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馬拉之死》

標籤: 暫無標籤

《馬拉之死》是大衛的一幅名畫,它因馬拉的特殊身份和簡潔有力的形式而為人們所熟知。

《馬拉之死》《馬拉之死》
《馬拉之死》是大衛的一幅名畫,它因馬拉的特殊身份和簡潔有力的形式而為人們所熟知。創作這幅畫的時候,法國大革命已經爆發了4年,在一輪又一輪的政治鬥爭中,雅各賓派掌握了政權。馬拉(Marat,1743-1793年)是雅各賓派的核心領導人之一。雅各賓派當政以後,他因為卓越的號召能力而成為該派的主席,負責處理眾多日常事物。他患有嚴重的皮膚病,每天只有泡在灑過藥水的浴缸中才能緩解痛苦,於是,浴室就成了他最經常呆著的辦公場所。1793年7月11日,一位持不同政見的女士借口商談事宜,進入馬拉的浴室,並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行刺,使這位革命領導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死去。

1 《馬拉之死》 -簡介

《馬拉之死》達維特作品
著名油畫

油畫名稱:馬拉之死(TheDeathofMarat)

創作時期:1793年

創作者:雅克·路易·達維德(又譯大衛)法國(1748年-1825年)

規格:162cm×125cm

材料:畫布、油彩

現在存藏處:布魯塞爾比利時皇家美術館藏

19世紀法國畫家達維特所畫的《馬拉之死》,是肖像畫中的另一種典型代表。

馬拉(Jean-PaulMarat,1743–1793),是法國大革命中雅各賓派的領導人之一,為了革命工作他常常躲在地窖里,染上了濕疹。為此他每天得花幾個小時躺在浴缸里,一邊治療,一邊處理公務或進行寫作。右翼保皇黨分子夏洛帝·柯黛以申請困難救濟為名,潛入浴室,將其殺死在浴缸里。在畫面上表現的是馬拉被刺殺在浴缸里的情景。匕首拋在地上,鮮血從馬拉的胸口流出,他的左手仍握著便箋,臉上露出憤怒而痛苦的表情。構圖中無情的水平線只用無力下垂的右臂做突破,似乎失去任何挽救的希望。上半部分空無一物,空曠而幽深,從左側射入的光線,照亮著馬拉的身軀和面部,具有紀念碑似的立體感。畫面上沒有繁多的色彩,也沒有複雜的縮短法,力求單純,用他的畫筆喚起人們單純質樸的感情和堅貞的正義感。

《馬拉之死》馬拉
1793年7月13曰,被當時的右翼吉倫特黨派遣的保皇分子謀害,終年50歲。馬拉被害時正在浴缸裡邊洗浴、邊工作。這裡,達維德滿懷悲憤,描繪了馬拉被刺的情景。兇手逃遁,匕首拋在地上,鮮血從胸口流出,左手緊握著兇手給他的留言便箋,右手無力地垂落下來……一年後,拿破崙發動霧月政變,達維德將此畫轉移。直到1893年,比利時皇家博物館將此畫正式收藏,成為世界藝術寶庫中的無價之寶。

達維特(Jacques-LouisDavid,1748-1825)的油畫《馬拉之死》,描繪的是法國革命家馬拉被殺手刺殺在浴缸里的歷史事件,畫家用寫實的手法再現了當時馬拉剛剛被刺的慘狀:馬拉倒在浴缸里,被刺的傷口清晰可見,鮮血已染紅了浴巾和浴缸里的藥液,握著鵝毛筆的手垂落在浴缸之外,另一隻手緊緊地握著兇手遞給他的字條,女刺客夏綠蒂·科爾代是利用馬拉對她的同情趁其不備下的毒手,我們還可以看到丟在地上的帶血的兇器。在浴缸的旁邊立有一個木台,看來,這就是馬拉辦公用的案台,「案台」之上有墨水、羽毛筆、紙幣和馬拉剛剛寫完的一張便條:「請把這5法郎的紙幣交給一個5個孩子的母親,他的丈夫為祖國獻出了生命。」

