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C+偵探》由以恐怖片聞名歐美的香港著名導演彭順執導,華語電影天王郭富城(聽歌)擔綱主演。在影片《C+偵探》中,郭富城扮演一位私家偵探亞探(Tam),在曼谷的唐人街里一樁看似尋常的「尋人案件」將他的「無聊」生活打亂。本片投資超過兩千萬港元,分別在香港、泰國等地取景,歷時3個多月拍攝完成,由擅長恐怖驚悚片的香港導演彭順執導,除郭富城外,廖啟智、黃德斌、成奎安等也在片中擔任重要角色。影片在全國範圍內共投入了超過400個拷貝。

 

1 《C+偵探》 -劇情簡介

《C+偵探》《C+偵探》

亞探(郭富城飾)是生於泰國的華裔,自幼因雙親失蹤而孤苦零丁,他一直嚮往能夠成為一名警察,但是因為雙眼高度近視而未被錄取,最終迫於生計而成為一名私家偵探。為了謀生,在唐人街處理一些男女糾分、雞鳴狗盜之類的小案子。而一樁看似尋常的「尋人案件」卻將他的「無聊」生活打亂。原本以為是簡單的男女私情糾紛,但是亞探越調查發現事情越複雜,正當千頭萬緒無從下手之際,知情人又開始一個個的神秘死亡,兇手的殺人手法極為詭異,毫無線索可尋,亞探面臨到他職業生涯以來最大的挑戰……

2 《C+偵探》 -主演介紹

《C+偵探》郭富城

郭富城,香港藝人,昵稱「城城」,又稱「城仔」、「阿王」(其英文名Aaron譯音),出生於香港,籍貫廣東東莞。成名之前已是一名出色的舞蹈演員,曾在呂方、梅艷芳的MV都有扮演過角色。在無線表演班訓練期間,表現出色,藝訓班畢業成績第一名,有無線「十小虎」之稱,拍過一系列影視作品,由於當時無線五虎將正熱,反響一般。 經歷默默無聞的幾年奮鬥時期,1990憑台灣光陽機車(HONDA)廣告被大家熟知,之後更被台灣知名經理人劉瑋慈發掘出了第1張個人唱片《對你愛不完》深受台灣歌迷的歡迎,隨即又推出了個人2張國語大碟《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到底有誰能告訴我》,風靡整個亞洲一時,可以說當時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郭富城的歌聲。

成奎安(Shing Fui-On,1955年2月1日-),綽號「大傻」,香港西貢南圍原居民,電影演員。成奎安早於13歲時輟學,曾任職打手。1978年被李修賢發掘,開始在電影演出。由於體形高大外形較兇狠,成奎安在電影多數飾演江湖大佬一類的惡人角色,因而有「大傻」的稱呼。一般他多以配角的身份亮相,而以主角身份擔正的不多。如1996年無線劇集《900重案追兇》便是成奎安少數領銜主演的作品。成奎安為西貢南圍村代表,曾參加香港區議會競選,但最終落敗。近年被診斷患上鼻咽癌,曾接受化療及電療。

黎耀祥,1983年加入無線電視營業部當文員。1985年,放棄文職工作,轉到藝人培訓班:「雖然做文員較愜意,壓力又小,但我對演戲的興趣濃厚,中學時就不時參演話劇,覺得自己天生要加入這一行。」處於「劉德華時代」,一、二線演員大部分都是像苗僑偉和黃日華般「高大靚仔」,明知自己沒可能做紅小生,但黎耀祥也有一定的心愿:「中年時也要做到吳孟達的位置;若中年沒有運氣,老年時也要做第二個關海山。」因此,他要一輩子演戲,相信總有一個機緣讓他發出光芒。在無線徘徊於三、四線演員位置十多年的黎耀祥,1998年運氣終於降臨,TVB版《西遊記》原定飾演豬八戒的演員臨時辭演,使得他獲機會接下了這一角色。而他所演繹的豬八戒形象幽默惹笑,整日把「多情自古空餘恨」掛在嘴邊,讓人印象深刻。今日雖然黎耀祥仍然只是配角身份,但他的演技已備受肯定,成為觀眾眼裡不可或缺的金牌綠葉。

3 《C+偵探》 -角色介紹

《C+偵探》《C+偵探》

亞探 郭富城 飾
自幼雙親神秘失蹤,立志成為警察,但因患有高度近視而不能加入警隊工作,所以轉作私家偵探。他每次辦案都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也經常鬧出笑話,最喜歡使用手機拍攝照片作線索。

