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養病庸言》

標籤: 暫無標籤

《養病庸言》養生學著作。一卷。清·沈子復撰。刊於1877年。本書對於養病的方法提出了「六務」,即:知(病因何起)、忘(勿記在心)、拒(嗜欲勿肆)、看(置身病外如看他人一般)、耐(忍耐)、調燮(指思欲、飲食、起居諸事項)和「六戒」,即:味、尤、迎、忽、憤、糟塌。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現存清刻本。

1 《養病庸言》 -概述


《養病庸言》老年人應養成細嚼慢咽的習慣。《養病庸言》中說:「無論粥飯點心,皆宜嚼得極細咽下」。
《養病庸言》系清代沈嘉樹所撰,也是一部養生著作,其中有不少論述房中養生的內容。沈氏認為,夫妻感情越是濃篤深厚,就越是要注意節慾,特別是在夫妻久別重逢之時更要謹慎。他在書中寫道:「凡夫婦久別重逢,要格外謹慎。凡人所以與妻妝相狎匿者,為其互相愛也。然我愛妻妾,必欲弄得精髓枯竭,纏綿床蓐,使妻妾勞於服事,瘁於擔憂;卒之不免於奄然物化,又俾妻妾做孤鸞單鳳,一生一世,酸苦伶仃,是非特不愛之,而適以害之矣。妻妾愛我,必欲陷我於死,亦不愛我實甚,而害我實甚。以上兩層念頭,常擺在心上,作鎮心之寶,又時常講解於妻妾呼,則已之欲固不戢而自消,而妻妾之心亦恍然省悟。

凡夫妻同寢,彼此都一毫不動慾念,互相抱持而睡,則陰陽之正氣互相感受,互相調劑,極有益處。慾念一動則敗矣。

「凡人享艷福者,身體必不健,享年或不永,以其得好太篤,精氣受戕太盛,抑亦造物者靳其福也。慧心人覷破此旨,偏與造物爭權,老壽之福從此而半,不亦體與!」

2 《養病庸言》 -觀點


沈嘉樹認為性生活是夫妻感情密切而又熾烈的表現,但夫妻感信越是濃篤深厚,就越應當考慮長遠利益,不能因貪圖一時之享樂而戕害壽命。有些人娶了漂亮妻子便喜不自勝,人仍也都稱頌他艷福不淺,但這種人往往身體孱弱不健,甚成早衰短命,就是因為醉心於美色而房事不節。懂得這一點,就應當戒色慾而節制房室生活。壽命修短,並不決定於什麼造物主,而決定於是否能順應天地陰陽發展變化的規律。遵循自然規律辦事的人,就有與造物者爭權,使病魔無從困擾,使可以達到健康長壽之目的。

沈嘉樹又指出,在生病的情況下,更應禁絕房事,最好是獨宿。他說:「老子云:不見可欲,使心不亂。玉體橫陳,肉薄相接,除是聖賢仙佛,方能不動心,下此則當之而靡矣。故養病必服獨宿丸,旦必獨宿,則導引之功可施也。妻妾雖正色,然亦要格外節制,格外矜嚴。妻妾相對如待師保,與妻妾同卧,如防寇盜,則情慾之感無介乎容儀,燕私之意不形於動靜矣。病若利害,妻妾只可在室外料理藥餌,預備服食,不可見面。

「蓋病人相火必動,不可更見女色也,相火旺時,即不接女色,心亦要動,此時惟有想女色旁邊都是夜叉鬼物,刀槍利刃,森羅布列,等我到彼,就要動手。若嬰其鋒,頃刻殞命,則心可懼而思返。」

沈氏是一位家資殷富的封建士大夫,家中妻妾盈室,生活上養尊處優。年青時因貪艷福而房事不節,弄得疾病纏身,所以十分重視房中養生的研究。這本《養病庸言》治好總結了他的切身體會。他說病人相火易動,容易產生慾念,因此在有病的情況下更應戒絕房事,最好是獨宿。若賈其餘勇,背水一戰,就會使病情惡化到不可收拾。他的這些看法無疑是正確的。但是他在提倡戒色慾時,卻把婦女比作「寇盜」和「夜叉鬼物」,是十分錯誤的,反映了他歧視婦女,把婦女視為男人玩物的封建偏見。同時,他認為在養病時不能與妻妾相見,甚至妻妾的內衣襪子之類也要收藏起來,避免瞧見。這就說明,他在養病之中戒欲也很勉強,是很不自覺的。果真有理智,能自覺地養病戒欲,又何懼與妻室相見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