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阿拉索帝國後來由於不斷擴張和內部矛盾加劇,而最終分裂為七個獨立的國家:斯托姆加德(Stromgarde)王國,艾澤拉斯(Azeroth)王國,魔法王國達拉然(Dalaran),吉爾尼斯(Gilneas)王國,山地小國奧特蘭克(Alterac),海上強國庫提拉斯(KulTiras)和洛丹倫(Lordaeron)王國。其中以艾澤拉斯和洛丹倫實力最強。在之後的時間裡,七個王國除了一些零散的與森林巨魔的大小衝突之外,大體上保持著和平相處。

1 七個王國 -簡介

版權申明:此文根據AMO 的《艾澤拉斯列國志》整理改編完成,其中參考了新浪魔獸專區的「魔獸通史」欄目以及9C的官方正史,文中採用的名字基本採用了官方翻譯。由於魔獸歷史實在過於龐大,出現遺漏和差錯再所難免,希望大家多多指正和補充,在此先行謝過。

一、聯盟的開始
  很早以前,人類的足跡遍布洛丹倫大陸的東南部地區。迫於來自北方的強大的森林巨魔帝國的威脅,他們逐漸放棄了古老的游牧生活。在長期對森林巨魔的戰鬥中,一個叫阿拉希(Arathi)的人類部落脫穎而出:不僅以六年時間統一了人類各部,並在位於洛丹倫大陸東南的高原地帶建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國家——阿拉索(Arathor)帝國。後來,帝國與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聯手擊敗了共同的敵人——森林巨魔。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人類開始學習高等精靈的魔法,並有了人類法師這個職業。

  阿拉索帝國後來由於不斷擴張和內部矛盾加劇,而最終分裂為七個獨立的國家:斯托姆加德(Stromgarde)王國,艾澤拉斯(Azeroth)王國,魔法王國達拉然(Dalaran),吉爾尼斯(Gilneas)王國,山地小國奧特蘭克(Alterac),海上強國庫提拉斯(KulTiras)和洛丹倫(Lordaeron)王國。其中以艾澤拉斯和洛丹倫實力最強。在之後的時間裡,七個王國除了一些零散的與森林巨魔的大小衝突之外,大體上保持著和平相處。


墨菲斯潘註:
①關於森林巨魔:
從資料來看,森林巨魔很早以前就生活在洛丹倫大陸北部,他們是洛丹倫和那片森林最早的「主人」,並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帝國——阿曼尼帝國。至於後來來到或生活在這裡的高等精靈和人類各部落,則以較為分散的方式居住在洛丹倫大陸的各個地區。阿曼尼帝國是由祖金統治的一群森林巨魔,這些皮膚上長滿苔蘚的巨魔不僅可以斷肢再生,而且他們的身體即使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也能很快自行癒合。

②關於高等精靈:
由達斯雷瑪領導的高等精靈被卡多雷放逐后離開了卡利姆多並成功穿越了波濤洶湧的大漩渦來到洛丹倫。並在安靜的提瑞斯法林地里建立了他們的安身之所。幾年後,他們中的許多人開始發狂。據說那是因為有些惡靈正沉睡在提瑞斯法林地的下面,不過這個傳說從來也沒有被證實過。高等精靈不得不捲起鋪蓋,向北移居到了另一片充滿能量的土地上。並終於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王國——奎爾薩拉斯王國。不幸的是,不久以後他們就發現奎爾薩拉斯其實是建在了一座受到巨魔頂禮膜拜的巨魔古城上。巨魔們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向精靈的定居點發起了大規模的進攻。這就是早期巨魔和高等精靈之爭的由來。

③關於人類的阿拉希部落:
阿拉希部落是早期人類眾多部落中的一員,但是他們意識到巨魔已經成為了對人類來說不可忽視的威脅。阿拉希部落希望把所有部落收歸自己的麾下,那樣他們就能組織起一條統一戰線來對抗巨魔軍隊了。於是阿拉希部落花了6年的時間,用計謀和武力打敗了所有與他們對立的部落。最終阿拉希部落容納了許多各種各樣的部落,他們的部隊也迅速壯大了起來。並在洛丹倫南部建造一座強大的要塞城市。這個被叫做激流城的城邦成為了阿拉希人的國家——阿拉索的首都。隨著阿拉索的繁榮昌盛,大陸各處的人類都不遠萬里來到了安全可靠的激流城定居。

④關於人類和高等精靈的聯盟:
在巨魔和高等精靈戰爭前期人類並沒有援助高等精靈的意思。直到高等精靈派大使來向阿拉索的國王索拉丁求援並答應教導人類魔法的時候,高等精靈和人類的聯盟正式成立。
史載如下:精靈們告訴索拉丁,巨魔的軍隊非常龐大,一旦奎爾薩拉斯被巨魔摧毀,他們的軍隊馬上就會南下。絕望的精靈們由於迫切地需要軍事援助,草草地答應向那些被選中的人類傳授魔法,以此來換取他們在抵抗巨魔軍隊時為精靈提供幫助。雖然索拉丁對任何魔法都不信任,但出於必要性的考慮,他還是答應支援精靈們。很快就有一批精靈法師火速趕到激流城,開始向一小群人類傳授魔法的記憶。 這就是人類掌握魔法的由來。

祖金:在人類和高等精靈聯盟的聯合部隊下,祖金帶領的森林巨魔在奧特蘭克山戰役中戰敗,巨魔從此走向衰落。而後在獸人首次入侵艾澤拉斯時,在當時的獸人酋長奧格瑞姆•毀滅之錘的再三請求下,祖金最終決定與嗜血的獸人達成戰時同盟,一起對付共同的敵人。從此,強大的獸人軍團中又多了獵頭者的身影。不過他們稱霸一時的領袖——祖金卻神秘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⑤關於阿拉索王國的分裂:
在打敗森林巨魔后,阿拉索的人類社會逐漸發展繁榮了起來。高等精靈傳授的魔法逐漸被人類接受並對此展開深入的研究。這些掌握神秘力量的法師們在激流城以北建立了阿拉索的第二個城邦達拉然,許多初出茅廬的巫師離開了壓抑的激流城來到達拉然,期望在這裡能更自由地使用他們新得到的力量。這些魔法師製造了達拉然的魔法尖塔,狂熱地進行著魔法研究。達拉然的居民們尊重魔法師的努力研究,並且在他們的保護下建立起了一個熱鬧的貿易體制。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魔法師使用魔法,達拉然周圍的空間變得脆弱,開始破裂。

