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馬爾他黑鷹》

標籤: 暫無標籤

《馬爾他黑鷹》是由達希爾·哈米特編寫的長篇小說,真實的反映了當時美國光怪陸離的社會面貌,同時也刻畫了美國人某種強悍的"硬漢子"性格,塑造了一種新型的美國民間英雄形象,堪與海明威小說中的硬漢相比。

《馬爾他黑鷹》是由達希爾·哈米特編寫的長篇小說,真實的反映了當時美國光怪陸離的社會面貌,同時也刻畫了美國人某種強悍的"硬漢子"性格,塑造了一種新型的美國民間英雄形象,堪與海明威小說中的硬漢相比。

1 《馬爾他黑鷹》 -基本信息

書名:《馬爾他黑鷹》  

作者:達希爾·哈米特   

譯者:陳良廷,劉文瀾

2 《馬爾他黑鷹》 -作者前記

偵探小說作為一種文學體裁在西方流傳已有一個半世紀以上的歷史,雖然有人視為通俗文學,予以歧視,但是其中不乏優秀的名作,更不乏出諸古典文學大師之手而被尊為經典著作的實例。從偵探小說的發展史來看,它受東西方文學傳統的影響很深,最初在十九世紀中期問世,開山祖師是美國作家愛倫·坡。愛倫·坡—生只發表過五篇這類小說,卻對後世偵探小說的發展起了極大影響,評論界一致公認這些小說是偵探小說中最完美、最典型的模式,其中最重要的是三篇杜賓破案的故事。   

《毛格街血案》(1841)寫一對母女清晨在毛格街的寓所遇害,四鄰聞聲趕來,在警察陪同下破門而入,只見兩具屍體,不見兇手。但現場門窗緊閉,又在四樓,兇手決不可能從門窗逃  脫。警方毫無線索,胡亂抓了一個嫌疑犯,苦於查無實證,結不了案。善於觀察、擅長分析的杜賓看了報道趕至現場,發現警方疏忽的幾條線索,用推理的方法,斷定兇手跳窗逃走,逃時撞到百葉窗下半扇,窗子又自動碰上了。杜賓又根據兇手身手矯捷,膂力超人,被害人手中又有一些奇怪的毛髮,鄰居聽到的又是無法辨認口音的說話聲這幾條,推斷兇手是一頭脫逃的猩猩。這篇作品為後世偵探小說提供了這麼一個模式:第一,案發現場是密封的,罪犯無路逃遁,增添案件神秘性;第二,警方平庸無能,主觀片面,往往先從挖掘作案者動機、方法著手,忽視了重大證據和線索;第三,破案者具有非凡智力,頭腦冷靜,觀察入微,善於推理,能排除種種疑點,找出真相。愛倫·坡在這篇作品中還首先樹立了—個智力高於警方的破案人形象,這個人又是一系列同類小說的主角,而這類小說中的故事都是以一個崇拜他的老朋友口吻敘述的。這個手法後來也被廣泛採用,用得最多最成功的是柯南道爾和阿加莎·克里斯蒂。  

《瑪麗·羅熱疑案》(1842)用的純粹是演繹推理法,杜賓只是將報上發表的各種材料綜合起來,加以推論分析,就得出了正確的結論。這篇小說完全以當時轟動紐約的一件真實兇殺案寫成,愛倫·坡把故事背景改成巴黎,人名地名也全更換為法國化。由於這件河上女屍案久未破獲,小說中未作正式結論,而是用推理方法對案情各個關鍵問題提出不同看法。後來該案破獲竟證明愛倫·坡的推論中每一細節都絲毫不差。由此可見,愛倫·坡在這類作品中倡導的具有科學根據的邏輯推理在偵破工作中的重要性。  

《竊信案》(1844)里的杜賓已是一個相當成熟的偵探了,巴黎的警察廳長為了宮中一位貴夫人丟失一封機密信件,特地登門來向杜賓求教,偷信人是一位經常出入宮廷的部長,而且是當著第三者的面從從容容拿走的,但失主又聲張不得。部長仗著手裡這封信作為政治籌碼要挾失主,一旦此信公布,政治後果勢必不可設想。警察廳長只知循常規辦事,趁部長深夜不在家,率人把他公館兜底搜遍,又派人扮成強盜攔劫那位部長,但都白費力氣。杜賓聽了案情介紹,運用心理學分析后就胸有成竹,他推定部長偷的這封信必然不是按常人的慣例,藏在什麼秘密角落,於是他親自出馬,喬裝改扮,用調虎離山、偷梁換柱之計,輕而易舉地把這封放在眾目昭彰的信插里的密信取回。這篇作品中闡述的破案方法後來也被不少偵探小說家沿用,福爾摩斷探案就有幾個例子。   

