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龍與魔法師》

標籤: 暫無標籤

一個是史上最年輕的傑出魔法師,一個是自大狂妄的神龍,因為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魔法師與龍展開了魔法史上最壯麗的戰鬥,可是,意外發生了,魔法師,龍,在決戰之後,神秘的消失了。

 

1 《龍與魔法師》 -內容提要


《龍與魔法師》一個是史上最年輕的傑出魔法師,一個是自大狂妄的神龍,因為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魔法師與龍展開了魔法史上最壯麗的戰鬥,可是,意外發生了,魔法師,龍,在決戰之後,神秘的消失了,決鬥中究竟發生了什麼?誰勝誰負?沒有人知道。  
幾天後,一個身上穿著一件破爛魔法袍的少年,離開了,他不會使用任何魔法,體內甚至連一點魔法力也沒有,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他要去向何方,他的命運將是怎麼樣的,沒有人知道……

2 《龍與魔法師》 -作者名

暗月無心

3 《龍與魔法師》 -契子

格里斯在山野中前進著,時而用空間轉移魔法飛越過難以逾越的地勢,時而又奮力奔跑,時而出現在高岩上尋找著好友威爾遜所說的那個龍穴,可是茫茫大山,難里有什麼龍穴?

久覓無果的格里斯,心裡焦急不已,為戀人艾麗絲的命運擔心。

就在他四處張望時,突然左側山樑處傳來了一聲龍嘯,格里斯心中一驚,升騰到空中火速向左側山樑飛去。

「嘿嘿,美女,你就別在堅持了,跟了我,我可以讓你享受到你在人界享受不到的幸福,我還可以將你的魔法力大幅度的提高,讓你體會到只有魔導師才擁有的強大能力,哈哈……」一條渾身閃著碎金色光芒的五階巨龍,正面對著一個雙手被反剪,容顏憔悴的美女,出言威脅。

《龍與魔法師》《龍與魔法師》
「你別做夢了,就算我死了,我也不絕會順從的。」美女眼中閃過堅定的神色,嚴詞拒絕。

「嘿嘿,女人,你的執著,讓我生氣了,如果你再推辭,我可就不客氣了……」龍咆哮著露出了鋒利的牙齒。

「惡龍,若你膽敢傷害我的艾麗絲,我發誓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將你碎屍萬段。」格里斯眼見惡龍要傷害那女子,情急之下大聲喊道。

惡龍聽到了格里斯的話,不屑一顧的轉過身來看了他一眼,嘿嘿冷笑了下說:「卑微的人類,你太讓我感到驚訝了,想不到你一個低級的魔法師竟然敢挑戰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哼,你是誰,與我何干,快放了艾麗絲。」格里斯面無懼色的縱聲高喝。

美女看到了懸浮在空中的魔法師格里斯,並沒有驚喜萬分,臉上卻意外的流露出疑惑不解表情,怔怔的看著空中的魔法師。

「你想讓我放了她?哈哈,你想讓偉大的五階神龍戰士杜拉得放了他看中的女人嗎?別做夢了,我是不會放的,你有什麼本事就使出來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惡龍氣焰囂張的咆哮不已。

格里斯看了眼囂張的惡龍,義憤填膺,可是他又怕自己的魔法誤傷離惡龍近在咫尺的艾麗絲,心裡的矛盾達到了極點,他的眼睛瞟過了身側的那座高山,心裡有了辦法,他神情自若的對惡龍說:「杜拉得,你說你是神龍戰士,哼,有誰會相信?你是如此的卑鄙,如此的弱小,如此的愚笨……哈哈,你認為我在說大話嗎?那你敢不敢公平一戰,看到那個山頭了嗎?我在那等著你,你不來,就說明你是一個膽小鬼,根本不配說什麼神龍戰士。」

