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劇情描述豪宅司機的女兒莎賓娜從巴黎回到美國時已長得婷婷玉立,令花花公子的弟弟食指大動,不斷向她獻殷勤。哥哥本來一心以事業為重,但眼看小女孩將被騙,乃出手拯救莎賓娜,不料卻讓自己墜入情網。在幕前幕後揮灑自如的彼此配合下,本片自然流露出浪漫喜劇的吸引力。

1 《龍鳳配》 -基本資料

《龍鳳配》海報

 由彼得.威爾導演,漢弗萊.博加特、奧黛麗.赫本、威廉.霍爾登合演的經典愛情喜劇,成績比1995年重拍的《新龍鳳配》可觀,主要是舊版的選角更恰當,尤其赫本的純真可愛形象無法取代。

劇情描述豪宅司機的女兒莎賓娜從巴黎回到美國時已長得婷婷玉立,令花花公子的弟弟食指大動,不斷向她獻殷勤。哥哥本來一心以事業為重,但眼看小女孩將被騙,乃出手拯救莎賓娜,不料卻讓自己墜入情網。在幕前幕後揮灑自如的彼此配合下,本片自然流露出浪漫喜劇的吸引力。

2 《龍鳳配》 -劇情簡介

《龍鳳配》劇照

  薩布麗娜是長島富有的拉臘比莊園司機的女兒,從小在這裡長大。雖已成年,可她缺乏社交經驗,充滿了幻想,不諳世事,對主人家的的漂亮小夥子戴維產生了戀情。父親將薩布麗娜送往巴黎學習烹飪,臨行前,她深感愛情無望,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沒想到卻被戴維的哥哥萊納斯救起。和風流倜儻的戴維不同,萊納斯是個敬業的商人。 

在巴黎學習期間,薩布麗娜漸漸變得成熟,成了一位漂亮幹練的獨立女性。在長島,萊納斯和父母正極力撮合戴維與一家公司老闆帕特里克.泰森的女兒的婚事,因為兩家產業合併有利可圖。不久他們宣布訂婚。薩布麗娜從巴黎返回長島,這時的她充滿自信,魅力四射,戴維幾乎沒有認出她...

3 《龍鳳配》 -製作背景

好萊塢喜劇片大師比利·懷爾德以《日落大道》、《浮生若夢》等幾部十分著名並且深受影迷好評而受到電影評論家的推崇的電影,贏得了在美國電影史上的崇高地位。這部由執導的《龍鳳配》也是一部比利·懷爾德似的社會諷喻喜劇片,通過講述一個大家族裡一位勤雜人員的女兒經過學習以後變得美麗無窮,從而最終獲得了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這正所謂知識可以改變命運。而知識對於命運的改變首先在於改變了接受知識者的內在氣質。所以,這也是一部關於麻雀變鳳凰的故事。

影片中的兩大家族希望通過聯姻而壯大各自的事業的行為在今天的社會中也是常見的。這就是所謂的「強強聯合」。不過這部電影俗套的地方在於它歡歡喜喜大團圓似的結局。

4 《龍鳳配》 -幕後花絮

《龍鳳配》劇照

 ·在影片開拍前的最後時刻,亨佛萊·鮑嘉取代了原定的加里·格蘭特,不過,鮑嘉與威廉·霍爾登的意見不一致,鮑嘉不希望奧黛麗·赫本扮演薩布麗娜,認為自己的妻子勞倫·巴考爾更適合,但霍爾登當時則愛上了赫本。三位主演的片酬分別為:鮑嘉30萬美元,霍爾登15萬美元,赫本15000美元。

·儘管伊迪絲·海德(Edith Head)憑本片贏得了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但奧黛麗·赫本的服裝絕大多數是由休伯特·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設計的,而且是赫本親自從紀梵希完成的服裝中挑選出自己認為適合的,這是她第一次同法國設計師合作,紀梵希也由此成為赫本的電影生涯中忠誠的合作夥伴。  