風澤 廖啟智 飾
泰國警察,是阿亞的好友,每當阿亞生活困難時經常借錢給他,辦案注重證據。更出言阻止阿亞再度追查神秘女子的下落,警告其不要因為查案而惹禍上身。

肥龍 成奎安 飾
阿亞在酒吧結識的朋友,因委託阿亞查探另一神秘女子的下落,而令阿亞陷入疑雲重重的死亡危機。

4 《C+偵探》 -幕後花絮

《C+偵探》《C+偵探》

郭富城拍片遭谷祖琳胸壓 場面尷尬流汗不止

郭富城在彭順執導的新片《C+偵探》中艷福不淺,遭谷祖琳施以「胸壓」。但一向見慣大場面的城城,卻愈拍愈尷尬,弄得滿頭大汗。城城在這部懸疑驚悚片中飾演一名偵探,跟蹤谷祖琳時被識破,最後被困在屋內接受逼供。當時谷祖琳穿上性感薄質低胸裙,以胸壓向城城,令NG了幾次的城城愈拍愈尷尬,由於屋內悶熱,城城滿頭大汗。拍罷該場戲后城城笑道:「我一向都覺得小谷是個有性格又性感的女人,跟她首次合作就要拍這種鏡頭,令我有點不自然,幸好小谷叫我放鬆,她說她不介意,我才放膽跟她胸對胸貼著。」小谷在片中只客串兩場,仍專程飛往曼谷3日,皆因她一向喜歡彭氏兄弟的風格,更何況對手是城城呢!

郭富城兩跳臭水溝皮膚過敏

金馬影帝郭富城在片中扮演一名潦倒的私家偵探。為了配合角色,郭富城不僅著裝邋遢,拍戲時還不惜親自跳進臭水溝,弄得渾身過敏。郭富城接受記者採訪時,卻為自己的新形象辯解,稱不是為得獎故意「自毀形象」,只是角色原本就有些不修邊幅而已。

由於亞探生活窮困潦倒,郭富城為配合角色特地剃了平頭,大多數時間都穿著背心短褲在鏡頭前晃來晃去。在拍亞探被人追殺的一場戲中,郭富城還親身跳進臭水溝兩次。儘管不少偶像演員都曾以「自毀形象」的方式表明追求演技的決心,但郭富城稱自己並不是其中一員。「亞探只是有些不修邊幅,衣飾也不太時尚而已,並不是邋遢,更說不上自毀形象。」郭富城辯稱,「要說形象邋遢,我在《父子》中的角色更清貧潦倒才對。我覺得演員不必刻意去演一些破壞本身造型的角色,而應該演活每次拿到手的角色,才是一個真演員。」

雖然對背心短褲的造型甘之如飴,郭富城卻對拍戲時兩次跳入臭水溝的事情「耿耿於懷」。電影中有場戲是郭富城被人追殺,逼不得已要跳入臭水溝中。原本一次通過,導演看回放才知道郭富城沒有戴手錶,與前面的細節接不上。當時郭富城已經梳洗清潔好了,但也只得聽從導演安排,戴上手錶,再次跳入臭水溝中拍攝。「其實真的很辛苦,溝里的水真的很臭,但作為一個專業演員,我還是專業地完成了。」郭富城回憶說,污水中滋生的細菌讓他皮膚過敏,起了紅點,返港看皮膚醫生才得以痊癒。

