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三重唱是一種專為三人合唱所譜制的樂曲。在歌劇中,除二重唱被廣泛運用外,三重唱亦是最常見的一種聲部組合形式。

1 三重唱 -簡介

莫扎特就十分愛用三重唱,《女人心》第一幕第二場阿爾方索安慰兩位青年的未婚妻時用的就是三重唱。在莫扎特的其他歌劇中,三重唱往往與二重唱、四重唱、五重唱等混合使用,其織體形態時而是自由模仿式,時而是對話式,時而是襯托式,時而是柱式,用得十分靈活。《卡門》第三幕第二十分曲是一段三重唱,前面的大量篇幅是兩個吉卜賽姑娘洗牌算命的二重唱,然後進入卡門的聲部,形成織體自由的三重唱,先為襯托式,最後為柱式。多種重唱形式混合使用的現象,在《費加羅的婚禮》中更是屢見不鮮。

另外。還有威爾第創作的歌劇《歐那尼》1830年2月15日在巴黎首演時,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歌劇故事敘述愛爾薇拉被迫和老公爵呂古梅結婚。但她卻愛上了年輕英俊的西班牙大盜歐那尼,並準備一起私奔。然而國王唐·卡羅斯也前來向愛爾薇拉求愛,因公爵上場,他們的計劃都被打亂。國王綁架愛爾薇拉,歐那尼趕來與國王決鬥,國王卻認為強盜不配和他決鬥而拒絕。不久國王帶兵捉拿歐那尼,歐那尼逃走。呂古梅公爵與愛爾薇拉結婚。歐那尼喬裝香客借宿,前來相會愛爾薇拉,恰逢國王征剿大盜。呂古梅公爵出於貴族的榮譽,不肯交出歐那尼,國王把愛爾薇拉捉去做人質。歐那尼為報答呂古梅,拿出號角,無論何時,只要公爵需要,歐那尼立刻獻出生命相報。後來歐那尼和呂古梅的反國王勢力集會,被叛徒出賣。國王決定處死參加叛亂的貴族,赦免歐那尼,並將愛爾薇拉許配於他。在新婚宴會上,忽然傳來號角,呂古梅前來要命。歐那尼決不反悔,愛爾薇拉在歐那尼自刎便后隨之而去,呂古梅深感痛苦,也自殺。終場也是一段感人肺腑的三重唱。

三重唱的結構

除了在某一戲場面中插入的短自一、兩句,長至更多一些樂句的樂段式三重唱結構外,還有斌格式和交響式。

斌格式

羅西尼《塞爾維亞理髮師》終幕的暴風雨過後三重唱(宣敘調和三重唱),體現了一種多主賦格式的結構。這是巴赫之前的賦格形式,樂曲的每一句都有自己的答句,整個樂曲由一連串的應答構成。

在三重唱之前是一段宣敘調,交代了情節的發展。風雨平息后伯爵阿馬維瓦和費加羅沿著落水管爬上露台,潛入屋內。兩人唱了一段宣敘調。

費加羅:「我們終於到了!」

阿馬維瓦:「快亮燈吧,羅吉娜在哪裡?」

羅西娜出現了,她不知兩人的計謀,唱道,「休想把我當玩物!」

阿馬維瓦承認自己就是羅西娜仍然愛著的林多羅,此時誤會消除,皆大歡喜。

接下來的三重唱中,它的第一主題由羅瓦娜陳述,F大調。

羅西娜:「啊,這瞬間,實在美妙,阿馬維瓦和伯爵,竟然就是一人!多麼意外,令人激動萬分!」轉調過渡由費加羅擔任,他在一旁插嘴道:「現在她知道自己所愛的人是誰了,這都是我的功勞!」答題由伯爵在屬調上演唱:「啊,這瞬間,實在快樂,它來得意外,令人激動萬分!」費加羅的旁白又把調性引回F大調,然後是主題在他的聲部上的進入:「看吧,靠了我的聰明才智,有情人才能在一起。」

第二主題是一段花腔式的旋律,充分表現了主人公的喜悅心情。這一主題仍由女主角首先呈示,答題由伯爵緊跟,費加羅的旁白由第一段的句後過渡進而為句中的呼應。羅西娜:哦,結合在一起,多麼幸運,不再憂傷。阿馬維瓦:哦,結合在一起,多麼幸運,不再憂傷。

這次是一個宣敘式的間插,這段的末尾三人以花腔形式結合起來。

第三主題是一個歡快的歌曲,改由伯爵首呈,與前兩段不同的是主答題之間的關係不再是簡單的音色交替變奏,而是音色的疊置,因此當費加羅聲部繼羅吉娜答題之後的進入時,已是三部重合:

伯爵:緊步輕聲,遮燈莫慌,沿梯穿窗。

羅西娜:緊步輕聲,遮燈莫慌,沿梯穿窗。

費加羅:緊步輕聲,遮燈莫慌,沿梯穿窗。

羅西尼的這段三重唱是採用多主題賦格式的格律形式。它恰當地表現了戲劇發展環節上不同角色的同樣心情。不同的主題又多側面地揭示了人物心境的層層遞進,因此成為歌劇中膾炙人口的精品。

交響式

莫扎特把他的交響樂寫作技巧用進歌劇的創作中。《費加羅的婚禮》第一幕中伯爵正想調戲蘇珊娜,恰被音樂教師巴西利奧撞到,而蘇珊娜又為了要藏匿凱魯比諾而緊張。表現這一情景的第七分曲的三重唱是一個三部性的結構,呈示部主部有兩個動機,其一是表示伯爵的氣憤,其二則為巴西利奧的道歉。連接部由連接部由蘇珊娜唱出,之後在F大調進入第三動機,那就是表示這三人都很尷尬的動機。雖然這三個動機的素材與劇中人物的詠嘆調旋律並無關係。但在這段重唱中卻也能把人物在情景中的心態表現得很好。

2 三重唱 -相關條目

宣敘調

上一篇[手機發燒友]    下一篇 [頑火輝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