·影片原定片名為「Sabrina Fair」。 

·萊納斯帶著薩布麗娜去戲院時,兩人看的戲正是《七年之癢》,《七年之癢》是比利·懷爾德即將拍攝的下一部電影。 

·在影片拍攝期間,奧黛麗·赫本與威廉·霍爾登相戀,但赫本在得知霍爾登無法生育后立即分手。 

·不管拍攝計劃是否緊迫,亨佛萊·鮑嘉必須在下午6點停工休息,因為6點是他固定的小酌時間,為了他心愛的威士忌蘇打,他不買任何製片商的帳,如果不能滿足,他寧願拂袖而去。 

·就像1950年的《日落大道》一樣,本片在開拍時劇本還未完成,在影片拍攝期間,編劇歐內斯特·萊曼(Ernest Lehman)幾乎筋疲力盡。一天,亨佛萊·鮑嘉因沒能拿到當天戲份的副本而勃然大怒,懷爾德對鮑嘉的態度極為不滿,對劇組人員說如果鮑嘉不向萊曼道歉,影片就停止拍攝,最後,鮑嘉終於化解了僵局。 

·在影片拍攝期間,比利·懷爾德也在幫助完成劇本,一天他曾讓奧黛麗·赫本裝病,以為劇本爭取時間。  

5 《龍鳳配》 -所獲獎項

1955 獲獎奧斯卡獎 最佳服裝設計(黑白) (Best Costume Design, Black-and-White) Edith Head  
        提名 最佳女演員 (Best Actress in a Leading Role) 奧黛麗 赫本 (Audrey Hepburn)  
         最佳導演 (Best Director) 比利 懷爾德 (Billy Wilder)  
         最佳編劇 (Best Writing, Screenplay) 比利 懷爾德 (Billy Wilder),塞繆爾 A. 泰勒 (Samuel A. Taylor),歐內斯特 萊曼 (Ernest Lehman)  
         最佳攝影(黑白) (Best Cinematography, Black-and-White) 查爾斯 朗 (Charles Lang (I))  
         最佳藝術指導-布景(黑白) (Best Art Direction-Set Decoration, Black-and-White) Hal Pereira,Walter H. Tyler,Sam Comer  

1955 獲獎 金球獎最佳編劇 (Best Screenplay) 比利 懷爾德 (Billy Wilder),塞繆爾 A. 泰勒 (Samuel A. Taylor),歐內斯特 萊曼 (Ernest Lehman)  

1955 提名BAFTA電影獎 最佳英國女演員 (Best British Actress) 奧黛麗 赫本 (Audrey Hepburn)  
  
1954 獲獎國家評論協會獎 最佳男配角 (Best Supporting Actor) John Williams (II)  

2002 提名國家電影名錄

6 《龍鳳配》 -相關評價

《龍鳳配》劇照

 我們嘗試將1954年出品的《龍鳳配》和1962年出品的好萊塢愛情類型片中的經典影片《窈窕淑女》進行一個涉及意識形態層面的文本對比閱讀,是否能夠更為清楚的認識一個好萊塢語境中的比利•懷爾德。

兩部影片在敘事文本上均貌似嚴格的遵守著愛情類型的條條框框,在情節模式上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灰姑娘」的經典本文。法蘭克福的理論家們,將文化工業導致的類型化指認為「通過廣大無階級性的新神話,強有力地援助了收編工人階級的進程,並且更加緊密的將工人階級與發財致富的信念結合起來。」 這句話默認了好萊塢電影在意識形態上的資產階級立場和中產階級道德。建立在這種理論的指導上,我們是否可以對兩部影片的階級性立場進行審視,從敘事中挖掘其意識形態運作的不同方式和迥異方向。 