守護者:由於達拉然的法師們毫無節制的使用魔法,導致了一小部分惡魔重臨艾澤拉斯。為了掩蓋真相,讓人民繼續生活在自己認知範圍的世界內;或者是說擔心農民起義。高等精靈的銀月議會與達拉然的瑪苟克拉斯議會達成一致。高等精靈們告訴了瑪苟克拉斯議會一些關於古卡利姆多和燃燒軍團的歷史,那些至今仍然威脅著這個世界的往事。他們告訴人類,只要他們還使用魔法,就得想辦法保護他們的子民免受燃燒軍團的威脅。瑪苟克拉斯議會提議將他們集體的力量授予一個最強的凡人,讓他來與燃燒軍團進行一場永不終結的秘密戰爭。由於擔心人們會由於恐懼和猜疑而發生騷亂,他們強調絕不能讓大多數人類知道守護者的存在或者燃燒軍團的威脅。精靈對此表示贊同,並且成立了一個秘密社團即提瑞斯法議會來監督守護者的選舉以及協助遏制混亂在這個世界的抬頭。在過去的幾千年裡有過很多的守護者,具體是誰,他們做過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有流傳說,在過去的幾千年裡,守護者大部分時候受議會擺布。而現在我們只知道麥格文,一個年輕的人類女孩被選中成為了守護者,並試圖擺脫提瑞斯法議會的擺布,讓自己致力於守護者的真正目的,清除這個世界上的惡魔,而不是成為某些組織的工具。

  激流城繼續扮演著阿拉索中心的角色,不過就和達拉然一樣,許多新城邦在洛丹倫大陸逐漸建立了起來。吉爾尼斯、奧特蘭克,以及庫爾提拉斯都是第一批建立起來的城邦,雖然這些城邦每個都有著他們自己的習俗和貿易活動,但他們都一致聽命於激流城。

  在提瑞斯法會謹慎警惕的監控下,達拉然成為了這片土地上主要的魔法學習中心。統治達拉然的瑪苟克拉斯議會成立了肯瑞托,這個教派專門負責記錄和研究他們發現的每一個魔法和每一件魔法物品。

  吉爾尼斯和奧特蘭克成為了激流城強大的支持者,並發展起了強大的軍隊,他們的遠征隊一直探索到了卡茲莫丹以南的那片山嶽連綿的土地。就在這期間,人類首次遇到了古代種族矮人,他們旅行來到了矮人們的地下洞穴城市——鐵爐堡。人類和矮人分享了許多金屬鍛造和工程學方面的知識,並發現他們對戰鬥和講故事都有著共同的愛好。

  庫爾提拉斯城邦建立在洛丹倫以南一個巨大的島嶼上,他們發展出了建立在漁業和遠洋航運基礎上的繁榮貿易。隨著時間的流逝,庫爾提拉斯建立起了一支強大的商船隊,他們穿越了所有已知地區,在世界各地搜尋供交易與販賣的奇珍異寶。但是,雖然阿拉索王國越來越繁榮昌盛,但它最強大的核心卻開始分崩離析。

  此時,激流城的領主們開始逐漸把他們的財產轉移到繁華的洛丹倫北部地區,將貧瘠的南方遺棄不顧。索拉丁國王的繼承人——阿拉希血脈中最後一個子嗣——爭論道他們不該放棄激流城,因此招來了那些同樣迫切想要離開的高階市民的不滿。激流城的領主們決定丟下他們的古城,指望到未開化的北方去尋求純潔與教化。在達拉然以北很遠的地方,激流城的領主們建立了一個的新城邦,它被稱作洛丹倫,這整片大陸的名字便是源自這個城邦。洛丹倫成為了一個朝聖者和所有尋求內心的和平安寧者所渴望的勝地。

  阿拉希的子孫們被丟在了古激流城那崩壞的城牆中,於是他們決定到南方卡茲莫丹的岩石林立的山脈中去。許多個漫長的年頭過去了,他們終於結束了自己的旅程,在大陸北方的一個名叫艾澤拉斯的地方定居了下來。他們在一個富饒的山谷中建立了暴風王國,不久這裡就變成了一個有了自己自足能力的地方。

  還有少數戰士仍然留在激流城中,他們決定繼續居住在那裡,守護他們古城的城市。激流城早已不是帝國的中央了,但它逐漸發展成了一個新的城邦國家——激流堡。儘管每個城邦都在自己的管轄下繁榮了起來,阿拉索帝國卻徹底四分五裂了。隨著每個國家都發展起了他們自己的習俗與信仰,每個城邦之間的差異都越來越大。索拉丁國王統一人類的夢想最終還是隨風消散了。

2 七個王國 -相關

二、七個王國

===艾澤拉斯===

領袖:攝政王安杜因.洛薩
國家顏色:藍
背景:混亂時代到來之前,當黑暗之門第一次被打開之時,在所有人類國家中,艾澤拉斯王國的力量是最強大的。在賢明公正的萊恩國王統治下,艾澤拉斯好似一座光明與真理的燈塔一般樹立於已知世界中。第一次戰爭之後,艾澤拉斯國土被部落蹂躪。萊恩國王駕崩后,洛薩接管了艾澤拉斯的零散軍隊,並帶領倖存者穿越了大海逃往洛丹倫海岸。洛丹倫的統治者泰瑞納斯國王,答應援助失去家園的艾澤拉斯人民。於是,艾澤拉斯人民在洛丹倫的南部海岸附近定居下來,發誓對聯盟效忠。這曾經強大的艾澤拉斯軍隊最後的力量,為了替他們失去的家園報仇,正進行著堅毅與勇敢的鬥爭。

墨菲斯潘註:文中有些翻譯按照正史改正過。洛薩爵士、萊恩王、守護者麥迪文三人為幼時好友。

那些熟悉的名字:

安杜因.洛薩

  安杜因.洛薩是阿拉希血統的唯一傳人,洛薩將他的一生獻給了他的國家。作為一名勇敢的戰士,洛薩很年輕時就已成為國王的榮譽守衛,後來晉陞為騎士,並加入了鐵馬兄弟會(the Brother hood of the Horse)。在一次負責搜尋神聖之書(the tome of Divinity)的行動中,洛薩受困於死亡礦井(Dead Mines)中並身負重傷。數月之後,終於在救援隊的協助之下得以安全返回,九死一生。

