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一輝,虛擬人物,是日本著名漫畫家車田正美(MASAMI KURUMADA)代表作《聖鬥士星矢》中的主角之一,鳳凰星座青銅聖鬥士。實力強大,有「不死鳥」之稱。性情外冷內熱,為人孤僻,一向獨斷獨行。車田先生的聖鬥士續作《Next Dimension冥王神話》,一輝再次登場,18話中救了瞬一命,不死鳥的傳說還在繼續。

1 一輝 -角色介紹

一輝的絕技——風翼天翔一輝的絕技——風翼天翔

日文:イッキ
羅馬拼音:IKKI
守護星座:鳳凰星座(又稱不死鳥)
英文:Phoenix
性別:男
登場年齡:15歲
誕生日:8月15日(推斷為1971年)
身高:175cm
體重:62kg
血型:AB    
出身地:日本
修行地:南太平洋死亡皇后島(虛構)
師從:神秘聖鬥士基魯提(GUILTY)
擅長鬥技:鳳翼天翔(以拳壓掀起高速風,造成極強破壞力的鬥技),鳳凰幻魔拳(對神經系統進行打擊,使敵手產生幻覺,喪失戰鬥力的鬥技)
TV版聲優:
堀 秀行 
上村典子(幼年) 
小西克幸(冥界篇) 
豐鳴真千子(冥界篇幼年)

2 一輝 -簡介

一輝,綽號「不死鳥」,鳳凰座青銅聖衣持有者,青銅聖鬥士中實力最強!

鳳凰座青銅聖鬥士 一輝鳳凰座青銅聖鬥士 一輝

幼年時,為了逃避冥王的魔掌,抱著尚在襁褓的弟弟,四處流離。後來在成戶集團的孤兒院里,和弟弟相依為命,渡過沒有快樂的童年。

在「修鍊地抽籤」中,為了不想讓弟弟受苦,毅然將自己和弟弟的修鍊地私自調換,於是,獨自一人來到如地獄一般的死亡皇后島。在嚴苛的蒙面師傅的訓練下,逐漸練就了鋼鐵般的軀體和令人恐懼的戰鬥技能。不斷被師傅灌輸「仇恨一切」的思想,頭腦中只有殺戮,幸好有善良的艾絲美拉達,使一輝的心靈深處,依然能夠保存著可貴的善良和正義。可是,仇恨的火山,在目睹艾絲美拉達慘死之後,徹底爆發,手刃了自己的師傅之後,善良之花被長埋於心,對世間一切的仇恨,充斥著一輝的整個心靈。 

經歷了「銀河戰爭」的黃金聖衣爭奪戰之後,在星矢、紗織等人的感化下,一輝冰封的心逐漸解凍,他明白了作為聖鬥士的真正意義。儘管孤傲的性格不可改變,但為了保護女神、保護弟弟,一輝接受了與星矢一眾並肩作戰的現實。

來去無蹤,飄忽無定,沒有人知道平日的一輝呆在那裡,可是,只要同伴、尤其是弟弟阿瞬遇到危難時,一輝總會及時出現,以強大的戰力扭轉局勢。他的實力,堪稱青銅聖鬥士之冠(甚至可能超越了所有白銀聖鬥士),他的鳳凰幻魔拳可以令對手陷入絕望的幻覺中,而必殺技鳳翼天翔,鳳凰展翅產生的颶風,能將對手磨成粉碎,而他也是唯一一個令「最接近於神」的處女座沙迦受傷流血的人,強大的實力,是他高傲自負的資本,在他眼中,沒有任何值得他懼怕的敵人。

在不斷的戰鬥中,儘管遭受過無數次足以粉身碎骨的致命打擊,但一輝就如那浴火鳳凰一樣,憑藉心中的正義和愛,在死亡火焰中不斷涅槃重生。 

3 一輝 -背景故事

童年的一輝和潘多拉相遇童年的一輝和潘多拉相遇
從幼年起就背負了沉重的命運。  唯一的親人——弟弟阿瞬,被冥王選中作為轉世的肉體。黑髮黑裙的女孩潘朵拉追襲在後,幼小的一輝抱著襁褓中的瞬苦苦逃亡。  這件事不知為什麼後來竟沒有了印象。童年的記憶只剩下在城戶財團與近百個所謂的孤兒一起度過的那些年。習慣了把哭泣的阿瞬攬到身後,替他承擔一切風雨;習慣了看著城戶光政的孫女,那個嬌小姐頤指氣使的模樣。  終於到了抽籤的那一天,夥伴們迷茫地看著抽到的古怪地名,各各踏上了未知的修鍊之路。瞬手中握著的紙條上寫著:死亡皇后島。據說那是個人間地獄。  於是,再一次替他承擔。  

