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20世紀外國短篇小說經典》

標籤: 暫無標籤

《20世紀外國短篇小說經典》是20世紀全球文學經典珍藏叢書之一。20世紀世界短篇小說的藝術氣象中的一大景緻,便是法俄關鼎足而三。檢視短篇小說這一百年來的發育狀況,不論是在創作實力上還是在創作實績上,法國、俄羅斯與關國這三家無疑是最為突出的,堪稱短篇小說藝術擂台上氣勢雄勁的三強。

1 《20世紀外國短篇小說經典》 -內容簡介

在20世紀的法國文壇上,短篇小說的藝術探索依然保持其繁富多姿的景氣。出現了莫洛亞、埃梅與布朗熱那樣的將世態人心展現得惟妙惟肖的短篇小說名家,也出現了薩特、加繆那樣的以獨特的哲理寓意警人心智的短篇小說力作;既有一反現代派作家的手法,而有意模仿傳統的古典主義風格,以簡潔的情節、明晰的語言與女性特有的細膩筆觸,而寫出贏得廣大讀者喜愛的短篇小說精品的作家,如弗朗索瓦.薩岡,也有勇於標新立異,傾心於先鋒實驗,將傳統的短篇小說變異為一種速寫,一種鏡頭,一幅圖像的「新小說派」旗手,如羅伯一格利耶。尤其是莫洛亞、埃梅與布朗瑞這三位短篇小說高手,對短篇小說在20世紀法國文壇上藝術生命的延續與張揚,作出了十分突出的貢獻。這三位於不同時段在短篇小說園地的執著耕耘,似乎構成了20世紀法國短篇小說藝術征途上的三大驛站。這三位在短篇小說藝術上的精深造詣,可謂是20世紀法國短篇小說得以保持其世界強國地位的基石。

2 《20世紀外國短篇小說經典》 -目錄

[義大利]路易吉·皮蘭德婁/蝙蝠/
/好人兒/
[義大利]迪諾·布扎蒂/渴望健康的人/
[義大利]阿爾貝托·莫拉維亞/中國盒子/
/生活中最可怕的東西/
[義大利]依塔洛·卡爾維諾/馬科瓦爾多逛超級市場/
[西班牙]卡米洛·何塞·塞拉/一副墨鏡/
[西班牙]阿·瑪麗亞·馬圖特/幸福/
[法國]安德列·莫洛亞/星期三的紫羅蘭/
/大師的由來/
[法國]馬塞爾·埃梅/穿牆記/
[法國]讓·保爾·薩特/牆/
[法國]阿爾貝·加繆/來客/
[法國]達尼埃爾·布朗瑞/切耶那谷/
[法國]阿·羅伯·格里耶/三個反射現象/
[法國]弗朗索瓦·薩岡/義大利的天空/
[英國]赫伯特·喬治·威爾斯/被盜的桿菌/
[英國]約翰·高爾斯華綏/品質/
[英國]威廉·薩默塞特·毛姆/無所不知先生/
[英國]弗吉尼亞·伍爾夫/雜種狗「吉卜賽」
[愛爾蘭]詹姆斯·喬伊斯/阿拉比
[奧地利]萊納·馬利亞·里爾克/小園中
[奧地利]斯特凡·茨威格/森林上空的星星/
[奧地利]弗蘭茨·卡夫卡/飢餓藝術家/
[德國]瑪麗·露易絲·卡施尼茨/亞當與夏娃/
(德國]亨利希·伯爾/過路人,你到斯巴/
[瑞士]弗里德利希·迪倫馬特/隧道/
[挪威]瑪格麗特·約翰森/公司聚餐會/
[芬蘭]弗蘭斯·埃米爾·西倫佩/遺產/
[捷克]雅洛斯拉夫·哈謝克/得救/
[南斯拉夫]伊沃·安德里奇/鄰居/
[俄羅斯]費奧多爾·庫茲米奇·索洛古勃/白毛狗,/
[蘇聯]馬克西姆·高爾基/馬卡爾·楚德拉/
[俄羅斯]亞歷山大·伊力諾維奇·庫普林/圓舞曲/
[俄羅斯]伊萬·阿列克謝耶維奇·布寧
/輕盈的氣息/
/幽暗的林間小徑/
[俄羅斯]列昂尼德·尼古拉耶維奇·安德列耶夫/牆/
[俄羅斯]米哈伊爾·阿列克謝耶維奇·庫茲明
/孕生苦果的肖像/
[俄羅斯]阿爾卡狄·季莫菲耶維奇·阿威爾琴科/盲人們/
(蘇聯]伊薩阿克·埃曼努依·洛維奇·巴別爾/覺醒/
[蘇聯]瓦西里·馬卡羅維奇·舒克申
/秋夭/
/太陽·老人·少女/
[美國]威拉·凱瑟/瓦格納作品音樂會/
[美國]舍伍德·安德森/紙丸/
/上帝的力量/
[美國]威廉·福克納/紀念愛米麗的一朵玫瑰花/
[美國]歐內斯特·海明威/殺人者/
[美國]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初戀/
[美國]尤多拉·韋爾蒂一條新聞/
[美國]約翰·契弗/自我矯治/
[美國]約翰·巴思/生活故事/
[美國]托馬斯·品欽/熵/
[加拿大]莫利·卡拉漢/勢利眼/
[加拿大]加布里埃爾·魯瓦/死去的女孩/
[阿根廷]豪爾斯·路易斯·博爾赫斯
/小徑分岔的花園/
/圓形廢墟/
[瓜地馬拉]米格爾·安赫爾·阿斯圖里亞斯/紋身女/
[哥倫比亞]加西亞·馬爾克斯/巨翅老人/
[秘魯]胡里奧·拉蒙·里貝羅/一枚徽章/
[澳大利亞]阿倫·馬歇爾/能言樹/
[澳大利亞]帕特里克·懷特/叫喊著的土豆/
[紐西蘭]凱瑟琳·曼斯菲爾德/一杯茶/
[紐西蘭]弗蘭克·薩吉森/最後的醫治/
[印度]普列姆昌德/打嘎兒/
[印度]薩拉丁度·班納吉/佛陀像/
[黎巴嫩]紀伯倫/新婚的床/
[埃及]馬哈姆德·台木爾/小耗子/
[日本]芥川龍之介/蜘蛛之絲/
[日本]川端康成/水月/
[日本]安部公房/夢中的士兵/
[日本]山川方夫/護身符/
[日本]大江健三郎/環火鳥/

