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鹽田兒女》

標籤: 暫無標籤

《鹽田兒女》的故事背景發生在民國四○年代初期,敘述生長在台南七股鹽田上的女主角明月,因上有一個姊姊明心、下有兩個幼妹,父親又外出謀生,母親阿舍長年卧病在床,所以明心、明月自幼便需擔負起一家人的生活瑣事,在鹽田這個小村落里,明月每日需到河邊挑水、到鹽田曬鹽…,幸而在她身旁總有一個默默支持她的人---大方。

《鹽田兒女》《鹽田兒女》
編劇:吳桓
導演:吳桓
演員:葉歡 霍正奇 李羅

1 《鹽田兒女》 -故事梗概

《鹽田兒女》《鹽田兒女》
「鹽田兒女」的故事背景發生在民國四○年代初期,敘述生長在台南七股鹽田上的女主角明月,因上有一個姊姊明心、下有兩個幼妹,父親又外出謀生,母親阿舍長年卧病在床,所以明心、明月自幼便需擔負起一家人的生活瑣事,在鹽田這個小村落里,明月每日需到河邊挑水、到鹽田曬鹽…,幸而在她身旁總有一個默默支持她的人---大方。

在那個時代,一對男女在眾人監督之下互相含情對望,是不可以的,這兩個青梅竹馬的鹽田兒女各自在自己的夢想與現實中困苦掙扎,即便雙方一直未曾以言語表白過情意,但環境是難以禁錮這對年輕人的相互傾慕之心。

明月的母親久病多疑,更因為大姐明心之死而突覺人生無所依恃,所以專斷地阻擾了明月與同村青年大方的私相傾慕之情,不顧明月的反對,為明月招了一個看似會擔負起家庭重擔的男人----慶生。婚後慶生嗜賭如命,打老婆假威風…,一切俱使明月感到相當灰心,而在六○年代經濟起飛之後,一切又有了更大的轉變:明月帶著希望到工作機會繁多的高雄港做工, 一首''港都夜雨''幾乎道盡了她的心聲,在異鄉里,明月更感受到了人生遭遇的起起伏伏。

十多年後明月與大方的重逢更明顯也對映著世事的轉變。大方在適當的時機之下投資成功,而明月則因為一樁錯誤的姻緣,導致了一生的坎坷不平。

 

2 《鹽田兒女》 -精彩劇照

《鹽田兒女》《鹽田兒女》
《鹽田兒女》《鹽田兒女》

3 《鹽田兒女》 -分集介紹

《鹽田兒女》《鹽田兒女》
(01)經年累月在鹽田受苦以求溫飽的王知先,如今四個女兒已長大成人。於是將鹽田工作交給她們,隻身在台北踩三輪車賺錢貼補家用。長女明心體弱多病,其母急於想將她嫁出。二女明月與青梅竹馬的同村青年陳大方相戀, 但是其母另有打算,從中作梗,迫使她只好暗中來往。幾經周折,明心的婚事底定,姐妹情深,明月,明玉,明蟬對大姐出嫁依依不捨。

(02)王母阿舍不幸流產,深盼得子以繼香火之念頓成泡影,使得阿舍對明月與大方之交往更為關注,並有心將他招贅。大方為陳家獨子絕難應允,明月亦竭力反抗,母女水火不容,更增加了她與大方交往的阻力。出嫁后的大姐明心因操勞過度而病重,奄奄一息王家得知消息后焦急異常,急欲趕往探視見最後一面。

(03)待王家父母及明月前往探望明心時,明心終於撒手人寰,眾人痛不欲生。明月身為二姐遂承擔起王家之重擔。王母氣喘病複發,心境亦大變,年余后更為明月招贅之事積極張羅,並嚴禁她與大方交往。 大方雖設法想衝破阻礙,反而使王母阿舍更嚴密管束明月,明月無奈只得逆來順受,一心盼望能有轉機。

(04)明月的一番孝心迫使她竭力逃避與大方見面,大方賭氣上了漁船,遠離傷心地。王母經三嬸婆的介紹選定許慶生為明月招贅的對象,不顧她的反對儘速安排相親。 王父雖然有心為明月說項,但是終拗不過阿舍的執意孤行。 終於慶生前來王家相親,甘願入贅,明月作最後的掙扎。

