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鴻鈞豈是天》

標籤: 暫無標籤

第一章 荒山異相

「靠,還讓不讓人活了!這年頭喝涼水都能把人噎死!」唐化爬在水潭邊,臉憋得通紅,嗓子眼裡像是被一口濃痰堵住。不過是看這潭水清澈,沒有被工業污染,又累又渴的情況下才喝了一小口潭水,明明沒有異物,結果喉嚨里像是堵了什麼東西,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

眼看著臉由紅變紫,唐化呼吸越來越難,再想不到辦法,估計真要成為第一個被涼水噎死的倒霉蛋了。意識逐漸模糊,唐化依稀記得小時候被魚刺卡喉嚨后家人會讓其喝醋,據說喝了醋后魚刺會變軟。可是這荒山野嶺的,到哪裡去找醋來救命。再也管不了其他,唐化一頭扎進潭裡,拚命的喝水,儘管水一進喉嚨就堵在那裡,不再移動,卻把先前喝的水給擠到肚子里去了,於是唐化不停的喝,噎了又順,順了又噎,猶如飲鳩止渴。說來也怪,這奇怪的水一到肚子里就感覺小腹一陣溫暖,隱約像是一團暖流在腹部流轉,要不是嗓子里難受,估計就要舒服的呻吟起來。隨著喝的水越來越多,腹部的暖流不斷壯大,小腹已經腫脹難堪,唐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得轟得一聲巨響,只依稀感覺掉進了潭裡便失去了知覺。

一瞬間,原本平靜的潭水紫光大作,光華僅僅片刻便消失不見。再看原地,哪裡還有什麼水潭,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第二章 鴻蒙紫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化漸漸蘇醒,只是腦子裡依舊昏昏沉沉。

這就死了嗎?唐化搖搖頭,不由想起自己的身世,五歲時一場車禍,父母雙亡,從此便在孤兒院里度過。別的孩子初到孤兒院又哭又鬧,他卻從沒流過一滴淚,顯得少年老成。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考上大學,大學畢業后又找了份好工作,倒是不愁吃穿,只是二十五歲,仍然是單身一人,花銷不大,除了留下必要的生活費用,剩下的錢都賺給了孤兒院。

這次公司放假,別的同事不是回家就是過兩人世界去了,他回了趟孤兒院便沒地方去,旅遊又捨不得花錢,正好H市不遠處就有一片荒山,風景一般,也不是了不得的旅遊勝地,勝在不需要化多少錢,又可以呼吸大自然的新鮮空氣,跨上背包便一個人跑來了。哪裡想到喝了點山泉就被噎住。

呼,唐化長長地出了口氣,喉嚨里一切正常,待看清楚四周環境,一時眼睛再也合不上,使勁在胳膊上掐了一把,痛得一下子從地上躥起來。

第三章 天池三妖

H市的摩天大樓頂端,唐化靜靜地站在那裡,感受著夜風的撫摸。

鴻蒙紫樹支撐的空間倒塌后,唐化被傳到一個無人的小山谷,山谷不大,也無甚獨特之處,一如當處那個荒涼的小山峰。施了個隱身術,唐化駕雲悠閑地趕到H市,卻發現城市已經和記憶中的完全不同,初時還以為找錯了地方,待得掐指一算,才發現千年時光已過,以前的熟人,早不知道傳了多少代。

星空燦爛,喧鬧的城市燈火霓虹。紅塵俗世已了,再無牽挂,唐化最後看了一眼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振奮起精神,仰天大笑三聲,身化流光,如流星在夜空中劃過,無比囂張。

長白山天池深處,有一座五彩斑斕的宮殿,宮殿正門上鑲嵌著一顆乳白色的珠子,珠子光華流轉,將四周的水隔絕到一丈外,不能進犯分毫。殿內此時張燈結綵,熱鬧非凡,一個威武的漢子坐在席正中,一邊和眾人拼酒,還不忘給身邊的嫵媚女子添加些美味佳肴。

第四章 靈寶惹禍

且說唐化在長白山脈修鍊,惹出若大的動靜,竟自未覺。等到元神長到與本體大小,已是到了返虛後期。收了玄功,看到外面天象,不禁哭笑不得,當即隱去身形,坐看事情發展。

長白山三妖離的最近,在唐化剛隱身就趕到。此時天象已經消失,一切又恢復平靜,山谷內各種動物早就逃亡,一大片的樹木枯萎,像是被吸盡生機。

「大哥,你看這是怎麼回事?」李玉華問道。

「我亦不知。初時還以為是靈寶出世,引得天象變化,但是又不見靈寶出世時的祥瑞之相,倒像是魔道中人在此修鍊。只是,能引得如此景象,那這人的修為未免太可怕了。」顯然熬成自己也不相信如此說法。

