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食人魔窟(第三部)》

標籤: 暫無標籤

《食人魔窟(第三部)》 三部曲是森村誠一的長篇紀實小說,書中以大量的事實揭露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侵略中國東北時,以中國人為生物實驗對象來試驗細菌生化武器殺人事實。

1 《食人魔窟(第三部)》 -內容介紹

《食人魔窟(第三部)》魔鬼的樂園(全三部)

長篇紀實小說《惡魔的飽食以大量的事實揭露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侵略中國東北時,以中國人為生物實驗對象來試驗細菌生化武器。作品在《赤旗報》上連載,引起轟動,出書300萬冊一銷而空。由於此書的出版,日本右翼團體視森村誠一為眼中釘。一些好心人勸森村誠一不要冒政治風險,不要招惹是非,因為森村誠一此時已功成名就,不如寫點純技巧性的推理小說安穩度日。

但森村誠一毫不懼怕,他以無畏的精神表達了自己文學創作的目的:「當一個只知版稅與稿酬的作家,我是無法容忍的。」「當一個作家應當關注社會問題,以反省歷史來揭露社會弊端,追求人生的真諦,這才是我寫作的目的,是我生存的意義。」 八十年代中期,《惡魔的飽食》在他修訂下出版了第二版與第三版。森村誠一又以推理小說的形式,寫出了《新人性的證明》,以一個中國女翻譯被謀殺,再次揭露日本七三一部隊當年犯下的殺人事實,使日本右翼人士啞口無言。

2 《食人魔窟(第三部)》 -作者資料

早年歲月
森村誠一(1933年1月2日-),日本推理小說作家。 1933年生於日本埼玉縣。1958年畢業於青山學院大學英美文學系。由於精通英語,對歐美小說涉獵廣泛。他最崇拜的作家是羅曼·羅蘭。

大學畢業后,森村被分配到一家大飯店工作,生活刻板而機械。但在大飯店的特殊環境中,他也接觸了形形色色的人,目睹了光怪陸離的社會現象:戰後的頹廢、經濟的蕭條、生活的沉重打擊,人們的心中集聚著各種醜惡和畸形的思想……面對著這樣的現實,森村誠一激發了創作的慾望。不過他此時創作的社會小說,卻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版。

成名

20世紀60至80年代,是日本推理小說的第一個黃金時代,由松本清張領頭,大批的青年作者走上了推理小說的寫作之路。這給了森村很大的啟發,讓他意識到反映社會問題的內容,完全可以用推理小說的形式來表現。

1969年的作品《摩天大廈的死角》。以大飯店為舞台,講述了由飯店經理被謀殺的密室慘案而引發出一連串兇殺案。由於長期在飯店的工作,使得他寫來格外真實可信,推理也十分嚴密。這部小說獲得了第十五屆「江戶川亂步偵探小說獎」。從此,森村誠一開始了他的推理小說作家生涯。

70年代,可以說是「森村誠一的時代」,當時雖然推理小說界新人輩出,但是他以著穩紮穩打的文字功底,縝密的推理和獨特的社會視角站在業界的尖端。在這個時期也是他的創作高峰期,他最負盛名的「證明」三部曲(即《人性的證明》、《青春的證明》、《野性的證明》成為了日本文壇的一個奇迹。其中《人性的證明》最為成功,改編的電影也獲得了極大的成功。

惡魔的飽食

80年代,新本格派小說在島田莊司的帶領下開始衝出了社會派小說的重圍,日本社會的穩定和經濟發展也使得社會派推理小說失去了以前的市場。此時,森村以一個人的良知,寫就了報告文學《惡魔的飽食》。這部作品不是推理小說,而用大量史實揭露了二戰期間日本侵略中國東北時,以中國人為生物實驗對象來試驗細菌生化武器。此書的出版使得日本右派視森村誠一為眼中釘。80年代中期,他又以推理小說的形式,寫出了《新人性的證明》,以一個女翻譯員被謀殺,再次揭露了日本七三一部隊當年犯下的殺人事實。

作品風格

森村誠一作為一個社會派推理小說家,有著有戰地記者般的勇敢和正直。他的小說是典型的社會派小說,即在縝密的推理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表現事件的悲哀起因和兇手的心理。他的小說往往是一個小社會的縮影,其中有著讓人深刻反省的力量。也因此,他的小說至今,不論是社會派還是本格派的讀者都非常喜愛。而他的為人,同樣被社會派和本格派的推理小說家們所敬重。

森村誠一的文字簡潔犀利,沒有過多的文字修飾,閱讀起來極為迅速。情節緊湊,不拖泥帶水。對話是他文字的亮點,刻畫人物心理入木三分。 但是另一方面,森村誠一的作品里偶爾也有色情和暴力的描寫,這就如同綾辻行人的一些小說里有些多餘的恐怖場面描寫一樣,不過作品的總體走還是健康積極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