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一向宗是佛教的一個宗派,在現在台灣也非常流行,是凈土宗的一個分支。認為多念阿彌陀佛到一心不亂死後就會上西方極樂世界。

1簡介

一向宗是佛教的一個宗派,在現在台灣也非常流行,是凈土宗的一個分支。認為多念阿彌陀佛到一心不亂死後就會上西方極樂世界。這種宗派由於鼓勵信徒募捐,所以相當有錢。他們也喜歡蓋廟,在日本戰國時代造成很大的問題,因為他們常常佔據諸侯的土地蓋廟,因此造成衝突(以現代話就是佔據公有地蓋廟).戰國時代,一向宗有錢之後就開始干涉政治,也常煽動民眾對諸侯不滿,令諸侯們非常頭痛。

2歷史起源

佛教很早就從中國和朝鮮傳入日本。753年,鑒真和尚第七次東渡成功,使得佛教更加在日本發揚光大。鑒真死後,日本佛教興起了更多門派,其中最有影響的是天台宗和真言宗。天台宗得到許多王公貴族的支持,財大氣粗,擁有大量的土地和財富。許多天台宗的寺院甚至有能力籑養僧兵,與地方諸侯抗衡。而真言宗將進口的佛教和本土的神道教有機結合,宣傳憑個人修行即可入道,從而吸引了更多的中下層平民。
應仁之亂以後,日本戰禍連連。民不聊生。上至公卿,下至平民,都希望通過宗教得到解脫。一些鼓吹簡易修行的宗派應運而生,由天台宗演變出的日蓮宗即是其中之一。日蓮宗提倡信徒只要日夜頌念《法蓮華經》,就可以修身成佛。而同時期興起的凈土宗更簡單,宣傳不須通過寺廟出,只要天天口頌「南無阿彌陀佛」即可減輕罪孽,脫離苦海。凈土宗之後的變身凈土真宗走得更極端,廢除了所有清規戒律,信徒們甚至不用出家,也能達成正果。凈土真宗大力鼓吹對所謂惡人的超度,吸引了大批士兵,武士,盜賊信教。只有對佛的信心,凈土真宗門徒就能往生「凈土」。
戰國時期掀起滔天巨禍的一向宗,就是從凈土真宗的本願寺為發祥地的。一向宗第八代法主,本願寺的蓮如和尚親自到各地農村傳教,吸引了大量門徒。農民們自發地組織起來,建立起類似教會性質的農會。他們一起修行,但更多的時候他們聚會討論村裡的各種事務。由於戰亂,這樣的農會又漸漸演變成了武裝自衛組織。當村與村的聯繫緊密后,農會武裝變得更加強大。他們常常糾合在一起抗交地租,甚至趕走領主,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權組織。這就是一向一揆的起源。一向一揆最巔峰的時期,其勢力涵蓋近畿、北陸(加賀,能登)、東海(三河、尾張、美濃),伊勢,志摩,以及中國(安芸、播磨、備前、備中)等地,幾乎波及半個日本。由於這些農民暴動,許多藩國陷入無政府狀態,比如加賀,就有「百姓之國」之稱。朝倉家的名將朝倉宗滴大半輩子都在和他們作戰。各地的一揆勢力因為利益衝突,而彼此兵戎相見的消息,也時有耳聞。
本願寺方面,卻是不支持這種暴動的。他們更有興趣營建自己的勢力,而不是依靠烏合之眾的農民。第十代法主證如和尚以後,本願寺大興土木,擴大勢力,資助鼓勵附近的商業和手工業,並建立僧兵部隊。漸漸地,本願寺的財力和武裝,幾乎能於地方大名抗衡了。
一向宗農民戰爭(一向一揆),總的來說,就是以農民為主體的、包括有寺院僧侶和國人參加並參與領導的凈土宗本願寺派信徒發動的武裝起義,其目標是奪取地方政權,它發生在本願寺教團大幅度發展的時期和地區。
一向宗的大發展,從時間看是在南北朝動亂期之後到室町後期之際,從地區看主要是在近畿一帶、北陸地方(加賀、越中、能登、越前)、東海地方(三河、尾張、美濃)、越中美濃接壤的飛騨地方以及中國地方(安藝、播磨、備前、備中)。這些地區大部分屬於社會經濟發展的先進地區和中間地區。在很長時期內一向宗主要體現為它的主要流派本願寺派和佛光寺派的發展。這些流派形成於親鸞死後,佛光寺派說,一旦人的名字記在名簿上,他就得以往生極樂,並且倡言念佛可愈病(?^-^),擺脫貧困,獲得現世幸福。因此它獲得了渴望現世幸福的人民群眾的歡迎,廣為傳播,相反,摒棄此說,自認為擁有親鸞祖廟而以正統派自居的本願寺派則發展緩慢。及至第八代法主蓮如(1415—1499)採納上述說教並親作宣傳后,一向宗各派僧侶、門徒很多轉歸本願寺,本願寺教團在上述各地才有了飛躍發展,時當應仁之亂之際。
本願寺教團最基層的組織是「講」。一寺院一道場至少有一個「講」,多則四五個,也有跨郡的講。每一講擁有信徒少則幾十人,多則幾百人。蓮如組織講就是要加強信徒的宗教生活,加強信徒對彌陀本願的信心。但是講逐漸失去原來的性質,變成了信徒們集會發泄對社會不滿的場所,進而成為信徒為爭取現世幸福反抗統治者的戰鬥組織。
