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好氏本是管領細川家的重臣,修理大夫長慶慶是細川晴元的執事,在畿內一帶擁有相當的實力。永祿四年,其弟弟十河讃岐守一存病死。永祿五年,其弟豐前守義賢在與畠山高政的戰鬥中戰死。永祿六年,嫡子筑前守義興又病死。永祿七年,其弟安宅攝津守冬康又因松永久秀的讒言而被殺。在接連受到失去親人的打后,三好長慶也在永祿七年七月病死。

三好氏略系圖

  三好氏略系圖

1起源

在日本戰國中,有一個家族,在短短几十年內迅速崛起並稱霸近畿、四國,而又同時在短短十年內迅速衰落。那就是三好氏。

2簡介

事情要從三好長慶的父親三好元長說起。
三好氏世代為阿波三好郡的領主,從屬於管領細川氏。在三好元長時,成為細川家重臣。在元長的支持下,細川晴元成功擁立足利義晴之弟足利義維為足利幕府第12代將軍。成功放逐同宗細川高國,這件事受到三好元長的反對。享祿五年,與細川晴元決裂的三好元長受到暴動的一向一揆勢力攻擊,兵敗自刃,年僅十一歲的嫡子長慶繼任了家督,開始了傳奇
三好家徽

  三好家徽


3三好長慶

三好長慶出生於1522年2月13日,幼名千熊丸。在11歲繼承家督后,在叔父三好康長(即後來的三好笑岩)、一門眾三好長逸和重臣松永久秀的斡旋下在兩年後於細川晴元和本願寺達成和解。並於次年獲得攝津守護代一職。算是重新臣屬細川家,也算是重新進入了細川氏高層。五年後的三好長慶,在19歲時,率領一門眾及2000士兵應細川晴元之邀進入京都。並且與柳澤元俊鎮壓京都的一揆。但是在同年7月,因為細川晴元密謀使三好家同族三好政長繼承三好家督,長慶與細川完全決裂。雙方在京都布陣。因為政長有細川的支持,其兵勢遠大於長慶。長慶發動其外交手腕,聯結六角定賴斡旋調停。雙方罷兵。在長慶22歲時,聯結游佐氏的游佐長教,在河內國擊破細川重臣木澤長政,在河內取得根據地。其後游佐氏勾結細川氏反對長慶。在天文十六年,長慶27歲時,降服游佐氏。兩年後,三好4兄弟在長慶的帶領下,在攝津大敗三好政長,政長自刃。而受到損傷最大的是細川氏。細川氏的威望受到挑戰,一些小領主開始倒戈。天文十九年,長慶進京。而三好長逸與十河一存在進京途中受到細川和足利聯軍的襲擊,損失慘重。而鬼十河一直以此事為恥。同年,細川晴元與六角義賢達成同盟,聯軍與長慶在京都五條河原對壘。戰事呈膠著狀態,兩軍互有損傷。之後雙方罷兵,其實就是細川撤出京都。而沒了支持的13代將軍足利義輝在籠城二條城失敗后逃往南近江阪本城。在其後的兩年裡,三好軍和細川、六角聯軍在京都展開數次會戰。戰局一直不明朗。兩軍的交戰使得京都鹿谷、相國寺都被燒毀。而雙方的消耗也十分巨大。天文二十一年,三好長慶在發現用軍事手段擊敗細川家十分困難時又開展外交活動。成功與將軍和解,將足利義輝迎接到二條城。在其後與細川晴元的爭鬥中大得寺、三鈷寺、善峰寺都被三好長慶縱火燒毀(和信長一樣,喜歡燒寺)。在天文二十二年,三十三歲的三好長慶終於在京都西郊完全擊潰了細川晴元的軍隊。晴元趁亂逃跑投奔足利義輝。而被三好長慶擁立的義輝卻收留了晴元,並且聽信了晴元的挑撥,重新反對三好長慶。在京都靈山城擊敗足利義輝后,義輝又逃到了南近江。這樣三好長慶就開始對近畿的統治。

