好友的尖叫,而眼前,我正趴在上面的是一塊沒有標註出產日期的牆磚,只有一片純粹的有點怪異的灰。

  ***************************************

  是誰在鬼叫!吵死了~居然打擾我的美夢!

  「香香!你不要拋下你爹和娘啊!娘不逼你嫁給李公子了啊!你醒醒吧~~」凄慘的哭喊聲和在我胳膊上拉扯的肥手讓我猛地坐起來,氣憤地睜開眼睛。

  「啊!夫人!小姐詐屍了!」另一個尖銳的女聲刺痛我的耳膜,我眯眼瞪過去。卻在看到她的那刻嘴張得老大。

  她居然穿的是古裝!難道我……呃,我不是被雷劈了么?怎麼沒死?難道老天發現他批錯人了?

  我伸手摸摸自己的後背,光滑得很。在摸摸我引以為豪的鼻子,恩,也在。這麼說,我是穿越了不成?

  仔細觀察了一下我身邊的中年婦女和旁邊的丫鬟,她們穿的均是寬袖束腰的長裙,中年婦女還圍了一條唐朝典型的披帛在身上。看來我穿的正是我最喜歡的唐朝。

  「香香?你…還活著?」估計是我娘的那位驚喜地看著我,語氣有些不確定。

  我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清了清嗓子:「娘,勞您擔心了,女兒還未駕鶴西遊。」很好,聲音也是我自己的。

  只見那大娘聽我說完后立即熱淚盈眶,撲上來拉住我的手,白白胖胖的手撫摸著我的臉龐,顫抖道:「香香,娘不逼你了,娘會說服你爹的,啊?你現在好好休息吧,下午娘再來看你。」說罷,我「娘」依依不捨地放開我的手,三步一回頭地走到門口,吩咐那個一驚一乍的小丫鬟好生照顧我。

  「咳咳,你……對,就是你,過來。」我對站得離我很遠的丫環招手到。看她顫顫巍巍地蹭過來,我不覺好笑,敢情她還以為我是詐屍呢?

  「你見過詐屍的能講這麼多話嗎?」我對低頭站在我面前的她說。

  「啊?」小丫頭抬頭看著我,瞬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小姐!是翠花愚笨,請小姐處罰!」我暗自思忖,這丫壞語氣這麼不誠懇,像是不怕主子的,這麼說她家小姐之前應該是很和善的人。

  「翠花,下去領二十大板。」我淡淡道。

  小丫頭果然立刻嚇白了臉,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小姐饒命啊……小姐…你不是最喜歡翠花了嗎,小姐…」我最喜歡她?那可得看看她信不信得過。

  「翠花,你先起來吧。我問你,本小姐待你如何?」

  「回小姐,小姐待奴婢一直如姐妹般!奴婢生是小姐的人,死是小姐的鬼!」翠花眼睛亮閃閃的。決心表得不錯,但還須考驗。

  「好了,翠花你去拿面鏡子給我。」不是我嬌貴得下不了床,而是我的兩條腿有些麻,可能是被「娘」壓了太久。

  「是!」翠花跑去在梳妝台上取了柄銅鏡,恭敬地遞給我。我忐忑地舉起鏡子,裡面出現了一張秀氣嬌憨的小臉,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挺直的鼻樑,粉色的菱形唇……小美人啊~~可不比我原本漂亮得多,光這一勾人的鳳眼,就是我原本那純粹的單眼皮無法與之相比的。再加上原本就白嫩光滑的皮膚,真是惹人憐愛啊!

  「小姐……」

  我放下鏡子,抬頭看翠花。

  「小姐您剛說的二十大板……」

  原來是這個,我小手一揮:「免了。」看在我的新臉這麼漂亮的份上。我低首端詳我的玉手,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翠花,爹現在在哪裡?」

  翠花沒料到小姐會問起這樣的怪問題,還是老實答道:「老爺在宮裡上早朝呢。」

  我那爹難道是大官不成?我興奮起來,拉起翠花的手繼續問:「你可知老爺如今是何官品啊?」翠花愣了一下,奇怪的看著我:「老爺是尚書省的禮部尚書,是二品官位啊。」

  禮部?那不是管國家禮儀的嗎?雖不算最重要,但也是六部之一。二品,倒也是很高的官位了。我真是生了個好人家啊!哈哈!