在北陸地方,本願寺教團自文明3年(1471)蓮如親自來此進行組織后,有了飛快發展,在很短時間內就壓倒了佛教舊宗派和一向宗其他流派。自認為是彌陀之子、堅信佛力而又獲得教團組織這種依靠力量的農民信徒,思想大為解放,開始無所顧忌的積極行動,他們否定諸神諸佛,輕蔑守護、地頭等封建武家的權力,拒納年貢,拒服徭役。開始時國人也企圖以武力鎮壓農民信徒的反抗,然而當他們覺察到組織起來的農民信徒力量的強大后,為了保住自己在村內的地位進而實現取代守護大名的野心,便從鎮壓轉為利用,紛紛加入本願寺教團。
由於上述情況,形成了農民信徒、僧侶同國人信徒的聯合,在加賀國,這些信徒在70年代巧妙地利用守護家的內杠,不斷壯大自己的力量。就在此時,尚在北陸地方傳教的蓮如連續發出戒條,要信徒們循規蹈矩,不得違抗守護、地頭,不得拒納年貢,不得蔑視神佛,還打出「王法為本」的旗號,妄圖以這些戒條束縛信徒們的手腳,然而信徒們不聽,無視守護職的權威,到處發動起義,拒納年貢,佔領莊園,甚至「驅走國務之重職」,「誹正法,毀佛像經卷,搗神社佛閣」,以致出現「無佛世界」,加賀成了「無主之國」。對於這種形式,統治階級驚呼為「日月墜入泥土」,「前代未聞之無法無天」。決戰的時刻終於來到,長亨2年(1488)加賀起義者一面向能登、越中、越前各國信徒發出檄文,一面以10至20萬大軍包圍了高尾城,起義者的援軍堵住了越前、越中通往加賀的通路,使幕府軍和兩國守護軍隊無法前來解圍。6月9日包圍者攻克該城,守護大名富堅政親自殺,起義者旋即迎立富堅泰高(政親的堂兄弟)為名義守護而接管了加賀國。國人信徒立即把原守護方面國人的土地奪到自己手裡,農民信徒的年貢負旦也得到減輕。《總見記》里的一段話反映了起義勝利后農民的喜悅心情:「武家作地頭事情難辦,一向住持當領主可隨心所欲度日。」此後加賀國便由有力的國人信徒代表和中小名主出身的寺院住持代表以共議制形成聯合執政。國人代表依靠的是他們的戰鬥組織「組」,寺院住持代表依靠的是擁有眾多農民信徒的組織「講」。由於「講」發揮了強力的牽製作用,使國人集團壟斷全部政權、統治農民的企圖未能如願,此後90多年間,加賀國大體上成了「百姓所有之國」。
在加賀信徒起義勝利的鼓舞下,能登、越中、越前等國的信徒於都紛紛起事,雖然都未獲勝,但不屈不撓的把戰鬥堅持了整整90年。一向宗信徒起義並不限於北陸地方,在飛『馬單』,文明17年(1485)也發生了當地一向宗中心寺院照蓮寺反對有力武士內島一族的起義,起義雖然失敗,但內島不得不對一向宗採取妥協態度。進入16世紀,起義烈火更燃燒到河內、和泉、攝津、畿內、三河諸國。
文明7年(1475)從北陸回來的蓮如在京都山科建本願寺,以該寺為本山統轄全日本宗徒。本願寺以其嚴密的組織向各地宗徒徵收「志納錢」,充實財政,名義上這是為報佛恩的捐獻。16世紀30年代,第十代法主證如又將本山移至石山本願寺(在大阪),而後不斷擴大寺區,讓新興工商業者移居寺內町,積極發展工商業,強化防衛措施,本願寺教團變成了強大的宗教王國,它的存在為爭霸中的戰國大名所不容。永祿6年(1563)三河國宗徒舉行起義,反抗德川家康的苛虐,戰鬥堅持6個月,沉重打擊了德川家康,據認為這是他一生中所經最嚴重的一次危機。本願寺歷屆法主對宗徒起義一直持反對態度,討好封建主,但當元龜元年(1570)織田信長迫使本願寺教團決戰,危機這個宗教王國存在時,第十一代法主顯如光佐(1543—1592)便動員全體宗徒為保衛寺院而戰。宗徒們在艱苦條件下把「石山戰爭」(1570—1580)堅持10年之久,天正8年(1580)戰敗,宗徒力量消失殆盡,接著,包括加賀宗徒領國在內的各地起義被逐個鎮壓下去。
之後的數百年間,隨著儒教的朱子學和西洋的天主教的傳入,佛教漸漸衰亡變樣。佛教本是一種追求彼岸世界的宗教,一切終生受到生即死、死即生的永世輪迴規律的束縛,人的死只是反覆無窮的六道(地獄、餓鬼、畜生、人、阿修羅、天界)生死輪迴過程之一,而擺脫這種輪迴的是涅盤。在當時幕藩制時代的社會裡,人們強烈希望的是家庭這一集團的現世繁榮,從而導致崇拜祖先和祈求現世家庭成員的幸福,在這樣的民眾宗教面前,佛教屈服了,變樣了。現在祖先被當作佛,從而被佛(祖先)保護的、祭祀佛(祖先)的家庭在教義上獲得了重要的意義,這當然會受到以家庭為單位而成立的身份等級制社會——國家的肯定,當時著名的僧侶,如曹洞宗的鈴木正三(1579—1655)、凈土真宗的淺井了意(?—1691)等都宣揚孝敬父母和精勵家業,這樣,本來否定家庭的佛教在教義上徹底發生變化——支持家庭和祖先成佛,構成了日本近代民眾佛教的特徵。

