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中醫

七情,即喜、怒、憂、思、悲、恐、驚七種情志變化,是機體的精神狀態。喜傷心,怒傷肝,憂傷肺,思傷脾,恐傷腎。

1簡述

清靜無為。

2七情成因

七情是人體對客觀事物的不同反映,在正常的情況下,一般不會使人致病。只有突然、強烈或長期持久的情志刺激,超過了人體本身的正常生理活動範圍,使人體氣機紊亂、臟腑陰陽氣血失調,才會導致疾病的發生,由於它是造成內傷病的主要致病因素之一,故又稱「內傷七情」。 在正常情況下,七情是人對外界環境各種刺激的生理反應。如果精神刺激過度,常可引起體內陰陽、氣血以及臟腑功能活動失調而產生疾病。
(1)由於七情的變化不同,對臟腑的影響也不一樣。中醫有「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悲傷肺,驚恐傷腎」的說法,但並非那樣絕對,它只能說明不同的情志變化,對臟腑的功能活動確有一定影響。
(2)其所影響的臟腑,多表現為該臟腑的功能紊亂。如「怒則氣上」,大怒傷肝,則肝氣上逆,血隨氣上,出現吐血或昏厥等證。「思則氣結」,思慮傷脾,則脾氣鬱結,健運失常,出現納少、腹脹、腹瀉等消化不良的證候。
(3)精神活動異常可引起臟腑功能紊亂,反之臟腑陰陽、氣血失調,亦可導致精神活動障礙。如肝陰(血)不足則易怒,心火亢盛則發狂等。

3七情詳解

七情中的「喜」,是心情愉快的表現。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有高興的事可使人精神煥發。但是高興過度就會傷「心」,中醫認為「心主神明」,心是情志思維活動的中樞,超乎常態的「喜」,會促使心神不安,甚至語無倫次,舉止失常。如《儒林外史》中的「范進中舉」故事,就是講他數十年寒窗不得志,一旦中舉,高興得舉止發狂,瘋癲而目不識人。這就是中醫所謂「喜樂無極則傷魄,魄傷則狂,狂者意不存」的原因。另外,過度喜悅能引起心跳加快,頭目眩暈而不能自控,某些冠心病人亦可因過度興奮而誘發心絞痛或心肌梗死。因此,喜樂當適度。喜則意和氣暢,營衛舒調,但過度會走向反面。
「怒」,指人一旦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或因事未遂,而出現的氣憤不平、怒氣勃發的現象。中醫講,肝氣宜條達舒暢,肝柔則血和,肝鬱則氣逆。當人犯怒時,破壞了正常舒暢的心理環境,肝失條達,肝氣就會橫逆。故當生氣后,人們常感到脅痛或兩肋下發悶而不舒服;或不想吃飯、腹痛;甚至出現吐血等危症。中醫術語稱其為「肝氣橫逆,克犯脾土」。現代醫學也認為:人處在極度精神緊張的情況下,可引起胃腸功能紊亂或形成消化性潰瘍;亦有因血壓升高而誘發冠心病導致猝死的。三國時代的周瑜因生氣吐血而亡,這樣的例子在日常生活中也會偶然發生。因此,從健康的角度出發,最好的辦法是盡量戒怒,因為這對人對己有益。
「憂」,指憂愁而沉鬱。表現為憂心忡忡,愁眉苦臉而整日長吁短嘆,垂頭喪氣。《靈樞.本神》說:「愁憂者,氣閉塞而不行」。若過度憂愁,則不僅損傷肺氣,也要波及脾氣而影響食慾。諺語說:「愁一愁,少白頭」。傳說伍子胥過文昭關,一夜之間鬚髮全白,就是因為心中有事,過分憂愁所致的。
「思」,就是集中精力考慮問題。思慮完全是依靠人的主觀意志來加以支配的。如果思慮過度,精神受到一定影響,思維也就更加紊亂了。諸如失眠多夢、神經衰弱等病,大多與過分思慮有關。中醫認為:過思則傷脾,脾傷則吃飯不香,睡眠不佳,日久則氣結不暢,百病隨之而起。因此,對待社會上或生活中的某些事情,倘若「百思不得其解」的話,最好就不要去「解」它,因為越「解」越不順,心中不順則有可能導致「氣結」。
「悲」,是由於哀傷、痛苦而產生的一種情態。表現為面色慘淡,神氣不足,偶有所觸及,即淚涌欲哭或悲痛欲絕。中醫認為悲是憂的進一步發展,兩者損害的均是肺臟(指肺氣),故有「過悲則傷肺,肺傷則氣消」之說。這說明悲哀太過是會傷及內髒的。因此,家庭中一旦發生不幸的事情,一定要節哀,以保重身體為要。
「恐」,是懼怕的意思,因精神極度緊張而造成的膽怯。「驚」,是突然遇到非常事變,導致精神上的卒然緊張。諸如驟遇險惡,突臨危難,目擊異物,耳聽巨響等,都可發生驚嚇。驚與恐不同,驚是自己不知道而驚嚇;恐是自己知道而恐懼。無故恐懼害怕的人,大都腎氣虛,氣血不足;突受驚嚇而當場目瞪口呆,手足無措的人,大都因心氣逆亂,心血受損,導致心無所倚、神無所歸的緣故。因此,治恐當補腎,治驚應安神。
總之,人的情志活動若要保持相對的平靜,平時就要重視思想修養及精神調攝,客觀對待周圍事情的變化,使自己的精神面貌經常處在樂觀、愉快、安靜、平和之中,這對於養生有益。

