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威尼斯畫派

丁托列托﹝Tintoretto,1518-1594﹞,16世紀義大利威尼斯畫派著名畫家。生於威尼斯,1594年5月31日卒於同地。原名雅各布·羅布斯蒂。受業於提香門下。在長達40餘年的創作生涯中,主要活動在威尼斯。作品繼承提香傳統又有創新,在敘事傳情方面突出強烈的運動,且色彩富麗奇幻,在威尼斯畫派中獨樹一幟。

1個人簡介

丁托列托,出生於威尼斯1518年9月29日(正確生日期),父親是染匠,他的父親的長子,因此獲得一個綽號「丁托列托」(意思是小染匠)。他從小就有繪畫天才,經常在染坊牆上塗畫,他的父親注意到他的才能,將他送到提香的畫室學徒,但僅過了十天,就被提香送回家,據說是提香嫉妒他的才能,另一種說法是提香認為他的才能可以自己作為一個畫家,而不用再作學徒。從此以後,兩人始終沒有任何接觸,丁托列托仍然非常欣賞提香的作品,但提香從來沒有和他成為朋友,丁托列托以後一直以自學為主,並在自己的畫室上書寫上「IldisegnodiMichelangeloedilcoloritodiTiziano」(米開朗基羅的設計和提香的色彩)。他從模仿米開朗基羅的雕塑入手,用蠟或黏土複製雕像,放到一個木盒中,通過一個小孔用蠟燭照明,再進行繪畫,所以他可以日以繼夜地工作。他辛苦工作相當長時間也沒有接受到委託,最初接受委託也沒有報酬,後來他的自畫像和為他弟弟做的畫像開始引起人們的注意,並受到提香的稱讚。
從1546年開始,他接受委託為教堂繪製壁畫。逐漸成為一個偉大的畫家。1550年,他和聖馬可學院的一位貴族女兒結婚,生育了兩個兒子和五個女兒,不過據說其中一個女兒是他和一位德國情婦所生。1594年,他得了胃病,胃疼再有發燒,使他幾乎有兩星期沒有怎麼吃東西,也無法入睡,終於逝世,和他於1590年去世的女兒葬在一起。他一生幾乎沒有離開過威尼斯。
聖喬治與龍

  聖喬治與龍

2職業生涯

丁托列托是威尼斯畫派的代表人物。丁托列托曾在提香畫室學畫,在那裡,他學會了老師的繪畫技巧,然而,他是一位富有獨創性的藝術家,佛羅倫薩手法主義有兩種趨向,一是反古典的傾向,二是優美雅緻的傾向。丁托列托要把這兩種傾向合二為一。同時,依據傳說,他立志「要像提香一樣繪畫,像米開朗基羅一樣設計。」他的意思是要把提香的色彩與米開朗基羅的素描結合起來,創造別開生面的新藝術。他將這兩方面結合得很成功,因為他的素描絲毫沒有米開朗基羅的印記,而他的色彩也根本不像提香的風格。丁托列托善於通過多視點強化透視效果,營造戲劇化構圖。其畫面色彩充滿幻想,光線閃動不定,人物動作誇張,往往呈現超乎尋常的短縮形體。瓦薩里雖然羨慕他的技巧,但接受不了他那強烈的表現主義慾望,曾抱怨說丁托列托簡直將藝術當玩笑。
丁托列托作品 基督之翟足