3著名事件

暴動事件
15世紀後半葉至16世紀80年代,以一向宗運動形式出現的日本農民反封建武裝鬥爭。一向宗是日本佛教新宗派凈土真宗(簡稱真宗)的別稱。其教理強調人們只要在世俗生活中堅持專修念佛,堅信佛力,就可往生極樂並獲得現世幸福,因而獲得眾多農民的信仰。1457年成為本願寺住持的一向宗第八代法主蓮如組織信徒在各地組織場長集會,交流信仰之心,在客觀上起到組織和團結群眾開展群眾性的反封建武裝鬥爭的作用。自15世紀70年代起,北陸地方加賀國(今石川縣)的農民信徒開始行動,拒納貢租和雜稅,並在為佛法不惜身命的口號下起來暴動。許多在鄉領主也懷著自己的目的參加暴動。1488年暴動者奪得加賀政權,建立起信徒王國。進入16世紀,暴動火焰從北陸蔓延到近畿和中部地方,信徒英勇作戰,中部地方的三河暴動(1563~1564)曾幾次使德川家康陷於困境。1570年織田信長迫使本願寺進行決戰,第十一代法主顯如動員全體信徒為保衛大阪石山本願寺而戰。各地信徒紛紛響應,浴血奮戰,石山之戰堅持10年之久。決戰失敗后,各地暴動被逐個鎮壓下去。一向宗的加賀政權也於1582年失敗。

