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人物介紹

三好義繼(1551年-1573年12月10日),日本戰國時代河內國大名,三好氏最後一代當主。十河一存的兒子,本名十河義繼。後來成為三好長慶的養子。幼名熊王丸。
最初的名字是十河重存,但在1561年,一存急病逝世,於是由伯父三好長慶所養育。1563年改姓為三好。翌年,長慶病逝,在三好三人眾(三好長逸、三好政康、岩成友通)的擁立下,成為了當主。1565年從當時的將軍足利義輝中的「義」字改名為三好義繼。
三好義繼
義繼主政后,三好三人眾控制了三好家族大權,暗殺足利義輝均由他們負責。此事件過後,三好三人眾與松永久秀不和並進入敵對狀態。1569年在織田信長吩咐下,與足利義昭之妹結婚。
1571年加入了信長包圍網,對抗織田信長,他在畿內方面擊敗了細川昭元及畠山昭高。不過1573年在武田信玄病逝后,信長隨即攻擊山城國,室町幕府滅亡,義繼開始保護義昭。不過年末信長派遣部下佐久間信盛進攻若江城,義繼最後戰死,享年23歲。

2人物詳解

三好義繼(1551-1573)。十河一存之子,幼名熊王丸,元服后也曾用名重存、義重,左京大夫,畿內三好家最後的當主。義繼的擁立,離不開松永久秀的幫助,最終他參與到松永久秀與三好三人眾的對抗之中,直接導致了三好本家的衰弱,最終也是他的死,標誌著三好家嫡流的斷絕。可以說,長慶公死後三好家的的迅速衰弱,與義繼繼任家督有著密切的關係,其中又參雜著三好三人眾與松永久秀、信長的十年混戰。儘管阿波的三好家為畿內的安定也進行了長期的奮戰,最終還是沒能阻止三好家在紛亂中走向滅亡。
畿內反覆
永祿八年(1565)四五月間,三好義繼在松永久秀的陪同下率三好大軍再度上洛。五月19日上午,松永久秀與三好三人眾突然攻入二條城,殺害了將軍足利義輝,顯然是得到了義繼的許可。而後三好軍在京城橫行到了七月份,才在七月五日歸國。從義繼繼任到此期間,松永一直擔任輔佐一職,操縱義繼的行事。十月份,三好三人眾與松永久秀在河內國發生衝突,十一月十六日,乘松永久秀在大和攻擊筒井順慶之機,三好三人眾從松永派的奉行人金山長信手中綁架了義繼,並殺死長信,隨後脅持義繼對三好家內外發布了義繼與久秀斷絕君臣關係的公告。從此三好家下轄畿內各國國人眾分為三人眾與松永兩派,開始了長期混戰。在這一段時期義繼一直居於河內高屋城,處在三好三人眾的監視之下。
永祿十年(1567年)初,三好三人眾正忙於擁立平島公方足利義榮為將軍,乘此空隙,對三人眾一直不滿的義繼在奉行人也是叫金山某(可能與被殺死的金山長信有關)的安排下逃出高屋城,移據到界附近的材木町,受到池田氏保護,二月26日,與松永久秀達成聯合,而後便與久秀一起逃入大和,開始了與三好三人眾的長期作戰。由於義繼在兩個勢力間的游移,河內、攝津的大小豪族也開始反覆不定,而這也使得三好三人眾的立場變得可笑起來。而義繼之所以選擇松永,恐怕與松永毒殺義興的傳聞有很大關係,由於義興之死,義繼才得以繼承三好家,因此義繼對松永久秀不可能不報著一種感恩的心理。加上最初三人眾是以挾持控制義繼,足以使義興產生強烈的反感,在年輕人簡單的思路和個人好惡感影響下,義繼很自然的就投向了松永久秀。然而他卻沒看到久秀笑臉下的反覆無常。
1568年,信長擁代足利義昭入京,攻擊勝龍寺城兵力達到驚人的五萬之巨。受到了強大威攝的義繼與久秀一起加入到支持義昭幕府的隊伍中,因為雙方有著共同的敵人,三好三人眾。第二年(1568)一月,三好三人眾突襲足利義昭的住所,隨後義繼也率軍參加了對足利義的救援,1569年三月五日,為表示感謝,足利義昭與三義繼一起放鷹,這也是當時莫大的榮耀。三月十六日,義繼與松永久秀一起參見了信長,得到河內半國安堵的許諾。然而隨著信長對原三好領的全面侵入,義繼與久秀最終認識到最大的危脅就來自織田方,元龍二年(1571)二月,松永久秀反叛信長,與三好三人眾達成了和解,在此事表面上看義繼是保持中立的,實質上他卻一直與松永聯合行動。

最後奮迅

1571年年底到第二年年初這段時間,義繼與松永久秀一起致力於恢復畿內勢力,攻入之前倒向織田方的豪族。1572年四月,義繼與久秀從河內和攝津進攻敵對的細川昭元領地,八月份包圍了昭元的居城中島城,年底,三好三人眾也加入對中島城的攻擊。第二年二月27日,中島城陷落,細川昭元逃往界。這一段時期正是武田信玄上洛的取得了巨大進展,將軍足利義昭由此公然起兵反抗信長,並得到了三好義繼的支持,究其原因,義繼當年救援義昭已使兩人結下了深厚情宜,而義昭此後也用盡辦法籠絡義繼,甚至不惜將自己的妹妹嫁給義繼作後妻,一向以個人好惡決定立場的義繼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義昭一方。此時三好三人眾也出現在支持義昭的隊伍中,可以說這是三好家內近十年來頭一次真正的聯合對敵,也許義繼已把這次支持義昭看成了三好家再度興盛的契機吧。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四月信玄於上洛途中去世,同月信長包圍了義昭的二條城,義昭顯得不堪一擊,在交出人質后與信長講和,七月,義昭在宇治再次兵敗,二十一日,逃入義繼的居城若江城,八月二日信長軍攻擊淀城,三好三人眾中的岩成友通戰死。
十一月五日,足利義昭離開若江城逃往紀伊,十六日佐久間信盛與明智光秀攻擊了若江,遭到義繼的頑強抵抗。在此關頭若江的三家老多羅尾右近、池田丹后和野間左吉聯手殺死被義繼委以處理庶政的金山駿河守,而後又打開城門引入佐久間信盛軍,其餘各部織田軍紛紛殺入城內,最終包圍了天守閣,在此情況之下三好義繼已經完全絕望,留下了「憂世もこれまで」(對世間的憂慮到此為止)的辭世句,義無反顧的親手殺死妻妾子女,在最後時刻他終於展現出鬼十河之子的武勇,持槍殺入湧來的織田軍,親手刺死多名敵軍,最後終因體力不繼而以十文字槍切腹,結束了游移反覆的短暫一生,年僅二十二歲,隨後家臣那須久右衛門、岡飛單守及江川某一同殉死。至此三好家的正統嫡流斷絕。

3人物評價

可悲的是,義繼半生基本上都是站在松永久秀的一邊,跟從久秀在三好三人眾與信長之間反覆,然而到最後了的關頭,久秀卻背叛了義繼,早就私下獻地獻寶投向了信長。這一次他沒拉上義繼,其原因不難猜測,不外乎是要把背叛信長的罪名全推到義繼身上。可悲的義繼,到死也只不過是松永久秀手中的一個玩偶而已。這樣一個年少無知的主公,和三好三人眾、松永久秀這樣橫暴的家臣,足以使一度稱霸畿內的三好家,在十年之內墜入不可挽回的深淵。而義繼與三好三人眾最後時刻的奮戰,只是三好家武士精神所綻放的曇花而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