  丁托列托作品 基督之翟足

只有在肖像畫上,丁托列托比較忠實地繼承了提香的傳統。繁榮的威尼斯對肖像畫需求量極大,提香一人難以應付,丁托列托也忙於滿足這種需求。《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展》中展出的《穿皮衣的紳士肖像》,可能就是這樣的出品。仔細將它與展覽中提香的《有病的男人》進行比較,人們還是可以看出它們的差異。丁托列托在提香完美的肖像中增添了更明亮的光彩和更深刻的心理暗示。他將人物安排在更暗的背景中,以突出主體的簡明輪廓,從左側射來的光線照耀在毛皮大衣上面,與閃動的光影襯托出富有表情的雙手:一手雄辯地指向觀者,另一隻手則緊拉厚重的皮衣,造成某種張力。同時,這光線照在人物的臉上,也許是棕紅色皮衣反光綜合作用的緣故,其肌膚透出奇妙的桃紅色,恰到好處地給人物的內心世界塗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提香筆下的肖像人物是有自己的生活的個人,而丁托列托則喜歡捕捉人物面部表情和身體動作在某個瞬間所流露的情感與心靈世界。這是他們之間的不同點。丁托列托在反宗教改革環境中成長,培養了一顆熾熱的虔誠之心,但其處事千變萬化,與提香穩健的性格截然相反。 提香確實是威尼斯畫派最大的畫家;不過他之後,還有天才人物。這時候,佛羅倫薩畫派已走上衰微的道路,而威尼斯畫派還在繼續繁榮興旺。提香的弟子中有兩個偉大的畫家。其中一個是丁托列托,另一個弟子是委羅內塞。丁托列托是「染匠的兒子」的意思,真名叫雅科布·羅布斯其,不過現在誰也不叫他的真名。
丁托列托從孩子時就喜歡畫畫,不管是染坊店的壁還是地板上到處都畫滿了畫。父親以此為驕傲,請求提香收他為弟子;但是他桀驁不馴,一點也不遵循先生的教導,終於被提香趕回來。可是丁托列托對此事一點也不在乎。他以「具有提香的色彩和米開朗基羅的形象」為志願,以旺盛的精力畫了許多出色的、大多是大幅的畫。他說如果畫幅不大,就畫得不完滿。《天國》這一類壁畫等都是畫在威尼斯宮殿的大廳里,和米開朗基羅的《末日審判》一起,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壁畫。當然,因為是威尼斯派畫家,色彩華美,很有氣魄。英國的評論家拉斯金認為「的確比得上米開朗基羅」,極為讚賞他的畫。
丁托列托還有一幅叫做《聖馬可的奇迹》的作品,畫的是在基督教還未被公認的時代,一個奴隸信徒被異教徒們抓住,在剛要被殺的時候,威尼斯守護神聖馬可出現挽救了奴隸,這一戲劇性故事。《蘇珊娜的出浴》也是有名的作品。 丁托列托性情激烈,留下這樣一個故事:有一次,一個弟子把畫賣給了商人,但買主覺得價錢太高因此想請丁托列托看一下;到了他的家,丁托列托看了那幅畫,沒想到他火冒三丈,就打了弟子一耳光。商人大吃一驚,又很高興,以為這樣一定可以用很賤的價買到手。哪知丁托列托說:「傻瓜!你怎麼把這樣好的畫賣得這樣賤!」

3代表級別

《聖保羅的皈依》、《聖母參拜神廟》、《基督受刑》、《最後晚餐》、《入浴的蘇珊娜》、《貝爾沙查爾宴會》、《聖馬可的奇迹》等。

4作品評價

作品繼承提香傳統又有創新,在敘事傳情方面突出強烈的運動,且色彩富麗奇幻,在威尼斯畫派中獨樹一幟。佛羅倫薩手法主義有兩種趨向,一是反古典的傾向,二是優美雅緻的傾向。丁托列托要把這兩種傾向合二為一。同時,依據傳說,他立志「要像提香一樣繪畫,像米開朗基羅一樣設計。」他的意思是要把提香的色彩與米開朗基羅的素描結合起來,創造別開生面的新藝術。他將這兩方面結合得很成功,因為他的素描絲毫沒有米開朗基羅的印記,而他的色彩也根本不像提香的風格。
丁托列托善於通過多視點強化透視效果,營造戲劇化構圖。其畫面色彩充滿幻想,光線閃動不定,人物動作誇張,往往呈現超乎尋常的短縮形體。瓦薩里雖然羨慕他的技巧,但接受不了他那強烈的表現主義慾望,曾抱怨說丁托列托簡直將藝術當玩笑。但正是這種別開生面的創新,造就了聞名於世的丁托列托。 
丁托列托是威尼斯文藝復興晚期的畫家之一。在威尼斯的許多大畫家中,唯有他出生在威尼斯本地,是個地道的威尼斯畫家。據記載,丁托列托一生無特殊嗜好,對生活的歡樂和財富的佔有慾都很淡漠,但終日畫畫,腦子裡充滿各種藝術構思。在有關的文獻上說,丁托列托對作品的報酬從不計較,常常只收取顏料和畫布費用。他的一生也比較平靜安和,無大起大落,幾乎全在威尼斯度過,只有兩次短暫離開故鄉:一次是1545年去羅馬旅行;另一次是1546年接受曼圖亞的貢沙加侯爵召見。他沒有像提香那樣攀附豪貴,或者受到權貴們的青睞,因而他的藝術較少有富貴光華的特點,而含有更多的民主主義色彩。
丁托列托作品&amp

