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魂斷四面佛》

標籤: 暫無標籤

《魂斷四面佛》是李南星主演的一部電影。

1 《魂斷四面佛》 -主演

李南星  鄭秀珍   陳之財  

 

2 《魂斷四面佛》 -故事大綱

顧裕民(李南星飾演)與身患重病的母親相依為命。裕民四處為母親尋訪名醫,機緣之下在柬埔寨被訓練成職業殺手。在一次劫機事件中,裕民巧遇舊同學徐名揚(陳之財飾演)。名揚是新加坡突擊隊隊長,由於身份特殊,導致與女友林佩芝(鄭秀珍飾演)感情出現危機。加上裕民的介入,佩芝周旋於兩男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當佩芝選擇了所深愛的裕民,卻赫然發現裕民的真正身份,從此踏上一條不歸路…

3 《魂斷四面佛》 -劇情介紹

《魂斷四面佛》海報
  徐名揚(陳之財)驅車來到醫院看望一名老婦人,老婦人嘴裡不停地念叨著「該死的人沒死,不該死的人卻死了」,望著窗外的濛濛細雨,名揚的思緒回到了半年前。  
那時,他還是一名特種部隊成員,熱愛工作勝過交往五年的女友佩芝(鄭秀珍飾),佩芝是一家精神病院的護士,由於曾因工作疏忽,導致一名病人死亡,一直精神恍惚,想象著那名病人跟在自己周圍伺機加害自己,她最需要的就是男友的關心,但名揚卻常常為了工作而不能陪在她身邊。這天,佩芝又在醫院裡產生了這種恐怖的感覺,名揚趕到醫院,佩芝埋怨他不懂得關心和照顧女友,並要求他辭去特種部隊的工作,但名揚不想辭職,問題還沒有解決,名揚接到特種部隊傳呼CALL他回去,他拋下女友離開,佩芝十分失望。  
原來是一群恐怖分子正在劫機,機內,顧裕民(李南星飾)和重病的母親也是乘客,在裕民的配合下,名揚率領的小隊成功地救出了人質,但名揚因為處事不當致使同事受傷,被降級調到CID。  
  醫院裡,裕民和佩芝有了一面之緣。裕民孤獨地在家裡彈吉它,有人和他聯繫說能介紹一位泰國的白龍法師治好他母親的癌症,但需要裕民幫他殺兩個人,事母致孝的裕民答應了  
佩芝給名揚留了一封分手信想看看名揚的反應,名揚本欲馬上找到佩芝,但突然接到CID調令,轉而找上司理論,暗處的佩芝十分失望。  
佩芝驅車路過街口,發現裕民的母親想撞車自殺,佩芝將她攔下,裕民趕到,誤會佩芝撞傷母親,激動地抓住佩芝,佩芝腦海里浮現出昔日的陰影,匆忙逃走。 
裕民接到第一個殺人任務,一襲黑風衣,一幅墨鏡,一盒鮮花,圓滿地完成了殺人任務。 
已調到CID的名揚接手了這件案子,他在案發現場模擬出裕民殺人的全過程。 
佩芝向名揚正式提出分手。  
裕民母親的病越來越重,裕民著急地等待著第二個任務,他在酒吧遇到佩芝,想為上次的事道歉,但佩芝卻害怕地躲開了。 
佩芝在電話亭前又遇到裕民,雖然相信了裕民不會害他,但還是一個人離開了。  
佩芝在路人被人調戲,裕民英雄救美,兩人一夜長談。 
  佩芝在酒吧又遇到了想調戲他的壞人,經過昨天裕民的開導,佩芝勇敢地教訓了對方,被路過的裕民看在眼裡。佩芝到裕民家照顧裕民的母親,裕民發現佩芝的錢包里有名揚的照片,佩芝說已和名揚分手。 
佩芝到醫院上班,一個精神變態者假扮醫生侵犯她,佩芝刺傷了他,但自己卻昏了過去,等她醒來,發現那人已死,佩芝以為是自己殺的,躲到裕民家,將此事告訴了裕民,並要跟裕民到泰國去 
