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黑暗侵襲》

標籤: 暫無標籤

影片《黑暗侵襲》真切地模擬了正常人在危難環境中的心理變化,在直白地講述一番后,人們不難發現在生存受到嚴重威脅時,友情遭受重創、理智變得不堪一擊,而暴力、殘忍這些人性中陰暗面則佔了上風。影片中所設計的種種恐怖元素,不過是些技術層面的陷阱,而要真正體味到恐怖的滋味,還得靠人性陰暗面將眾人慢慢引入圈套。所以有了這層暗含的鋪墊,影片中的恐懼元素像經過了事前的催化,開始劇烈地恐怖反應,而它最終產生的效果也超越了單純的恐怖。

1 《黑暗侵襲》 -劇情簡介

《黑暗侵襲》《黑暗侵襲》
在遠離城市大山深處,六個年輕的女子一同趕到這裡,正準備開始他們這次不同尋常的大山歷險。然而,幾個女孩卻鬼使神差地選擇了更加刺激冒險的洞穴探索。這也就註定了他們的這次野外享樂毫無疑問地轉變成一場危險的遊戲。這個女性冒險隊穿過了荒僻的洞穴區,經過一番探索后,準備返回地面的時候,突然發生的岩崩堵住了出路,災難如期降臨到這幫不安分的女孩身上。女孩們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她們繼續前行,在女孩茹諾(娜塔麗·傑克遜·門多薩)的帶領下,六人來到一處未經開發過的深邃洞穴,但霉運依舊如影隨形,在這裡她們既無法自救,也無法得到外界的救援,慢慢地這個集體開始分裂。沒有別的選擇,她們繼續在洞穴中前進,應付著一個個新的危機。但禍不單行,她們不知道,地底下還潛伏著一些神秘的生物,一群怕光的怪物,已經進化到在暗無天日的環境中來去自如的地步。當這些女孩意識到自己已成為這些神秘怪物的獵物后,她們被迫和那些怪物死命相拼。但更加可怕的現實逐漸擺在女孩們的面前--最危險的竟是自己身邊的朋友……

2 《黑暗侵襲》 -影片幕後

《黑暗侵襲》《黑暗侵襲》

英國人內爾·馬歇爾非常熱衷於拍攝一部極為恐怖的電影,而且是那種讓人們心神不安的類型。記得馬歇爾上一部電影《狗戰士》儘管蠻橫,但還是以頑皮為主。主要講述了一幫男人遇到一個共同敵人時團結合作的故事。而本片《黑暗侵襲》則顯得更加自然,緊張和恐懼的氛圍更加濃重。而故事的主人公從一夥男人換成了一幫女孩兒,並干起了洞穴探險的勾當。像《狗戰士》里的男孩一樣,她們也面對一個共同的敵人……但結果卻有著很大的不同,女孩們最終土崩瓦解。

馬歇爾花了兩年的時間讓這次恐怖事件成形,儘管《狗戰士》成績不錯,尤其是DVD的銷量,但英國電影界對這部電影並不看好。還好塞拉多電影公司以私人投資的身份介入,在全球發行《誰想做百萬富翁》之後,獲得了充足的資金,有能力幫助內爾·馬歇爾掀起一次銀幕恐怖潮。有了足夠的資金做保證之後,馬歇爾立刻著手尋找恐怖事件的「受害人」,令人筋疲力盡的試鏡程序終於如期的結束了。並最終網羅了來自六個不同地區的女受害者:蘇格蘭的肖娜·麥克唐納,愛爾蘭的諾拉-簡·摩爾,英格蘭的阿歷克斯·瑞德,澳大利亞的娜塔麗·傑克遜·門多薩,荷蘭的薩斯奇亞·穆德爾,以及瑞典的米亞娜·伯寧。雖然這支國際兵團有著各自完全不同的表演經驗,但對這次「恐怖事件」卻都表現出樂此不疲,並經歷了長達兩個月的地獄之旅。導演馬歇爾說:「這些女孩絕對耀眼,我一開始就警告她們,『你將受到心理上的驚嚇。你會浸泡在水裡,渾身發抖。你將渾身是傷口和淤青。』然而她們誰都沒有抱怨,她們是一隊軍人,奉獻了最好的表演。」

在拍攝現場,化妝師保羅·凱悅向眾人展示了這次事故的罪魁禍首。「這是真正的恐怖秀,它們像憤怒的吸血鬼。我們有10個爬行者--男人、女人作小孩。他們是一種奴化的人類,從來沒有離開過洞穴的洞穴人,已經適應了在黑暗中狩獵。我們思考得很完善,因此我們的怪物有擴大的鼻孔和尖尖的耳朵,他們依靠聲音和氣味狩獵。」從這些爬行者瘋癲的、狂怒的動作來判斷,他們確實是野蠻的麻煩。「我們讓他們吃人類的肝臟,大口吞下眼球,扭斷脖子,撕碎屍體,撕開咽喉,抓下肉塊……如果審查機構想剪掉些什麼,他們將花費大量的功夫急診為什麼某一個場景是不合適的。」保羅還介紹說:「有一個場景會讓人難以承受,我們做了一個麋鹿的屍體,往裡面裝滿真正的蛆蟲。我害怕蛆蟲,不得不讓其他人幫忙……」

