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上杉升上杉大神

1 上杉升 -上杉升簡介(日文)

  出身地:神奈川県

  名前仮名:うえ すぎ しょう

  生年月日:1972年5月24日

  血液型:A型

  身長:172cm

  靴のサイズ:25.5

  家族構成:父、母、兄

  家族からの呼ばれ方:アンタ、お前

  煙草:CASTER MILD

上杉升上杉大神
主に作詞&作曲する場所:自分の家

  楽器歴:ギター

  バイト歴:ガソリンスタンド、レコード店、リハスタ、etc

  習い事の経歴:書道、絵

  10代の頃好きだったミュージシャン:W.AXL ROSE、J.HETFIELD、 S.DOBASHI

  似てると言われたことのある人物:ブルース?リー、巨人の高橋

  歌入りの時イメージするもの:詞の世界

  好きなスポーツ:格闘技系

  レコーディングの時に飲んでる物:ミルクティー

2 上杉升 -上杉升簡介(中文翻譯)

  出身地:神奈川県

  生年月日:1972年5月24日

  血液型:A型

  身長:172cm

  鞋子的碼:25.5

  家族構成:父、母、兄

  家人的稱呼:アンタ、お前(這兩個都表示親愛的意思~)

  抽的煙的牌子:CASTER MILD(後面是一種常見香煙的牌子)

  作詞作曲的場所:自己家

  楽器歴:ギター (吉他,呵呵,不用說也知道)

  打工的經歷:加油站、唱片店、後面一個就是戲劇排演的場所...等等

  學過的東西:書道、絵

  十來歲的時候喜歡的音樂家:W.AXL ROSE、J.HETFIELD、S.DOBASHI

  被人說長得像的人物:李小龍、巨人隊(一個棒球隊)的高橋(日本人很喜歡被說跟名人長的象)

  唱歌的時候想象的東西:歌詞的世界

  喜歡的運動:搏鬥 (就是在台上撕來撕去,各各畫的五顏六色的,大概是搏擊之類)

  錄音的時候喝的飲料:奶茶

3 上杉升 -人物經歷

  (原創 By不死蝙蝠)(節選)

  在我眼中最有才華的三位歌手,便是上杉升、Yoshiki和Hide,這三個人有著很多相似的地方,其中最突出的一點就是他們都看透了這個黑暗的社會的本質,認識了現實的殘酷。而他們之間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他們對待這個世界的態度。

介紹Yoshiki和Hide

  Hide其實是個很現實的人,他很早就規劃好了自己的人生。Hide十分清楚相對於這個社會來說,它是十分渺小的(它在接受採訪時經常形容自己是什麼都不懂的鄉下小孩),也十分清楚以他那微不足道的力量很難去改變這個黑暗的社會,所以,他曾多次想過「順著命運,不必太辛苦,就這樣自然的活下去好了」。Hide在解散了他的樂隊之後,曾決定安心的以一個美容師的身份過完下輩子。如果不是後來他遇到了Yoshiki,也許他會作為一個普通人就這麼幸福的老去吧!

  而Yoshiki與Hide相比有著很大的不同,他是個分不清楚現實的人。他也很明白這個社會有多麼黑暗,但他絕對不會像Hide一樣順著命運,他無論如何也要改變自己的命運,無論如何也要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這就是我喜歡Yoshiki勝過Hide的原因。為了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不斷的攝取一切金錢、名氣與地位,也不斷的學習,學習這個社會的規律,學習商業操作方面的東西。正是因為如此Yoshiki才跟政治家們有所往來,而許多人卻因為這一點就說Yoshiki變了,不再像以前那樣有著對音樂的執著了。其實,Yoshiki做的這些都是為了能更自由的做自己的音樂啊!Yoshiki真的很不容易,也很了不起。即使是不喜歡的東西,甚至是阻礙他的東西,他都能讓自己去接受它,了解它,甚至成功的利用它。看起來他好像做了很多和音樂沒有直接關係的事情,但是,恰恰相反的,他就是因為絕對忠於自己的音樂,才那麼做的。YOSHIKI曾經有過一段關於音樂人(原文用的是「ARTIST」)與傳媒關係的著名發言。大意是說在音樂成為一種商品的今天,沒有一個音樂人能夠完完全全獨立於媒體力量之外。但是他堅信,只要能夠始終抱緊自己內心的音樂夢想,也能在鋪天蓋地的媒體與商業大潮中擁有不被時間磨滅的價值。這是一段典型的YOSHIKI式的發言,他從來就是這樣,當某件事物擋在面前之時要麼超越它要麼想辦法使它為己所用。

