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好三人眾(みよし さんにんしゅう),指日本戰國時代末阿波三好氏一族的三名武將,三好長逸(みよし ながやす)、三好政康(みよし まさやす)與岩成友通(いわなり ともみち,?—1573年8月29日)。

1家族簡介

阿波三好氏早期的家史非常模糊,其自稱出自小笠原氏。關於三人各自生平的可考記載不多。三好長逸(自稱日向守)、三好政康(自稱下野守)是三好長慶的同族,岩成友通(主稅助)是三好氏重臣。三好長逸可能是三好之長之孫,三好長光之子。三好政康可能是三好政長(三好宗三,越前守)之子,三好政勝之兄。
在三好長慶為三好氏當主的全盛時期,三人是地位次於三好義興、松永久秀、安宅冬康等人而在三好康長之上的大將。三好長慶死後不久,三好家就分裂為以三好三人眾和筱原長房(三好義賢家臣)為首的三好氏家臣勢力(三好三人眾、淡路眾、阿波眾)和三好氏逆臣松永久秀控制下的三好氏當主三好義繼兩派。雙方在1565年(永祿八年)至1573年(元龍四年)的近十年間在近畿展開大規模混戰,戰火遍布攝津、山城、河內、和泉、大和等國,導致了三好家的徹底衰落以至滅亡,也為織田信長進京上洛打開了大門。
1565年5月19日,三好三人眾與松永久秀聯手在二條城殺死了室町幕府第十三代將軍足利義輝。隨後三好三人眾與松永久秀決裂,進攻三好義繼的居城飯盛城,挾持了三好家當主三好義繼。其後在混戰中雙方各有勝負。
1566年三好家為三好長慶舉行了葬禮。三好三人眾起兵上洛,企圖擁立平島公方足利義榮為室町幕府第十四代將軍。
1567年三好義繼逃離高屋城后投奔松永久秀。1568年三好三人眾攻入松永久秀領地的大和國境內,但突然遭到織田家武將的柴田勝家、阪井尚政等人的圍攻,力戰不敵後退往阿波。而三好義繼與松永久秀則向織田信長投降。年底,三好三人眾再度舉兵進入畿內,與織田信長擁立的十五代將軍足利義昭及織田軍作戰,失敗后再次退回阿波。1569年三好三人眾與足利義昭和解,開始支持足利義昭對抗織田信長。
1570年三好三人眾聯合三好家安宅信康(三好長慶之侄)的淡路眾與筱原長房的阿波眾,總計兩萬餘兵力與織田家各路兵馬在畿內展開拉鋸戰,一度收復了大片三好家舊領。1571年松永久秀與三好三人眾和解,共同進攻織田家的附屬勢力。
1573年,武田晴信上洛的威脅解除,織田信長進攻足利義昭及支持將軍的三好氏。岩成友通在山城國淀城與織田家臣細川藤孝的戰鬥中戰死。三好政康開高屋城向織田信長投降。三好長逸則去向不明。之後三好三人眾不再見於記載。

