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一意孤行的苻堅

標籤: 暫無標籤

    苻堅在王猛生前對王猛是言聽計從的,但是他卻沒有聽王猛臨死留下的忠告。
    王猛認為前秦的敵手是鮮卑人和羌人,但是苻堅卻十分信任從前燕來投奔他的鮮卑貴族慕容垂和羌族貴族姚萇(音cháng)。王猛勸他不要進攻東晉,但苻堅卻把東晉當作唯一的敵人,非把它消滅不可。
    王猛死後的第三年,苻堅就派他的兒子苻丕和慕容垂、姚萇等帶了十幾萬大軍,分兵幾路進攻東晉的襄陽。守襄陽的晉將朱序堅決抵抗。秦兵花了將近一年時間,把襄陽攻了下來。
    苻丕把朱序俘虜了,送到長安。苻堅認為朱序能夠為晉國堅守襄陽,是個有氣節的忠臣,把他收在秦國做個官員。
    苻堅接著又派兵十幾萬從襄陽向東進攻淮南。東晉守將謝石、謝玄率領水陸兩路進攻,把秦兵打得一敗塗地。
    但是,苻堅不肯就此罷休。到了公元382年,他認為準備成熟,就下決心大舉進攻東晉。
    這一年十月,苻堅在皇宮裡的太極殿召集大臣商量。苻堅說:「我繼承王位到現在已快三十年。各地的勢力差不多都平定了。只有盤踞在東南的晉國,還不肯降服。現在,我們有九十七萬精兵。我打算親自帶領去討伐晉國,你們認為怎麼樣?」
    大臣們紛紛表示反對。大臣權輿說:「晉國雖然弱小,但是他們的國主還沒犯什麼大錯,手下還有像謝安、桓沖那樣的文武大臣,團結一致。咱們要大舉攻晉,恐怕不是時候。」
    苻堅聽了權輿的話,拉長了臉很不高興。另一個武將石越說:「晉國有長江作為天然屏障,再加上百姓都想抵抗,只怕我們不能夠取勝。」
    苻堅更加生氣,他大聲說:「哼,長江天險有什麼了不起,我們的軍隊那麼多,大家把手裡的馬鞭子投到長江里,也可以把長江的水堵塞。他們還能拿什麼來做屏障。」
    大伙兒議論了半天,沒有一個結果。苻堅不耐煩地說:
    「你們都走吧。還是讓我自己來決斷。」
    大臣們看見苻堅發火,只好一個個退出宮殿。最後,只有他弟弟苻融還留在殿上。
    苻堅把苻融拉在他的身邊,說:「自古以來,決定國家大計的,總是靠一兩個人。今天,大家議論紛紛,沒有議出個結果來。這件事還是咱們兩人來決定吧。」
    苻融心情沉重地回答說:「我看攻打晉國確有許多困難。再說,我軍連年打仗,兵士們也已經精疲力乏,不想再打。今天這些反對出兵的,都是陛下的忠臣。希望陛下採納他們的意見。」
    苻堅沒料到苻融也會反對他,馬上沉下臉來,說:「連你也會說出這種喪氣的話來,真叫人失望。我有精兵百萬,兵器、糧草堆積如山,要打下晉國這樣殘餘敵人,哪有不勝的道理。」
    苻融看見有苻堅這樣一意孤行,急得差不多要哭起來。他苦苦勸告苻堅說:「現在要打晉國,不但沒有必勝的希望,而且京城裡還有許許多多鮮卑人、羌人、羯人。陛下離開長安遠征,要是他們起來叛亂,後悔也來不及了。陛下難道忘記王猛臨終前講的一番話嗎!」
    打那以後,還有不少大臣勸苻堅不要攻晉。苻堅一概不理睬。有一次,京兆尹慕容垂進宮求見。苻堅要慕容垂談談他的看法。慕容垂說:「強國吃掉弱國,大國并吞小國,這是自然的道理。像陛下這樣英明的君王,手下有雄師百萬,滿朝是良將謀士,要滅掉小小晉國,不在話下。陛下只要自己拿定主意就是,何必去徵求許多人的意見呢。」
    苻堅聽了慕容垂的話,高興得眉開眼笑,說:「看來,能和我一起平定天下的,只有你啦!」說著,馬上吩咐左右拿五百匹綢緞賞給慕容垂。
    經過慕容垂一慫恿,苻堅興奮得連晚上都睡不著覺。他的妃子張夫人聽到朝廷內外很多人不贊成出兵,也好言好語勸他。苻堅說:「打仗的事,你們女人家別管。」
    苻堅最寵愛的小兒子苻銑,也勸苻堅說:「皇叔(指苻融)
    是最忠於陛下的,陛下為什麼不聽他的話?」
    苻堅冷淡地說:「天下大事,孩子別亂插嘴。」
    苻堅拒絕了大臣和親人的勸說,決心孤注一擲,進攻東晉。
    他派苻融、慕容垂充當先鋒,又把姚萇封為龍驤將軍,指揮益州、梁州的人馬,準備出兵攻晉。
    慕容垂的兩個侄兒偷偷地跟慕容垂說:「皇上驕傲得過分了。看來,這次戰爭,倒是我們恢復燕國的好機會呢!」
上一篇[帕紹大學]    下一篇 [班堡大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