(05)慶生入贅王家之事,阿舍獨斷獨行的做了最後決定,明月無奈的只好認命。大方輾轉得知此消息,趕返家中,欲作最後的爭戰,但未料反而更加深明月的痛苦與他正式宣告分手。未及月余,明月與慶生即辦喜事, 大方刻意見明月最後一面,並參加了喜宴,憶及往事,百感交集,痛不欲生,而明月亦慘然面對大方。

(06)明月與慶生結婚後,大方深受打擊,其父母雖有意欲為他擇偶成婚,但遭大方嚴拒,再度避走他鄉。明月逆來順受的與慶生過著夫妻生活,起先慶生亦有心討好明月及阿舍,努力於鹽田的工作。未幾原形畢露,慶生性有懼水症, 不能與明月共同在陰雨季節以養蚵貼補家用,而自尊心受傷,沉溺於賭博,明月及阿捨得悉,深為憤怒。

(07)阿舍與明月雖有心讓慶生戒賭,但經常地使他難堪,反而促使慶生變本加厲,日夜狂賭。明月無奈只得自求多福,各行其道。明月除嚴密掌控金錢外,另求鄉親知源伯協助養蚵。未料慶生十賭九輸,因而與明月時起爭執, 甚而掌摑明月,明月痛不欲生。 大方輾轉得知明月所受的委屈,愛莫能助,內心甚感痛苦,又目賭明月懷孕,使得大方不得不死心。

(08)明月強挨過一些時日,未料又與返家過元宵節的大方相遇,恍如隔世。大方雖未能忘情於她,而明月卻只能將一切委屈深埋心中。數月後明月臨盆產下一男嬰取名祥春,慶生欣喜若狂,疼愛有加,一時又以家為重,生活正常。明月頗感欣慰,心中又存一線希望, 大方咫尺天涯,也只好默默祝福她。

(09)在明月一心為家打拚時,未料協助她養蚵的知源伯中風。明月報恩心切,與三妹明玉竭力照顧,並設法催知源伯的獨子返家。明義離家數載如今近鄉情怯,未能衣錦榮歸,心感愧疚。向其父懺悔后,決心不再好高騖遠,要腳踏實地重建家園。 而慶生又經不起損友的誘惑,再度沉溺於賭博,使明月希望幻滅,頓生與慶生離婚念頭。

(10)慶生受損友的挑唆,竟暗中犯法偷鹽盜賣,被警方逮捕,坐牢三月。明月更艱苦的獨力挑起一家重擔,此刻大方因其母以重病被騙回家,始知陳母只是生骨刺。阿舍遣明月送祖傳藥單給陳母時,又與獨自在家的大方相遇, 二人終於情不自禁發生關係。

《鹽田兒女》《鹽田兒女》
(11)大方與婉惠結婚後,大方即決定帶她離鄉去高雄。明月暗中目送二人離去,自忖大方不會再回來了。明月迎接到一個新的小生命是她與大方的愛情結晶--祥浩。知先答應了明玉與明義的婚事。慶生對女兒祥浩疼愛有加,不久又嗜賭如命, 明月拖祥浩前去攔阻,結果被慶生摑掌倒地,祥浩受傷。祥浩受傷,慶生愛女心切,急將祥浩送醫,龐大的醫藥費讓慶生嘗到四處借貸的苦果,內心憤憤不平。

(12)最後大方的父親肯借錢給慶生,才替他暫時解決了難題。在高雄已升工頭的大方也得知慶生本性難改,頗為明月的處境擔心,遂決心返鄉一探究竟。大方與明月再次相見恍如隔世,二人舊情復熾,但都有守有為。明月得知慶生百般耍賴拖延還債,又憶及往事, 遂決心與慶生離婚。同時婉惠父親登門為女兒受的委屈興師問罪,亦激怒大方欲與婉惠分手。此時卻發現婉惠已懷孕,大方與明月複合的一線希望又成泡影。

(13)大方無奈的又與婉惠回去高雄,明月只好認命的守著祥浩,守著原先的家。慶生依然故我,最後終被債主毒打。慶生憤然決心離鄉欲去高雄闖天下。慶生與明月來到高雄美夢瞬間破滅,生活困難重重。