3 《黑暗侵襲》 -幕後花絮

片子的拍攝地安置在阿巴拉契亞山深處,濃密的叢林,盤旋的山路都很好地營造出了恐怖氣氛。

整部純粹的英國恐怖片整體預算不過350萬英磅,2005年7月相繼在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和西班牙上映,受到一致的好評。

影片僅在英國本土就已收回全部成本,並在2005年的英國獨立電影節上獲最佳導演、最佳特效獎,這對於一部恐怖電影來講,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從技術角度來講,馬歇爾做的最有趣的事情就是改變光線,因為整部影片絕大多數的時間是在洞穴當中,光線就必定很暗,在這種情況下,馬歇爾安排了紅色喇叭褲,綠色手杖,黃色的火把,在黑暗當中很是惹眼。

4 《黑暗侵襲》 -影片看點

《黑暗侵襲》《黑暗侵襲》

英國進口的血腥膽寒

一群闖入原始山洞的女孩們和地底生存的恐怖怪物生死相搏,乍眼望去,《黑暗侵襲》實在是典型的西方恐怖片。利用人類潛藏的黑暗恐懼,在狹小的岩洞空間里,為了求生而拼死拼活的場景並不是恐怖片第一次涉及的話題,然而來自英國的電影血統卻給出了意外驚喜,嚴謹、沉重、壓抑的空氣,甚至連鮮見不驚的「地底的類人怪物」們在此也格外讓人聞風喪膽!

擅長導演群戲的尼爾·馬歇爾,前作《閃靈戰士》就在恐怖電影界里掀起一陣熱潮,那裡面是一群男人面對未知的強大敵人心驚膽寒,而如今一群20歲出頭的女孩們又一次面對恐怖怪物和內心的魔鬼崩潰發瘋。掐著觀眾喉嚨不放手的恐懼,他是玩得越來越熟捻了。

毫不吝嗇血腥畫面的《黑暗侵襲》,據說其逼仄、壓抑、絕望、血腥、淪喪、未知帶來的恐怖很是讓人窒息,挑戰自我尋找勇氣的探險旅程,最終成為了亡命的心有餘悸。既有血腥恐怖片的感官,也有藝術片的深度,為了活命人性的不顧一切,隱隱地讓人想起《電鋸驚魂》的冷冽,出自同一家發行公司的本片,不知道會不會在票房上也成為意外驚喜?

5 《黑暗侵襲》 -幕後製作

《黑暗侵襲》劇照

一組非專業的洞穴勘探者來到一個從未有過人到過的地表兩英里以下的洞穴中,被潛藏在黑暗中的某種未知生物所侵襲,一切聽起來都很陳舊,會讓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一部設計拙裂的電影《魔窟》,但《魔窟》只是套以好萊塢模式粗枝濫造的敘述了一個驚心動魄的探險故事,而《黑暗侵襲》則用毫不吝嗇血腥畫面的,帶來了一場逼仄、壓抑、絕望、血腥、淪喪、未知的恐怖。雖然說現在加冕這部電影為「年度最佳恐怖片」尚為時過早,但如果到了統計年度屍體的時候,《黑暗侵襲》一定是最優秀的恐怖影片之一,刺激並節奏性強,3分鐘一小高潮,9分鐘一大高潮,到處充滿了粘稠的血液和髒兮兮的內臟,還有一個場面是骨頭碎片從皮膚里扎出來,視覺效果相當震撼,對於喜劇恐怖電影的人來說這絕對是一部不可錯過的好片。

影片的核心就是女孩與野獸之間身體與心理上的鬥爭,雖然直到影片的第45分鐘我們才看到那種盲眼白化病的食肉性生物,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忍受此之前一個小時的無聊。尼爾·馬歇爾是一位極具天賦的導演,這位才華橫溢的英國人在開篇就很自信的展現自己毫不遜色於好萊塢的凌厲鏡頭,莎拉和她的家人發生車禍,她的丈夫和女兒的腦袋被對方貨車上飛射過來的尖銳鋼管血淋淋的刺穿殘酷死去。這段鏡頭也代表整個電影的恐怖風格,絕對不是單純意義上的心理恐怖電影。在此以後,在不明生特出現之前的這段時間裡,他又設計了很多橋段足以讓人印象深刻,比如洞穴出口被岩石擋住,頭頂掉下被咬碎的骨頭,這六個性感的女孩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死於距地表兩英里之下。曾經執導過《閃靈戰士》的尼爾·馬歇爾無疑用這部電影抬高了自己恐怖片導演的身價,他創造出了一個緊繃的,幽閉恐怖的氣氛,這種緊張卻還時常被一些幽默所放鬆,觀眾時而緊張,時而愉悅,完全跟著影片的節奏在走,影片從一開始的幾分鐘之內就抓住了你的神經,並且99分鐘之內從未放棄。