4三好義賢

在三好長慶在近畿攻略的同時,三好長慶的弟弟們也在各地展開攻勢。三好長慶的二弟三好義賢,一直受長慶的委託,經營三好家的故地阿波。原來作為阿波守護細川持隆的家臣,在與游佐長教的爭鬥中戰功赫赫。回到四國的義賢在四弟十河一存的支持下,襲擊了細川持隆,完成了弒君的舉動。三好義賢在娶細川持隆的側室崗本氏后,立崗本氏與細川持隆的兒子細川真之為名義上的主君。崗本氏後來為三好義賢生育了三好彥次郎長治,十河孫六郎存保。而三好義賢在擊破佐野丹波守、久米義弘為首支持細川家武士的反抗后,完全支配了阿波。並且為了支持兄長的畿內活動,義賢曾渡海協助兄長擊破田山高政和安見直政,並把田山高政從河內趕到紀伊。

5安宅冬康

三好長慶的三弟安宅冬康繼承淡路豪族安宅氏。在二哥義賢的支持下,率領淡路水軍,擊破香西元政統領洲本城。在支持兄長近畿作戰的同時,完成了淡路的統一。

6十河一存

長慶死後,三好家由長慶的弟弟十河一存之子義繼繼承。義繼在松永久秀、三好三人眾的支持下,殺害了將軍足利義輝,從而掌握了畿內之內。後來織田信長奉足利義昭為將軍上洛后,敗於信長之後。後來足利義昭與信長對立后,義繼再次與信長交戰,兵敗后被殺。
義繼的長子弁千代和父親一起被殺。次子二男仙千代出家,活到了七十三歲的高齡。第三子長元之子隠岐守長勝做了柴田勝家的家臣,其子久右衛門宣賢做了古田重然的家臣。
十河一存,有「鬼十河」之名勇將,因患瘡病而死。由三好義賢的兒子存保繼承了十河家。十河存保後來歸順了織田信長,信長死後又投靠了秀吉,擔任讃岐國十河城的城主,所領三萬石。天正十四年,參與秀吉的九州征伐戰,在戸次川之戰中戰死。
關於十河存保的後代,有好幾種說法,下面就只列出三種。
1.其子惣次大夫存英。在父親戰死後領地被沒收成為浪人,後來豐臣秀賴招募浪人時進入大阪城,元和元年在大阪夏之陣時,在尼崎戰死。
2.長子千松早夭。次子恢復三好氏原姓。
3.長子雅樂頭存純。二男村田九兵衛存繼。其子半兵衛重以做了太田備中守資宗的家臣。
三好長慶的四弟十河一存在繼承讃岐十河氏后,也開始了下克上的行動。在降服守護代香川氏的下屬安富氏后,完全開始了讃岐的統一征程。本來如果有二哥義賢阿波眾的支持,勇武的一存可以順利的統一讃岐。但是長兄長慶與實力雄厚的管領細川晴元的戰爭也牽動著一存和義賢。而一存在不停的支持長兄的間歇,在義賢阿波眾的幫助下,完全降服了主家香川氏。立香川氏支流香川元景為香川家督,為天霧城主。這樣,一存就完成了讃岐制霸。

