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李商隱詩作 2 、《風雨》——《詩經》的詩篇

1 《風雨》 -李商隱詩作

原詩

李商隱

《風雨》《風雨》

凄涼寶劍篇,羈泊欲窮年。
黃葉仍風雨,青樓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舊好隔良緣。
心斷新豐酒,銷愁又幾千。
詩人簡介

 李商隱(約812年或813年—約858年),字義山,號玉溪生、樊南生。晚唐詩人。原籍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市),祖輩遷滎陽(今屬河南)。詩作文學價值很高,他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都在家族裡排行16,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在《唐詩三百首》中,李商隱的詩作有22首被收錄,位列第4。

李商隱唐文宗開成二年(公元847年)進士及第。曾任弘農尉、佐幕府、東川節度使判官等職。早期,李商隱因文才而深得牛黨要員令狐楚的賞識,后李黨的王夢元愛其才將女兒嫁給他,他因此而遭到牛黨的排斥。從此,李商隱便在牛李黨爭的夾縫中求生存,輾轉於各藩鎮幕僚當幕僚,鬱郁不得志,潦倒終身。晚唐唐詩在前輩的光芒照耀下大有山窮水盡的下滑趨勢,而李商隱又將唐詩推向了又一次高峰,是晚唐最著名的詩人,杜牧與他齊名。

譯詩
我讀了寶劍篇后心裡凄楚悲涼;羈旅中不得志想必漂泊到終年。我象風雨中的黃葉依然在飄落;別人成日在青樓作樂歌舞管弦。縱有新交遇到薄俗也難得持久;舊交老友因為久疏而斷了良緣。我不企望喝新豐酒能有新際遇;為消愁姑且沽飲不惜耗費幾千。
題解
這是作者自傷淪落漂泊無所建樹的詩,是一曲慷慨不平的悲歌。 詩起句寫理想與際遇的矛盾,雖懷有郭震般的抱負,卻沒有他那樣的際遇。頷聯抒寫羈旅漂泊的人生感受。頸聯寫在現實生活中孤立無援的悲涼。末聯寫想借酒澆愁,但卻不能象唐初的馬周,落拓時在新豐酒店受到冷遇,然而後來他卻得到皇帝的賞識,拔居高位。 詩以「風雨」為題, 「凄涼」開首,是表露羈泊異鄉,因目接凄風苦雨而引起的身世之感。

2 《風雨》 -《風雨》——《詩經》的詩篇

原詩 風雨凄凄,雞鳴喈喈,
既見君子。雲胡不夷?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
既見君子,雲胡不瘳?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既見君子,雲胡不喜?

註釋 1、凄凄:寒涼之意。  2、喈(接jiē):古讀如「唧」。「喈喈」猶「唧唧」,雞鳴聲。  3、君子:女子對她的愛人之稱,已見《君子於役》篇。  4、云:發語詞。已見《卷耳》篇。胡:何。夷:平。雲胡不夷:就是說還有什麼不平呢?言心境由憂思起伏一變而為平靜。  5、瀟瀟:《廣韻》引作「潚潚(音修xiū)」,急驟。  6、膠:古讀如「鳩」。膠膠:《廣韻·五餚》引作「嘐嘐(交jiāo)」,雞鳴聲。  7、瘳(抽chōu):病癒。言原先抑鬱苦悶,像患病似的,現在卻霍然而愈。  8、如晦:言昏暗如夜。已:止。
譯文
風吹雨打冷清清,喔喔雞兒不住聲。
盼得親人來到了,心頭潮水立時平。

急風吹雨雨瀟瀟,聽得雞兒咯咯嚎。
盼得親人來到了,心頭百病一齊消。

一天風雨黑陰陰,為甚雞兒叫不停。
盼得親人來到了,喜在眉頭笑在心。

賞析 這是一首風雨懷人的名作。在一個「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的早晨,這位苦苦懷人的女子,「既見君子」之時,那種喜出望外之情,真可謂溢於言表。難以形容,唯一唱三嘆而長歌之。三章疊詠,詩境單純。而藝術的辯證法恰恰在於愈單純而愈豐富。從詩藝、詩旨看,《風雨》都具有豐富的藝術意蘊。