  由於麥迪文的引領,獸人部落第一次大舉進犯艾澤拉斯時,洛薩作為王國的最高指揮官率軍作戰。洛薩在麥迪文的學徒卡德加的幫助之下,突襲了位於卡拉贊(墨菲斯潘註:屬於地圖逆風小徑,因為那片地方充滿了強大未知的魔法能量,所以麥格文將高塔建立於此)的麥迪文之塔。雖然洛薩與卡德加聯手擊敗並殺死了被惡魔附身的麥迪文,然而此舉還是未能挽回艾澤拉斯王國的命運。曾經繁茂的艾爾文森林被戰火蹂躪,最終暴風要塞失守萊恩國王遇害(萊恩王被影子議會殺手女半獸人加羅娜刺殺)。儘管洛薩竭盡全力從麥迪文之塔趕回援救暴風要塞,然而大勢已去。

  洛薩爵士收集了殘餘的兵力,帶領那些倖存者們去往北方洛丹倫大陸。得於洛丹倫的泰瑞納斯國王的相助,洛薩率眾在大陸之南的沿海地區駐紮下來。此時洛薩已然成為艾澤拉斯王國的繼任者:不僅得到本國公民和戰士的一致認同,同時也贏得其他人類國王的肯認。在充分意識到部落所帶來的直接威脅時,七個獨立的人類王國第一次聯合了起來,並公認安度因.洛薩為聯盟軍隊的最高統帥。
雖然此時高等精靈和矮人也相繼加入聯盟陣營,但由於狂暴嗜血的詛咒和邪惡神器惡魔之魂,聯盟軍隊在部落強大的攻勢下節節敗退。甚至作為聯盟成員的奧特蘭克王國的國王佩瑞諾德(Perenolde)也附勢投向奧格瑞姆領導的獸人部落。

  然而,戰局在千鈞一髮之際出現了微妙的轉機。古爾丹的叛逃令戰局直轉而下。在得知這一情報屬實之後,安杜因•洛薩當機立斷組織了所有力量併發起反擊——洛薩誓言定為艾澤拉斯王國及國王萊恩報仇。在他的副官烏瑟爾、圖拉楊等人的協助之下,一支由人類、矮人和高等精靈組成的聯軍不僅擊潰了獸人酋長奧格瑞姆的主力,並將其趕出洛丹倫大陸,致使部落不得不往南節節退至艾澤拉斯大陸腹地。

  聯盟軍隊順勢南下,相繼解放了位於卡茲莫丹的多個據點。此時鐵爐堡的矮人部族和諾莫瑞根(Gnomeregan)的侏儒也加入到聯軍中來。作為聯盟之最高統帥,安杜因.洛薩開始組織力量準備總攻部落最重要的據點——位於艾澤拉斯中部的黑石塔。然而不幸的是,洛薩在塔底的戰鬥中遇伏身亡;同時獸人酋長奧格瑞姆也身負重傷。洛薩之死反而激起所有聯盟戰士的鬥志,並在聖騎士圖拉揚和烏瑟爾的統領之下最終擊潰獸人守軍攻陷重要據點黑石塔。並一路追擊,最終殲滅獸人殘餘並摧毀了黑暗之門,部落酋長奧格瑞姆成了聯盟的俘虜。

麥迪文

  麥迪文在高等精靈語中意即「保守秘密的人」。麥迪文出生不久后,便被他的母親艾格文送到暴風要塞。十四歲前麥迪文一直和他的父親,人類法師聶拉斯.埃蘭生活在一起;他的母親守護者艾格文則獨自離開了暴風要塞……

  小時候,麥迪文和洛薩及萊恩王子三人同是很要好的夥伴,他們在艾澤拉斯王國一起長大。然而就在麥迪文十四歲時,一場突如其來的事情徹底改變了這個小孩的命運:隨著麥迪文一天天長大,之前被母親艾格文賦予的提瑞斯法的能量也在他的體內逐漸覺醒,終於,這股強大的能量與早已潛藏在他靈魂中的薩格拉斯的黑暗力量發生了激烈的衝突。巨大的能量衝擊驚動了北郡修道院的牧師。牧師們隨長者阿隆蘇斯.法奧(Alonsus Faol)連夜趕來暴風要塞。然而就在當晚,孩子的父親聶拉斯.埃蘭,試圖挽救麥迪文而耗盡了生命。

  當初艾格文只是想到脫離提瑞斯法會的擺布,生下一子來繼承她的知識和力量。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潛藏起來的薩格拉斯也在尋找支配這個孩子的機會,從而支配提瑞斯法的能量為燃燒軍團所用。儘管表面上,麥迪文繼承了守護者的所有能量。然而隨著麥迪文的成長,薩格拉斯的黑暗力量漸漸顯露出來。事後牧師們將這個小孩送去了北郡修道院。在牧師們的照料下,長達六年的昏迷之後,麥迪文終於醒來。此時,薩格拉斯已然完全控制麥迪文的意識,並將深深影響他的行為。不過周圍人並未知曉其中隱藏的陰謀,而是為麥迪文最終醒來感到無比高興。麥迪文昔日的夥伴也已長大,後來萊恩繼任成為艾澤拉斯的國王。

  於最後一次出現在暴風要塞之後,麥迪文隻身來到赤脊山脈(Red ridge Mountains)之南位於逆風小徑(Dead wind Pass)的卡拉贊。這是一座古老的、在很久以前由提瑞斯法會秘密建造的魔法塔。當時之所以選擇在這個偏遠的南方山地,是因為那裡有著異常強大的魔法能量常。數世紀以來,歷任守護者正是從這裡暗暗監視著艾澤拉斯世界上的惡魔的一舉一動。在薩格拉斯的影響下,麥迪文開始秘密研究各種邪惡的魔法和巫術,並在卡拉贊的地下修建了一座一模一樣的地下塔,作為他實施黑暗儀式的地方。

  在一次漫長的精神旅途中,麥迪文與世界彼端的獸人術士——急切渴望強大能量的古爾丹取得了聯繫。惡魔之王薩格拉斯於是通過麥迪文,告知古爾丹其墓穴的存在。貪婪的術士為獲得薩格拉斯的「終極能量」,終於答應不久便驅使獸人部落入侵艾澤拉斯。麥迪文與古爾丹的影子議會合力打開了連接兩個世界的黑暗之門,部落軍隊得以大舉進入艾澤拉斯。