3 《20世紀外國短篇小說經典》 -前言

  一
  也許,審美判斷總在承受審美距離的干預。距我們並不久遠,甚至與我們同時代的作家作品被冠之為經典時,我們似乎是難以認可的。在短篇小說藝苑裡,放眼這剛剛成為歷史的20世紀,又有誰堪與19世紀引以自豪的那些短篇小說藝術大師——比如,梅里關或莫泊桑,果戈理或契訶夫,愛倫·坡或歐·亨利——比肩而立?
  然而,這類對比並非絕對合理。當我們以世紀檢閱的胸懷,以百年回瞻的眼光,來綜觀世界文學百花園裡短篇小說這一百年的藝術氣象,來檢視短篇小說這一品種這一百年間的發育態勢與收成景況,我們還是可以為她理直氣壯地說一句:她在這一百年也有不俗的成績,也有亮麗的景緻,也是不乏那足以傳世的經典之作的。
  這氣象,這景緻,自然可以作多面觀。在我看來,它至少體現於以下三個層面。
  其一,豐碩的創作實績。短篇小說在這一百年裡的收穫是相當驕人的。名作如林,名家輩出。以短篇小說創作飲譽世界文壇的一流作家,在義大利,至少有皮蘭德婁,有莫拉維亞;在法國,至少有莫洛亞,有埃梅;在奧地利,至少有卡夫卡,有茨威格;在俄羅斯,至少有安德列耶夫,有舒克申;在美國,至少有安德森,有契弗;在阿根廷,至少有博爾赫斯;在日本,至少有芥川龍之介——這些畢生耕耘於短篇小說園地且成績斐然的一代大家,其風采獨具的力作堪稱20世紀世界短篇小說中當之無愧的經典。

4 《20世紀外國短篇小說經典》 -精彩書摘

蝙蝠 路易吉·皮蘭德婁(1867-1936)
義大利小說家、劇作家,現代派文學的先行者,193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著有長篇小說7部,劇本40多部,詩集7卷,短篇小說300多篇,結集為《一年中的故事》(1937)。其成名作是長篇小說《被遺棄的女人》(1901)。其代表作有長篇小說《已故的帕斯加爾》(1904)、劇本《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1921)和《亨利四世》(1922)。人的理性思考與社會生活的非理性變化之間的衝突,充滿種種焦慮的現代人的內心世界與荒誕不可知的外部世界的衝突,撲朔迷離的現實生活中人的「自我」的分裂,人的本性與人的社會表現即「假面」之間的分裂,是貫穿皮氏作品的一個基本題旨。這一題旨,在其既荒誕不經又合乎情理,既不可置信又順理成章的短篇故事中,得到了十分凝鍊的展示。《蝙蝠》敘寫兩種現實的互動,以「戲中套戲」的方式揭示深厚的哲理,出神入化,令人驚奇。《好人兒》表面上寫女主人公與新婚丈夫的「蜜月」,實際上更將其前夫的形象以潛文本的形式刻畫出來,以實襯虛,可謂別緻。
  一切順利。
  這出喜劇,沒有包含任何會讓觀眾生氣或討厭的新東西。它構思精巧,足以引發預期的效果。
  喜劇的人物當中有一位高級神職人員,也就是說,一位紅衣主教,他在家中收養了一位貧窮而又守寡的小姨,而他年輕的時候曾經愛過她。寡婦的小女兒,正值女大當嫁的豆蔻年華,紅衣主教大人很想把她嫁給一個受他保護的年輕人,這位後生從小在他家裡長大,表面看來,是他從前的一個秘書的兒子,可是,實際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