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齊天樂·蟬》

標籤: 暫無標籤

《齊天樂·蟬》是作者周密的作品之一。

《齊天樂·蟬》

周密  

槐陰忽送《清商怨》 ,依稀正聞還歇。寫怨聲長,危弦調苦,前夢蛻痕枯葉。傷情惜別。是幾度斜陽,幾回殘月!轉眼西風,一襟幽恨向誰說?輕鬟猶記動影,翠蛾應妒我,雙鬢如雪。枝冷頻移,葉疏猶抱,步負好秋時節?凄凄切切。漸迤邐黃昏,砌蛩相接。露洗余悲,暮煙聲更咽。

1 《齊天樂·蟬》 -簡介

《樂府補題》之中《齊天樂·餘閒書院擬賦蟬》題下,周密以外,尚收同賦者呂同老、王沂孫等七人之詞,皆為元僧楊璉真伽發宋陵而作。周氏這首詞雖曰賦物,實近「興體」,句句傷情,字字悲咽,是一篇含淚泣血的文字。

首句寫聞蟬,揭出「怨」字為旨。 《清商怨》為詞調名,《詞譜》謂「古樂府有《清商曲》辭,其音多哀怨,故取以為名。」「忽送」、「還歇」狀蟬聲斷續,「槐陰」、「依稀」言枝高葉深,「聞」而擬之於怨曲,則透見詩人之懷抱矣。兩句寫蟬寫人,筆勢回折,一波三峭。值此「槐陰」正濃之時,蟬兒何以含怨如許?原來是「前夢蛻痕枯葉」!觀同題之作,王沂孫曰:「尚遺枯蛻」,陳恕可曰:「蛻羽難留」,唐珏曰:「蛻痕初染仙莖露」,則周詞「蛻痕枯葉」亦暗寓六陵事。「寫(宣匯)怨聲長,危(居高)弦調苦」是承上模寫蟬聲。接下來「傷情惜別」,數句正面道出本意。「幾度斜陽,幾回殘月」,寫朝夕傷情,日夜眷念,含悲帶怨,語勢極強。至「轉眼西風,一襟幽恨向誰說」,則因西風乍起,因告語無人,益顯凄涼了。「一襟幽恨」是深沉之筆。「轉眼」,則是驚嘆身世易老了。

上片起筆切題之後,遂暢抒心懷,揭出本意。換頭,折開一筆,借盛時反照衰景。「輕鬟」指蟬,言尚時時記得昔日良辰自己的翩翩動影,那翠蛾(常指美人)不知該如何嫉妒呢。「妒我」是襯筆,寫華年之美。「猶記」領下文七字,是懷舊,「雙鬢如雪」是傷今。寥寥幾筆,興亡之無限感慨盡在其中了。

「枝冷頻移,葉疏猶抱」,二句體物之精細,用筆之工煉,令人嘆賞。「枝冷」「葉疏」,居處日艱;「頻移」「猶抱 」,百般戀眷,為的是不肯辜負「好秋時節」。這兩句,也十分生動地表現了詩人繾綣綿長,憂深恨極的故國之思,突出了執著的個性。「凄凄切切」,再寫蟬聲。「漸迤邐黃昏,砌蛩相接」是重描之筆,加迭一層。「漸」字點出時光之轉逝。薄暮漸起,蟬鳴將歇,石階下忽又傳來一聲急似一聲的蛩(蟋蟀)音,此景此情真讓人產生苦不堪言、愁緒無端的感觸,作品的主旨更加有力地表現出來了。「露洗余悲,暮煙聲更咽」二句情、景雙寫,歸到蟬聲上,收住全篇。至此,蟬聲益轉凄咽,詞人心境更是黯然了。這首詞寫得工緻流暢,是深得金粟老人詠物之詞「要須字字刻畫,字字天然」之旨的上乘之作。

2 《齊天樂·蟬》 -參考

http://www.yuwen789.com/book/reading/reading_1599.html

上一篇[孤嶠]    下一篇 [眉嫵·新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