  與此同時,艾格文在得知此事後立即前往卡拉贊。她嘗試說服她的兒子麥迪文,放棄他那瘋狂的黑暗計劃。然而艾格文驚訝地發現,正是她的老對手惡魔之王薩格拉斯控制了麥迪文的心志。一場乏味的打鬥在塔內隨即展開:由於艾格文早已將自己所有的力量傳給了她的兒子,麥迪文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她擊敗,並把她趕出了卡拉贊。

  麥迪文繼續著他的計劃。在兩名人類法師(萊恩國王的顧問)突然死亡之後,神秘的暗殺接踵而至。隨後不久達拉然傳來噩耗:不少提瑞斯法會的成員在短時間內相繼神秘死去。原來,薩格拉斯正利用守護者麥迪文的力量召喚出強大的惡魔,開始有計劃地對付他的死對頭——提瑞斯法會。由於失去守護者的庇護,提瑞斯法會在短短的時間裡就被肅清。

  艾格文隻身來到暴風要塞並告知萊恩國王:麥迪文是這場戰爭的幕後黑手。隨後,另兩位神秘的客人——卡德加和加羅娜也來到暴風要塞,並再次告訴萊恩麥迪文的陰謀。在萊恩國王猶豫不決之時,洛薩爵士決定親領一隊人馬突襲卡拉贊,阻止他的昔日好友——麥迪文那瘋狂的黑暗計劃。那些被麥迪文召喚出來的惡魔們盤踞在地下塔內。得於人類法師卡德加和半獸人加羅娜的相助,洛薩率眾突入卡拉贊,最終擊敗了邪惡的守護者。通過進而毀滅麥迪文的肉身,洛薩和卡德加無意間將惡魔之王的靈魂打入了深淵,也許連薩格拉斯本人也始料未及……

  麥迪文被釋放的靈魂在星界位面中徘徊了多年。二十年後,一位化形為鷹的神秘先知出現在洛丹倫大陸。他先後告知獸人薩爾和人類國王泰瑞納斯有關燃燒軍團第三次入侵的預言。在獸人部落啟程前往卡利姆多之時,後者顯然對他的說詞毫無興趣。

  突如其來的可怕的瘟疫迅速席捲了洛丹倫的北部城鎮。洛丹倫王子——聖騎士阿爾薩斯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以屠城來遏止瘟疫的蔓延:斯坦索姆白骨累累,一片狼跡。神秘的先知再次出現。然而此時阿爾薩斯根本聽不進他的勸說,年輕氣盛的王子被複仇的火焰蒙蔽了雙眼。不久之後,泰瑞納斯國王被他的兒子殺害,洛丹倫王國陷落;而可怕的瘟疫仍繼續蔓延。

  此時僅有少數人類跟隨女法師吉安娜,在先知的指引之下遠涉重洋來到卡利姆多。他們成為洛丹倫災難的倖存者。並與之前到達卡利姆多大陸的獸人部落結為戰時同盟,最終與暗夜精靈一起擊敗了燃燒軍團的入侵,粉碎了惡魔醞釀已久的黑暗計劃。而麥迪文也完成了他的使命。他最後在劇情里說的一句話很感人,大意如下:我完成了我的使命,即將隱遁成為神話里的一部分,我希望這個世界不再有守護者,這個世界的命運應該掌握在他們自己手裡。當低沉的男中音響起,那種睿智和滄桑會讓你感動。


烏瑟爾

  阿隆蘇斯•法奧是烏瑟爾的導師。這位受人尊敬的大主教是北郡牧師聖教會(Holy Order of North shire Clerics)的長者。在部落入侵艾澤拉斯王國期間,阿隆蘇斯曾給與人類精神上的力量和極大的鼓舞(也曾救過麥迪文,詳見麥迪文的人物資料)。

  但對於戰爭所面對的緊張局勢,他的學徒兼助手烏瑟爾則認為僅憑精神上的鼓舞是不足以戰勝嗜血的獸人部落的。在獸人連續的進攻之下,許多市民甚至包括修道院的牧師喪命於戰亂之中,就連艾澤拉斯的北郡修道院也慘遭塗炭。

  當暴風要塞被獸人攻陷萊恩國王被害之後,烏瑟爾跟隨他的導師和安杜因.洛薩同往洛丹倫王國尋求援助。鑒於艾澤拉斯戰役的教訓和迫在眉睫的獸人的威脅,阿隆蘇斯.法奧決定成立一個新的組織,並由他的學徒兼助手光明使者烏瑟爾來全權負責。在白銀之手騎士團成立之後,洛丹倫最優秀的人類騎士先後慕名而來。一些優秀的年輕騎士,如圖拉揚,則在烏瑟爾的影響下成為恪守光明之道的聖騎士。

  即使在獸人大舉進犯洛丹倫,聯盟戰士士氣低落之時,騎士團仍儘力協助洛薩——聯盟之最高統帥,繼續戰鬥。與此相反,奧特拉克國王佩瑞諾德卻背棄了處於劣勢的聯盟。不僅如此,他還策劃了一次暴亂,並計劃夥同那些獸人準備除掉烏瑟爾。不過他的計劃沒有最終得逞。聯盟隨即向佩瑞諾德的領地發起了進攻,儘管得到獸人的增援,佩瑞諾德還是被泰瑞納斯國王的人類軍隊徹底擊潰,其領地也被洛丹倫王國完全控制。

  在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日之後,戰爭出現了轉機。聯盟在安杜因.洛薩的統領下終於將獸人趕出洛丹倫大陸,並解放了卡茲莫丹的大部分地區。雖然後來黑石塔一役,洛薩不幸中了獸人的埋伏戰亡於塔下。然而正是在此緊要關頭,聖騎士圖拉揚重新迅速集結了軍隊,並與他的導師烏瑟爾一起率領聯盟繼續作戰,並最終攻下黑石塔。後來聯軍在悲傷沼澤腹地徹底擊敗了奧格瑞姆,火刃氏族(Burning Blade Clan)幾乎被全部消滅。

  在聯盟贏來勝利的同時,雙方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光明使者烏瑟爾由於在對部落戰爭中的出色表現,成為功勛卓著的人類聯盟的英雄,而被永遠載入史冊。