六年後 不殺死我,就不能成為鳳凰星座的聖鬥士。師父基魯提,一個常年戴著可怕面具的人如是說。  
六年殘酷的訓練磨礪出了鋼鐵般的軀體,卻沒有磨礪出一顆鋼鐵般的心。因為有她,愛絲美拉達。人間地獄的一朵花,愛與希望的源泉。但是鳳凰星座的宿命已經註定。基魯提輕易抹殺了這朵花,然後倒在一輝歇斯底里的拳下。  
愛不在了,希望不在了,只留下額頭上一道疤痕,以及剛剛出自基魯提之口,父親的名字,那可詛咒的身世。憎恨吧,報復吧,殺戮吧。冥冥中彷彿殘留愛絲美拉達的聲音:一輝,其實你並沒有變……  
八十八星座中唯一具有自我修復能力的鳳凰聖衣,從誕生以來遇到了第一個主人。死亡皇后島上只為自己慾望而戰的一夥黑暗戰士,也從此有了新的首領。然而一段記憶被擦掉了。一位自稱處女座沙加的黃金聖鬥士,悄然而來又悄然而去。

銀河戰爭 聖鬥士之間的比武——銀河擂台賽,以已故的城戶光政的名義盛大開幕,觀眾盈席。嬌小姐城戶紗織,已成長為氣質高雅的少女,當年的一百個孩子,卻只有九名披上青銅聖衣而歸。  

或為了讓失蹤多年的姐姐能尋到擂台上自己的身影;或為了向恩師證明自己終於學有所成;或在另一勢力下居心不軌奉命而來;或純粹為了那件高台之上只授予優勝者的——傳說中的射手星座黃金聖衣。而對於仙女座聖鬥士瞬來說,歷盡艱辛活著回來的目的只有一個。哥哥,他是否尚在人間。  

但不管怎樣,既然踏上這擂台,就不得不捲入殘酷的爭鬥廝殺。星雲鎖鏈打倒面前的對手,卻向黃金聖衣的方向拼出了AXIA這個詞。寶貴的?  

當那個傲岸的身影從黃金聖衣箱背後的陰影中站起,瞬才明白那個AXIA真正的含義。熱淚盈眶望上去,卻迎上一雙憎恨的眼,和無情的拳。  

一輝率領黑暗鬥士突襲銀河擂台,輕而易舉打倒多人,攜黃金聖衣揚長而去。瞬的肩上流著血,痛卻來自於心底。

光明與黑暗的戰鬥 下過戰書,召喚來黑暗四天王。富士山下,青銅戰士與黑暗戰士展開了黃金聖衣爭奪戰。 
他們不知是在什麼力量下傷痕纍纍地一次次站起,而黑暗四天王卻相繼倒下了。一輝恨恨地從冰河胸前殘破的聖衣中掏出那串念珠十字架。是你母親的遺物救了你?星矢和紫龍相扶相將,幾乎流盡全身的血。阿瞬引頸就戮,說什麼如果他的一條命就可以換回從前那個溫柔善良的哥哥…… 

如果你們知道,我們一百個人只是為了被當作玩物而降臨到這個世界上來的……  

星矢聽著一輝將基魯提的遺言喃喃道來。著魔的鳳凰輸給愛與正義,心底的憎恨有了動搖。這一刻起,堅強地面對命運的捉弄,不要再被他們叫做懦夫。

白銀來襲 懸崖下,紗織護在昏迷不醒的星矢身前,與烏鴉星座白銀聖鬥士對峙。一種溫柔慈愛又充滿著威嚴的小宇宙瀰漫在夜空中,那是幾百年轉世一次的女神,雅典娜。  一記鳳翼天翔,烏鴉不知所終。望見紗織臉上的欣慰,一輝冷笑自嘲。轉過身去,傲視另三名來自聖域教皇手下的白銀刺客:劃地為界,過線者死。幻魔拳下,御夫座粉身碎骨。地獄犬的鏈球剛剛出手,一條星雲鎖鏈已劈空而來,匆匆趕到的瞬、冰河與紫龍,眼中有著驚詫。  一輝轉身離去。有什麼驚詫?一百個兒子,十名青銅聖鬥士,原來是城戶光政獻給女神的祭品。這就是回頭作戰的理由,只不過,不需任何人信任。

聖域十二宮之戰 火鐘上的火,已有5朵熄滅。處女宮中,沙加一臉輕描淡寫,從昏迷的星矢紫龍身邊緩緩走過,在瞬跟前站住,抬手向著他的頸間。 

血。是沙加指上的一滴,被突如其來的鳳凰羽毛所傷。死亡皇后島上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又重新站在面前。即使那段恐怖的記憶復甦,仍舊毫無懼色。既然來了,就要戰鬥到最後一刻,不僅為了命在旦夕的女神,也為男子漢的尊嚴。  