  丁托列托作品&amp

丁托列托在1539年成名以前,畫績不明。關於他的師承,各家記載不一。一說他是提香的弟子,因技藝高明和態度不遜受老師嫉妒而被逐出門外;一說他的老師是斯克雅伏尼與巴尼法齊奧·維羅內塞。現代許多史學家認為後一記述根據不足。從風格上看,丁托列托得益於米開朗琪羅和提香藝術的很多。
丁托列托在1555年和銀行家的女兒弗爾斯蒂娜·底·弗吐可威結婚,他們在迪羅爾特教堂附近買了一所房屋,許多大幅傑作都是在這裡的小畫室中完成的。 丁托列托早期的代表作有《貝爾沙查爾宴會》、《聖馬可的奇迹》。后一幅畫是畫家為聖馬可同信公會所作。畫面上描寫的是信仰基督教的貧困教徒,因崇拜殉教的聖馬可的遺物而受到虐殺,他們或被斷手足,或被挖眼。當聖馬可奇迹般地出現時,教徒們得到了拯救,這一作品顯示了丁托列托在繪畫中重表現、重內在激情的特色,畫面不求嚴整、平衡,而追求動亂中的節奏;人物形體修長,動勢激烈。丁托列託大膽地運用了「短縮法」,畫出在飛舞中降落的聖者。周圍群眾驚愕的表情、顫動的體姿,反映出微妙的心理變化。畫面有很強的戲劇性,但無矯揉造作之感。丁托列托多次以聖馬可事迹為創作題材,如《聖馬可遺體的發現》,便是其中較出色的一幅。
1555年,丁托列托為威尼斯聖瑪利亞·德爾·奧爾托教堂畫了《瑪利亞參拜教堂》。此畫的處理打破了傳統程式,年幼的瑪利亞被安排在陡直的台階上,吃力地向高處攀登,似乎象徵人類企求光明和幸福需要經歷苦難的歷程。在丁托列托筆下,現實的人類是普通的人民群眾,他們的形象具有勞動者的美,這比較明顯地表現在為瑪利亞指引道路的女性形象中。此外,構圖中充滿激情的韻律感和細部的裝飾趣味(如台階上的圖案),也頗引人注意。
當時,丁托列托創作了多幅裸體畫,其中著名的有《維納斯、烏爾剛及馬爾斯》、《蘇珊娜及二長老》等。
愛神、火神和戰神

  愛神、火神和戰神

1563年,聖馬可同信公會徵求大廳的天花板裝飾畫,應徵的畫家均提交草稿。丁托列托卻提交了完成的畫稿。公會認為這不屬應徵範圍,因而拒付酬金。丁托列托卻不計較,把完成的稿子奉送,他為聖馬可同信公會創作了50餘幅作品。後來這裡成了丁托列托作品的陳列場所。從1564年到1587年,丁托列托為聖洛可公會完成了一系列大幅作品,據說報酬微薄,每年僅得100杜卡特。他為聖洛可公會客寓「阿爾貝哥」大廳畫的《耶穌在十字架上》,是一幅高5米多、寬12米的大畫,佔據了大廳入口處的整個壁面,氣勢十分宏偉。丁托列托為該大廳創作的還有《在彼拉多面前的耶穌》、《背負十字架》等等,都是表現耶穌受難的場面。此外,丁托列托為二樓的大廳創作了《天上聖食》、《摩西從岩石中引出泉水》、《膜拜銅蛇》等畫面。1583年,丁托列托又為樓下大廳創作了以聖母瑪利亞的歷史為題材的壁畫,畫面有《逃亡埃及》、《抹大拉的瑪利亞》、《埃及的瑪利亞》、《牧人來拜》等等,在這些畫幅中,畫家借聖經題材,描繪了普通人民的生活場景,有時還把自己畫在畫面之上。
還在1571年時,威尼斯共和國總督為紀念對土耳其作戰的勝利,徵集以「雷朋特海戰」為題的作品,丁托列托帶著自己完成的作品去應徵,雖被選中,但遭到同行們的非議,因為一般均以草稿應徵,丁托列托這樣做被認為是不道德的。1577年,總督府遭到火災,丁托列托的畫被毀,據說是為了懲罰他的「不道德」行為,威尼斯當局竟然另請一位平庸的畫家安羅列亞·威京茲伊努製作。由於丁托列托技藝出眾,後來還是交給他不少訂件,其中為會議大廳製作的《天堂》一畫,寬22米,高7米,是歐洲畫史上罕見的大幅布面油畫。
朱庇特與西梅勒&amp