4七情致病

(l)直接傷及內臟
七情過激過久,可以直接損傷內臟。情志傷臟,既可表現為反傷\本臟\,呈現出相應臟腑氣機紊亂的病變規律;亦可\發無常分,觸遇則發\。
①反傷本臟:情志活動必須以五臟精氣作為物質基礎,外界的刺激作用於相應的內臟,才能表現出特定的情志變化,故說七情分屬於五臟。其基本規律是:怒為肝之志,喜為心之志,悲(憂)為肺之志,思為脾之志,恐(驚)為腎之志。七情過激過久,可以損傷相應的內臟。其反傷\本臟\的基本規律是:\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悲傷肺\,\恐傷腎\。這種傷規律又稱為\自傷\。
②發無常分,觸遇則發:情志致病可以\不以次入\,即可以不完全按照上述七情反傷本臟,導致臟腑氣機紊亂的規律、次序致病。它可發無常分,觸遇則發。其一,一種情志可以傷及多臟:如暴怒傷肝,亦可橫逆,乘脾犯胃,出現臌脹、飧泄、呃逆、嘔吐等症;思慮太過,不但損傷脾胃,亦能耗傷心血,神失所養,出現心悸、失眠多夢等症;過恐傷腎,精傷不能上奉,則水火失濟,可出現心中煩、不得卧,或心神不安、心虛膽怯等症。其二,多種情志可以同傷一臟:七情過激過久,雖可分別傷及五臟,但與心之關係尤為密切,因為心為五臟六腑之大主,主宰精神情志活動,因而七情傷臟,均先影響心神,心神受損必涉及其他臟腑產生種種病變。此外,由於肝的疏泄功能能夠調暢情志,關係到機體全身氣機的運轉,因而,七情致病導致臟腑氣機紊亂,必然影響到肝的疏泄功能發生太過或不及,所以肝失疏泄也是情志致病發病機制的關鍵。又由於脾胃為人體臟腑氣機升降運動的樞紐,為氣血生化之源,故各種情志傷臟,常可損傷脾胃,導致脾胃納運升降失常。所以說,情志所傷為害,又以心、肝、脾(胃)和氣血的功能失調為多見。
(2)影響臟腑氣機
七情致病傷及內臟,主要是影響臟腑的氣機,使臟腑氣機升降失常,氣血運行紊亂。不同的情態刺激,對氣機的影響也有所不同。七情影響臟腑氣機的病變規律,《素問》概括為:\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思則氣結。\
怒則氣上,是指過度憤怒可使肝氣橫逆上沖,血隨氣逆,並走於上。臨床可見氣逆,面紅目赤,或嘔血,甚則昏厥卒倒。
喜則氣緩,包括緩解緊張情緒和心氣渙散兩個方面。在正常情況下,喜能緩和緊張,使營衛通利,心情舒暢。《素問》說:\喜則氣和志達,營衛通利,故氣緩矣。\但暴喜過度,又可使心氣渙散,神不守舍,出現精神不能集中,甚則失神狂亂等症。
悲則氣消,是指過度悲憂,可使肺氣抑鬱,意志消沉,肺氣耗傷。
恐則氣下,是指恐懼過度,可使腎氣不固,氣泄於下,臨床可見二便失禁;或恐懼不解則傷精,發生骨酸痿厥,遺精等症。
驚則氣亂,是指突然受驚,以致心無所倚,神無所歸,慮無所定,驚慌失措。
思則氣結,是指思慮勞神過度,傷神損脾,可導致氣機鬱結。古人認為\思\發於脾,而成於心,故思慮過度不但耗傷心神,也會影響脾氣。思慮過度,則傷心脾,暗耗陰血,心神失養則心悸,健忘,失眠,多夢;氣機鬱結阻滯,脾的運化無力,胃的受納腐熟失職,便會出現納呆,脘腹脹滿,便溏等症。
(3)情誌異常波動,可使病情加重,或迅速惡化
根據臨床觀察,在許多疾病的過程中,若患者有較劇烈的情志波動,往往會使病情加重,或急劇惡化。如有高血壓病史的患者,若遇事惱怒,肝陽暴張,血壓可以迅速升高,發生眩暈,甚至突然昏厥,或昏仆不語,半身不遂,口眼歪斜。心臟病患者,亦常因情志波動而使病情加重或迅速惡化。