7歷史事件

在長慶獨裁近畿的時候,長慶發布了一系列新政策,使由於戰亂而蕭條的近畿特別是京都重新煥發了生機。長慶於攝津國本興寺門前寺頒布了內貴布禰屋敷的五項條款、裁決了對主殿寮領市原野相論、對洛中苛賦進行了修改並且對京都大德寺頒布了三條禁令。
永祿元年,長慶與義輝議和,迎義輝進入二條城。而三好長逸和松永久秀卻反對這個方案,並且自作主張阻止義輝進京。永祿二年,足利義輝重新進入京都。並且重臣松永久秀完成了對筒井的壓制,完全佔據了大和伊賀兩國。三好的勢力進入全盛。但是馬上開始了衰落。永祿四年,長慶擊敗了捲土重來的細川晴元,將細川晴元幽閉在普門寺。而六角義賢和田山高政開始了從南近江和紀伊的對三好氏的夾擊。
永祿四年,十河一存在紀伊大破紀伊眾和畠山高政的聯軍。但是一存在戰鬥中落馬受傷,不治身亡。永祿五年,六角義賢率大軍三萬餘攻入京都,將軍足利義輝在八幡山設陣,三好長慶則集中兵力駐防河內國之飯盛山城。義賢以蒲生下野守定秀為先鋒率軍攻向八幡山。此時,伊勢的北田源中納言具教、田山高政等都加入了六角氏一側。田山高政糾集舊部很快攻下紀伊的湯淺城,更趁勝與根來寺僧兵侵入和泉,當時防守和泉的十河存保、安宅冬康、三好刑部長逸、三好左馬助康長、岩城主稅友通、早淵賴母等在岸和田城堅守以防備田山軍。三好義賢率軍萬餘渡海來援,並任總帥。在拒絕了籠城的方案后,與田山高政在額原激戰。義賢身中洋槍子彈,仍然沉著指揮,抵抗兵力佔優勢的田山軍。根來僧率軍切入義賢本陣,義賢的首級被根來僧左京討取。主帥之死使三好軍退回岸和田城防守。在三好家威望非常之高的義賢的死引起了三好家的同仇敵愾。義賢死後兩個月,安宅冬康和松永久秀為義賢復仇由教興寺再次出兵,擊破了六角、田山聯軍,田山軍先鋒湯川直光在亂軍中被殺,田山高政敗回伊紀。永祿六年,在界布教的傳教士舉行儀式,長慶及家臣七十三人受洗天主教。同年三月,宿敵細川晴元在軟禁中病死,但不料兩個月後,長慶的嫡子三好義興突然病死。嫡子的死給長慶非常之大的打擊。長慶決定,將十河一存的嫡子義繼收為養子繼承家督。很可能是因為義繼的母親是九條稙通的獨生女,比較尊貴吧。而把三好義賢的次子孫六郎過繼給十河家,改名十河存保。次年,三好四兄弟中長慶最後的弟弟,安宅冬康被松永久秀誣告謀反,被襲擊致死於飯盛城。在永祿五年三好義賢死後,松永久秀就開始謀取家中權利的行為。先是完全支配了大和伊賀兩國;完成了多聞山築城;把勢力壓入山城國龍勝寺城,威脅京都和二條城,並且全部收取了富庶京都的賦稅;並且拉攏了荒木村重為羽翼;最後在誣陷安宅謀反后,攝取了神情恍惚的長慶所不能管理的和泉、河內的大部分。這樣,三好近畿內的勢力幾乎完全歸於松永久秀的手中。
在長慶三弟安宅死後的兩個月後,於永祿七年七月四日,從一個家臣成長為近畿完全統治者的三好長慶,在得力弟弟和嫡長子的先後故去后,孤單而失意的在飯盛城中病死。享年四十三歲。