  朱庇特與西梅勒&amp

另外,丁托列托還創作了以神話為題材的4幅寓意性的裝飾畫:《酒神和阿里阿德納》、《米涅瓦和戰神》、《羅馬的商業神和三美人》、《火神的打鐵場》,這些裝飾畫讚美和頌揚了威尼斯的海上威力和外交的明智,讚美了它的富饒美麗和不可戰勝。 丁托列托盛期的不少作品重人物激情的表現,後期則有悲愴的情調,似乎是16世紀末多災多難的威尼斯社會的折影。丁托列托藝術的民主性表現在人物塑造多以當時的市民及手工業者為模特兒,賦予宗教畫以世俗的氣息。
寫實、準確的造型是丁托列托藝術的基礎,他忠實地觀察客觀世界,認真地研究一切客觀物象。據史學家記載,他的人體畫都經過實際的寫生,變化多種姿勢,細心琢磨。作為輔助手段,他用蠟或黏土做好小雕像,並加上衣服,使衣服褶紋顯示出來。此外,他把做好的人體雕像放在用紙板做成的建築模型中或掛在空間,用燭光照明,研究它的遠近和深度、空間感及光的效果。因此,丁托列托的畫真實感很強,但又不同於真實景象的寫生,而有相當多的虛幻成分。這種虛幻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他對光的特殊感覺和運用所造成。他畫中的光線很難確定是日光還是夜光,而是某種不確定的、富有幻想的光。據說這曾使丁托列托的朋友巴莎諾讚嘆不已。丁托列托既運用明暗法來幫助刻畫人物的心理,還用奇異的光加強畫面的夢幻、神秘的氣氛。
溫森佐·摩洛西尼

  溫森佐·摩洛西尼

丁托列託運筆敏捷,瓦薩利在評價丁托列托的畫時說:「他不只是工作速度快,他的作品殘留下粗獷的筆觸,使人看不出他的畫作已經完成。」「未完成感」不是丁托列托藝術的瑕疵,更不是表明他技法的粗糙,而是他用筆觸追求光和運動感的結果,也是他內在的即興創作慾望的表現,還可以說這是他特有的一種畫風。丁托列托承繼了提香豐醇的色彩體系,與同時代的許多畫家相比,他偏愛暖色系的色調。不過他的暖色調不像提香那樣艷麗,他的色彩更沉著、豐富。丁托列托與他同時代的維羅內塞,依照前輩大師的「美的樣式」加以變化創造了別具風格的、充滿了幻想和想象的藝術佳作。

5相關書籍

作品名稱:《丁托列托》
作者:(英)DeAgostini出版公司編
叢編項:西洋美術家畫廊
裝幀項:膠版紙30cm/32頁
出版項:吉林美術出版社/2002
主題詞:丁托雷托(Tintoretto,JacopoRobusti1518~1594)-油畫-美術批評
圖書簡介:維洛內歇的一件作品因與有關當局發生意見衝突而赫有名。1573年,維洛內歇為威尼斯聖喬凡尼與聖保羅修道院的餐廳繪製了巨大的《最後的晚餐》一作--這是由於之前提香的作品在1517年因火災燒毀,這是代替原作所作的修復工程。一如即往,維洛內歇以生動的人物與豐富的色彩畫滿整個畫面,但大部人卻都和主題沒有直接關連。教會將過錯歸咎於畫中世俗之要素不適合這個崇高的主題,維洛內歇為了替自己辯解,不得不於1573年6月18日前往宗教裁判所接受審判。當時審判的記當還留存下來--當被問及:「你認為小丑和醉漢、德國人、侏儒等低俗的人,適合畫在神聖的最後的晚餐嗎?」維洛內歇則為自己辯護說:「以符合自己才能的方式來完成這幅巨大畫面,是藝術家被賦予的自由。」宗教裁判所雖然命令更改畫作,但最後維洛內歇將作品名稱由《最後的晚餐》改為《利維家的聖宴》,這個問題才圓滿落幕。 作者簡介:相托列托是十六世紀威尼斯美術黃金時期最偉大的畫家之一。他是一位極具活力而且多產的畫家,他對工作的追求有時甚至是讓人感到過分,但他在寬大畫布上進行創作的速度令人驚嘆。他的作品裝飾著威尼斯的很多建築物,如總督宮殿和各種教堂等等。實際上,在同一座城市留下如此眾多繪畫的畫家微乎其微。丁托列托的大多靈敏作品擁有宗教性主題,充滿著濃厚的神聖氛圍。他還創作了色彩性神話畫以及傑出的肖像畫。