引爆小宇宙,破他的天舞寶輪。差一點共赴黃泉,死得轟轟烈烈。再醒來時,卻看見沙加輕掬一把灰燼,幻成新生的鳳凰聖衣。你讓我迷惑。近神的人說出這樣一句話。  

匆忙趕往教皇廳。途中路過瀕死的紫龍,奄奄一息的冰河,胸前一朵白玫瑰血染淋漓的瞬。原來這樣的命運是值得的!短暫的生命中,能與這些血性兄弟並肩作戰……  青銅聖鬥士,為十三年前的冤案昭雪,為城戶光政與射手星座艾歐洛斯的遺志,為女神重返聖域主持這大地上的愛與正義,而闖這十二宮。  而擋在星矢身前,接下教皇最後一招銀河星爆時,一輝在心中說:還有,贖罪。……


被雅典娜的鮮血喚醒的鳳凰座聖鬥士被雅典娜的鮮血喚醒的鳳凰座聖鬥士
海界之戰 星矢倒在教導了自己六年,如親姐姐一般的魔鈴拳下。冰河被莫名復活的恩師卡妙從頸后給了致命一擊。瞬眼看著敵人變化成哥哥的模樣,卻任憑星雲鎖鏈在虎口上勒出了血。  唯有姍姍來遲的一輝,望了一眼那個惟妙惟肖卻絕不是自己弟弟的瞬,揮出狠毒的一拳。  有心之獵人之稱的海將軍琉姆奈迪斯,卻難在他心中捕捉到愛與淚的痕迹。然而,畢竟還有一個愛絲美拉達。即使只能在垂死中幻想,讓他心甘情願將她與她手裡的短刀一起擁入懷中。斷了氣的琉姆奈迪斯還是贏家,而毫髮未傷的一輝,輸得如此華麗而坦然。  北大西洋的柱子終於倒下。那個沉浸在自己瀆神的罪責中無法自拔的海龍,還有作戰的價值嗎?  一輝奔向波士頓神殿。那裡,囚在生命之柱中的女神還為他們唱著祈禱之歌,正如十三年前為那個水牢里的人,暖暖地祈禱。

冥界之戰 十三年前水牢里的瀆神者,十三年後穿上了雙子座的黃金聖衣。對望一眼,已心照不宣。  冥界三巨頭當前面不改色,卻驚聞阿瞬已成了冥王!十幾年前緊追在後那個黑衣黑髮的女孩,難道不是一場夢?  完勝天雄星,不死鳥愈戰只有愈強。然而空間瞬時扭轉,睜眼看到那個黑髮女子,如夢初醒一般。寶座上的人有著熟悉的臉孔陌生的神情,胸前依舊掛著十幾年不離身的銀色項飾,原來那不是母親的遺物,而是當年潘朵拉留下來,牽連著冥王靈魂的宿命之線。  怒火中燒,惡言相向。混亂間冥王突然自扼咽喉,仙女座再一次捨生取義。只需把這拳打進瞬的身體,還這大地一片安寧。  從來高傲冷酷的鳳凰怔住了。心中閃過關於愛與正義的箴言,此刻容不得遲疑,這一拳無須留情!然而…!  硬生生剎住的拳震得心為之碎,閉上眼任憑淚涌如泉。瞬,我下不了手。比起為大地的愛與正義而戰的聖鬥士,我始終…只是你的哥哥。

極樂凈土 在冰地獄中蘇醒,朦朧中記得冥王最後的獰笑。纖細的手指撫上肩頭,那是誰?  項鏈纏腕,帶著女子黑色的憂傷。潘朵拉安然永眠,鳳凰卻需飛越嘆息之牆,到雅典娜身邊。  死神..睡神..獅子座的聖衣粉碎。一剎那彷彿覺得人神爭戰只是徒然。女神的血染紅了哈迪斯神殿的半個地面,但她還活著,雅典娜,小宇宙獨有的溫暖。血的溫暖。血泊中鳳凰聖衣以神聖的形態重生了,美得嘆為觀止。  女神悲哀地呼喚著星矢的名字。哈迪斯的本體孑然而立,用幽深的眼神俯瞰崩潰的極樂凈土。  

但願這是最後的聖戰。

4 一輝 -經典台詞

正是因為你還擁有那被稱作「眼淚」的東西,你才會輸……

憑藉這雙鳳凰的翅膀,我已經無數次飛越死亡線了!

我最討厭一擁而上。

很遺憾,我不信神!在這世界上只相信自己的力量。

現在我反而要感謝這種命運。人的一生和宇宙比起來只不過一瞬間,在這一瞬間卻能與你們這些血性兄弟同世……

可惜,地獄的魔王討厭我。卻偏偏喜歡你,想看看你。

你不配跟我談什麼愛與淚。……不過你說得也對,我早就沒有愛與淚了!

愛絲美拉達……殺人是要刺得深一點的。這樣我就可以很快的去見你了……

你只知道愛是人類的弱點。卻不知道愛也是力量的源泉……

快把順序決定好,讓我一個一個打發你們上路!

我可不懂什麼憐香惜玉,敵人是女的我也不會客氣!明白的話就閃開!

我是來報仇雪恨的!這一拳里充滿了那些被你凌虐的生命的怨恨……
上一篇[薇兒]    下一篇 [土托魚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