畫家用寫實的手法再現了當時的情形:馬拉倒在浴缸里,鮮血正在從傷口中流出;帶血的匕首滑落在地,而兇手已經逃離現場。畫家將畫中的主角設計在一個情節和場景之中,豐富了肖像畫的表現內容,增強了它的感染力。
畫家有意將畫面的上半部處理的單純、深暗以突出下半部的客觀寫實表現,同時,加強死者身體的下垂感和這一令人震驚憤慨的事件給人們帶來的壓抑、憋悶即莫大的悲痛之感。

馬拉工作的木台有如紀念碑一般,使畫面產生了一種凝重、莊嚴的氣氛;尤其是木台的立面畫家精心安排的法文:「獻給馬拉·達維特。」有如石碑上的銘文。這簡潔、嚴謹、明晰、理智的表現手法以及這深入、具體、真實再現細節的刻畫,反映了達維特對馬拉的無比敬重之情。同時,也反映了法國大革命期間,古典主義的盛行以及人們渴望尋求一種時代所需要的理想的英雄主義精神。

據說大衛在馬拉被刺死的兩個小時后就趕到了現場,並被眼前的慘狀所震驚,於是他決定用畫筆來記錄這悲壯的歷史場面。

2 《馬拉之死》 -評價

《馬拉之死》達維特
達維特(Jacques-LouisDavid,1748-1825)的油畫《馬拉之死》即表現的是馬拉剛剛被刺的慘狀:被刺的傷口清晰可見,鮮血已染紅了浴巾和浴缸里的藥液,握著鵝毛筆的手垂落在浴缸之外,另一隻手緊緊地握著兇手遞給他的字條,女刺客夏綠蒂·科爾代是利用馬拉對她的同情趁其不備下的毒手,我們還可以看到丟在地上的帶血的兇器。在浴缸的旁邊立有一個木台,看來,這就是馬拉辦公用的案台,「案台」之上有墨水、羽毛筆、紙幣和馬拉剛剛寫完的一張便條:「請把這5法郎的紙幣交給一個5個孩子的母親,他的丈夫為祖國獻出了生命。」

畫家有意將畫面的上半部處理的單純、深暗以突出下半部的客觀寫實表現,同時,加強死者身體的下垂感和這一令人震驚憤慨的事件給人們帶來的壓抑、憋悶即莫大的悲痛之感。馬拉工作的木台有如紀念碑一般,使畫面產生了一種凝重、莊嚴的氣氛;尤其是木台的立面畫家精心安排的法文:「獻給馬拉·達維特。」有如石碑上的銘文。這簡潔、嚴謹、明晰、理智的表現手法以及這深入、具體、真實再現細節的刻畫,反映了達維特對馬拉的無比敬重之情。同時,也反映了法國大革命期間,古典主義的盛行以及人們渴望尋求一種時代所需要的理想的英雄主義精神。

《馬拉之死》是大衛的另一幅名畫,它因馬拉的特殊身份和簡潔有力的形式而為人們所熟知。創作這幅畫的時候,法國大革命已經爆發了4年,在一輪又一輪的政治鬥爭中,雅各賓派掌握了政權。馬拉(Marat,1743-1793年)是雅各賓派的核心領導人之一。雅各賓派當政以後,他因為卓越的號召能力而成為該派的主席,負責處理眾多日常事物。他患有嚴重的皮膚病,每天只有泡在灑過藥水的浴缸中才能緩解痛苦,於是,浴室就成了他最經常呆著的辦公場所。1793年7月11日,一位持不同政見的女士借口商談事宜,進入馬拉的浴室,並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行刺,使這位革命領導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死去。

