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魔笛》是一部深具哲理意味的德國民族敘事歌劇,上演於1791年,作者於同年逝世。在這部歌劇中,莫扎特運用通俗易懂和引人入勝的神話劇的形式,體現了他的「烏托邦」的理想,即智慧終將戰勝愚昧,光明終將戰勝黑暗,善良終將戰勝邪惡。

1 《魔笛》 -簡介

《魔笛》《魔笛》

奧地利作曲家W.A.莫扎特創作的2幕歌劇。是他1791年逝世前幾個月寫完並演出的最後一部歌劇。二幕或四幕歌唱劇,是莫扎特三部最傑出歌劇中的一部,這部歌劇取材於詩人維蘭德(c.m.wieland,1733-1813)的童話集《金尼斯坦》 (dschinnistan,1786-1789)中一篇名為"璐璐的魔笛"(luluoderdiezauberflöte)的童話,1780年後由席卡內德改編成歌劇腳本。

1791年9月30日在維也納郊外的狄亞·維登劇院首次公演;此劇首演時,並沒有獲得特別的熱烈歡迎。可是每次再演,人望就增高,一星期後莫扎特在寫給妻子康絲丹彩的信中曾表示:「我剛從歌劇院回來,今晚照樣爆滿。像詠嘆調「知道愛情的男人」以及第一幕的銀鈴的場面,跟往日一樣安可了……。」

由此可見,當時聽眾的喜愛跟今天沒有什麼差別。隨後此劇的上演次數是:1791年10月就有24次的記錄,次年11月3日演出第100場,1795年10月22日是第200場。這些記錄是由席坎內德所發表的。

後來,此劇又開始了國際性的演出;在柏林的首演是在1794年;在巴黎初次演出是1801年8月20日;在英國首演是1811年;在美國公園劇院初次演出是1833年4月17日,在大都會劇院演出是1900年。

把音樂和對白串連成單純的歌唱劇,本來是以德國北方為中心的,但不知不覺間也傳到維也納,而且逐漸發展成童話歌劇般的樣式,成為多彩多姿的獨特樣式。而《魔笛》可以說是歌唱劇最後集大成之作。從音樂方面看,莫扎特在此劇中取用了歌劇的各種要素,而且做出統一的表現,創造出真正的綜合性古典歌劇。

2 《魔笛》 -背景

《魔笛》莫扎特

用德語演唱的《魔笛》是在莫扎特生命中的最後一年寫作的。生活窘迫、疾病交加,抑鬱不得志的作曲家當時的精神處於極度絕望的境況。雖然如此,但莫扎特的創作熱情仍很高,所以當維多劇院(theateraufderwiede)的經理席卡內德提出請他為一部德語歌劇譜曲時,他很快同意了。為了方便莫扎特專心創作,席卡內德將作曲家任性的妻子送到外地療養,並在劇院附近租了一個小房間(魔笛之家)給莫扎特住。1791年7月,莫扎特譜曲到一半的時候接到命令赴布拉格,在雷奧勃爾特二世加冕禮的慶典上指揮他的另一部歌劇鐵托的仁慈,同時,他又接受了伯爵的委託,寫一部悼念伯爵亡妻的《安魂曲》,莫扎特認為瓦爾塞根是上帝的使者,是來召他回去的,他用全部精力,通宵達旦地創作這首在他看來似乎是為自己而作的《安魂曲》,最後終因體力不支而倒了下來。回到維也納后至9月,莫扎特終於完成了《魔笛》全劇的譜曲,在僅僅排練了兩日後9月30日,於維也納郊外的維多劇院首演,由莫扎特親自指揮。

3 《魔笛》 -評價

《魔笛》《魔笛》

《魔笛》是一部多元化的歌劇,莫扎特在其中放入了許多歌劇元素,他融合了十八世紀以前德、奧、意、法、捷等國家所特有的各種音樂形式和戲劇表現手法,使其音樂語言更為豐富。可以說它是一部集大成的歌唱劇,在當時維也納通俗戲劇的構架上很好的統一了義大利歌劇與德國民謠的風格,既帶有正劇的嚴謹又包含著喜劇的靈活。其音樂將神秘、聖潔的宗教色彩和明朗、歡快的世俗色彩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十分動聽。而且莫扎特本人十分鐘愛《魔笛》這部歌劇,他親自指揮了第一場、第二場的演出,臨死前幾小時,他還渴望聽到《魔笛》的音樂,他請人把鍾放在床頭,以便計算時間,在想象著正在進行的《魔笛》演出。

關於《魔笛》的音樂有多麼迷人的事,只要想一想貝多芬是怎樣欣賞這部童話歌劇,理當可以獲得了解。樂聖貝多芬除了為大提琴寫作5首奏鳴曲外,還寫作3首變奏曲,其中2曲的主題都取自《魔笛》的曲調,第1曲是根據第二幕第20曲巴巴基諾所唱的:「如果有個愛人該多好」作成的12段變奏,第二曲是根據第一幕第7曲帕米娜和巴巴基諾的二重唱:「知道愛情的男人」寫成的7段變奏曲。

在這部歌劇中,可以看出莫札特所呈現十八世紀巴洛克時期的均衡、對立理念,王子塔米諾代表善良、真理的一方,而捕鳥人則是盲目追求物質享受的一方,祭司薩拉斯妥也以其高貴的情操來感化夜后的報復,莫札特成功地將自己的意念寄託於這個童話般的題材中,在這部歌劇里表露無遺,