2詳解家族

談到三好末期在畿內的活動,就不可能不說三好三人眾。關於三人眾的出身,本家家主稻菏社有一篇《三好三人眾之雜考》足供參考,在此將三人眾記為三好日向守長逸、三好下野守政康及岩成主稅助友通,一般是以三好長逸為首。不過「三好三人眾」一詞應該不是具體指這三個人,而是特指在此三人統率下的三好家最強軍團,如同長房的阿波眾、松永的和泉眾那樣,即使是在三人眾中的岩成友通戰死之後,三好三人眾這個名詞仍出現在畿內戰場上。
與之有關的較早記載大致為天文二十三年(1554)八月二十九日,三好長逸作為總大將出陣攻擊別所城,九月十二日歸還,而後協助長慶籌劃出兵播磨,第二年奉長慶之命出兵丹波,永祿元年(1558),岩成友通參與駐兵京都市中,以上記載見於《戰國三好一族》等書。由此可見長逸一直與友通一直是作為長慶公所部的大將活躍著,而政康也是一門眾出身。在《大阪府記》有關永祿五年(1562)五月十四日的記載中,長逸與政康儼然作為大將出現,排位在三好義興、松永久秀、安宅冬康之下,而在三好康長之上。到了1564年,義興、冬康已橫死,長慶又去世之後,三人成為三好家首曲一指的家臣組合也就不難理解了。然而這樣的重臣,卻在之後的歲月里,做出許多比松永久秀更逆天的行為,從而直接導致了三好本家的沒落。
畿內死斗
第二年二月,因擁立義親而受到冷落的三好家宗主三好義繼在奉行人及池田家的幫助下逃出居城高屋,投向了松永久秀。不久之後,義繼正式宣布與久秀聯合併與之逃回大和,這使得三人眾方失去了大義的名份而大受刺激。接下來,三人眾在大和的作戰雖有筒井順慶的協助,卻仍不甚順利,到了九月,松永方的根來眾開始攻擊三好後方的河內烏帽子形城,十月十日,松永久秀奇襲了位於奈良東大寺的三好三人眾主力,遭突襲的岩成友通勢的迅速潰走,進而導致了聯軍整體的崩潰。永祿十一年(1568)二月,三好三人眾與松永的戰鬥再次展開,到了九月初三人眾又一度攻入松永的大和領內。然而九月二十六日三好家的勝龍寺城遭到織田方柴田勝家、蜂屋賴隆、森可成、阪井政尚等勢的圍攻,信長本隊軍勢達到了五萬人之眾,二十八日,勝龍寺城開城投降。而後三好長逸的居城芥川城也遭到攻擊,最終三好三人眾棄城退走,逃往阿波。隨後松永久秀與三好義繼向信長投降。
年底,三人眾在阿波再度舉兵,十二月,從界登陸。十二月二十八日,三好政康與齋藤龍興、長井隼人攻擊了義繼方的家原城,第二年初家原城陷落。此後,三好三人眾與將軍足利義昭展開了全面對抗。其下克上的狂熱程度,足以令偶爾為之的松永久秀、齊藤道三之輩髮指。永祿十二年(1569)一月五日,,三好三人眾襲擊了位於六條本國寺的足利義昭住所,遭到因義輝之死而有了前車之鑒的幕府眾的頑強抵抗。隨後和田眾、三好義繼及池田、伊丹等國人眾參與到救援義昭使得雙方勢均力敵,混戰中,細川藤孝、池田勝正失蹤,三好義繼戰死的假消息此起彼伏,雙方戰死者達到一千多人。與戰不利的情況下三人眾撤退到攝津,而後一路敗退到阿波,年底,將軍足利義昭以本願寺為中介開始與三好三人眾達成諒解。
元龍元年(1570)七月二十一日,三好長逸在阿波舉兵,二十五日在攝津中島登陸,二十九日安宅信康勢1500人從兵庫登陸,三好三人眾兵威再熾。八月十三日,三好勢攻擊投向織田的伊丹城,十七日,三人眾攻擊了三好義繼與田山眾所守的河內古橋城,取得首級218個,其中包括9名武將,獲得壓倒性勝利。此後織田勢與幕府眾大集,將三人眾壓制在野間、福島一線,二十六日左右,池田、伊丹、和田、松永、三好義繼陸續與織田軍合流,三好三人眾在敵方的聯合進逼下逐漸顯出敗勢。九月十二日,信長把本陣移到海老江城,開始發動總攻擊。然而在次日也就是九月十三日形勢發生逆轉,與三人眾一向交好的本願寺開始公開襲擊織田軍,各地的一向宗門徒也起來響應作亂,乘此機會三好三人眾開始補修野田到福島之間的城寨,同時發動囚徒在河內攝津各地示威。十九日,阿波的篠原長房兩萬大軍作為三人眾的支援到達淡路,二十日,淺井與朝倉聯軍攻落織田家後方的近江志賀城,二十一日,明智光秀與村井貞勝從攝津向京都撤退,二十三日,篠原長房大軍將近的消息傳來,信長開始撤退,殿軍為和田惟政和柴田勝家,二十五日,松永久秀與三好義繼撤退。此時攻守雙方間發生大逆轉。
九月二十七日,篠原長房兩萬大軍在兵庫登陸,之後三好三人眾展開了畿內大反撲。十月二日,信長向近江出陣。十月五日,三人眾攻擊河內高屋城,二十二日,攻擊高屋城的支城烏帽子城,同一天,山城國的御牧城在三好眾的猛攻下落城。在此期間篠原長房也響應三人眾攻擊了攝津的越水城和伊丹城。十二月九日,信長與三好三人眾講和。從此時到第二年初的一段時間,三人眾大概已認識到單獨對抗信長是不可能的,而開始加強與畿內各豪族的聯繫,元龍二年(1571)年二月五日,岩成友通出席了津井宗及主持的茶會,到場的還有荒木村重和池田家的紀伊守正秀,由此可見三好三人眾已在拉攏投向織田方的界眾和攝津國人眾。四月五日,松永久秀背叛信長而與三好三人眾達成聯盟,而家主三好義繼卻保持中立。五月十七日,三人眾與松永聯軍攻擊屬於田山昭高的交野城。在1571與1572年間,武田信玄的上洛吸引了信長的大部分注意力,三人眾與義繼、松永久秀、本願寺乘此發動了一系列攻勢。