5七情調攝

古今養生家和醫家都非常重視對喜、怒、憂、思、悲、恐、驚這七情的調攝,以此作為健身益壽或治療疾病、促進藥效的手段。
《黃帝內經》總結出「恬淡虛無」的調攝法,指出人們若能保持愉悅安靜,虛懷若谷的精神面貌,遇到意外事件能正確處理,「自解」,「自語」,「自悟」,才能頤養真氣,卻病增壽。
古代養生家把情緒調節作為治病的良藥。醫家更重視調節情志,明代醫學家汪綺石認為將七情調攝與藥物治療相結合是預防和治療虛勞大病的根本之點。清代醫學家程履新則指出:「大凡病原七情而起,仍須以七情勝服化制以調之,時者不悟,徒恃醫藥,則輕者增重,重者危矣!」祖國醫學和心理治療有多種多樣的形式,概括有以下幾類:
說理開導式心理治療:這種心理治療起源於《黃帝內經》主要包括四個方面的內容。第一是「告之以其敗」即指出疾病和危害,引起病人對疾病的重視。第二是「語之以其善」,即指出只要與醫務人員合作,及時治療,措施得當是可以恢復健康的,增強病人戰勝疾病的信心。第三「導之以其所便」,即告訴病人如何調養,指出治療的具體措施。第四「開之以其所苦」,即解病人的消極的心理狀態。
以情勝情式心理治療:此法起源於《黃帝內經》所說的「怒傷肝,悲勝怒」、「喜傷心,恐勝喜」、「思傷脾,怒勝思」、「憂傷肺,喜勝憂」、「恐傷腎,思勝恐」。實踐證明情志致病,按照這種心理治療方法治療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驚式心理治療法:這是一種利用精神刺激治療人體生理機能活動的失調方法。《靈樞》有載「噦,大驚之,亦可已。」
例如醫生對處在催眠狀態的焦慮患者說:「經過這種治療后你的心情很快就能變得平靜,不再有不安和焦慮,頭痛很快就能減輕或消失,睡眠會一天一天地好轉,會睡得很熟很深」。
上一篇[氣不攝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