本小說曾被改編拍攝成著名黑色電影《馬爾他之鷹》。

3 《馬爾他黑鷹》 -內容概要

馬爾他島精工製作、鑲嵌名貴珠寶的一隻金質黑鷹,是中世紀的皇帝貢物,堪稱無價之寶.以美國古特曼為首的一伙人,為追尋這一寶物展開了離奇曲折的明搶暗盜。惟利是圖的各式人物在搶寶過程中採取各種卑劣手段極盡勾心鬥角之能事。私家偵探山姆·斯佩德以他的「硬漢派」偵查本領,機智勇敢地利用矛盾,各個擊破,最後使這伙罪犯全部落網。

4 《馬爾他黑鷹》 -作者簡介

達西爾 哈米特1894年出生於馬里蘭州一個信奉天主教的農戶家庭,13歲輟學走向社會謀生,干過報童、碼頭裝卸工、證券公司小職員等職業。1922年入蒙恩遜商業學院學習速記和寫作,后決定從事寫作,陸續寫出《血腥的收穫》、《戴恩家的禍祟》、《馬爾他黑鷹》、《玻璃鑰匙》、《瘦子》五部長篇小說,真實的反映了當時美國光怪陸離的社會面貌,同時也刻畫了美國人某種強悍的"硬漢子"性格,塑造了一種新型的美國民間英雄形象,堪與海明威小說中的硬漢相比,他的小說多次被改編為電影。

5 《馬爾他黑鷹》 -圖書書摘

「嗨,湯姆,」他跟剛才在布里特街上說過話的那個大肚子、高個兒偵探打招呼;又對旁邊那個人說聲「你好,警官,請進。」 他們一起點點頭,一聲不吭,走了進來。斯佩德關上門,把他們帶到卧室里。湯姆坐在靠窗的沙發頭上。警官坐在桌旁一張椅子上。警官身體結實,圓圓的腦袋,花白的頭髮剪得很短。一張方臉留著短短的花白鬍子。領帶上插著一個五元錢的金別針,西裝領子上還別了小小一枚鑲著精緻鑽石的秘密團體徽章。斯佩德從廚房裡拿來兩個酒杯,給大家都斟上巴卡地酒,遞給客人一人一杯,自己拿著杯子在床邊坐下。他臉色平靜,絲毫沒露出驚訝的樣子。他舉起杯子說:「為順利破案乾杯。」然後一飲而盡。湯姆喝完了酒,把杯子放在腳邊地板上,伸出一隻沾滿污泥的食指在嘴上擦了擦。他盯著床腳看,好像床腳隱隱提醒了他什麼事,目艮下正拚命在回想這件事似的。警官朝杯子看了一會兒,喝了一小口,把杯子又放在手邊桌子上。他那雙冷酷的眼睛不慌不忙地打量著屋子周圍,然後看看湯姆。湯姆不自在地在沙發上挪了挪身子,頭也不抬,問道:「山姆,你把這事跟邁爾斯老婆說了嗎?」 斯佩德說:「嗯。」 「她怎麼看?」 斯佩德搖搖頭。「娘兒們的事我不懂。」 湯姆輕聲說:「你不懂才見鬼呢。」 警官雙手放在膝蓋上,探著身子。淡綠的眼睛有種特別嚴峻的表情,目不轉睛地盯著斯佩德,好像他那眼光是什麼機器,只有拉下操縱桿和按下電鈕才能移開。「你身上帶著哪種槍?」他問道。「什麼也沒帶。我不大喜歡槍。當然在我辦公室里有幾把。」 「我想看一下你的槍,」警官說,「沒準兒你這兒剛好有一把吧?」 「沒有啊。」 「肯定沒有嗎?」「你各處看看吧。」斯佩德笑了笑,把他的空杯子揮了揮。「你願意的話可以把這個垃圾地方來個兜底朝天,只要你拿得出搜查證——我不會叫苦的。」 湯姆抗辯道:「哦,山姆,見鬼!」 斯佩德巴杯子放在桌上,站起身來面對警官:「你想幹什麼,鄧迪?」他問話的口氣跟他的眼神一樣兇狠冷淡。鄧迪警官眼珠—轉,視點還是落在斯佩德身上。只不過眼珠動了一動。湯姆在沙發上又挪了挪身子。鼻子里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傷心地發牢騷說:「我們可不想找什麼麻煩,山姆。」 斯佩德不理湯姆,徑自對鄧迪說:「好吧,你要幹什麼?痛痛快快說。你到底算老幾,居然想跑到這兒來捆我?」 鄧迪低聲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