公映后,備受好評
這是一部具有貶義的褒片,恐懼中向觀眾現實地透出了生存的血性。在平常生活中,人性的污點會因為程度上的包容而被化解,但當關係到自己,人類的本性就暴露無遺。劇中的幾個人是被活生生的擺在了人類血腥的實驗室。洞穴是一個媒介而已。每一位看過該片的都會感覺到強烈的震撼,一是為那些血淋淋刺激神經的鏡頭,二是為恐怖面畫下所揭露的人類的本性。「Descent」的本意是指下降,延伸出來也有「襲擊」的意思,雖然可以從字面上簡單理解為黑暗中的野獸對人類的襲擊,但實際意義上講的是人性的一種淪陷。地底怪物的出現使一切有限度的隱忍都爆發了:有些人歇斯底里,有些人不顧同伴,有人瘋狂反撲,當然還有人不肯輕易放棄人性,所有的人格被一步步分裂,精神崩潰只是時間問題。一個個生命在這種狀態下死亡,一個個人性遭到粉碎,電影只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在記錄著。

類似於這種恐怖片都有一種共性,那就是沒什麼明星,沒多少預算。《黑暗侵襲》更是敢於嘗試,用清一色的六位女演員來擔綱整部影片,或許是女性是整個社會比較弱的一個群體,而她們的遭遇更值得讓人同情吧。這六個女演員中名氣稍大點的就是曾出演《青樓姐妹花》的諾拉·簡·努恩。

之所以無論是觀眾還是電影評論界都對該片寄予很高的認可,是因為這不僅僅是一場酣暢淋漓的血漿大戰,更是從中窺視了人性的弱點,衡量一部電影的好壞是在你看過之後是否會陷入思考,有時候恐怖電影會比那些磨磨嘰嘰的藝術片學到更快,更多。

6 《黑暗侵襲》 -導演簡介

《黑暗侵襲》尼爾·馬歇爾

尼爾·馬歇爾

英文名:Neil Marshall   

職 業:導演   

出 生:1970年05月25日   

國 籍:英國

導演作品
2002年:閃靈戰士   

2005年:黑暗侵襲   

2008年:世界末日   

2009年:進入黑暗世界:恐怖電影掃描   

2009年:黑暗侵襲2   

2010年:百夫長

7 《黑暗侵襲》 -演員簡介

肖娜·麥克唐納德

肖娜·麥克唐納德出生在馬來西亞,她的父親是個英語教師,在她還是嬰兒的時候,全家搬到蘇格蘭的愛丁堡定居。

娜塔莉·傑克遜·門多薩

娜塔莉·傑克遜·門多薩是出生在中國香港的菲律賓後裔,長大後來到澳大利亞的悉尼開始參與《悲慘世界》和《西汞小姐》等一些舞台劇的表演,開始了她的戲劇生涯。

8 《黑暗侵襲》 -影片簡評

《黑暗侵襲》《黑暗侵襲》
一向以紳士自居的英國人似乎在漫長而充滿荊棘的電影之路上也會有保不住「晚節」的時候。早年的《猜火車》、《兩桿老煙槍》以及不遠的《九歌》等特別類型片的誕生都讓「紳士」和「保守」等字眼與看似穩重的英國人愈來愈遠了。如今,這部《黑暗侵襲》的英國式恐怖故事則更讓人們重新審視英倫島國的電影之路了。話說回來,誰還不能換個口味,講講聽聽鬼故事呢。

影片《黑暗侵襲》真切地模擬了正常人在危難環境中的心理變化,在直白地講述一番后,人們不難發現在生存受到嚴重威脅時,友情遭受重創、理智變得不堪一擊,而暴力、殘忍這些人性中陰暗面則佔了上風。影片中所設計的種種恐怖元素,不過是些技術層面的陷阱,而要真正體味到恐怖的滋味,還得靠人性陰暗面將眾人慢慢引入圈套。所以有了這層暗含的鋪墊,影片中的恐懼元素像經過了事前的催化,開始劇烈地恐怖反應,而它最終產生的效果也超越了單純的恐怖。這一點,英國人似乎也學會了日本人不少的小竅門。然而,影片對人性醜惡的刻畫更讓觀眾難以消受,造成的恐懼和不安比美國人和日本人鼓搗出的一套嚇人理論更駭人聽聞。

《黑暗侵襲》想忠告的已不局限在友情這麼簡單,它提醒我們在每個人的心中都隱藏著我們不願意見到的醜惡,如果不加以克制,或者引導釋放,喪失人性的善良,必將會成為惟一的悲劇。在銀幕上講道理,好萊塢喜歡用老套的煽情,配合大團員結局,而英國人這次卻選擇了不太容易被人接受的方式,雖然不少觀眾不願意麵對人性的醜態,甚至稱影片有販賣暴力之嫌。但影片一針見血地切中了問題的要害,雖然比好萊塢恐怖電影嗎啡式的自我安慰來得痛苦,但卻有著病毒疫苗一般立桿見影的療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