《馬拉之死》達維特作品
大衛本來就對革命報以同情,又與馬拉有些私交,就在暗殺發生的前幾天,他還曾訪問馬拉,親眼見到過他在浴缸中辦公的情景:「浴缸旁邊有一隻木箱,上面放著墨水瓶和紙,在浴缸外的手卻在書寫關於人民福利的計劃。」死亡的消息傳出,大衛便開始著手創作這幅作品,他認為將死者生前為公眾操勞的生活情景展現出來對人們是有益的。畫面以它的單純、簡潔打動人心。除了安詳的人物、白色的浴巾、綠色的桌布、黃色的木箱,再沒有太多累贅的圖像。構圖壓得很低,上方的黑色佔去了大片面積,營造出莊嚴、肅穆的氣息。馬拉如同過度疲勞而靜靜睡去一樣,手中還握著鵝毛筆以及一份正待簽署的申請書,上面寫著:「1793年7月13日,瑪麗·安娜·夏洛蒂·科黛致公民馬拉:我十分不幸,指望能夠得到您的慈善,這就足夠了。」其中,瑪麗·安娜·夏洛蒂·科黛正是兇手的姓名。木箱上的一些細節也值得注意,那裡擺放著墨水瓶、鵝毛筆、幾張紙幣和一封便條,便條上寫著:「請把這五個法郎的紙幣給一位五個孩子的母親,她的丈夫為祖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不論現實中的樣子是否如此,這一切顯然都是經過畫家精心安排的,他意圖通過道德和人格的感召來襯托謀殺的罪惡。作為紀念,畫家在木箱下部題了兩行字:「獻給馬拉,大衛。」
《馬拉之死》達維特作品
既然這是一張以表現死亡為主題的畫,還是讓我們來看看作者如何刻畫了死亡本身吧。畫家如同現場的目擊人,記錄下謀殺剛剛發生過後的情景,即使在今天,仍然會帶給人時間已凝固的印象。在寧靜、肅穆的氣氛中,馬拉鎖骨下的一道傷口以及掉在浴缸邊的匕首提示人們這是一次暗殺。血仍在滴,染紅了池中的水。在虛空而沉重的黑色背景映襯下,一束光線照到遇難者身上,馬拉的頭倒向一邊,胳膊無力地垂著,那樣子很像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的一件雕塑《哀悼基督》,儘管已經失去生命的知覺,可他的形體仍具有一種高貴的美。畫家有意將馬拉的死表現得如同基督教的聖人一樣,從而使他的死富於不同尋常的含義,他的犧牲是為了善,是為了普通人的福利。

畫作完成以後,大衛將《馬拉之死》遞交給1793年11月14日召開的國民大會。作為一張畫,它成功地塑造了一個能夠博得眾多人同情的革命領導人形象,不過在現實中,人們對馬拉的所作所為則頗有爭議。他的言論過激,煽動性強,革命的狂熱往往代替了理性的分析。雅各賓派對舊式貴族和反對派採取的暴力和恐怖措施,與馬拉的倡導不無關係。政治,不是一種能用好與壞、善與惡來簡單概括的東西,尤其當身陷鬥爭的漩渦中,公正而恰如其分的表達更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同的立場,便會導致不同的看待問題的方式。好在不管怎樣,《馬拉之死》並沒有因為雅各賓派的倒台而過時,它超越了人物和事件本身,成為一次祭奠、一種理想。

3 《馬拉之死》 -新古典主義美術

《馬拉之死》達維特作品
新古典主義美術的特徵是:選擇嚴峻的重大題材(古代歷史和現實的重大事件),在藝術形式上,強調理性而非感性的表現;在構圖上強調完整性;在造型上重視素描和輪廓,注重雕塑般的人物形象,而對色彩不夠重視。

JacquesLoouisDavid早年深受義大利文藝復興美術影響,被認為是法國新古典主義主要的代表之一。

1793年雅各賓黨的領導人馬拉被刺,JacquesLoouisDavid懷著悲憤的激情創作了《馬拉之死》。強調了古典主義莊嚴、靜穆、崇高的特點,而對客觀現實真實的刻畫,似乎逾越了古典主義的規範。

4 《馬拉之死》 -關於作者

《馬拉之死》達維特作品

雅克·路易斯·達維特(JacquesLouisDavid,1748-1825)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傑出畫家,新古典主義的代表人物。

也是一位重要的美術教育家,他在拿破崙時代曾教育出一批優秀的美術家,在他死後成為法國繪畫的傑出人才,並使法國取代義大利成為歐洲美術運動的中心。其中最為突出的畫家有安格爾、格羅、席拉爾等。