說完,格里斯揮舞了下手裡的魔法杖,一下子消失了,下一刻,他出現在山頭上,舉起了手中的魔杖,向山下的惡龍,指點不已。

「哼,卑微的人類,你的狂妄讓我無法忍受,我要將你碾成肉餅……」惡龍說著,縱身一躍,背上的雙翼展開,向山頂飛去。

居高臨下的格里斯,見惡龍向山頂急速飛至,心中無驚無喜,將手裡的魔杖一揮,一個巨大的火球出現在杖頂上,劈頭蓋臉的就向惡龍頭上拋去。

火球迎面撲來,惡龍眼中射出一道殺機,怒吼了聲,徑直的撞了過去……

「轟……」

惡龍憑藉著自己強大的抗魔力,堅硬的皮膚,硬是毫髮無損的穿過了火網,向山頂衝去,可是等他睜開眼一看,山頂上空空如也,魔法師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了。

「艾麗絲……」山下,傳來了格里斯無力的低語聲。

惡龍眯起了眼睛,回頭向山下看去,只見兩個黑影正快速的向山外飛去,而剛剛戲弄了自己的魔法師卻一動不動的站在山腳下,目光獃滯的看著逝去的背影。

「哈哈……該死的魔法師,你想耍我?去死吧。」龍咆哮著沖向了山腳下的魔法師。

被龍的巨吼驚醒的格里斯,漠然的回過頭來,輕輕的拭去眼中的淚水,慘笑了下,喃喃自語:「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說完,格里斯,猛的轉身,迎向上了俯衝而下的惡龍……

……

三天後,一個身上穿著一件殘破不堪的魔法袍的少年走出了大山,他相貌平平,身材矮小,目光獃滯,嘴裡還輕輕的自語:「為什麼,為什麼……」

又過了一天,同一條道路,一頭又瘦又小的驢子,沿著少年離開的山路,也走出了茫茫大山。

 

4 《龍與魔法師》 -插圖

《龍與魔法師》《龍與魔法師》
《龍與魔法師》《龍與魔法師》

5 《龍與魔法師》 -書摘

後腦勺眼睛濕潤了,將頭轉到一邊,不讓驢看到自己的表情,在沉默了一會功夫后,他才回過頭來對驢說:「好吧,竟然你已經決定了,我自然不會攔著你,不過你要清楚一件事,我之所以選擇回去,是因為迫於生計,你要是想離開的話,隨時都可以走。」

「哦,我知道了。」驢回答。

「走吧。」後腦勺摸了下驢頭,說。

就這樣,一條被燒光了屁股,一個被燎了頭髮,眉毛的年輕人,小心翼翼的踏上了麥加鎮的街道。當他們再次出現在小鎮居民視線中時,看到了居民眼中驚訝的神情。

「哎,你們還敢回來,安娜小姐還沒回去呢。」一個好心的居民小聲說。

後腦勺壓下心裡的不安,對那人說:「謝謝這位大哥的好意,我們跟那位小姐,只是發生了一點誤會,我想她現在應該已經消氣了。」

那個人見後腦勺不受教,聳了聳肩,說:「隨便你,反正我已經提醒你了。」

後腦勺在謝過了路人的好意后,牽著驢向井邊走去,用桶從井裡提了一桶水上來,晃動的水影中,他看到了自己狼狽的樣子,苦笑著把手伸了進去……

下午,後腦勺又給驢洗了一遍。這次,他洗的很仔細,很認真,很乾凈。驢也沒有再提出令人尷尬的請求,只是默默的讓後腦勺將水澆到自己身上,感受著後腦勺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著,心裡格外的平靜。

傭兵工會裡,後腦勺坐在角落裡,他的手裡握著一個饅頭,雖然喬恩老大臨走時給了他不少金幣,可是已經習慣了過清貧日子的他,知道那些錢來之不易,仍然像往常一樣,只買了一個饅頭,他默默的啃著,咽著……