歌劇的序曲以奏鳴曲的形式從統一全劇的降e開始,精美的弦樂聲華麗而且流暢。如泉水源源湧出,象徵著光明和美好的生活。塔米諾這一角色屬抒情男高音,他在劇中的兩首詠嘆調"diesbildnisistbezauberndschon"及"wiestarkistnichtdeinzauberton"旋律極其優美,很好的描畫出這個抒情式的人物細緻豐富的內心。帕米娜這個角色外柔內剛,莫扎特為她寫的所有唱段都令人印象深刻。其中與帕帕傑諾的兩重唱《那些感受到愛情的男人》最為經典,柔美的旋律充分體現出莫扎特的天才之處。捕鳥人是劇中帶有喜劇因素的一個亮點,在第一幕中的《我是一個快樂捕鳥人》(dervogelfängerbinichja)以民謠為基調,生動靈活、輕鬆的刻畫出其快樂的天性。夜后的詠嘆調是按標準的義大利正歌劇風格寫的,其在第一幕中的"ozittrenicht,meinliebersohn!"這首詠嘆調分為三個部分,由抒情到花腔唱段,旋律有節制的變化;而第二幕中的《仇恨的火焰》是一首極為華麗的花腔詠嘆調,可以說是花腔女高音詠嘆調史上數一數二的名曲。作為這部歌劇中的靈魂人物,夜后這個角色的好壞直接影響到作品的整體藝術水準,其由善到惡,轉變的背後要求極微妙的分辨,莫扎特以最難的華彩樂段來刻劃她的本質,超越人聲的華彩本身也賦予了她狂暴的心情以諷刺的色彩,在非常高的音域(高音f),以快速的唱法,混合了樂聲的重複音、斷音和長笛的相競賽。在這部歌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歌曲相當的多,如夜后的詠@調、巴巴吉諾演唱猶如童話般的歌曲、祭司的合唱、薩拉斯妥的詠A調,以及巴巴吉諾與芭芭吉娜的二重唱,莫札特為《魔笛》賦予了生命,他的音樂清晰明朗,使得整部歌劇充滿了豐富的活力及生命力。

整部歌劇透著莊嚴、肅穆的氣氛,據說本劇的創作動機與共濟會有關,莫扎特本人及大部分劇院成員都是這個組織的成員。1790年,莫扎特的保護人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逝世后,瑪利亞女王的政府禁止並且鎮壓共濟會的活動,固這部歌劇以童話的形式加以掩蓋,象徵性的揭露了當時的社會形態。

莫扎特的歌劇《魔笛》帶有明顯的政治色彩,他借用該歌劇影射當時奧地利封建政權愚弄人民並鎮壓「共濟會」的行徑。反映了以黑暗(夜女王)為象徵的封建勢力最終必定要滅亡,而以光明為象徵的啟蒙思想最終必定會勝利。莫扎特塑造了「黑暗王國」的領袖夜女王(影射當時的奧地利皇后)和「光明之國」的領袖薩拉斯特羅這兩個對立面,通過他們之間的矛盾衝突來揭示本劇的主題思.想。他指出,真理是不可戰勝的,勝利終將屬於最勇敢的人,美德和智慧將永放光芒!他把這些寫進了最後一段的合唱中。

4 《魔笛》 -劇情

《魔笛》《魔笛》歌劇表演中的一幕

埃及王子塔米諾被巨蛇追趕而為夜女王的宮女所救,夜女王拿出女兒帕米娜的肖像給王子看,王子一見傾心,心中燃起了愛情的火焰,夜女王告訴王子,她女兒被壞人薩拉斯特羅搶走了,希望王子去救她,並允諾只要王子救回帕米娜,就將女兒嫁給他。王子同意了,夜女王贈給王子一支能解脫困境的魔笛,隨後王子就起程了。事實上,薩拉斯特羅是智慧的主宰,「光明之國」的領袖,夜女王的丈夫日帝死前把法力無邊的太陽寶鏡交給了他,又把女兒帕米娜交給他來教導,因此夜女王十分不滿,企圖摧毀光明神殿,奪回女兒。王子塔米諾經受了種種考驗,識破了夜女王的陰謀,終於和帕米娜結為夫妻。

故事發生於古代,約在埃及拉米西斯一世的時代,地點在孟菲斯的愛昔斯神廟內及其附近。

劇中人物

薩拉斯特羅大祭司男低音

夜女王女高音

帕米娜公主,夜女王之女兒女高音

塔米諾王子男高音

帕帕蓋諾王子的隨從捕鳥人男中音

帕帕蓋娜捕鳥人之妻女捕鳥人女高音

莫諾斯·塔托斯摩爾黑人男高音

侍女甲、乙、丙三人女高音、女中音、女低音

少年甲、乙、丙三人女高音、女中音、女低音

武裝男士甲乙男高音、男低音

祭司、婦女、小廝、仙女、野獸等。

著名唱段

夜后詠嘆調--快去解救可愛的姑娘;

帕米娜詠嘆調--歡樂的時刻永不再來;

帕帕蓋諾之歌--我捕捉小鳥本領高。

5 《魔笛》 -視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