兩部影片講述的都是一個底層階級的女性,如何與中產階級男性結合。這其中的決定性事件都是她們被塑造,導致了身份的改變。而身份的改變致使她們進入了中產階級的生活之中。這種身份的可移動性,被文化研究學者們認為是大多數工業社會階級系統的特徵。然而,我們需要審視的是,這兩部影片中,底層人民身份改變的方式是不一樣的。《窈窕淑女》的伊利莎,因為語言學家和一個資本家兼貴族玩笑般的打賭而被中產階級塑造,繼而進入到了中產階級的生活中,這就是說,底層階級如果希望改變自己的身份,必須等待中產階級的塑造。而伊利莎改變身份的動機,既是赤裸裸的來自於對中產階級生活的嚮往。而伊利莎父親的身份改變,更是神化了中產階級的作用,語言學家又是開玩笑的一句話,又使這個遊手好閒窮的叮噹響的父親成為了「英國最優秀的道德家」,得到周圍人的追捧(過去他是個人人討厭的混蛋)。這其中的諷刺意味是直指底層人民的。但身份改變的事實,卻給予中產階級以改變和塑造底層人民的權力。 

而在《龍鳳配》中,同樣存在一個塑造的過程。但區別於《窈窕淑女》的是,這種身份改變的動機,是來自於女主角莎布琳娜對於中產階級男青年大衛的愛情。她遵父命去法國學習廚藝,在法國被一個男爵塑造。這個塑造的過程在敘事中被省略,被看作一場偶遇和機緣。法國和男爵在這裡扮演的角色具有深意,比利懷爾德藉助歐洲和貴族階層,是否在用一種更為古典的方式,消解中產階級的權力? 

 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從敘事層面對影片的階級狀況進行分析。兩部影片中都有兩個被嚴格區分的世界。在《窈窕淑女》中,這兩個世界之間只存在底層階級對中產階級世界的闖入,但兩個世界彼此之間是不可見的。《龍鳳配》中,兩個世界因為主僕關係的設置,在空間位置上並不存在區分,這種區分是象徵性的。不可見被打破,底層階級的視點被承認,中產階級的生活作為一個舞台被底層階級觀察。這種觀察在兩次舞會中顯現得最為明確。在開片的舞會中,草叢作為象徵性的界限,莎布琳娜躲在草叢后窺視著舞會上的大衛;而在第二次舞會中,莎布琳娜進入到了這場舞會中,僕人們躲在草叢後繼承了這個窺視的視點。階級劃分被認為是想象性的,作為司機的父親嚴格遵守這種劃分,他告訴莎布琳娜「不要伸手齋月」。而顛覆性的台詞是莎布琳娜的回答:「現在月要摘我了。」當想象性的階級劃分不復存在,底層人民才能夠真正進入到中產階級的世界里,這是比利懷爾德的顛覆性處理之一。即賦予底層階級以主動性,儘管這種主動性是建立在愛情基礎上的。但在《窈窕淑女》中,伊利莎連爭取愛情的主動都是不存在的。 

這種主動與被動的問題涉及到了所謂的「闖入」。《窈窕淑女》中的伊利莎對中產階級世界的第一次闖入是混亂而驚恐的,她對這個世界充滿敵意,這整個闖入被表現為不倫不類,這種不倫不類被一直延續到伊利莎的父親的闖入。他在語言學家家中的表現是「不道德」,並且唯利是圖的。但語言學家的表現充滿了剋制,他不但給錢,且用一句話就讓其父一步登天。整個影片的過程,可以看作是中產階級幫助底層階級女青年消除「闖入」的過程。伊利莎被語言學家逼迫學習「發音」。這種逼迫被表現為苦口婆心的。當她的發音終於標準之後,伊利莎便成功進入了中產階級甚至貴族世界。兩個世界的隔閡,被簡單看作是「發音」帶來的。在英國,發音被看作一個顯著的身份標誌,但在影片中,這個標誌被簡單化為身份改變的充分條件。這種簡單化的背後是否含有更多的意識形態企圖,即製造一個並非事實的幻覺,底層階級想要改變身份是容易的,只需要好好練習自己的發音就可以了。階級對立被簡單化為生活方式的對立,並且中產階級立場將這種對立建構為「底層階級的語言是粗俗的」。這其中隱含的中產階級道德和意識形態是赤裸而隱晦的,並且對於下層觀眾存在反動的詢喚功能。

