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拳皇系列遊戲的角色之一。七枷社作為大蛇八集傑之一,與使用炎能力的克里斯;雷能力的夏爾米組隊。本身擁有的是大地之力,能夠支配大地的力量,所以近身攻擊很強悍。

1 七枷社 -1 基本資料

  名字:七枷社 (Yashiro Nanakase_被七個枷鎖捆綁著的神社)聲優:栗根圓
  出場:97 98 98UM 2000(作為外援登場) 2002 2002UM NEOWAVE
  格鬥流派:主要是以打擊技為中心
  生日:12月31日
  身高:190cm
  體重:99kg
  血型:O型
  出生地:日本
  愛好:樂隊、旅行
  重要的東西:琥珀
  喜歡的食物:拉麵(特別是速食麵)
  討厭的東西:茄子、狹窄的地方
  擅長的運動:游泳
  -=-=-=-=-=-=-=-=-=-=-=-=-=-=-=-=-=-=-=-=-=-=-=-=-=-=-=-=-=-=-=-=-=-=-=-=-=-=-=-
  關於角色設定:
  四天王剩下的三名與主人公隊形成了對峙。使用炎能力的京和克里斯;雷能力的紅丸和夏爾米;以及依靠大地能力的大門與社的組合設定,被稱作"乾枯大地之社"。除此之外,社還被設定為八神的對手。這也就是98中八神對社為什麼會有特殊開場白的緣故(其實樂隊上他們也是競爭者)。
  順便一提超必殺的開發時候的代號為「2億6千萬的下落」。

2 七枷社 -2 出場台詞

  出場( 八神庵)やだなぁ、つよそう…ッてか… ya da na- tsu yo so- te ka
  聽說你這傢伙很強啊。但有什麼用呢?
  出場( 對夏爾米 ):たのしもうぜ! ta no shi mo-ze
  真高興啊!
  出場( 真七枷社 ):めざめろ,『だいち』よ! me za me ro da i chi yo
  『大地』啊,快點覺醒吧!
  勝利( A鍵 ):ケンカがつよいうえに、おとこまえ ken ka ga tsu yo i u e ni o toko ma e
  擅長打架的人才算得上是男子漢。
  勝利( B鍵 ):バイバイ ba i ba i
  Bye-Bye!
  勝利( C鍵 ):たのしんでる? ta no shin de ru
  剛才高興嗎?
  挑撥( 真七枷社 ):なまいきな! na ma i ki na 
  別這麼狂妄!
  FINAL IMPACT:おとなしく寢てろ! o to na shi ku shi te ro
  乖乖地安睡吧!
  MILLION BUSHES STREAM(超殺 百萬蒸汽大鎚):いっちまいな!! i- chi ma i na 
  荒大地:おとなしく寢てろよ!すぐおわるからよ!! o to na shi ku shi te ro yo su gu o wa ru ga ra yo 
  乖乖地安睡吧!因為你馬上就要完結了!
  暗黑地獄極樂落( MAX完結時 ):この命……もらったぁ! ko no me i mo ra- taa 
  你認命吧!

3 七枷社 -3 普通七枷社出招表

3.1 KOF97

  特殊技:滑步踢:→+B
  投技:
  抓擊:→+C
  抓擲:→+D
  必殺技:
  敲大鎚:↓↙←+A/C
  升龍決鬥:→↓↘+A/C
  飛彈強力錘:→↘↓↙←+A/C
  噴氣反擊:←↙↓↘→+A/C
  超必殺技:
  百萬大鎚蒸汽:↓↙←↙↓↘→+A/C
  最終衝擊:↓↘→↓↘→+A/C(可蓄力)3.2 KOF98UM

