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明治一代通常指上要照顧老人,下需撫養子女負擔沉重的中年人。他們通常是30-45歲之間的亞洲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的這批人,多數感嘆生活艱辛、壓力太大,所以被稱為三明治一代。而在這一群體中,尤以中國中年人的比例為最高。

1 三明治一代 -背景

三明治一代三明治一代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信息部2010年8月4日公布了一份研究報告,稱對亞洲地區的調查發現,當地30到45歲的中年人中有20%的人也都面對和莫里同樣的壓力,即上有老人需要贍養,下有子女需要照顧,而自己的工作生活也越來越不容易。報告更指出,一方面,隨著教養小孩的支出不斷增加,照料下一代的時間被拉長;另一方面,隨著人類壽命的延長,照顧父母的時間可能比撫養一個小孩的時間還要長,世界各地的「三明治」們未來的處境將更艱難。

在亞洲,但凡中華文明所覆蓋過的地區,無一例外都是如此。特別是中年男人,在中國被稱為家裡的「頂樑柱」,在韓國和日本則是「核心人口」,按古訓,尊老愛幼、事業有成,哪個品質都不能缺。而如今當亞洲在「加速跑」時,又有更多的難題向他們襲來:父母越來越長壽了、對孩子的教育投資越來越昂貴,而自己的養老金卻看似不那麼穩固,無論是福利較好的日韓,還是轉型期間的中印越柬等國,亞洲中年人想擺脫「三明治」的日子,恐怕都還需時日。

2 三明治一代 -壓力來源

亞洲地區

由於人口老化、出生率下降、子女延遲獨立以及教育開支增加等問題,加上大部分國家的社會保障制度相對落後,亞洲地區在職人士承受相當沉重的財政壓力。

在受訪的7000人中,多數已經結婚且有一到兩個子女。有42%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生活質量變差。其中,53%的中國香港地區受訪者和45%的中國內地受訪者表示,照顧家庭令他們面對龐大的財政壓力,比率遠高於整個亞洲地區36%的比例。 研究顯示,子女的教育開支是「三明治一代」最主要的支出,75%的受訪者正在為子女的教育進行投資,58%的受訪者表示將撫養子女至20歲以後。

照顧父母也花費了大量的收入,而中國內地和香港地區受訪者在這方面的投入尤其多。52%的中國內地的受訪者要花費11%至25%的收入來照顧父母,香港地區的這一比例為49%。 在整個亞洲地區,39%的受訪者表示需花費收入來照顧父母。

韓國社會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老人不為子女帶孩子。這更加重了中年男性的負擔,因為妻子一方多選擇在家相夫教子。在韓國,中年人被稱為「核心人口」,但近年來失業率有所增加,一個中年男性失業,就意味著一個家庭陷入困境。無怪乎韓國媒體說,「中年失業事關社會穩定」。

研究還發現,日本中年人「三明治一代」比例偏低。日本中年一代最擔心的是自己年老時能否領到足夠的養老金。

歐洲地區
三明治一代三明治一代

很多人以為,西方老年人經濟獨立,寧願住養老院也絕不與兒女同住。事實並非如此,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目前80%~90%的老人都在家頤養天年,銷聲匿跡幾十年的3G家庭(3 generation,意為「三代同堂」)已捲土重來。近幾年歐美老百姓又喜歡上了大家庭生活,不少人換了更大的房子,方便和父母住在一起。英國現有8萬多個祖孫同樂的家庭。在2000年到2007年期間,美國65歲以上和子女住一起的人增加了50%。在如今的美國,約3200萬的人在照顧年長父母,並為此平均每人一年花費1.04萬美元。

《經濟學人》雜誌信息部的報告指出,「三明治一代」還必須面對老齡化現狀——父母和祖輩相比,明顯更加長壽了。加拿大統計局2008年10月的調查發現,該國老年人口在2006年超過了430萬,比2001年上升了11.5%。統計局更預測,加拿大65歲以上的老年人到2056年將翻倍,每4人當中就會有一個老人。隨著人類壽命的延長,中年人照顧父母的時間可能比撫養一個小孩的時間還要長,還會出現更多60歲老人照顧85歲父母的現象,而可分擔責任的兄弟姐妹卻少了。

啃老族負擔

由於經濟不景氣,大量「啃老族」也讓「三明治一代」倍感壓力。據阿根廷《號角報》報道,今天,20來歲的阿根廷青年人住在父母家是十分普遍的現象——儘管他們有大學學歷,但大多數人仍找不到工作,就是找到工作,收入也不夠支付其獨立生活時昂貴的房租。

據英國大學生聯合會調查,由於越來越多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搬回家和父母住,無形中增加了英國中年人的負擔。另一項來自英國保險機構的調查顯示,1999年只有9%的大學畢業生向父母借錢購房子,而到了2009年這一比例已上升至18%。

在日本大城市,80后的年輕人畢業后依然和父母居住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即使可能對生活和工作造成不便,但為了節省費用,很多年輕人依然選擇「啃老」,甚至在結婚後仍和父母同住。官方統計數據顯示,日本年齡在15至34歲的「啃老族」已達到64萬人。

很顯然,由於許多地區生活成本特別是房價的不斷攀升,「啃老族」正在成為「三明治一代」越來越沉重的負擔。

3 三明治一代 -產生問題

三明治一代三明治一代

「上有老,下有小」的壓力讓「三明治一代」的積蓄變少,他們不得不更加發奮地工作,卻發現自己正逐步從中年邁向老年。阿根廷精神病學家、心理學家翁戈比說:「這些為人父母的中年人受到兩方面的夾擊。他們所受到的衝擊和影響首先是在身體方面,他們患有多種疾病,如長期疲勞、乏力、失眠、易怒、高血壓、胸悶等,他們的這些痛苦給家庭和諧的氣氛罩上了一層陰影。」

但長久以來,無論是政策上還是經濟上,人口老化問題一直聚焦在老人身上。近兩年來,「三明治一代」所面臨的困境才成為各國社會、媒體與非政府組織的熱門議題。《洛杉磯時報》報道說,這一群沒被看見、沒被歌頌的人,現在終於得到了人們的關注。該報認為,「三明治一代」需要的幫助,並不少於生病的老人。

4 三明治一代 -解決方法

有些國家已經採取了實質性的行動。新加坡國民在購買政府公屋時,如果選擇與父母同住,或是住在距離父母1公里以內的地方,會得到1萬新元的獎勵,還能排在其他人前面先挑房。如果新加坡的「三明治」們贍養父母,可以獲得退稅5000新元的獎勵。

在歐美,各國政府準備對「三明治一代」減稅並增加養老金。法國政府已向「三明治一代」提供特殊的財政補貼。學者們則認為「三明治一代」責任心和忠誠感更強,應該被企業優先聘用。企業也制定了各種各樣的「員工支持計劃」安撫和穩定員工,加拿大一家公司甚至推出了「托老所」。 

上一篇[體心格子]    下一篇 [軟計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