而《龍鳳配》中,階級對立從未消除,莎布琳娜的「闖入」從未消解。即使她被成功塑造,成為一個「淑女」,如同所有類型片一樣驚艷的來到舞會上,仍然被中產階級玩弄。比利懷爾德意欲表現的,根本就不是階級的消除,他根本不相信階級是可以消除的。他始終在表現的是中產階級家族內部的危機。所以另一個意義上的「闖入」發生了,賴恩斯因為家族利益阻止大衛與莎布琳娜的愛情,成為大衛和莎布琳娜之間的闖入者,而大衛因為賴恩斯以自己為交換品,兩次闖入賴恩斯的辦公室。這個意義上的闖入是比利懷爾德關注的話題。中產階級成為觀眾的觀看對象。如同片中莎布琳娜對於他們的觀看一樣。

《窈窕淑女》將愛情的到來看作是塑造完成的結果,語言學家陳述自己愛上伊利莎的理由:「我很高興,我將你變得自信了。」這種愛情可以被看作是一個畫家對於自己作品的愛,一個生物學家對於自己克隆出來的羊的愛。影片的結尾部分是伊利莎的遊走,她不滿於語言學家將她作為一個作品般欣賞,離家出走。但她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回到原來的階級中,原來與自己載歌載舞的人們告訴她:「小姐,你不應該來這兒。」這種刻意的設置是中產階級對於下層世界的想象性描述,這種無法交流被刻意放大。在這裡,伊利莎面臨的困境是身份的模糊。語言學家的人口報失並不能夠說明伊利莎的身份,伊利沙也無法明確自己的身份,她似乎不再屬於下層世界,只好回到中產階級的世界里捉迷藏,並且最終回到語言學家身邊,以完美愛情收尾。一切都是在中產階級的掌握之中,這就是完美愛情的真相。

《龍鳳配》的愛情發展卻是產生於中產階級內部的爭鬥中,賴恩斯在阻止大衛與莎布琳娜的過程中愛上了莎布琳娜,但出於家族的利益他必須將莎布琳娜送回法國。莎布琳娜則選擇同時放棄這兩個人,回到巴黎。法國在這裡成為了莎的歸屬,這裡除了愛情的困頓並不存在其他的困境,莎布琳娜不像伊利莎無處可去,她將法國作為自己最後的歸屬。但最後結局的意義在於,中產階級兩兄弟被莎布琳娜改變,宣稱不結婚的賴恩斯終於放手追求愛情,花花公子大衛卻決定為家族利益擔負責任。莎布琳娜成為了解決中產階級家族危機的關鍵因素。 

 但事實上,解決這一切的是法國男爵,他對於莎布琳娜的塑造是改變這一切的關鍵因素。而在這裡,問題被重新提出,對於比利懷爾德,歐洲和巴黎,究竟意味著什麼,男爵的身份設置,又說明了什麼。比利懷爾德否認中產階級對下層人民具有塑造的能力,這無疑打破了好萊塢類型電影的意識形態訴求,但他又選擇一個標準的類型片文本,這本質上形成了一種分裂。類型電影始終被看作一種使用大眾傳播手段使不平等合法化的方式,是讓「從屬階級安心於其從屬階級地位」。而好萊塢電影工業的工業特製和資本來源,就決定了其必須維護以華爾街高層為代表的大資產階級和最廣大的中產階級的利益。這本是無須質疑的。《窈窕淑女》的意識形態運作方式正是完整的陳述了這一套道德:中產階級有能力塑造下層人民,使他們進入到中產階級隊伍中,並獲得完美愛情。而以另一套主體進行表述,即下層人民可以通過中產階級的塑造,成為中產階級的一員,並獲得中產階級的完美愛情。這種儀式化的集體幻覺機制是幾乎所有經典好萊塢類型的法寶。然而《龍鳳配》一方面顛覆中產階級的作用,轉而呈現中產階級內部的矛盾,一方面將塑造的能力和權力交給古典意義上的歐洲貴族。事實上,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歐洲貴族已經成為了一個名義上的特權階級,這就是說,資本在這之中的能力被消解,這與好萊塢的道德是背道而馳的。塑造的權力被建立在不以資本為基礎的名義上存在階級手中,是否可以看作是比利懷爾德對於這個類型模式的本質上的的反諷呢? 

上一篇[大島理子]    下一篇 [磁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