  當黑暗之門被再次摧毀之後,艾澤拉斯世界進入一段相對穩定的時光。此時騎士團則主要負責維護和平以及調解內部矛盾的任務。也就是這個時候,洛丹倫王子阿爾薩斯加入了烏瑟爾領導的白銀之手騎士團,並開始學習和接受聖騎士的教育。

  然而和平的時光並不長久,貌似和睦的聯盟不久便支離破碎,僅有部分人類王國和鐵爐堡的矮人願意繼續保持同盟關係。此外,獸人在年輕的酋長薩爾的領導下逐漸強大起來。不僅先後襲擊了多座收容所,就連古老的德拉霍監獄(Durnholde Keep)也被獸人攻陷。殿獄官埃德拉斯.布萊克摩爾中尉死在了那場衝突中。潘註:奧格瑞姆.毀滅之錘也死於此役。

  與此同時,神秘的死亡瘟疫在人類的城鎮間迅速蔓延開來。儘管先知麥迪文曾勸說過泰瑞納斯國王,然而固執的人類沒有聽從他的忠告,而寧願留在危機四伏的洛丹倫大陸。泰瑞納斯派出了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聖騎士,以為可以阻止瘟疫和死亡的蔓延。卻正是這一決定,反使得年輕的聖騎士阿爾薩斯王子墮入了巫妖王的圈套。

  作為年輕的聖騎士的導師,光明使者烏瑟爾曾多次勸阻阿爾薩斯放棄瘋狂的行為,回到聖騎士恪守的光明之道上來。但對於年輕氣盛的阿爾薩斯來說,此時沒有什麼比復仇更為重要。阿爾薩斯一意孤行地率領他的部眾,尾隨恐懼魔王瑪爾甘尼斯來到冰雪覆蓋的諾森德大陸。在那裡,他終於如願以償——不計後果地拔出了魔劍霜之哀傷……

  阿爾薩斯徹底背離了聖騎士所恪守的光明之道。借用魔劍的黑暗力量,他先是殺害了自己的父親泰瑞納斯國王,隨後又相繼殺害三名聖騎士同僚,最終烏瑟爾也在安多哈爾(Andorhal)被他心愛的學徒——死亡騎士阿爾薩斯殺害。

  如今,在西瘟疫之地(安多哈爾附近),人們還可以找到烏瑟爾之墓(Uther'sTomb)。


===洛丹倫===

領袖:泰瑞納斯國王
國家顏色:白
背景:在仁慈的泰瑞納斯國王的統治下,洛丹倫成為寄託人類希望的最後堡壘。洛丹倫軍隊首先留意到洛薩和艾澤拉斯人民發出的求援信號。如同聯盟的守護神一樣,泰瑞納斯國王的統治彷彿一個強有力的保護傘,庇護著所有居住在他的統治區域內的人們。洛丹倫軍隊是極度忠誠的,他們被信仰所驅使——人類必須堅定地與褻瀆神靈的部落抵抗。

  後來,洛丹倫的王子,已經成為死亡騎士的阿爾薩斯親手將自己的國家變成了廢墟,並成為了亡靈天災的領地。後來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叛變,在恐懼魔王瑪里瓦薩斯的幫助下佔領洛丹倫的一部分,並在原來的皇宮下建立了幽暗城。

墨菲斯潘註:
現在的洛丹倫的廢墟在幽暗城上方,那個麥迪文出現過的議事廳現在荒廢的只剩下地板和那個王座。泰瑞納斯國王死於自己兒子之手。阿爾薩斯成為了新的巫妖王。在洛丹倫皇宮的廢墟里用「偵測隱形」可以看見一些飄浮幽靈——洛丹倫的平民。為了曾經那個輝煌的人類文明和那些在戰爭中飽受苦難的無辜平民,默哀三分鐘吧。也希望大家看段歷史的時候不要再鬧出某某人坐在那個王座里然後宣稱佔領幽暗城兩個小時的笑話。

那些熟悉的名字:

阿爾薩斯

  阿爾薩斯是泰瑞納斯(Terenas)國王唯一的兒子,他是個有理想但是很輕率的年輕人,夢想著像他父親那樣成為洛丹倫(Lordaeron)大陸的主人。

  從小,他就在父親的安排,追隨最偉大的矮人英雄穆拉丁•銅須學習。在穆拉丁出色的調教以及良好的家庭教育地影響下,阿爾薩斯逐漸成長為一個優秀的王子。他善良、熱忱、正直、勇敢……幾乎具備了世人擁有的一切良好品質。雖然,有的時候,他會表現出那麼一點點的傲氣,但作為未來王國的繼承人,他幾近完美。並和吉安娜有一段美好的感情。

  他在19歲時成為一個聖騎士,並且是光明使者烏瑟爾(Uther)最喜愛的門徒。他喜歡烏瑟爾,甚至把他當作自己的家人,他只是想成為一個像那些第二次戰爭中對抗游牧部落的英雄的人。

  當巫妖王的散播的神秘瘟疫逐漸在洛丹倫大陸蔓延的,阿爾薩斯和烏瑟爾奉命去調查事情的真相。也就這樣,年輕氣盛的王子走向了毀滅,在史坦索姆屠村後跟烏瑟爾分道揚鑣。最後在恐懼魔王瑪爾甘尼斯(Mal'Ganis)誘引下,為了洛丹倫的子民和無盡的仇恨以及對力量的無限渴望,阿爾薩斯拔出了那把可以殺死瑪爾甘尼斯的霜之哀傷,也成為了一名死亡騎士。在殺死幫助自己找到霜之哀傷的導師兼好友穆拉丁.銅須后,阿爾薩斯返回洛丹倫殺死自己的父親瑞泰納斯國王和達拉然的大法師安東尼達斯,並在安多哈爾(Andorhal)【西瘟疫之地】殺死了自己另外一名導師,聖騎士烏瑟爾。並在最後戴上了耐奧祖的頭盔成為了新一代的巫妖王。


圖拉揚

  圖拉揚是光明使者烏瑟爾最得意的學徒之一。由於受導師的影響,圖拉揚成為了一名聖騎士並加入了烏瑟爾領導的白銀之手騎士團。由於圖拉揚的克盡職守使他贏得不少美譽。

  當奧格瑞姆率領部落大舉入侵洛丹倫時,圖拉揚成為聯盟統帥安杜因.洛薩的副官,並參加了前線的戰鬥。後來在圍攻黑石塔的戰役中洛薩不幸身亡。在洛薩倒下之時,圖拉揚振臂一呼繼續率軍投入戰鬥,最終一舉攻下黑石塔據點。不過對於洛薩之死,圖拉揚一直耿耿於懷認為自己沒有能盡全力救出洛薩。