在三好長慶死後,三好家的局勢頓時失控。三好三人眾控制了中央權利。三好長逸為首的三好三人眾都對將軍足利義輝有著仇恨,而想獲得義輝領地的松永久秀也參加了密謀。四人計劃突然襲擊二條城,足利義輝沒有防備,獨自奮戰砍殺數十人而慘死。將軍的財產被三好三人眾瓜分,而京都的領地被松永久秀攝取。
在永祿十一年,織田信長進京。家中無力抵抗的三好氏幾乎沒有軍事行動就撤出了長慶二十年才控制的京都。松永久秀見風使舵,率土歸向織田氏。而三好義繼見大勢已去,也歸降織田氏。但是三好三人眾並不願侍奉織田信長。三好長逸帶領三好家絕大部分家臣渡海前往四國勝瑞另起爐灶,延續著三好氏在四國的勢力。
而嫡流三好義繼,在足利義昭反對信長失敗被信長討伐時錯誤的跟隨了足利義昭,遭到織田軍進攻致死,年僅23歲。
逃往四國的三好長逸,也前往京都支持足利義昭,三好長逸、岩成友通討死。中川清秀投靠織田氏。
在三好義賢討死後,義賢的家臣筱原長房實際支配著阿波一國,年僅21歲的義賢長子長治趁信長平定近畿,三好家臣潰散無主可尋之際,率軍攻破筱原長房,重新獲得阿波一國。
這時,三好一門所支配的國有:讃岐十河城的十河存保;阿波勝瑞城的三好長治;淡路洲本的安宅信康。而安宅信康在信長流放義昭后率淡路水軍和淡路一國歸降織田信長。
本以為偏安一隅的三好一門,又碰到了長宗我部的擴張。十河家臣香川元景投靠長宗我部,三好長治在別宮浦戰死。十河存保在長宗我部的猛攻下左支右絀。白地城主大西覺養在抵抗長宗我部數月後投降。在三好氏的奮力抵抗下,元親的進展也不順利。香宗我部親泰則率軍進軍阿波南部,十河家的支城接二連三的陷落。在中富川十河主力與長宗我部主力會戰,家中名將七條兼仲戰死。雖然奮戰殺傷大量敵軍,但遭到長宗我部優勢兵力的打擊后,存保退回勝瑞城。元親猛攻無果,與存保和談。存保讓出阿波一國的支配權,回到讃岐十河城。
而在本能寺之變發生后,存保積極與秀吉聯繫,希望獲得庇護。而長宗我部並沒有顧及秀吉的停戰調停,秀吉派仙石秀久援助存保。但是仙石秀久被元親打的大敗,自身也被圍困在引田町。而這時元親攻破了十河家的根基十河城,存保逃到虎丸城。此時的秀吉正與宿敵勝家對峙,沒有多餘的兵力繼續投入,終於虎丸城也被攻陷,存保與少數親信逃入大阪城。
第二年,繼賤岳合戰獲勝后的秀吉,攻陷北之庄城,蕩平了柴田家的抵抗,便認真進行四國征伐軍的組織整備,存保擔任羽柴軍的先鋒,因戰功受封舊領讃岐十河城三萬石領地。
天正十四年,秀吉應大友宗麟的請求,開始策劃征服九州。一方面授意毛利氏,黑田,小早川渡海登陸豐前,另一方以仙石秀久、十河存保、長宗我部元親也與嫡子信親一同參戰。在戶次川仙石秀久不聽長宗我部信親和存保的勸阻,正面出兵,被島津家久打的大敗。秀久本人也乘亂逃遁。十河存保和長宗我部信親壯烈討死。
存保長子千松丸,后被託付給生駒親正養育。天正十七年(1589)七月,千松丸十五歲時,遭人暗中毒殺,這樣,隨著直系血裔的死亡,十河家門就此斷絕。另一遺腹子長康則改回三好本姓,出仕而為幕臣。
名門三好氏,就這樣慘淡收場。