  
七枷社
投技
抓擊近身←或→+C
抓擲近身←或→+D
特殊技
標準大鎚→+A(倒地追打)
滑步踢→+B
必殺技
飛彈強力錘→↘↓↙←+A或C
升龍決鬥→↓↘+A或C
敲大鎚↓↙←+B或D
噴氣反擊←↙↓↘→+A或C
噴氣反擊·鋼噴氣反擊擊中后↓↘→+A或C
超必殺技
百萬大鎚蒸汽↓↙←↙↓↘→+A或C
(可快速連續按鍵增加攻擊力)
最終衝擊↓↘→↓↘→+A或C
(可蓄,蓄至自動發射時防禦不能)
3.3 KOF2002UM

  普通投擊空打 近距離←or→+C
  摔地投 近距離←or→+D 特殊技
  標準錘擊 →+A
  滑步踢 →+B
  必殺技
  飛彈強力錘 →↘↓↙←+AorC
  升龍決鬥 →↓↘+AorC
  蒸汽反擊 ←↙↓↘→+AorC
  蒸汽反擊·鋼 蒸汽反擊中↓↘→+AorC
  滑雪橇者 ↓↙←+BorD超必殺技
  最終衝擊 ↓↘→x2+AorC
  MAX超必殺技
  最終衝擊 ↓↘→x2+A、C同時按
  百萬蒸汽大鎚 ↓↙←↙↓↘→+A、C同時按·AorC連按 MAX2超必殺技
  [錯誤…]代號**2002** ↓↙←↙↓↘→+BorD同時按
  (KOF NW中無此招)

4 七枷社 -4 大蛇七枷社出招表

4.1 KOF97

  投技:
  БАКУ[ぱく]→+CБЗКИ[べき]→+D
  特殊技:
  БУ[ぶ]:→+B
  必殺技:
  КУЖИКУ ДАЙЧИ[挫大地]:↓↙←+A/C
  ОДОРУ ДАЙЧИ[踴大地或躍大地]:←↙↓↘→+B/D
  МУСЭБУ ДАЙЧИ[哽大地]:(近身)→↘↓↙←→+A/C
  НИРАГУ ДАЙЧИ[淬大地]:(近身)←↙↓↘→+A/C
  超必殺技:
  ХОЗРУ ДАЙЧИ[吼大地]:↓↘→↓↘→+A/C(可蓄力)
  АРАБУРУ ДАЙЧИ[荒大地]:(近身)←↙↓↘→←↙↓↘→+A/C
  АНКОКУ ЖИГОКУ ГОКУРАКУ ОТОШИ[暗黒地獄極樂落]:(近身)→↘↓↙←→↘↓↙←+A/C 4.2 KOF98UM

  
乾枯大地之七枷社
投技
近身←或→+C
近身←或→+D
特殊技
→+A(倒地追打)
→+B
必殺技
踴大地←↙↓↘→+B或D(移動指令投)
睨大地近身←↙↓↘→+A或C
咽大地近身→↘↓↙←→+A或C
矬大地↓↙←+A或C
超必殺技
吼大地↓↘→↓↘→+A或C
(可蓄,蓄至自動發射時防禦不能)
荒大地↓↘→↓↘→+B或D
暗黑地獄極樂落近身→↘↓↙←→↘↓↙←+A或C
4.3 KOF2002UM

  普通投縛 近距離←or→+C
  冪 近距離←or→+D 特殊技
  錻 →+A
  策 →+B
  必殺技
  淬鍊之大地 近距離←↙↓↘→+AorC
  哽咽之大地 近距離→↘↓↙←→+AorC
  舞動之大地 ←↙↓↘→+BorD
  挫傷之大地 ↓↙←+AorC
  呻吟之大地 →↓↘+AorC
  超必殺技
  暗黑地獄極樂落 →↘↓↙←x2+AorC
  荒蕪之大地 ↓↘→x2+BorD
  MAX超必殺技
  暗黑地獄極樂落 →↘↓↙←x2+AorC
  荒蕪之大地 ↓↘→x2+B、D同時按
  MAX2超必殺技技
  末日之審判 →↘↓↙←→↘↓↙←+B、D同時按