6個人影響

1546年,他為威尼斯的菜園聖母院繪製了三幅著名作品:《崇拜金牛》、《寺廟中的聖處女》和《最後審判》,他只獲得兩幅畫的酬金,只是從此出名了。1548年,他街道聖馬可學院的委託,繪製了《在亞歷山大發現聖馬可 屍體》、《將屍體運回威尼斯》、《聖人將信徒從他不潔的靈魂中招回》和《奴隸的奇迹》。這四幅畫使他獲得盛譽,包括提香的稱讚,他的地位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1560年,他開始為內部光線不足的聖羅可學院進行裝飾,有5位當時著名的畫家被邀請進行裝飾設計,包括委羅內塞,但丁托列托送來的不是草圖,而是已經完成的作品,《天堂接納聖羅可》並且是作為無償的禮物獻給聖人,根據宗教的教義,是不能拒絕對聖人的奉獻,所以他獲得了無償繪製聖羅可學院天頂畫的委託。由於天頂畫的成功,他得到繪製其他壁畫的委託,1565年為學院繪製了《耶穌受難》,獲得250達卡金幣的報酬。1576年,他又為中央大廳無償繪製天頂畫《蟒蛇之災》、《逾越節會餐》和《摩西打碎十戒石板》,只收一些象徵性的報酬。
穿皮衣的紳士肖像&amp

  穿皮衣的紳士肖像&amp

1577年,他為整個聖羅可學院進行裝飾,每年完成三幅畫,收100達卡報酬,直到他去世,共收到2447達卡的報酬,學院被裝飾52幅巨作,另外有許多小型裝飾。此外他還完成了一些肖像畫和歷史畫,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油畫《天堂》,有22.5米長9米高,是歷史上最大幅的布面油畫,這幅畫也耗盡他的精力,成為他最後一幅著名作品。由於是裝飾在光線暗淡的地方,這幅畫並不精細,類似於草圖。他的恢弘風格被稱為「瘋狂熱情的」(IlFurioso),他戲劇性地利用透視和光線的效果,使他成為巴洛克藝術的先驅。

7個人評價

手法主義風格始於佛羅倫薩,鼎盛於威尼斯。丁托列托是威尼斯手法主義藝術的代表人物。丁托列托曾在提香畫室學畫,在那裡,他學會了老師的繪畫技巧,然而,他是一位富有獨創性的藝術家,前面說過,佛羅倫薩手法主義有兩種趨向,一是反古典的傾向,二是優美雅緻的傾向。丁托列托要把這兩種傾向合二為一。同時,依據傳 說,他立志「要像提香一樣繪畫,像米開朗基羅一樣設計。」他的意思是要把提香的色彩與米開朗基羅的素描結合起來,創造別開生面的新藝術。他將這兩方面結合得很成功,因為他的素描絲毫沒有米開朗基羅的印記,而他的色彩也根本不像提香的風格。丁托列托善於通過多視點強化透視效果,營造戲劇化構圖。其畫面色彩充滿幻想,光線閃動不定,人物動作誇張,往往呈現超乎尋常的短縮形體。瓦薩里雖然羨慕他的技巧,但接受不了他那強烈的表現主義慾望,曾抱怨說丁托列托簡直將藝術當玩笑。
只有在肖像畫上,丁托列托比較忠實地繼承了提香的傳統。繁榮的威尼斯對肖像畫需求量極大,提香一人難以應付,丁托列托也忙於滿足這種需求。《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展》中展出的《穿皮衣的紳士肖像》,可能就是這樣的出品。仔細將它與展覽中提香的《有病的男人》進行比較,我們還是可以看出它們的差異。丁托列托在提香完美的肖像中增添了更明亮的光彩和更深刻的心理暗示。他將人物安排在更暗的背景中,以突出主體的簡明輪廓,從左側射來的光線照耀在毛皮大衣上面,與閃動的光影襯托出富有表情的雙手:一手雄辯地指向觀者,另一隻手則緊拉厚重的皮衣,造成某種張力。同時,這光線照在人物的臉上,也許是棕紅色皮衣反光綜合作用的緣故,其肌膚透出奇妙的桃紅色,恰到好處地給人物的內心世界塗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提香筆下的肖像人物是有自己的生活的個人,而丁托列托則喜歡捕捉人物面部表情和身體動作在某個瞬間所流露的情感與心靈世界。這是他們之間的不同點。丁托列托在反宗教改革環境中成長,培養了一顆熾熱的虔誠之心,但其處事千變萬化,與提香穩健的性格截然相反。
上一篇[松田美由紀]    下一篇 [1983年5月9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