8三好氏一門眾

三好長慶,1523~1564。11歲繼承家業,為擴張勢力開始下克上的道路。用了20多年的時間,在優秀的弟弟們的幫助下,鼎盛時控制了近畿四國的山城、大和、伊賀、河內、和泉、淡路、阿波、讃岐、攝津半國和紀伊半國近九國的領土。在弟弟們和嫡子的先後故去后,失意的在飯盛城歸天。
三好義賢,1527~1562。長慶之二弟。在兄長進行畿內攻略的時候擔任阿波攻略,成功壓制阿波國並協助十河一存壓制讃岐國。在畿內的戰國也顯赫。在內政和軍事上是長慶的左右手。在家中威望極高。在和泉久米之戰面對根來眾和田山聯軍的優勢兵力,討死。
安宅冬康,1528~1564。長慶之三弟。繼承淡路豪族安宅氏,統率淡路水軍。協助兄弟們的近畿和四國攻略,戰功卓著。在為二哥報仇的教興寺大戰中獲得首功。后被意欲攝取主家權利的松永久秀讒言誣陷而死。
十河一存,1532~1561。長慶之四弟。繼承讃岐豪族十河家。完成了對守護的下克上,在二哥的幫助下控制了讃岐。在長兄的近畿作戰中數次擔任前鋒,並且功勞最大。被稱為鬼十河。在戰鬥中墜馬不治身亡。
三好義興,1542~1563。長慶之嫡子。在與六角和田山作戰時立下大功。被父親賦予很大的希望。在22歲時突發急病而死,家中為之惋惜。據說是被松永久秀毒殺。
三好義繼,1550~1573。十河一存之子。長慶嫡子死後過繼給三好長慶。成為繼承人。在長慶死後家政被三好三人眾把持。后投降信長。在信長討伐足利義昭時支持足利,被信長攻殺。
三好長治,1553~1577。義賢之子。在父親死後筱原長房控制大政。長治討伐筱原長房成功獲得權利,后遭長宗我部討伐,在別宮浦討死。
安宅信康,1548~1578。冬康之子。父親死後繼承淡路洲本城。信長平定近畿時投降信長。在木津口水戰時率領淡路水軍參戰。
十河存保,1554~1586。義賢之子,後過繼給十河一存繼承家業。在讃岐和阿波作為三好家最後的領袖率軍抵抗長宗我部。后逃到大阪歸降秀吉。擔任秀吉四國討伐軍的先鋒,重新獲得讃岐領地。后因仙石秀久的指揮不當,在九州戶次川討死。
三好長逸,1515~1573?。三好一門。三好三人眾之首。最早跟隨長慶,轉戰近畿。成為家中筆頭家老。長慶死後密謀殺死將軍。後來隨曾逃往四國,但是因為擁戴足利義昭而遭到信長攻擊。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三好政康,1528~1615。三好一門,三好三人眾之一。跟隨長慶討伐細川晴元,獲得和泉岸和田為居城。參與了襲擊足利義輝的行動。後來敗與信長的近畿平定軍,成為浪人。後進入大阪侍奉豐臣氏,在大阪夏之陣中討死。
三好康長,1516~?。三好一門,長慶之父元長弟長秀之子,長慶之叔,入道后稱笑岩。最早支持長慶,在長慶初期勢力小時幫助長慶與細川家講和。轉戰畿內。后最先降服與信長進京的軍隊,與秀吉接近。在本能寺后率軍響應秀吉。收三好秀次為義子,與秀吉一門關係密切。據說死於秀次被殺前,免於連坐。
三好政勝,1536~1631。三好一門,細川家臣。細川晴元支持的三好政長之子。父親死後一直從事抵抗三好長慶的工作,多次參加對長慶戰鬥。長慶死後歸降三好義繼。並與康長一起參加信長近畿平定軍。取得攝津封地。後跟隨潮流支持秀吉,家康。在96歲時善終。

9三好重臣

岩成友通,1518~1573。三好家臣。三好三人眾之一,享受三好同族待遇。參與襲擊義輝后與松永久秀敵對。后因支持足利義昭被信長軍隊攻殺。
松永久秀,1510~1577。三好家臣,後為織田家臣。出世三好長慶,倍受重用。在長慶晚年時密謀攝取三好家大權。參與三好三人眾刺殺足利義輝事件。支配了近畿大部。后臣屬與織田信長。在手取川合戰時謀反,被織田信長和羽柴秀吉消滅,與名茶器平蜘蛛一同在信貴山天守閣爆炸而沒。
荒木村重,1535~1586。三好家臣。攝津伊丹城主。接連松永久秀投降信長。后內通毛利氏謀反。扣留前來勸降的黑田孝高。后經過10個月籠城城落逃走,在界以茶道為生。
香川元景,1526~?。三好家臣。原為讃岐守護一門。后屈服於十河一存和三好義賢。在長宗我部統一四國征戰時投降元親,並把家業傳給元親次子親和。
筱原長房,1512~1573。三好家臣。侍奉三好義賢。義賢死後成為阿波國實際支配者。后被義賢之子長治攻殺。
高山友照,1530~1596。三好家臣。後跟隨松永久秀投降信長,成為攝津高欖城主。聯結荒木村重反叛。反叛失敗后沒有跟隨荒木而是前往越前投靠柴田勝家。勝家死後進入大阪。
中川清秀,1542~1583。三好家臣。跟隨荒木投降信長。荒木謀反時脫離荒木而返回織田家。成為攝津茨木城主。本能寺之變時支持秀吉。在賤岳合戰時獨力面對優勢兵力壯烈討死,為羽柴軍的勝利作出貢獻。秀吉親自為其修墓。