裕民接到第二次殺人任務,名揚雖然猜到了第二個受害者是誰,但來不及採取保護措施,證人又當著自己的面被槍殺。 
尚未離開現場的裕民和名揚狹路相逢,名揚認出了殺手就是曾和自己一同受訓的顧裕民,裕民中槍,被佩芝開車救走。  
佩芝為裕民取齣子彈,裕民告訴佩芝自己的殺手身份,並說出在醫院裡那個假扮醫生的精神變態者是自己為救佩芝而殺的,佩芝並未殺人,但佩芝還是要和他們一起去泰國。 
裕民和母親、佩芝來到泰國,幕後老闆派出了自己的兒子接待他們,他們見到了泰國最有名的四面佛。 
裕民和佩芝在泰國訂情,成為情侶。  
  在泰國,指使裕民殺人的幕後老闆齊先生派兒子Ricky接待他們,Ricky將自己的護身符送給了裕民。  
這時香港警方正在全力通輯裕民,名揚知道裕民來了泰國,也要到泰國來抓裕民,齊先生看到電視新聞后,要殺人滅口,讓Ricky幹掉裕民。  
機警的裕民發覺了Ricky的企圖,挾持Ricky逃走。  
裕民三人和Ricky到泰國的好友阿烈家暫避,裕民向齊先生勒索十萬美金交換Ricky。 
裕民自知前途危機重重,勸佩芝離開自己,但佩芝對裕民一往情深,兩人共度一夜。  
裕民將Ricky交給母親看管,自己和佩芝找齊先生交易,但齊看到裕民脖子上的護身符是兒子的,以為Ricky已被殺,交易失敗,齊先生追殺裕民,裕民在佩芝的協助下逃走。  
狡猾的Ricky利用裕民母親的好心爭脫了綁架並虐待民母,被趕到的裕民槍殺。  
裕民再次要求佩芝離開,佩芝要和裕民同生共死。  
裕民再次和齊先生交易,齊先生不知Ricky已死,但正當裕民要安全離開時,阿烈突然背叛了他,挾持了佩芝,原來齊先生抓了阿烈的妻子要挾他出賣裕民,正當裕民要死在齊先生手裡時,阿烈終於義氣為重,救了裕民,但阿烈的妻子卻被齊先生殺死。  
裕民、阿烈、佩芝逃到湖邊,和裕民母親會合,裕民送佩芝和母親坐船離開,並和佩芝相約重會於四面佛前。  
裕民和阿烈和齊先生交手,阿烈犧牲,裕民也受了重傷,齊先生被裕民開槍打中落水。這時,名揚趕到,他指責裕民不該連累佩芝,裕民說佩芝和自己是真心相愛的,名揚目送裕民離開。  
佩芝在四面佛前著急地等待著裕民,名揚來到勸佩芝不要等了,並說警察馬上就會到了,裕民不敢來了。佩芝急忙打電話給裕民,要他不要出現,但電話里的裕民卻說「我已經到了」,佩芝四面環視,重傷的裕民從四面佛前走了出來,佩芝和裕民激動相擁。 
警察趕來,包圍了兩人,這時,齊先生偷偷地出現了,舉槍瞄準裕民,佩芝發現後為裕民擋住了子彈,佩芝倒下,憤怒的裕民舉槍指向齊先生,但四周的警察以為裕民要反抗,紛紛開槍射擊,裕民中彈倒地,佩芝艱難地爬向裕民,和裕民雙手緊握,在裕民懷中和他一起死去。 
齊先生向警察舉械投降,並得意地叫道「我穿了避彈衣,你是打不死我的,我殺人也用不著償命」,名揚舉槍對準齊先生的額頭,叩動了板機。  
時光又回到了半年後,名揚在醫院裡喃喃自語「身為一個警察,我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朋友死在自己面前,還緊握著另一個男人的手」。
上一篇[雙樓村]    下一篇 [邦克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