  黑石塔一役部落損失慘重,獸人酋長奧格瑞姆也身負重傷。圖拉揚和他的導師烏瑟爾率領軍隊一路追擊,最終在悲傷沼澤(SwampofSorrows)腹地徹底擊敗獸人殘餘,並俘虜了奧格瑞姆。同時連接兩個世界的黑暗之門也被大法師卡德加摧毀。

  數月之後,獸人薩滿耐奧祖用鐵腕「贏得」德拉諾世界各獸人氏族的支持,成為事實上的部落統帥。不久黑暗之門被耐奧祖再次開啟。隨後部落軍隊在他的精心策劃下突襲了人類的多個據點,並奪走麥迪文之書、薩格拉斯權杖和達拉然之眼等多件神器。為徹底消除獸人部落的威脅,聯盟決定遠征德拉諾世界。此時聖騎士圖拉揚被任命為遠征軍的統帥,與大法師卡德加一道統領聯軍穿越黑暗之門進抵德拉諾。

  聯盟和部落的軍隊在荒蕪的地獄火(Hellfire)半島上展開了激戰。由於獸人根本未有料到聯盟會如此之快發動反擊,因此戰局在頭一個月里對部落相當不利:包括耐奧祖的影月要塞在內的多個重要據點被聯盟相繼攻陷。雖然最後聯盟從叛變的嘲顱氏族手裡換回麥迪文之書,然而還是未能阻止耐奧祖的計劃。

  借用神器薩格拉斯權杖和達拉然之眼耐奧祖開啟了新的傳送門。但是,新傳送門所引發的巨大能量衝擊開始毀滅德拉諾世界,隨即引發了一系列災變。耐奧祖和他那些忠實的追隨者們慌忙逃入一座傳送門中;另一些氏族首領,如格羅姆.地獄咆哮和奇爾洛格.死眼也帶領各自氏族拚命衝殺,爭先逃離這個行將毀滅的世界。

  然而與此同時,聖騎士圖拉揚和大法師卡德加等人為使艾澤拉斯世界免受波及,則決定選擇留在德拉諾這邊,徹底摧毀黑暗之門。大災變后德拉諾變為荒涼之地,圖拉揚等人極有可能死於大災變中。

附另外兩個遠征軍英雄

庫德蘭

  矮人原是上古的土靈,其中部分漸漸變成了現在的矮人。在高山之王莫迪姆斯.安威瑪爾統治時期矮人主要分為三部:銅須、蠻錘和黑鐵部族。後來高山之王去世,醞釀已久的內戰一觸即發。黑鐵部族全軍覆滅。如今唯有生活在卡茲莫丹地區的銅須部族,和定居在位於洛丹倫大陸中南部艾瑞峰(AeriePeak)的蠻錘部族。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裡,銅須和蠻錘兩部一直保持著和睦相處,並在南北大陸之間合力架起了一座巨大的拱橋名為薩多爾(Thandol)。

  獅鷲騎士庫德蘭來自北方的蠻錘部族。自該部族北上來到洛丹倫大陸,並最初在位於東部的辛特蘭(the Hinterlands)森林定居之後,便開始逐漸親近大自然且與當地的獅鷲成為了朋友。後來矮人們將這些獅鷲馴練成可供乘騎並可用於作戰的動物。

  矮人庫德蘭是一名勇敢的獅鷲騎士。為保護洛丹倫海岸免受龍喉氏族的侵擾,庫德蘭率領獅鷲騎士們與紅龍族作戰。當時龍喉氏族利用邪惡的神器惡魔之魂控制了紅龍女王阿萊克斯塔薩,紅龍族上下不得不聽從獸人術士耐克魯斯.碎骨者的差遣與聯盟為敵。

  面對強敵,庫德蘭從容應對:前後一共擊殺九隻紅龍。從那以後,庫德蘭為獅鷲騎士在聯盟中贏得了極高的聲譽,成為名噪一時的空中霸王。

  庫德蘭一直效忠於他的部族。後來跟隨聯盟的遠征軍同往德拉諾。與聖騎士圖拉揚、大法師卡德加和戰士達納斯,以及高等精靈艾蕾利亞.風行者的命運一樣,庫德蘭很可能死於大災變中。


艾蕾利亞.風行者

  暴風要塞淪陷之後,部落將戰火一直向北蔓延。獸人出動了海軍,戰爭開始波及遙遠的奎爾薩拉斯的周邊地區。雪上加霜的是,由於奧特拉克國王的背叛,高等精靈的綠色森林被獸人軍隊大片地燒毀,一些城鎮被夷為瓦礫。艾蕾利亞.風行者的親人也死於戰火之中。帶著無邊的仇恨,這位高等精靈遊俠義無反顧地加入了安杜因.洛薩領導的聯盟軍隊。在黑暗之門被毀,獸人酋長奧格瑞姆被俘之後,艾蕾利亞主要負責搜捕在逃的血窟氏族殘餘。

  後來艾蕾利隨軍遠征德拉諾世界。為阻止獸人薩滿耐奧祖,大法師卡德加必須奪回麥迪文之書和神器達拉然之眼,同時了解到耐奧祖還持有兩件重要神器:薩格拉斯權杖和古爾丹之顱。在攻陷血窟氏族的要塞,得知其中一件神器——古爾丹之顱的具體下落之後,聯盟軍隊向一座位於德拉諾世界東北部的島嶼發起了突襲。出乎意料的是,黑龍死亡之翼正把手著神器。儘管如此,艾蕾利亞還是於黑龍巢穴中成功取走古爾丹之顱,並救出之前被黑龍抓走的庫德蘭。
而後在德拉諾大爆炸中,艾蕾利亞生死未知。

===斯托姆加德王國===

領袖:索拉斯.特洛斯班
國家顏色:紅
背景:斯托姆加德王國保有一套嚴格的軍事體系,這使它成為備受矚目的聯盟國。地處奧特蘭克(Alterac)山丘陵地帶的斯托姆加德,起著哨兵的作用——監視著任何橫越獸人控制的卡茲莫丹邊界的入侵。經歷過巨魔戰爭歷史的斯托姆加德戰士,已經為參加與人類的所有敵人公開的戰鬥做好了充分準備。

