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卷。東晉·僧伽提婆譯。據《出三藏記集》卷十所載,本論作者為世賢(刊本誤作山賢)。本書又名《三法度經論》。收在《大正藏》第二十五冊。系以三種分類法闡述四阿含的要義。《四阿含暮抄解》二卷為本書的同本異譯,系婆素跋陀撰,前秦·鳩摩羅佛提等人譯,亦收於《大正藏》第二十五冊。

1三法度論

梵Tri-dharmika-s/a^stra 
本書全文計分德品、惡品、依品等三品,每品各分三真度。『真度』為梵語khan!d!a(章段)的音譯,又作犍度。茲分釋如次︰
(1)德品︰說施、戒、修三真度。第一真度,初述三法(德、惡、依)之緣由,次說德有福、根與無惡三者。『無惡』中又立忍辱、多聞及不惡三者,『不惡』再分別為真知識、真御意及真由三者。『真由』更開具、方便與果三者,『具』亦分善損、伏根與近行禪三者。第二真度,將前述的『方便』開為戒、上止、智三者,並分別加以解說。第三真度,將前述的『果』分別為佛、辟支佛及聲聞三者,並加以詮解。
(2)惡品︰第一真度說身、口、心三惡行,第二真度明染、恚、慢三愛,第三真度闡明非智、邪智及惑智三無明。
(3)依品︰第一真度說色、行及知三陰,第二真度說欲、色及無色三界,第三真度說細滑、度與解脫三入。
◎附︰呂澄《中國佛學源流略講》第四講(摘錄)

2介紹

《三法度論》應該是屬於犢子系賢胄部的著作。可以從三個方面來刊定︰第一,作者。婆素跋陀,意譯為『世賢』(刻本誤作『山賢』),即是犢子系賢胄部的祖師。第二,從書的組織看。本論採用三分法,與後來真諦所譯《部執異論》介紹犢子部的主張相符。真諦譯本中犢子部主張,比《異部宗輪論》增加了幾條,其中有一條︰『如來說經(指四阿含)有三義︰(一)顯生死過失(相當《三法度論》的『惡』),(二)顯解脫功德(相當《三法度論》的『德』),三無所顯(相當《三法度論》的『依』)。』正與本論的說法相同。第三,從學說思想來看。犢子系有三點主張與《三法度論》所說的一致。一是犢子主張有『中有』(『生有』與『死有』之間的狀態),此論也有『中間涅盤』即在中有中入滅的說法。二是犢子主張『十三心見道』(即現觀),此論也有其說。三是犢子主張有『勝義我』,在十八部中,只有犢子部如此主張。他們認為有『我』與佛說無我並無衝突;因為他們主張的『勝義我』屬於不可說法一類。通常說我,皆從人我與五蘊的關係著眼,故有我與五蘊是一是異的問題︰是五蘊之外另有我呢,還是五蘊即我?但犢子認為不可作決定說,分別觀察五蘊都不是『我』,但『我』也離不開五蘊,彼此關係是不可定說的。《三法度論》也承認有人我,它把佛說加以總結,認為『不可說者(人我),受、過及滅施設。』就是說,在『受』、『過』、『滅』三種施設的情況下,必須承認有人我。
(一)受(取)施設︰五蘊組織成有情,它區別於木石的特點在於有『受』,即有知覺;既然有知覺,就不能光用五蘊來代表,必須假設有人我,才能夠有執受者,有『受』(取)的作用,此即有情的個體。例如,經上常說的『如是我聞』、『佛說法』等等,都以此假說『我』為前提。
(二)過去施設︰為了把假設的主體在時間先後即過去、現在、未來三世連續起來,也定要有『我』才行。如佛就說自己有過去種種『本生』。
(三)滅施設︰最後達到涅盤,也總得有一個個體來體現。
因此,《三法度論》認為,根據佛在上述三種情況下的假設來分析,雖然所謂人我與五蘊的關係是不可說的,但是對於應該有個人我這一點,必須有正確的理解(智慧),否則,就是無知(對『不可說』的『無知』)。這就是犢子部對於有勝義我的主張。此外,在犢子系另一部派正量部的《三彌底部論》,也可用來旁證,它對人我有更詳細的解釋(《三彌底部論》為苻秦時失譯本)。
《三法度論》中勝義人我的主張傳譯過來之後,即對當時的學說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從佛學初期傳入中國以來,對於人我問題本來說得不大清楚,正如僧睿說的︰『此土先出諸經,於識神性空,明言處少,存神之文,其處甚多。』因此有我論,占著優勢,使輪迴、報應等宗教思想,大為散播。甚至像接受了般若學性空之說的慧遠,而於大乘是否說我尚存疑問;及至《三法度論》譯出,他還把大乘也說成是講有人我的了。他在序文中說,此書為『應真大人』(阿羅漢)所撰,『後有大乘居士』為之『訓傳』云云,足為例證。
慧遠原來受過鳩摩羅什的影響,與羅什既有書信往還,又為羅什所譯《大智度論》寫過序文,對龍樹的中觀和畢竟空的思想還是有過研究的,他直到晚年,還是堅信有我的。當時有人反對輪迴之說,他即依據有我說著《明報應論》、《三報論》,大加提倡,因而更為宗教因果思想加強了作用。他的根據,就是《三法度論》。通過道安及慧遠的宣揚此書,其時記述佛教的有關撰述如《牟子理惑論》、《後漢書》,也都以為佛教主張有人我,可見此書影響之大了。
上一篇[手機號]    下一篇 [副校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