10三好其他名臣

松永久通,1538~1577。
七條兼仲,1541~1582。
內藤如安,1547~1626。
楠長譜,1520~1569。
土歧賴次,1545~1614。

11下克上時代

縱觀三好氏從長慶以後的歷史,始終穿插著三個字「下克上」。  
長慶之父元長,本為守護、管領細川的重臣,而細川晴元為了完全控制細川氏族,使自己的後代世代為細川家督,就密謀放逐細川高國。而細川高國正是發現並提拔元長的關鍵人物,雖然後來的元長並沒有完全侍奉高國,但是元長一直對高國非常尊敬。而晴元的放逐計劃在實施后,理所當然的遭到元長的反對。但是準備並不充分的元長,在反對晴元並襲擊晴元失敗后,從京都逃往自己的根據地,阿波三好郡。在途中經過攝津國時,受到晴元挑唆的一向宗攻擊了元長,元長自刃。
而元長可以說是下克上失敗的一個典範(這個詞不大好,用」例子」吧)。其主要原因就是準備不充分,沒有獲得細川其他重臣的支持,並且自己在京都的勢力也不大。戰國其他下克上失敗后的家族,一般都被放逐,或是遠逃他鄉。而三好氏卻逆之而行。繼承家督的長慶,在三好康長、三好長逸和松永久秀的斡旋下在兩年後於細川晴元和解,可以說是重新進入細川家。這在戰國可是說是絕無僅有的。而在19歲,因為晴元依然對長慶心存顧慮,長慶又開始了父親的事業——下克上。
長慶以四國的阿波國為根基,將弟弟們留在四國發展,自己開始近畿攻略。這一戰略可是說是非常正確的。這樣長慶進可攻略近畿,退可守四國。而且在長慶攻略近畿時後方又有強力的支持。在近畿攻略初期,因為自己的實力遠差於細川氏,長慶廣泛運用謀略,拉攏小勢力協助自己攻打細川氏,當小勢力的作用用完后反手吞掉它;在自己處于軍事上劣勢時又藉助於其他大勢力進行停戰調停。如此反覆使用,一點一點消耗細川氏的實力,將三好與細川的實力差距也是一點一點縮小。在完全擊垮細川晴元后,長慶又展示了自己的內政天賦,於攝津國本興寺門前寺頒布了內貴布禰屋敷的五項條款、裁決了對主殿寮領市原野相論、對洛中苛賦進行了修改並且對京都大德寺頒布了三條禁令。雖然這些條例的主要內容我不知道,但是長慶使飽經戰亂的近畿的經濟有了飛躍性的發展是舉目共睹的。可以說後來戰領近畿的信長也在某些方面依靠了長慶。
如果僅僅長慶完成了下克上,那麼還不能說三好一門是下克上的高手。
長慶的三個弟弟先後完成了自己國的下克上。  
我想說說三好義賢。三好義賢,可以說是幫助長慶統領山城、大和、伊賀、河內、和泉、淡路、阿波、讃岐、攝津半國和紀伊半國近九國的領土最大的功臣。在長慶開始近畿攻略的同時,把自己的根基,阿波國交給了義賢,義賢在完成了困難度不亞於長慶的下克上之後,控制了阿波一國。這一功績就足以奠定義賢在三好一門的地位,但是義賢又支持三弟安宅,四弟十河完成了讃歧、淡路的下克上。可以說,沒有義賢的支持,就沒有三好一門對四國大部的控制。而義賢的功績還不止於此,在長慶開始艱難的近畿攻略伊始,三好與細川的實力差距非常之大,長慶根本無法與細川消耗,正是義賢在長慶危急時刻,渡海相救。在長慶損兵折將之時,援兵而來。無論是安宅、十河還是長慶,能完成下克上開創三好一門的鼎盛,都是離不開三好義賢的鼎力相助。義賢不僅是一個出色的武士,在內政、外交方面也無不是三好氏之棟樑。在初期聯絡游佐長教反對細川晴元時就是義賢親往拉攏游佐長教。