4擴展閱讀

相關名人
本願寺蓮如
家史:12世紀末,京都東山大谷僧人、創立凈土宗的源空(法然上人)的弟子親鸞出於對農民
貧苦生活的了解,根據凈土宗專修念佛的宗旨創立了凈土真宗(大名鼎鼎的一向宗)。
主張一個人能否往生極樂世界在於佛陀本意。善人能往生,惡人則更能往生。只要依靠
佛陀力量就能得救。這種廢除了傳統宗教修寺、造佛、念經繁冗儀式的思想很快在廣大
農民中得到傳播,勢頭之猛令幕府所推崇的傳統禪宗立刻萎縮。所謂本願寺氏就是凈土
真宗本寺東山大谷本願寺法主(類似中國寺社的方丈)的姓氏,比較特別的是法主可以
娶妻生子。如此算來親鸞是本願寺首代法主。以後的歷代法主都是世襲制。
當到了七世法主存如引退時,本願寺家在繼承權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庶子出身的本願
寺蓮如因能力出眾而為存如所喜愛,遂舍正室所生長子本願寺應玄而任命蓮如為八世法
主。這不可避免的遭到其正室的反對。並引來了紛爭。藉此時機其他的一些長期為凈土
真宗壓抑的宗教勢力開始試圖翻身。寬正六年(1465),趁天下動蕩之際延歷寺的勢力
攻入了東山大谷本願寺,放火燒寺后大肆行兇。在這種極度混亂的情況下,蓮如以凈土
真宗中興之祖的身份登場。他調停在繼承權上的的分歧,將本願寺本寺移到了近江堅田,
以「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十字名號來約束門徒,把它們的思想從私鬥轉移到專修念
佛上。很快使凈土真宗從新興盛起來。然後蓮如又與各其它宗派消除了誤會,為以後的
布教減小了障礙。
1467年席捲全國的應仁、文明之亂為凈土真宗的擴張提供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蓮如趁戰亂將一向宗勢力滲入了越前和加賀。在幾經爭奪后,終於在1479年借守護富堅
政親自刃的機會佔領了加賀,形成了加賀一向的勢力。當時幕府將軍足利義尚非常震怒,
下昭越前守護朝倉氏進攻加賀一向,近江大名六角氏剿滅近江山科本願寺(蓮如從1479
年開始歷經五年才完成建設的本願寺本所)。蓮如為了實現戰略轉移,1496年開始在攝
津東成郡生玉庄內修建石山本願寺。當時只是為了建設寺社以求發展,後來隨著局勢的
變化,終於一步步將寺社向著城池建設方向發展。1542年,雄偉的石山本願寺城出現
了,這被看作是本願寺家向戰國大名轉變的標誌。當時本願寺法主是10世證如,其子就
是在戰國遊戲中經常出現的本願寺顯如了。
【本願寺蓮如死去】1499.03.25本願寺中興之祖蓮如病亡于山科本願寺。
本願寺第八代門主・蓮如が山科本願寺で沒す。享年85歳。
1457年,本願寺蓮如成為第8代教主,本願寺的勢力持續擴大,於1465年時遭到比叡山(佛教天台宗的總本山)的攻擊,於京都大谷的本願寺本院遭到破棄,蓮如逃往加賀。蓮如在加賀地區本著不屈不撓的鬥志,以簡單的漢語(戰國時代的書寫還是以漢字為主,只是讀音已漸趨音讀化)向平民傳教,當時的「一向宗」可以說是平民的宗教、教育、精神等等的支柱,非常受到尊敬。因為「一向宗」素有佛陀乘願建立佛國的說法,有些狂熱者出現「我們要建立自己的佛國」的想法,這種思想在當時受到武士階級極權壓迫的平民之間如燎原之火,一發不可收拾。終於在1488年爆發「一向一揆」(一揆意指群眾)的暴動,推翻的當時擔任加賀守護的富樫家,加賀國成為獨立的、由百姓治理的「一向宗的國家」(事實上,權力是操縱在本願寺)。除了加賀之外,其他地區也有一向一揆的叛亂事件,但是都無法真正的與地方大名的軍隊相抗衡,取得獨立。
下一篇[宗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