「喂,你怎麼只吃饅頭?」一個聽上去非常悅耳的聲音,在後腦勺耳邊響起。

後腦勺還以為是工會裡的工作人員要將趕他出去,壓下心裡的煩燥,低著頭說道:「對不起,我吃完后就會離開的。」

「咯咯,我不是要趕你走,我是問你怎麼只吃饅頭?」女孩笑著解釋。

後腦勺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尷尬的說:「我沒有多餘的錢買菜吃,所以……」

「沒有錢?不對啊,前天你還說你有很多金幣的,難道你的錢被小偷偷了?」女孩好奇的問。

「沒,沒,我只是不想亂花錢而已。」後腦勺趕緊解釋。

「哦,我明白了,給,我吃不了這麼多,分你一半吧。」一個盤子,進入後腦勺的視線里。

在淺淺的盤子里,盛著不多的菜,雖然不多,也沒有肉,可是讓後腦勺心裡一熱,他慢慢的抬起頭,看見一個美麗至極的精靈站在他面前。

「笛兒?」後腦勺一下子認出了精靈。

「對,就是我,來,別客氣,你吃吧。」精靈笛兒坐在後腦勺身邊,將盤子放在中間。

「不,不,我不能吃你的東西。」後腦勺將盤子推向笛兒。

「嗯?為什麼?是因為菜不好嗎?其實我也沒有錢,所以只好買這種最便宜的菜吃了,你別見怪。」笛兒臉上一紅,解釋道。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吃而已。」後腦勺無奈的解釋。

笛兒好奇的打量了下後腦勺,靈動的眼睛轉了下,明白後腦勺的意思了,笑著說:「我知道了,你是見菜太少了,不好意思吃是吧?跟你說實話了,我吃不慣這菜的味道,每次也只是能吃下一點而已,所以,你就不用客氣。」

精靈笛兒說著,把盤子塞進了後腦勺的手裡,笑嘻嘻的看著他,說:「吃吧,不然就浪費了。」

後腦勺並不是在嫌棄菜的好壞,他也是真的很想吃,可他不願平白無故受人恩惠,尤其是來自異性的,昔日的傷,讓他對所有女性都莫名的產生了一種抗拒,只是這種抗拒深深的埋藏在他的心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精靈笛兒好意,絕對是真心的,從她那清澈的眼神里,後腦勺就知道她的舉動沒有半點的惡意,他猶豫了,心想:「拒絕,無疑會傷害到笛兒的心,可是,唉,我該怎麼辦?」

「咯咯,你這人真是的,我從沒見過你這樣扭扭捏捏的人,還是男人呢,不羞……」精靈笛兒捂著嘴,輕笑起來。

「那……那謝謝了,不過我不會白吃你的東西的,如果有什麼事需要我做的,你就來找我,我現在是跟謝非爾會長的跟班了。」後腦勺漲紅了臉,小聲說道。

「嗯,我記住了,嘻嘻,其實要是那樣的話,我們應該算是同事了,你看,你是謝非爾會長的跟班,是給他打工吧,而會長是傭兵酒吧的老闆,而我也在給老闆打工,你說是不是?」精靈笛兒扳著手指,認真的說。