5 《C+偵探》 -影片評論

《C+偵探》《C+偵探》

《C+偵探》的結局之強悍把所有人都耍了。(沒看過的人太遺憾了)當阿雄被警察阿澤擊斃在案發現場,所有人都以為劇情結束了。沒想到還有一些驚喜,就是結尾部分還交代了C+父母屍體的歸處。臨近落幕時,一個瘋子的嚎叫,影片結束了。但接下去的事情更出乎了我的意料,彭順這次導演的手法確實有點玩過火了。為了意想不到的結局,拿了十份之一的門票價值做最後的賭注。影片"結束"后,電影字幕出現,剪輯,音效,攝影等。觀眾也基本散場,有一些頑固份子依然停留在電影院,或許他們想連著看下一場,至少我是這樣想的,反正不要多付錢,結果我是幸運的,30秒之後,字幕的最後一行字是「影片尚未結束,迷底正在揭開」,剩下的人都傻了,原來彭氏兄弟所說的意想不到的結局竟然跟離場的觀眾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於是鏡頭回到一個垃圾筒,有人把那張照片丟進了垃圾筒,數秒之後,這張照片被又被拾了起來。C+盯著照片眼睛露出了惶恐的表情,因為他以為案情終結了,丟了那個該死的證物,可是在他丟照片的瞬間無意掃了一眼,發現照片上幾個人後面的桌上放著一支鋼筆,這支鋼筆是C+當時送給警察阿澤的,(影片里有一個談鋼筆的小細節是大家忽略的)由於一些特殊原因使這支鋼筆具有唯一識別性。於是一幕一幕鏡頭一一閃現,原來警察阿澤有一個會模仿別人筆記的特長,於是莫彗心案發現場當晚,阿澤先給幾位同謀模仿了莫慧心的簽名,然後就出去放風了,這種嚴謹的殺人過程是要裡應外合的,而莫慧心死後阿澤叫他們幾個處理屍體就由於緊急事件被招回了警局,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那幾個人會把屍體拋在C+所墜入的垃圾場.自己給自己扇了狠狠的一巴掌。影片還交代了阿澤為了兒子的病迫不得已去賭博,還借了還不起的高利貸,雙眼人阿雄和高利貸有關係(C+當時跟蹤雙眼人的地方就是黑道地下組織)於是,阿澤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找C+先還點錢暫時付利息,但阿澤知道這點錢是遠遠不夠的,迫不得已才協作雙眼人阿雄以警察的思維策劃莫慧心的恐怖殺人計劃。

6 《C+偵探》 -相關新聞

《C+偵探》《C+偵探》

從沒忘記職業操守

看過影片,關於《C+偵探》含義的疑問也就迎刃而解。所謂C+,就如同考試成績一樣,代表著比及格D好一點,比優良A、B還差一點的水平,郭富城扮演的就是這樣一個人物。為了演好這個並不出色的偵探,他可謂吃盡苦頭,在垃圾堆里摸爬滾打成了家常便飯,甚至還跳進臭水溝得了一身皮膚病,「那條溝,白天看比我的頭髮黑,而且還發亮」。郭富城說,這是在泰國拍的場景,拍攝時,劇組請了四個潛水員到場,一方面防止他發生意外,另一方面請他們排摸河底,因為有人反映曾在這一河段看到過鱷魚。拍攝時,他們還發現岸邊有個收屍隊在清理河道,現場臟臭程度可見一斑。「導演特意把這一段放在最後一天拍,怕萬一出問題耽誤整個拍攝進度。結果第二天我回到香港就去看醫生了,因為渾身出滿紅點子,打針、吃藥三天才好」。
記者問,如此辛苦為何不用替身?郭富城提醒大家,從歌壇走紅的他,也是演藝訓練班出身,很清楚演員的職業操守,「角色需要的話,赴湯蹈火我都要做。我從訓練班出來,就知道演員的專業操守,這一點,這麼多年都沒有變。」

張叔平也是我的伯樂

郭富城顯然很滿意自己的影帝頭銜,「我一直不想被『偶像』這個包袱纏繞,希望有一天可以遇到個好導演,讓觀眾看到我的另一面。」但是成功的背後都有風險,郭富城也遭遇過自己的艱難時刻。「確實,當了歌手這麼久,又是在香港這樣一個競爭殘酷的地方,一年365天最好天天見報。2002年我刻意減少工作量,一方面充實自己,一方面等待著伯樂的出現。但之後遇到的事情,讓我成長了很多。」那時候,關於郭富城窮困潦倒靠人接濟過活的報道不時見諸報端,「有很多難聽甚至刻薄的話,但我對自己要求很高,有很強的信念。聽到不同的聲音,我一直在衡量、反省。現在看,之前我就像溫室里的小孩,需要挫折來幫助成長。那時候的批評,對我來說是一針強心劑,讓我醞釀了再次奮起的情緒,隨時爆發。」郭富城說,每個演員,當人生和工作經驗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如果有人能上來推一把,就能取得神奇效果,像被武林高手打通任督二脈一樣。而陳木勝、譚家明和張叔平,就是他遇到的武林高手,也是他的伯樂。陳木勝、譚家明作為《三岔口》、《父子》的導演,被郭富城稱為伯樂並不足奇。至於張叔平,郭富城解釋,張叔平對人物理解很有一套,「他作為美術指導,幫我設計的造型能讓我更好地進入角色。之前他以為我就是一個歌手玩票來演戲,後來才發現我能跟上他的思路。他給了我很多靈感,教我去感受角色,讓我有了一個平穩的過渡。」

 

上一篇[紐曼音影王M861(1G)]    下一篇 [紙U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