雅各賓黨執政期間,達維特成為共和政府的文化與教育委員。他以充沛的感情創作了《網球場宣誓》、《馬拉之死》、《列弗列蒂埃》、《少年巴拉》等一系列謳歌法國大革命的優秀作品。雅各賓黨失敗后,他一度消沉,直到拿破崙執政,他又成為拿破崙的首席畫師,以古典主義的宏大形式創作了《皇帝的加冕禮》、《皇后的加冕禮》、《拿破崙騎馬像》等歌頌拿破崙的作品,極受恩寵。1816年,拿破崙失敗后,達維特流亡比利時的布魯塞爾,作有《薩平的婦女們》、《疲倦的戰神馬爾斯》等,流露出對於鬥爭的厭倦。

1748年 達維特出身於巴黎一個中產階級家庭,他最初的繪畫老師是他的親戚,著名的羅可可畫家布歇(BoucherFrancois,1703-1770)。

1758年 父親去逝,由其叔父和建築師德麥戎撫養。

《馬拉之死》馬拉
1766年 和皇家繪畫雕刻學院歷史畫家維恩學畫。

1774年 從皇家美術院畢業后獲羅馬大獎,赴義大利遊學,深受義大利文藝復興(古典主義)美術影響。

1780年 達維特返回巴黎。

1784年 再次去羅馬並創作了歷史畫「荷拉斯兄弟的之誓」。

1793年 法國資產階級大革命推翻了路易十六王朝,達維特加入了資產階級左翼的雅各賓黨,並被推舉為國民議會主席。達維特因雅各賓黨兩次入獄。同年,雅各賓黨的領導人馬拉被刺,達維特懷著悲憤的激情創作了「馬拉之死」。

1794年7月 拿破崙發動政變,推翻了雅各賓黨專政,因達維特參加了雅各賓黨,他被羅列了17條罪狀而被捕入獄,險遭殺身之禍。

1799年 成為拿破崙的首席宮廷畫師。同時期他還教出一批優秀的畫家,如: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Ingres,1780-1867)、讓-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羅(JeanBaptisteCamilleCorot,1796-1875)等。

1814年3月 拿破崙失敗。

1816年 達維特作為一個弒君犯而被迫僑居比利時的布魯塞爾。

1825年 客死異鄉,享年77歲。

擁戴拿破崙的藝術家中,最有名的藝術家,就是大衛。大衛把拿破崙想成是法國大革命的繼承人與混亂的終結者,對他非常崇拜,同意做拿破崙的宮廷畫師。他畫了一系列肖像畫和歷史畫,精雕細琢,有驚人的效果,把我們帶到了拿破崙時代的歷史與生活中。

《馬拉之死》《馬拉之死》
因為拿破崙不耐久坐,所以畫家得掌握另一種畫英雄的筆法。大衛說:「並不是非得精確的勾勒輪廓或畫出臉上的小疙瘩就表示畫的像,應當是要畫出其氣質、其精神……。」

大衛的修辭藝術是思想的、沉靜端莊感的,他期望透過繪畫感動,教育、促進、引導德行。除此以外,他還是愛國主義的,因此他參與政治,其藝術高峰也是其政治參與高峰。

隨著拿破崙失敗,傳奇革命活動結束,歐洲回到復辟保守時代,大衛對革命激情的改革幻想也隨之破滅,這時他寧可流亡國外。但遠離法國與革命戰場,他失去了他的藝術靈感與動能,畫作都不佳,1825年過世。

大衛還是一位重要的美術教育家,他在拿破崙時代曾教育出一批優秀的美術家,在他死後成為法國繪畫的傑出人才,並使法國取代義大利成為歐洲美術運動的中心。其中最為突出的畫家有安格爾、格羅、席拉爾等。

5 《馬拉之死》 -參考資料

1.http://www.jl2sy.cn/xssq/qckjj/sjmh/foreign%20famous/daweit.htm

上一篇[骨質]    下一篇 [三星SCH-B500]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