在給予晴元致命一擊之前,也是義賢親自前往南近江阪本勸說足利義輝回到京都,為三好氏取代細川氏做出了非常大的貢獻。義賢也是一個精通茶道的風雅之士。義賢曾師從當時一流茶道家武野紹鷗學習茶道,與千利休關係密切,也是聞名天下的利休七賢之一。義賢也通過千利休的關係,與界、京的豪商們十分熟悉。長慶也是通過義賢,取得界、京豪商們的支持,取得了強大的經濟支持(從後來信長的天下步武時可以看出,取得豪商們的支持是多麼重要)。義賢在精通茶道的同時也是一位精通和歌的文人,以「因果とははるか車の輪の外にめくりも遠き武蔵の原」和「草枯らす霜また今朝の日に消えて報いのほどはついに逃れず」的辭世句知名。義賢之寬大胸懷、出色才能和有難必救的性格博取了整個三好氏的尊敬,在義賢在和泉久米之戰討死後,十幾個小姓皆自刃於義賢屍體旁。在義賢死後的兩個月後,三好家開始反撲,安宅冬康和松永久秀率領2000騎突襲田山高政的14000餘人的本陣,為的就是搶回義賢的首級。安宅冬康為義賢之弟,此舉可以理解,而梟雄松永久秀能為了義賢能做冒死突擊,可見義賢威望之高。嗚呼,一個武士能做到這個樣子,可以說是死而無憾了。
可以說三好四兄弟都是十分優秀的,有如此優秀的兄弟們,只有島津、毛利、北條等少數幾個家族。而幾個兄弟聯合開創基業,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
三好家可以說是生於下克上,死於下克上。
長慶是優秀的三好四兄弟中死的最晚的,在長慶死前的最後幾年,因為兄弟接連死去和嫡長子的死而精神恍惚無力理政,松永久秀抓緊時機,篡奪了三好近畿的大部分領土。可以說,在信長進京時,三好義繼已經完全成為了孤家寡人,完全失去了權利。松永久秀篡奪了外權,三好三人眾奪取了內權,三好家族完全沒有辦法組織有力的抵抗。梟雄松永的見風使舵,加之對足利義昭的錯誤支持,使得長慶及弟弟們30年苦心經營、費盡心機的下克上而獲得的近畿近6國之領土,完全從屬了織田氏。
最後說說仙石秀久,此人本為信長的小姓,依信長之名侍奉秀吉。在安宅信康死後獲得洲本淡路五萬石,成為大名。也許正是因為其領地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在征四國、九州時都任先鋒。在救四國十河存保時,秀久進軍讃岐,並利用引田地方的船隻為掩護,迎擊長宗我部軍。偵得仙石軍動向的元親佯攻引田,擊敗上陸的仙石前鋒,進而將其主力圍困在引田町。最後不但沒有救助十河存保,使長宗我部元親完全統一四國,還使得秀吉征四國時沒有一個登陸據點,使其戰役進行有了很大困難。但是秀吉並沒有追究仙石秀久的戰敗,反而在征九州時名其作為四國軍的統率。也是仙石秀久的失誤,使得元親的嫡子信親和十河存保討死。這次秀吉終於追究了仙石秀久的戰敗之責,把淡路五萬石和阿波九萬石都給了蜂須賀家政。仙石秀久成了浪人。在小田原之戰馬上就要開始的時候,秀吉發動天下大名攻打北條,可以說只要到的都有封賞,沒到的都有處罰。而仙石秀久則糾集了一批浪人在駿河東部等待秀吉的大軍到來,秀吉一高興,在北條滅亡后成為小諸2萬3000石的大名。在關原之戰跟隨德川家康,在江戶幕府中成為世襲大名。這樣一個行跡劣劣,臭名昭著的武士又成為世襲大名~~估計十河存保和長宗我部信親的在天之靈,都不會安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