(14)慶生與明月經慶才介紹在碼頭工作,賃屋而居,明月挂念子女,遂決定返鄉接他們前來高雄定居。同時,大方得知明月高雄地址,登門造訪時,明月已返鄉,只與慶生相遇,遂留下名片離去。孩子接來高雄后,生活日見緊迫,慶生與明月時而爭執。 慶生厚顏向大方借貸,反被明月得知,遂假借還錢前往大方家。未料大方已去台北洽公,因此婉惠與明月第一次面對面。

(15)明月無意間察覺祥浩被房東虐待猥褻, 明月為了他的安全只好將祥浩送回家鄉。並暫時搬到慶才新居分租一層樓,未料卻時刻遭到嫂子玉嬌的奚落。此時,大方已搬離高雄,往台北求新的發展。 小妹明嬋暗中與一西藥商業務員戀愛,母親阿舍竭力反對,未料,明嬋卻與男友私奔,阿舍深受打擊。大方與婉惠帶女兒小蘭返鄉探親,大方又與祥浩相遇,婉惠將小蘭的項鏈相贈,又引起新的風波。

(16)明月得知母親身體不適返鄉探親時,驚詫於大方與祥浩的接觸,苦在心裡。同時明嬋與夫婿趕返家中卻未獲母親的寬恕,又無奈的離去。明月只好交待明玉照顧父母,帶祥浩回高雄。未料嫂子玉嬌卻處處挑剔,有意將明月一家逼出家門。 明月強忍住,設法頂住一小吃攤另闢財源購屋居住。此時阿舍病情嚴重急送衛生所醫治。明月,明嬋又都趕返家中,阿舍終於原諒明嬋夫妻。

(17)趁明月返鄉,慶生為賭暗地將小吃攤頂讓他人。明月返家后與慶生爭執而決心離婚, 慶生卻藉孩子百般設法平息紛爭。過年月前,阿舍突然病發過世,眾人趕返奔喪,送葬行列中大方赫然出現,與明月咫尺天涯,各自難釋情懷。 知先因受刺激太深突告失蹤。眾人四處尋找時,明月卻與大方相遇,無奈的保持距離。直到年後,明月目送大方全家遷移台北。再次承擔生離死別的悲痛。

《鹽田兒女》《鹽田兒女》
(18)與大方一別十年後,明月省吃儉用終於購入新屋。靠鹽維生的家鄉雖有改善,卻難掩失落的感傷。知先已近痴獃,明月返家探視恍如隔世。正巧遇到大方捐獻地方國小一紀念圖書館,又引起她心中漣漪。大方妻婉惠病倒捐獻會場,急送台北就醫,發現為卵巢癌末期。 大方盡心照顧。慶生在賭場因責備祥鴻當賭場小弟而與賭客起衝突,慶生被殺成重傷。祥鴻亦送醫急救。

(19)慶生獲救得知自己傷殘不能人道而心態失衡。婉惠則撒手人寰。知先欲出家當和尚,加重明月的負擔。待慶生出院后,明月返回家中與明玉商量如何安置知先。離去時又與返鄉安葬妻子的大方擦身而過。大方探視知先,留下台北地址給明玉。 明月回高雄后,必須經常忍受慶生的"抓狂",祥鴻為母親叫屈而與慶生起衝突離家出走。 使得明月精神負擔更重。

(20)慶生失業在家,明月只好辛苦兼差維持家計。輾轉到貨櫃場工作,不知此貨櫃場與拆船廠幕後老闆是大方。明月因知先痴獃嚴重而返家探視,慶生尾隨告知離婚意願即失蹤不見,留下明月支撐一切。明月為了工作安全與同仁起衝突, 雖見到大方,卻因心境,人事已非而黯然分手。眾子女與尋找祥鴻而告失蹤的慶生相迎明月於大門口。慶生欲離去,明月追上,是責任?還是無奈?

4 《鹽田兒女》 -參考資料

http://ent.sina.com.cn/v/m/f/yanten/index.html

上一篇[EOS]    下一篇 [ActiveX數據對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