「我看倒像是一件陰損的靈寶顯世。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庄俞似是十分有把握的道。

第五章 唐化神威

敖成揚言誰能保得三人平安就將靈寶給誰,一下子三三兩兩的隱藏之人都出來湊一份熱鬧,還被崆峒派四象陣給困住,結陣的四人具是化神後期的修為。崆峒派這次是下了狠心,靈寶志在必得,竟然派出了華峰、華遠、華雲、華昭四位長老。

敖成暗暗心急,單個爭鬥都不一定能逃脫,被陣法困住,更是希望渺茫。

掃了一眼四周,心頭更是惡寒,茅山派也是大手筆,來了張子風、張子寒、張子云三位化神後期的長老。其他小派之人修為雖然不高,偶爾也有幾個化神中期的人物。若是被這些人一擁而上,恐怕立馬就要化為飛灰。

「大哥,怎麼辦?」李玉華想到剛剛與敖成結成姻緣就要死去,心裡一陣混亂,卻是被這陣仗給嚇住了。

庄俞倒是一臉堅定,就是死也要拉上幾個墊背的。

「敖道友,你看我的提議如何?」四人當中的老大華峰從袖子里摸出一枚蘊藍的碧玉,碧玉上霞光萬道,一看就是件一流法寶。

人群中頓時響起一陣吸氣聲。有認識此寶的人叫道:「是上古大聖廣成子的煉魔重寶碧玉霞光珏。」

第六章 多足尊者

千里距離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到,唐化落在天池外,放下幾人,道:「你等先進去,我去去就來。」說完也不待三人回答,身形一轉,直向南方而去。

唐化遁光速度極快,不過十來分鐘就到了苗疆。站在雲層望下去,好一片窮山惡水,只見山巒疊嶂,多處山頭妖氣衝天,冤魂厲鬼遊盪不休,就算人在天上也能聞到陣陣腥臭之氣,成群的蠍子蜈蚣巨莽在山林橫行,有些毒物更是聞所未聞。

各大派爭奪靈寶之時唐化隱在一邊看了半天熱鬧,那些人修為倒不如何高深,只是手中法寶委實犀利,像蜀山劍派的紫青雙劍,品質上佳,若能發揮全部威能,就是自己也要暫避鋒芒,還有崑崙派的金磚與那杏黃色的小旗,也不是凡品。再看自己,一件法寶也無,法術倒是會幾樣,只是太過耗費法力,萬一遇到法力高深之輩,起了爭執,斗將起來肯定要吃大虧。現在又收了徒弟,連一件像樣的見面禮也拿不出,太過些寒磣。叫他去搶現成的法寶,卻是不願為之,一來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二來修道界卧虎藏龍,說不定哪天就撞到鐵板上去了,自己是不怕,但是徒弟家大業大,經不起折騰。

第七章 煉製法寶

遠處那最高山峰之上騰起幾道遁光,在天空中留下長長的印痕,驚得天空中的鳥兒撲動翅膀四散飛去。看那遁光的方向,正是唐化和多足尊者爭鬥的地方。

唐化一連兩次召喚紫宵神雷,剩餘法力一成都不到,渾身酸痛,見到又有人趕來,不敢逗留,看了多足尊者一眼,尚有一絲氣息,暗嘆命大,順手將其斷掉的尾巴放進芥子空間,往長白山飛遁而去。

這次召喚紫宵神雷弄出的動靜實在太大了點,整個修道界人都有感應,這種明顯不屬於人間界範疇的法術,鬧得人人自危。也有那膽子大,好奇心重的人,紛紛湧向苗疆,想要探察一番。唐化一路上也不隱藏,遁光百來丈長,如流星劃過天空,有幾撥人想要過來打聲招呼,話未說完人就不見了蹤影。一口氣到了天池,進了水下宮殿,敖成,李玉華,庄俞聞訊前來問安,見唐化頭髮散亂,氣息不穩,大驚。

「師傅,這是怎麼回事?」敖成實在想不明白,自己這便宜師傅深不可測,像噬魂老祖這等返虛級的人物都能輕易制住,又有何人能將其弄得如此狼狽。

第八章 紅雲秘聞

唐化出關,雖然有兩件法寶奈何不得,到底還是煉成了六陽火繩,幫李玉華的素紅綾增加不少威力,總算聊勝於無,當下振奮精神,將敖成、李玉華、庄俞叫到跟前一問,才知道這次閉關花去七天七夜。

七天里天池一片安靜,自從唐化設下聚靈大陣,靈氣濃厚不少,眾人抓緊時間修鍊,雖時間尚短,修為不能突破,亦是專心打熬法力,淬鍊肉身,根基更加穩固。無量宮不知什麼原因,遲遲不見有人過來,像是什麼事情也不曾發生過,讓人琢磨不透,既然搞不懂,唐化也懶得理會,兵來將擋,水來土囤,沒什麼可擔心的。