那些熟悉的名字:

索拉斯.特洛斯班

  索拉斯是斯托姆加德的國王。由於該國所處之特殊的地理位置,索拉斯.特洛斯班是最先響應洛薩提出的「聯盟」的國王之一。在獸人部落大舉入侵洛丹倫時,斯托姆加德王國首當其衝。雖然索拉斯也曾組織了一些反擊,試圖攻陷被獸人佔領的矮人城市丹莫德(DunModr),但最終還是未能遏制獸人的進攻。部落由海路出發偷襲了毫無防備的奎爾薩拉斯,致使高等精靈族被迫全面投入戰爭。

  不過直到古爾丹叛逃之後,聯盟才得以集結力量發動有力的反擊。在解放卡茲莫丹的戰役中,斯托姆加德王國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聯盟在達納斯的統領下擊潰了獸人守軍,並最終解放了鐵爐堡。

  戰爭結束之後,聯盟內部出現了嚴重的分歧。先是領土之爭。由於戰爭期間奧特拉克王國的背叛,致使聯盟遭受「更大」的損失。吉爾尼斯王國打算推任前奧特拉克國王——佩瑞諾斯的侄子繼任該國王位,進而控制這個山地小國。索拉斯國王則提出,鑒於斯托姆加德王國在戰爭中曾遭受巨大的損失,作為補償應將奧特拉克王國的東部地區化歸他們的領地。這樣的提議顯然遭至他國的不滿。不想幾番舌戰之後,奧特拉克王國最終併入洛丹倫王國的版圖。

  後來又由於不斷增加的俘虜收容所的巨大開支,聯盟內部再次發生分歧。在高等精靈退出聯盟之後,斯托姆加德王國和吉爾尼斯王國也隨之宣布了退出。


達那斯

  達納斯是斯托姆加德王國雇傭軍中經驗豐富的老兵。由於在抗擊部落入侵時,尤其在解放卡茲莫丹的戰役中表現出色,而得到提拔。在黑暗之門被毀戰爭結束之後,達納斯曾一度住在新建的暴風城中,同時負責管理俘虜收容所的工作。由於戰爭致使收容所內擁擠不堪,出於安全的考慮,於是聯盟將那裡的獸人俘虜押送至位於洛丹倫大陸南方的更大的德拉霍監獄。後來一個叫埃德拉斯.布萊克摩爾的人類中尉被任命為德拉霍監獄的新殿獄官。

  當耐奧祖再次打開黑暗之門后不久,獸人們圍攻了艾澤拉斯的前哨耐瑟加德要塞。達納斯奉命率軍擊退獸人的進攻。不過這只是耐奧祖的一個巧妙的迂迴戰術。當達納斯的主力與部落軍隊在耐瑟加德要塞激戰之時,另一股由獸人和死亡騎士組成的奇兵偷襲了新暴風城。最終,不僅盜走了麥迪文之書,此外還奪獲其它神器。

  雖然後來達納斯擊退了獸人的「正面進攻」,同時耐奧祖也滿載而歸。不久后聯盟組織了一次大規模反擊。達納斯隨由聖騎士圖拉楊和大法師卡德加領導的遠征隊,穿越黑暗之門來到紅色的德拉諾世界,聯盟與部落之戰再次拉開。後來達那斯后其他幾位英雄一樣在黑暗之門爆炸前選擇了留在德拉諾大陸,生死不明。



===庫爾提拉斯===

領袖:海軍上將 戴林.普羅德摩爾 領主
國家顏色:綠
背景:在第一次戰爭之前,遠航的庫提拉斯商船使其成為已知世界最繁榮的國家。當獸人開始襲擊洛丹倫的沿海領地時,海軍上將普羅德摩爾親自創立了軍艦的艦隊。在他的老朋友安度因.洛薩的請求下,普羅德摩爾保證他的商業王國對聯盟提供援助。
潘註:戴林.普羅德摩爾對獸人有著切骨的仇恨,後來被自己女兒和獸人的聯軍擊敗,並死於最後一次戰役。

那些熟悉的名字: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
  吉安娜是達拉然很多年來最傑出的女巫,她是一個好奇聰明的年輕人,渴望獲得更多的知識和魔法能力。他的父親,戴林.普羅德摩爾,是第二次戰爭中的英雄。吉安娜也正是因為她的父親而出名,但是她的唯一願望是獲得魔法。

  她深深地愛著阿爾薩斯,但兩人最終在史坦索姆分道揚鑣。儘管如此,她從未讓傷心干擾她的學習的研究。她的老師,大法師安東尼達斯,經常說她可以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師。她在燃燒軍團入侵時承擔著十分重要的任務。她聽從了麥迪文的建議,成為人類聯盟向卡利姆多進軍的首領。因此,她在獸人英雄薩爾,瑪法里奧.暴風和泰蘭德.風語者的幫助下擊敗了阿克蒙德。

  吉安娜.普羅德摩爾帶領手下殘存的聯盟力量定居在南卡里姆多。他們在東海岸的塵泥沼澤附近建立了簡陋的港口城市塞拉摩。人類和矮人同盟合力在這片充滿危險的土地上生存,儘管杜隆坦和塞拉摩的防禦力量彼此暫時停戰,但這個脆弱的殖民地的平靜並不意味著最終的和平。

  人類和獸人間的和平被一支抵達卡利姆多的龐大聯盟艦隊所破壞。海軍上將戴林.普羅德摩爾(吉安娜的父親)率領這支艦隊在阿爾塞斯毀滅洛丹倫之前離開了那裡。海上數月的航行令人筋疲力盡,但是普羅德摩爾仍然尋找著一切他可以找到的聯盟倖存者。

  海軍上將普羅德摩爾的艦隊對該地區的穩定造成了嚴重的威脅。作為一位在第二次戰爭中聲名顯赫的英雄,吉安娜的父親是部落的死敵,他決心在獸人站穩腳跟之前摧毀杜隆坦。

  普羅德摩爾強迫吉安娜做出一個艱難的抉擇:支持他對抗獸人並且背叛她的新同盟,或者與她的親生父親交戰來維護聯盟和部落之間來之不易的脆弱和平。在一番思想鬥爭之後,吉安娜選擇了後者,她幫助薩爾打敗了她瘋狂的父親。不幸地是,海軍上將在吉安娜向他證明獸人已經不再是嗜血的怪物並與他和解之前就戰死了。出於吉安娜對部落的忠誠情義,獸人們同意讓她的部隊安全地回到塞拉摩的家園。作為回報,塞拉摩成為部落永不進攻之城。

墨菲斯潘註:部落在進攻此城時請三思!