煙消雲散

元龍四年(1573)初,武田信玄去逝,信長開始騰出手來壓服畿內,此時三好三人眾已支持將軍足利義昭對抗信長。然而義昭在織田的猛攻下顯得不堪一擊,六月,細川藤孝進軍到河內。七月,足利義昭從京都一直逃到三好義繼的若江城,八月二日,在信長的授意下,藤孝突襲了淀城,三好三人眾之一的岩成友通戰死,關於友通戰死的過程,《信長公記》里有詳細的記載:戰前羽柴秀吉已策動與友通共同守城的番頭大炊頭和諏訪飛單守作內應,當細川藤孝大軍攻來之時,岩成友通奮勇的率兵沖入敵陣,隨後番頭與諏訪兩將卻倒向織田方,使得岩成被孤立,奮勇搏殺之後被細川藤孝的家臣下津權內討死。雖然三人里少了一人,但三好三人眾這個組合的名字還是繼續活躍了一陣,天正二年(1574)3月,仍有三好三人眾與本願寺共同攻擊伊丹的記載,4月,織田方的細川藤高、筒井順慶包圍了三好康長的高屋城,同時對攝津和泉全面侵攻,不久攻陷界附近的新堀城,守城的十河因幡守、香西元成等三好家臣戰死,在已是絕境的情況下三好康長向織田家投降,第二年四月高屋城開城,在此之後再未看到三好三人眾的記載。一般說法是三好長逸不知所終,以其出家人的樣子逃入本願寺是很有可能的。而有關三好政康40年後仍然健在,以高齡與其弟政勝隨真田幸村出陣大坂的說法則顯得極為荒謬,如過說三好清海入道與三好伊三入道為三好三人眾後代則較為合理。

3綜合評價

三人眾在最後的十年間一直以三好家家臣的名義活動,然而卻又做出挾持主家、攻擊家督、前後多次襲擊幕府將軍的行為,這樣的赤裸裸的下克上足以令其它所有的戰國梟雄為之汗顏。另一方面三好三人眾雖然做出不少大逆不道之事,其初衷始終是為了三好家的安泰,故安宅信康的淡路眾、篠原長房的阿波眾這樣真正支持三好家的勢力,在家主義繼投向松永久秀的時候,仍堅定的支持著三好三人眾,這是為久秀所迷惑的義繼永遠不能明白的,最終義繼被松永出賣而死也證明了他的愚蠢。不過三人眾終歸只是一夥耿直的武人,雖然經歷了十年的死斗,在松永久秀的詭計多端與信長的強大軍力之下,只是平白造成了領內的分裂和遍地的戰火,進而導致三好家與三人眾自身迅速的衰弱,最終不得不滿懷遺憾的退出歷史舞台。不過三人在經過了百折不饒的抵抗后,或是奮戰而死,或是失蹤引退,自始至終從未屈服於霸主信長的威勢之下,這在無數人朝秦暮楚的戰國亂世,也可以說是一道亮麗的風景吧。

4民間傳說

在日本的一些民間傳說和文藝作品中,三好政康後來出家為僧,法號清海,人稱三好清海入道。三好政康之弟三好政勝出家後人稱三好伊三。兩人加入豐臣氏家臣真田信繁(真田幸村)麾下的真田十勇士,在後來的大坂夏之陣(1615年)中與德川家康的軍隊作戰。但史書中並沒有記載。而到大坂之陣時,即使三好政康仍然活著,也年事已高,不可能再作為兵士或忍者作戰。三好清海和三好伊三可能是以三好政康和三好政勝為模型杜撰出來的人物,或是三好家的後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