蘊涵性的頃刻,包前啟后。在情境的選擇上,詩篇不寫未見之前綿綿無盡的相思之苦,也不寫相見之後載笑載言的歡聚之樂,而是重章渲染「既見」之時的喜出望外之情。而這一頃刻,正是最富於蘊涵性的頃刻。讀者透過這位女子難以形容的望外之喜,既能想見她在「既見」之前,白日的「願言思伯,甘心首疾」、和夜間的「耿耿不寐,如有隱憂」之情;也能想見在「既見」之後,夫婦間的「既見復關,載笑載言」和「維士與女,伊其相謔」的融融之樂。以少許勝多許,以頃刻蘊過程,這是構思的巧妙。

哀景寫樂,倍增其情。每章首二句,都以風雨、雞鳴起興,這些兼有賦景意味的興句,重筆描繪出一幅寒冷陰暗、雞聲四起的背景。當此之時,最易勾起離情別緒。賦景之句,也確成寫情之語。風雨交加和夜不能寐之無聊;群雞陣啼和懷人動蕩之思;雞守時而鳴與所期之人盼而不至,可謂契合無間,層層映襯。然而,正在這幾乎絕望的凄風苦雨之時,懷人的女子竟意外地「既見」了久別的情郎;驟見之喜,歡欣之情,自可想見。而此時凄風苦雨中的群雞亂鳴,也似成了煦風春雨時的群雞歡唱了。這種情景反襯之法,恰如王夫之所說,「以樂景寫哀,以哀景寫樂,一倍增其哀樂」(《董齋詩話》)。這一手法,確實不唯見諸《小雅·採薇》,而是《詩經》中詩人的常用之法。

煉詞申意,循序有進。詩篇的結構是單純的,三章疊詠;詩人的易詞寫景卻是講究的,它細膩地表現出了人的不同感受。凄凄,是女子對風雨寒涼的感覺;瀟瀟,則從聽覺見出夜雨驟急;如夜的晦冥,又從視覺展現眼前景象。易詞寫景的這種微妙性,姚際恆《詩經通論》曾有精到的分析:「『如晦』正寫其明也。惟其明,故曰『如晦』。惟其如晦,『凄凄』、『瀟瀟』時尚晦可知。」詩篇在易詞申意的同時,對時態的運動和情態的發展,又有循序漸進的微妙表現。關於時態的漸進,姚氏說,「『喈喈』為眾聲和,初鳴聲尚微,但覺其眾和耳。『膠膠』,同聲高大也。三號以後,天將曉,相續不已矣。」民間尚有「雞鳴三遍天將明」之說;《風雨》的三章相疊,或許正是以此習慣規律為基礎的。隨著時態的發展,懷人女子「既見君子」時的心態也漸次有進。「雲胡不夷」,以反詰句式,語氣熱烈,言其心情大悅;「雲胡不瘳」,言積思之病,至此而愈,語氣至深;末章「雲胡不喜」,則喜悅之情,難以掩飾,以至大聲疾呼了。天氣由夜晦而至晨晦,雞鳴由聲微而至聲高,情感的變化則由乍見驚疑而至確信高呼。方玉潤說:「此詩人善於言情,又善於即景以抒懷,故為千秋絕調。」(《詩經原始》)實當此之謂。

象徵意象,一詩多解。《風雨》的詩旨,今人或主「夫妻重逢」,或主「喜見情人」;聯繫詩境,前說更合情理。然而,漢代經生的「亂世思君」說,卻在後世產生了積極的影響。《毛詩序》曰:「《風雨》,思君子也。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鄭箋申發之曰:「興者,喻君子雖居亂世,不變改其節度。……雞不為如晦而止不鳴。」這樣,「風雨」便象徵亂世,「雞鳴」便象徵君子不改其度,「君子」則由「夫君」之君變成為德高節貞之君子了。這雖屬附會,卻也有其文本依據。因為,「君子」,在《詩經》時代,可施諸可敬、可愛、可親之人,含義不定。因此,把賦體的白描意象理解為比體的象徵意象,就可能生髮「亂世思君」的聯想;而把「風雨如晦」的自然之景,理解為險惡的人生處境或動蕩的社會環境,也符合審美規律。故後世許多士人君子,常以雖處「風雨如晦」之境,仍要「雞鳴不已」自勵。南朝梁簡文帝《幽縶題壁自序》云:「梁正士蘭陵蕭綱,立身行己,終始如一。風雨如晦,雞鳴不已。」郭沫若創作於五四運動退潮期的《星空·歸來》中也寫道:「遊子歸來了,在這風雨如晦之晨,遊子歸來了!」從現代接受美學看,這種立足本文的審美再創造是無可非議的;而《毛序》的這一「附會」,也可以說是一種「創造性的誤讀」。
上一篇[差半車麥秸]    下一篇 [文學論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