後腦勺啃著饅頭,抓著盤子里的菜胡亂的塞進嘴裡,大口大口的嚼著,眼睛則看著精靈笛兒,還不斷的點著頭,認同精靈笛兒的話。

「咳……咳……」塞的滿嘴東西的後腦就,吃嗆了,咳嗽起來。

「哈哈,你真是的,吃這麼急幹什麼,我去幫你端杯水去。」精靈笑著站起身,跑向吧台。

「哦,謝謝……」後腦勺一邊拍著胸口,一邊說。

「朋友之間,是不需要謝的。」精靈笛兒回頭笑著說。

就在精靈笛兒去端水時,後腦勺突然看到謝非爾會長的身影,出現在酒吧與工會的弄堂里,他趕緊站了起來,將盤子放在長椅上,使勁的將卡在食道里的東西咽了下去,跑了過去。

「會……會長,您要出去?」後腦勺跑到會長跟前,問。

「原來你在這,哎,你的頭髮怎麼少了一半?」謝非爾會長打量了下後腦勺,皺起了眉頭問。

「我……我……對不起會長,這全是我的錯,剛才我練習魔法時,不小心站在下風口,火倒卷回來燒著自己了,所以……」後腦勺支吾著解釋。

「練習魔法?」謝非爾會長疑惑的問。

「是,是,克里會長教我的,可我太笨了,總是練不好,請您原諒,以後,我再也不練習了。」後腦勺低下頭,說。

「哦,這倒不必,不過你以後練習時,要注意一點。」謝非爾會長無奈的說。

「是,是,我記住了,對了,會長,您找我有什麼事吩咐嗎?」後腦勺陪著小心問。

「嗯,跟我來,有幾封信要你送一下。」謝非爾會長說。

「是。」後腦勺答應了聲。

後腦勺跟在謝非爾的身後,向辦公室走去。而這時,已經倒好了一杯水的精靈笛兒,正好過來,看到後腦勺要走,想喊他,被後腦勺發現了,把手放在嘴上示意她不要出聲,指了指前面的謝非爾會長,又指了指角落裡長椅上的盤子。

精靈笛兒明白後腦勺的意思了,笑著點了下頭,看著後腦勺消失在弄堂的盡頭。

後腦勺一直跟著謝非爾會長,到了辦公室的門前,就在謝非爾會長要推門進去時,突然裡面傳出了動靜,好像有人在裡面正翻東西。「

「小偷?」後腦勺立即想到人潛入會長的辦公室里行竊了,趕緊拉了下前面的謝非爾會長,示意他裡面有人。

「沒關係,裡面的人我認識……」謝非爾會長愣了一下后,說。

就在謝非爾會長跟後腦勺解釋時,裡面傳出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爸爸,是你回來了嗎?快進來,我搞不定你的寵物蜥蜴龍了,松嘴,松嘴……」

後腦勺聽到那個聲音,立即渾身發麻,因為那個聲音的主人,就是不知為何突然追殺他,還有驢的那個美女,他翻了下白眼,開始為自己的小命祈禱:「天啊,別再讓那個女魔頭髮火了,太可怕了。」

謝非爾會長對身後的後腦勺的表情,一無所覺,聽到裡面女孩的求援聲,當下推開門走了進去,接著,一絲魔法氣息,從辦公室里透出來。

「哦,天啊,安娜,你做了什麼事,可千萬別把我的小寶貝惹惱了,你知道我為了得到它花了多少時間嗎?」裡面,謝非爾會長不滿的說。

「這不能怪我,我只是想看一下其他的信件有誰的而已,誰知這個東西,突然從桌子下面竄了出來,咬住我的衣服不放,哼,要不是看在是你的寵物的份上,我早就把它燒死了。」安娜氣呼呼的解釋。

「原來如此,嘿嘿,還好你沒用魔法,否則這裡就被你們兩個搞的天翻地覆了,來,寶貝過來,別理安娜,到桌子下面去,嗯,好了安娜,如果你沒什麼事的話,先回家吧,告訴你母親,讓她現在就開始為你準備行程需要的東西,還有半個月就要開學了,我不希望到時你還……」謝非爾會長無奈的說。

「知道了,爸爸,你可真羅嗦,喂,小東西,出來,我帶你出去玩去好不好?」安娜對父親的命令根本不在意,逗弄起桌子下面的蜥蜴龍來。

謝非爾會長嘆了口氣,沖門外喊:「唉,都是你媽慣的你,喂,後腦勺進來。」

「是。」後腦勺一直傾聽著裡面的動靜,聽見會長叫他,身上馬上一陣哆嗦。

「後腦勺?爸爸,那是你的小跟班嗎,快讓他進來,我看看。」安娜興奮的說。

「哦,天啊,完了,我不應該回來的……」後腦勺心裡暗罵著自己,低著頭挪進了屋裡。

後腦勺一進屋,站在謝非爾會長身邊的安娜,一眼就認了出來,看著後腦勺的那狼狽的樣子,她指著後腦勺的頭,笑成了一團。

「咳……安娜,你能不能不笑?」謝非爾會長不滿的說。

「是,是……我不笑了,哈哈,他就是後腦勺?哈哈……」安娜想不笑,可是實在沒法從後腦勺那可笑的樣子中擺脫出來,尤其她知道,後腦勺這個樣子,全是她一手造成的時,就更忍不住了。

6 《龍與魔法師》 -參考資料



http://shu.xmtip.cn/zuopin.php?book_id=26319
上一篇[格里斯]    下一篇 [曼尼普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