===吉爾尼斯===

領袖:吉恩.灰鬢
國家顏色:黑
背景:儘管獸人入侵日益迫近,吉爾尼斯仍堅持脫離洛丹倫聯盟。作為最強大的人類國家之一的領導者,吉恩.灰鬢確信自己的軍隊能夠應付任何威脅,因此對於洛薩王聯合的請求無動於衷。且不論這對於聯盟的表面輕蔑態度,吉爾尼斯港的居民們既不喜歡部落也不喜歡聯盟,他們準備用自己的劍來說話。

墨菲斯潘註:我對此國家知之甚少,望達人補充。

===達拉然===

領袖:肯瑞托
國家顏色:紫
背景:魔法國度達拉然是一個在由聯盟中不同種族的強大法師組成的議會肯瑞托統治下的小國,首都是位於Cross Island(縱橫島?)的紫羅蘭城。這個超自然力量的中心裡有四個巨塔,是許多洛丹倫最偉大的法師的聖地。肯瑞托專心致力於他們那藏書眾多的圖書館的知識以及令人敬畏的魔法力量,是聯盟強有力的支持者。

那些熟悉的名字:

卡德加

  為了探取守護者的秘密,卡德加在十七歲時作為魔法王國達拉然——肯瑞托會(the order of KirinTor)的間諜被秘密派往卡拉贊。

  卡德加隨後取得麥迪文的信任並成為其學徒,同時負責管理麥迪文那巨大的藏書室。在卡拉贊的日子裡,卡德加從麥迪文那裡學得不少魔法知識並閱讀到大量書籍,師徒兩人之間也逐漸建立友誼。卡德加在麥迪文的影響下進步很快,還通過麥迪文先後結識了萊恩國王和洛薩爵士。後來還在卡拉贊認識了半獸人加羅娜並成為很好的朋友。

  一次偶然的機會卡德加和加羅娜忽然發現,麥迪文正是引發戰爭的罪魁禍首,薩格拉斯的靈魂控制了他的心志。兩人隨即趕往暴風要塞,並將此事告知了萊恩國王。次日,卡德加和加羅娜隨洛薩爵士一起趕回卡拉贊,隨即突襲了麥迪文之塔。在地下塔內的激戰中,卡德加不幸中了麥迪文的咒語,使得他的外表變老了幾十歲。不過最終,卡德加親手殺死了他的導師——被惡魔附身的守護者,致使薩格拉斯的靈魂被打入深淵,不得再返回麥迪文的肉身。

  為了進一步調查黑暗之門,卡德加攜麥迪文之書返回達拉然,並將艾澤拉斯發生的一切告知了肯瑞托議會;洛薩爵士則領兵星夜趕回救援暴風要塞。

  卡德加在達拉然對黑暗之門的研究在戰爭後期起到了關鍵作用。在獸人部落被趕出洛丹倫后,卡德加再次來到艾澤拉斯。並協助聖騎士圖拉揚、烏瑟爾等人擊敗奧格瑞姆,最終摧毀了黑暗之門。之後卡德加繼續深入調查被毀的黑暗之門。出於安全的考慮,在他的建議下,聯盟高層決定在黑暗之門的遺址之北修建一座要塞名為耐瑟加德(Nethergarde)。

  數月之後,正如卡德加所擔心的那樣,獸人部落恢復了黑暗之門並迅速圍攻了艾澤拉斯的前哨——耐瑟加德要塞。為了阻止耐奧祖的計劃,徹底消除獸人所帶來的威脅,大法師卡德加奉命與聖騎士圖拉揚一起,統領一支由人類、矮人和高等精靈組成的聯軍遠征德拉諾世界。

  卡德加必須從部落手中奪回麥迪文之書和神器達拉然之眼。雙方戰鬥一觸即發。由於聯軍的成功突襲,戰爭開始不久部落的數個重要據點便被相繼攻陷。卡德加在陷落的血窟氏族的要塞內得知麥迪文之書和另一件神器古爾丹之顱的下落。經過周密計劃,高等精靈艾蕾利亞.風行者從死亡之翼的巢穴中成功取得古爾丹之顱。不久,耐奧祖的影月要塞也被攻陷:耐奧祖攜部分神器倉皇逃走,麥迪文之書落入叛變的嘲顱氏族(Laughing Skull Clan)手中。聯盟提出條件最後從嘲顱氏族手裡換回麥迪文之書。

  然而此時,耐奧祖已利用其它神器打開了通往其它世界的新的傳送門。巨大的能量衝擊致使德拉諾世界開始毀滅。耐奧祖不顧一切地率領他的追隨者們逃入傳送門中,其餘氏族首領——除碎刃氏族外——也爭先恐後各自逃命。與此相反,卡德加等人決定留在德拉諾這邊,為使艾澤拉斯免於牽受能量的波及,大法師卡德加利用麥迪文之書和神器古爾丹之顱將黑暗之門徹底摧毀……


===奧特蘭克===

領袖:佩瑞諾德領主
國家顏色:橙
背景:奧特蘭克是人類國家中最弱的一個,只能算是個次要的聯盟軍隊和武器的支持者。雖然佩瑞諾德讚賞洛薩和泰瑞納斯正在進行的努力,但他一直被部落真正到來時的恐懼困擾——聯盟如果失敗,只有讓自己的軍隊和主權投降才能拯救臣民的性命。但佩瑞諾德明白,無論如何,當最後的戰役來臨,奧特蘭克仍將與其他聯盟國家一起並肩戰鬥。

墨菲斯潘:後來奧特蘭克背叛聯盟投靠當時的奧格瑞姆,在獸人被擊敗后,奧特蘭克被併入洛丹倫。

註:這是一篇集合了很多歷史資料的文章,大部分引用了正史,但也只是簡單的介紹了王國的情況和王國中幾個重要的人物而已,很多事我們不得而知,比如王國產生的具體細節,王國在統治期間發生的重大事情,王國是如何走向了滅亡等等,這不得不說是一種缺憾。這個帖子以前也發過,現在重新發一次,希望能拋磚引玉,把人類的歷史修補完整。
上一篇[混合物]    下一篇 [《家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