5 七枷社 -5 玩家評論

  很難解釋為什麼會喜歡KOF98這一款遊戲,作為一位很挑剔的玩家,最為注重的是遊戲的質感,而KOF98偏偏就是一款沒有什麼質感的遊戲,甚至整個KOF系列,再加上餓狼,都只是商家競爭的速成之作:人物的出招無一不是抄襲了元祖格鬥遊戲——街霸,只有亂舞技勉強有一點新意。另外KOF的什麼防禦崩壞,蓄氣,指令投和打擊分級,即輕擊,重擊,必殺技和超必殺技,起到的作用只是把玩家的想象力限制到一個由遊戲設計者構建的越來越嚴密,越來越死板的範圍之內。不過,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技術的進步所帶來的視覺上的改良卻顯示出無以倫比的吸引力。一代比一代絢麗的超殺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目光,八神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最具人氣的虛擬人物。
  公允的講,KOF98的人物設定上的成功是無可厚非的,這當然也得益於以前的系列所開闢出來的市場,八神,不用多說了吧,千嬌萬媚的不知火舞,本能戰勝了血脈的山崎龍二,洋溢著正統美國氣息的BLUEMARY等等等等,都擁有大批的擁躉。挑剔的玩家會被KOF98吸引,除了KOF98在KOF系列中堪稱第一的平衡性之外,就是那些閃爍著不同設計者不同理念的人物設定了。
  真七枷社,包括他的97真面孔隊,都是一些和KOF98遊戲故事背景毫無關係的人,這些在錯誤時代出現的人,無論如何的出眾,都註定了一個悲劇的命運。遊戲中那副七枷的小頭像,最為真切的陳述著這麼一種悲哀。從七枷低垂的頭和略帶迷茫的執著的眼神中,我似乎讀到了類似唐璜給我們提出的三個命題:人為什麼而生,為什麼而戰,為什麼而死(當然答案不會是唐璜的愛)?在遊戲中,七枷給人的感覺就是那份輕盈和隨意,勝利之後還不忘調侃對手一句:不錯嘛,你已經是世界第二了。可是他自己呢?我不認為這種全力去追求承擔一種宿命以至付出生命的角色會對世界第一有什麼興趣。有時候我們看看KOF的故事背景:一個名義上的世界武道會,卻充滿了世仇,妖怪和可笑的警察辦案(BLUEMARY),最近又加上克隆了。我們會感到在虛擬世界里我們都找不到一種純真,哪怕是流血的格鬥的純真,我們還有必要對現實世界期望太高嗎?如此說來,那位雖風情萬種卻不失天真的不知火舞便是我們理想的化身了。
  七枷的大地屬性無疑為他增添了不少吸引力。儘管有引用希臘神話的傳說之嫌,但體現在他那讓人眼花繚亂的暗黑地獄極樂落中的那份仁慈的殘酷卻是絕對的原創。應該說,那已經是一種帶著明顯唯美性質的表演,而不是一種單以置人於死地為目的的格鬥技。它與七枷體形不符的殺傷力設定更是昭示了一種境界:這只是一個遊戲,一個與武學宏旨無關的遊戲而已啊。
  塵歸塵,土歸土,即使戰勝了真盧卡爾之後,大地的逆子七枷又能怎樣?在無聊的流浪中靜靜的等待大蛇封印的再度開啟?帶著對命運清澈的理解,七枷離開了KOF,是與他的樂隊結伴而游,還是選擇一個世外桃源繼續深研他那業已化境的格鬥技?都不會,七枷不會如此隨波逐流,他的命運註定了他只能在孤獨中奔向死亡。我僅能以朝聖的心體會著那雙悄然逝去的紅色的眼睛。
  再見,真七枷社。
  希望只是再見,而不是永別。
  SNKP或許遺忘了你們的存在,也似乎只將你們作為領便當的龍套。
  而我們這群屬於你們的歌迷,走在不同的地域,可能為生計奔波,又或是寒窗苦讀,更會是其他的其他。
  只是記憶里,從未忘記,有那麼一個,或者是那麼一群曾經在我們心裡吶喊著、歌唱著的人。
  在那裡。
上一篇[藤原妹紅]    下一篇 [五旬節運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