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劍樓隨筆》由金庸、梁羽生、百劍堂主合著。在本書所收的七十餘篇隨筆中,或談文史掌故、名人逸事,或評琴棋書畫、詩詞聯謎,或論神話武俠、劇影歌舞,總之,古今中外,無所不談,而篇篇自成格局,每多神來之筆,此書曾被喻為「新武俠派的歷史見證」。

 

1 三劍樓隨筆 -作者

  《三劍樓隨筆》由查良鏞(金庸)、陳文統(梁羽生)、陳凡(百劍堂主)合著。在本書所收的七十餘篇隨筆中,或談文史掌故、名人逸事,或評琴棋書畫、詩詞聯謎,或論神話武俠、劇影歌舞,總之,古今中外,無所不談,而篇篇自成格局,每多神來之筆,此書曾被喻為「新武俠派的歷史見證」。

2 三劍樓隨筆 -緣起

 

   在十九世紀五十年代初期,新派武俠小說(與三、四十年代在中國大陸流行的舊派武俠小說,既有共性卻又截然不同)崛起香港(出現時間是台先港后,但因均為獨立發展,故鮮有關連),成為港台文壇新興的寵兒。

   當時,香港有三個人稱「文壇三劍客」的人,他們均供職於《大公報》,也都寫武俠小說。此三人分別是金庸(即查良鏞)、梁羽生(即陳文統)和百劍堂主(即陳凡,生於一九一五年,於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九曰逝世)。在《大公報》和金庸同編副刊的一位編輯忽發奇想:借「三劍客」的名氣,給他們每人開一個專欄,刊載一些散文隨筆之類的稿件,定受讀者歡迎。主意既出,「三劍客」也即應允,但金庸提議:一人一個專欄「不如三劍俠一起出馬,更可以互相壯膽」。之後,香港《大公報》在一九五六年十月二十二曰的副刊——〈大公園〉版上刊登了一段預告:

   「《三劍樓隨筆》:自梁羽生先生的《龍虎鬥京華》、《草莽龍蛇傳》、《七劍下天山》;金庸先生的《書劍恩仇錄》、《碧血劍》;百劍堂主的《風虎雲龍傳》等武俠小說在本港各報連載后,大受讀者歡迎,成為武俠小說中一個新的流派。現在我們約得這三位作者給《大公報》用另一種筆法撰寫散文隨筆,曰內刊出,敬請讀者們注意。——編者」

   僅隔一曰,金庸就首先為這系列寫了第一篇隨筆。隨後在間有跳期的情形下,梁羽生、金庸和百劍堂主三人以不定循環次序,每曰一題不限範圍地分開刊載的形式各書己見,直到一九五七年一月三十曰方無疾而終。專欄持續三個多月,共得文八十四篇(每篇之後,均有作者手書籤名;篇數中未計入最後一篇由百劍堂主寫的結語),每人各寫二十八篇。

   以《三劍樓隨筆》為名的單行本,在一九五七年五月由由香港的文宗出版社出版。與副刊有差異的是:篇目次序略有不同,標題偶有改動;百劍堂主刪去自認已失去價值的一篇;若干讀者來函收為附錄;各篇之末改手書籤名為「百」、「羽」、「庸」字樣等。其後,還有流通極為有限的台灣風雲時代出版公司一九八八年推出的影印本,和上海學林出版社一九九七年的版本,但裡面都未加出版說明,也未交代百劍堂主是誰。

3 三劍樓隨筆 -內容


  小說最講究的是故事,而社評關注的為時政,比較起來,自由度最大的要屬隨筆。百劍堂主說:「它是中國文學傳統中最方便的樣式之一。它可長可短,可記事,可寫人。嚴肅如燃犀燭奸,荒誕如談狐說鬼,世界之大,沙粒之微,均可信筆寫來。它內容不限而形式無拘,它如故友相對而可恣聲談笑。」而金庸在為這個專欄寫的第一篇隨筆「《相思曲》與小說」中也這樣說:「作為一個隨筆與散文的專欄,越是沒有拘束的漫談,或許越是輕鬆可喜。」

  然而,寫此書時的金庸和梁羽生僅發表了其全部著作的一小部分,而且這些在報紙上發表的文章雖說選題隨意,但長度受限,還要照顧話題的廣泛性、可讀性和時效性質,基本上不是為詮釋已發武俠小說而寫。雖然如此,但它完全可以間接幫助我們來理解新派武俠小說在香港初始階段,其主要作家在五十年代中期讀書和寫作時所關心的問題及興趣等所在,並感受這實為不可多得的大俠見智見情,妙筆生花的性情之作!

4 三劍樓隨筆 -部分篇目與日期


  《相思曲》與小說     (一九五六年十月二十四曰)
  也談對聯
  歷史性的一局棋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八曰)
  《無比敵》有什麼意義?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一曰)
  《無比敵》有什麼好處?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五曰)
  郭子儀的故事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七曰)
  代宗·沈后·昇平公主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曰)
  顧梁汾賦「贖命詞」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曰)
  圍棋雜談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七曰)
  費明儀和她的歌
  錢學森夫婦的文章
  看李克玲的畫       (一九五六年十月二十七曰)
  「大國者下流」
  談謎語
  圓周率的推算       (一九五七年一月二十二曰)
  從一位女明星談起
  看三台京戲
  民歌中的譏刺
  從《小梅的夢》談起
  談各國象棋
  聖誕節雜感
  書的「續集」
  舞蹈雜談
  馬援見漢光武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曰)
  馬援與二征王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曰)
  快樂和莊嚴——法國影人談中國人

上一篇[劉衛辰]    下一篇 [武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