  「小姐……你怎麼怪怪的?」可能是被我的陰笑嚇到,翠花怕怕地問。

  我溫柔的看著她,「翠花,我一向最喜歡你,對吧?」

  「唉呀,小姐別這樣說啦,怪不好意思的…」呵呵,看來的確是個忠厚的孩子。

  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小賭上一把。畢竟我突然穿越,在這裡人不生地不熟的,也得有個心腹照應著。看翠花細皮嫩肉,也沒什麼城府,肯定是原來的小姐對她也算照顧,才讓她一丫環也長得水靈靈的,不像受苦的樣子。

  「翠花,咱們一向親如姐妹,我也不瞞你。我這次雖說大難不死,但原本的記憶卻有很多記不起來了,可我不想爹娘擔心……我…嗚嗚」硬擠出幾滴眼淚,我可憐兮兮的拿著被角抹眼睛。

  果然,翠花見我這樣,早已慌了神,連忙輕聲安慰著,手拍著我的背,像哄小孩一樣。

  「翠花,你一定要幫我……嗚」我迷朦著淚眼,像受傷的小動物一樣看著她。

  翠花眼裡放射出母性的光輝,毅然點頭道:「小姐如此孝順,翠花一定會幫小姐的!」

  聽到這句,我放在被子里的手悄悄比了個「V」字,成功!

  ***************************************

  有了翠花的協助,我花了一周的時間摸清了這尚書府里的狀況,也弄明白了我十五年來的光輝歷史。當然,十五歲是我穿越后的年齡。

  我,芳名叫做唐香香。是我爹唐紹的小女兒,我大姐早些年已經嫁給了長安城裡作酒樓生意的富賈,只是如今還沒生個一兒半女。而我們家祖先作為幫李世民打下江山的功臣,在唐朝建國時就被賜予了國姓。我爹的官職,說實話,也是沾了他爺爺的爺爺的光。當然,爹本身也是做人嚴謹,為官清廉的好官。畢竟禮部尚書實在跟黃金白銀離得有點遠,巴結的人不多,貪污的機會自然也少。至於我娘,沒什麼好說的,就一典型的唐朝婦女。遵從三從四德,平常在家相夫教子,閑來追追流行,做做女紅什麼的。只是前一陣,娘的心思全轉到我身上了。

  話說一月之前,長安城裡的紡織業壟斷巨頭李家的三公子上門提親,爹娘看那李公子一表人才,家境又富裕,當下就同意了這門親事。可那時的我,已經和府里的家丁華安有了感情,自是極力反對。爹知道原因后,自然是把華安暴打一頓逐出唐府。而我的前身,受不了打擊,竟在出嫁前的月黑風高之夜選擇了割腕自盡。

  這些我自然都是從翠花那裡打聽來的,當時翠花在講到華安這段時還小心翼翼地看我的表情,怕勾起我的傷心往事。只不過當時她只看到我誇張地笑彎了腰,華安?我還9527呢!但從翠花的講述來看,我對華安的感情好像還挺深的。真是奇怪,這家小姐居然愛上一個家丁,這是崇尚麵包至上,愛情次之的我所不能理解的。不過若這華安真是風流才子一名的話,我倒是有興趣見上一見。

  「小姐!老爺出差回來了!」這翠花,這麼著急幹嗎。

  「哦。」

  「小姐!老爺知道你醒了,正準備按原計劃把你嫁給李公子呢!」可憐的翠花,比我還急,眼淚都快出來了。

  「哦。」我仍舊淡淡的,嫁人嗎,遲早的事。

  「小姐?你不是不喜歡…」翠花吃驚的睜大眼睛。

  「喜不喜歡又有何妨呢,我總不能違逆爹的意思吧。」話里有隱約的嘲諷,那是因為我餘光已經看見唐老爺站在了我們側後方。

  「啊!奴婢給老爺請安!」翠花連忙福下身,手還隱蔽的拽拽我的袖子。

  我醞釀一下情緒,回頭粲然一笑:「爹,您回來啦,女兒給您請安!」眼前是一個面貌威嚴的中年男子,目光炯炯,大肚翩翩。

  「起來吧,香香,見爹怎麼還這麼拘謹?」爹兩手背在後面,身上還著的是官服。看著我的眼神帶點思量,應該是聽到我剛才的話了。

  「謝謝爹,女兒以後不做福就是了。」我巧笑嫣然,這才發現爹身後還站著一佩刀侍衛。爹見我看他,介紹道:「香香,這是展護衛,三日後你出嫁時他會在你身邊保護你。」

  我一僵,三天?這麼快。爹見我不說話,神情有點獃滯,以為我想起了華安,厲聲道:「香香,莫再任性了!李公子如此包容你胡鬧,你別再丟唐家的臉了!」

  「女兒不敢。」我垂眼答道。嘴角有一絲冷笑。

  「展風,今天起你就看好她!」爹揚手吩咐他旁邊的展護衛,又瞪我一眼,「哼」了一聲便拂袖而去。

  我看向那個五官端正,身桿兒筆直的展護衛,嗯,長得挺帥。要他監視我,罷了。

  「咳,小姐,別一直盯著展護衛看啊…」翠花拉拉我。

  我挑眉,「我有看他嗎?我是在思考。」不理會展護衛抽動的嘴角,我也學我爹的樣子,拂袖去也。

2 《風流大唐》 -參考資料

http://www.yixia.net/yanqingxiaoshuo/49382/

上一篇[腹震音]    下一篇 [液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