「素紅綾經我重煉,威力大增,你且拿去用元神祭煉,使用起來方能發出十二分的威力。」唐化重新煉製素紅綾時發現裡面並無元神,知其不會,索性將元神祭煉之法一併傳與李玉華。

李玉華接過素紅綾,自去祭煉不提。

「這山河扇與圓盤你們是如何得到的?」唐化問道。

第九章 世俗遇徒

自從唐化得到紅雲老祖遺留下來的玉符,回到天池就開始閉關,整理完善鴻蒙金章,七七四十九天後,出得關來,把敖成叫到跟前,道:「為師雖然收你為徒,但一直未傳授你修鍊功法,蓋因功法尚有待完善,如今卻是功法已全,正是傳與你的時候。」

唐化所說的功法已全,亦不過是將天仙期以下的功法給完善,以前卻是眼界不到,這次將紅雲老祖的功法與鴻蒙金章相應對,便發現一些缺陷,修改過後,再行修鍊,就穩妥得多。將鴻蒙金章交給敖成,又叮囑道:「道書你要好生保管,可擇其中一兩樣授於庄俞和李玉華,他二人與我無師徒之緣,切記。」

唐化也不是無情之輩,敖成與二人結義,又與李玉華是道侶,本想將二人也收歸門下,推算天機過後,知二人日後自有一番機緣,只是天機模糊,具體的卻是看不清,不願破了天數,遂隨便傳授一兩樣神通,以慰其心。

「敢問師傅,本門是何門派?」敖成也是鬱悶,拜師已有幾個月了,這便宜師傅硬是連師門的半點情況也不交代,初時還以為是忘記了,現在連道書也傳了,又是隻字不提,忍不住問了一句。

第十章 陷空島

伊健建造的這個秘室完全是世俗的機關之術,不是修道之人的手段,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發現不了。伊健似乎習慣性的往四周看了一眼,確定沒人後閃身進了秘室,唐化這次沒有跟上,依這秘室的水準,在外面和在裡面沒什麼區別。

秘室不大,只有十幾平方米,牆上掛著一幅巨大的屏幕,屏幕下方是一台電腦,伊健打開電腦,撥了個數字,屏幕上一亮,出現一位眉毛鬍子花白的老人,老人面色憂鬱,後面站著一位威武的中年漢子,那漢子天庭飽滿,背上斜插著一把大刀。

「孫兒參見叔公。」伊健對著老人一拜,又接著又對中年人一拜,道,「參見師傅。」

「不知叔公找孫兒有何事?」伊健問道。

「健兒最近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人?」老人問道,似乎頗為焦急。

「沒有。」伊健回想了一遍,除了和生意場上的人打交道,其他的人倒是沒注意。

「那有沒有人為難你?」老人提醒道。

伊健心中一動,想起一事,道:「孫兒前幾天收到一封匿名的恐嚇信,說是再不關閉伊氏企業將會遭到報復,我派人去查,卻是毫無線索。」

「是了。應該是他們乾的。」老人此時平靜下來。

「叔公,誰幹的?」伊健追問道。

第十一章 恩怨糾纏

且不說陷空島內一片緊鑼密鼓的布置,唐化觀察了半晌,碧波島諸人中除了碧波仙子與那全身被黑衣裹住的人是返虛期的修為外,其他人最高只到化神後期,不虞被發現,遂隱起身形,躲在眾人之後。

那黑衣人似是有所感應,朝唐化隱身的地方掃了一眼,沒發現不妥之處,心下微感不安,對碧波仙子的道:「是時候了,你讓眾人停下來。」

碧波仙子一喜,立刻喝止眾人,看黑衣人破陣。只見其自寬大的袖子里伸出慘綠的雙手,十根手指枯瘦,指甲三寸來長,上面泛著幽幽黑光,掌心處裂開一道細微的口子,當下將雙手一搓,口子里兩道慘綠的光華衝天而出,在空中合為一股,然後又是一彎,頭端蓬散開來,彷彿一張魚網也似的將大陣網住,初一接觸佛光忽地爆出大片綠煙,綠煙與佛光在空中糾纏,互相滲透,分不出彼此。黑衣人又將雙手一合,慘綠的光華猛地往內一縮,綠煙與佛光具被牢牢吸住。

「起。」黑衣人大喝一聲,雙手虛空一提,如長鯨吸水,綠煙和佛光被擰為一股,為慘綠光華吸起,相互交融,到得黑衣人跟前又一分為二,沒入兩隻手心。

「可以了。」過了片刻,黑衣人嘶聲說道,「禁法已破,下去吧。」

1 《鴻鈞豈是天》 -參考資料:

http://yc.xhxsw.com/files/article/fulltext/2/2484.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