  有這樣一句話:「庸人不適應環境,凡人適應環境,能人利用環境,偉人改變環境。」Hide是懂得利用環境的人,而Yoshiki是懂得改變環境的人。但是,想要改變環境就必須和某些大人物們搞好關係,雖然Yoshiki與政治家們交往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更好的做他理想中的音樂。可是,就像一輛煤車裝煤裝久了最終也會染上煤黑一樣,與政治界人物交往多了多少也會有些迷失自我。而上杉就可以避免這些,因為我覺得他不屬於以上的任何一種,而是一種更高的境界,也許可以被稱為「無視環境」吧。

上杉升的偶像

  每個人都有偶像,上杉也不例外。一直以來,上杉的偶像都是那個曾經在歐美引起轟動的神話般的樂隊Nirvana的主唱Kurt。我覺得,上杉其實一開始就打算成為像Nirvana一樣的歌手了,但是他很清楚,在日本這種Grunge風格的歌曲根本不會有什麼人聽(上杉轉型後人氣大跌就證明了這一點),很難取得像Nirvana在美國那樣的輝煌成就。於是,他決定先不急著做自己理想中的音樂,而是先想辦法打響自己的名氣再說。

上杉升出道

  1991年12月4日,上杉以單曲《寂しさは秋の色》在日本正式出道,作曲由當時Being僅次於織田哲郎的作曲家栗林誠一郎擔任,此後又先後發表單曲《ふりむいて抱きしめて》和專輯《Wands》,但都沒有取得很大的成功。所以,他先是聯合多々納好夫和魚住勉,以《もっと犟く抱きしめたなら》一鳴驚人,緊接著由於當時人氣很高的偶像派明星中山美穗合作,依靠《世界中の誰よりきっと》使他們在日本的名氣大增。於是,認為自己已經有一定人氣的上杉決定漸漸脫離Pop路線,將曲風轉向Rock。另一方面,由於不滿於Wands與中山美穗合作的一期Leader大島康佑退出,使上杉在音樂道路上的發展更為自由。自此,Wands第一期結束,第二期正式開始,同時上杉的歌曲也開始變得更富內涵。

  1993年2月26日,單曲《時の扉》發行,上杉在CD封面上的姓名書寫由原來的「Uesugi Shou」改為「Wesugi Show」,宣告著他的音樂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93年是Wands最多產的一年,也是最輝煌的一年,僅這一年中Wands就發行了2張專輯與4張單曲,其中《時の扉》更是Wands銷量最高的一張專輯。不過,在上杉早期的專輯中,比起銷量最高的《時の扉》,我更喜歡《Little Bit…》,因為在這張專輯中,上杉的歌詞顯得更有深度了。但是,這張專輯的銷量卻未超過《時の扉》,原因自然是這張專輯不太合大眾口味。這段時期的上杉,也許起先僅僅是抱著一種提升自己的名氣的想法來做流行音樂的,但是,上杉可能想過,與其僅僅以提升名氣為目的來違心的做音樂,還不如全身心投入進去,就算是流行音樂,也要做其中最好的,做出與眾不同的流行音樂,於是就有了《Little Bit…》。

偶像自殺

  1994年4月5日,上杉最欣賞的樂隊Nirvana主唱Kurt自殺,這使得逐漸成熟的上杉重新審視自己的音樂觀,並決定對WANDS一貫走的POP ROCK路線進行改變。於是,Wands最後一首流行音樂作品《世界が終るまでは…》(直到世界盡頭)發行(事實上這首歌的曲風已經有些偏向Hard Rock了),這首歌在中國的影響力就不用我多說了,作為《灌籃高手》最經典的片尾曲,大多數中國的歌迷都是因為這首歌才喜歡上Wands的。《世界が終るまでは…》雖然依然屬於流行音樂,卻截然不同一般的流行音樂,不管在哪裡,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有怎樣的心情,每次聽到它,都會引起許多人的共鳴。也許整首歌的基調並不積極,但卻能讓人感到一種無法抗拒的榮耀,就像三井那雙眼裡的榮耀,就像上杉對於搖滾精神的榮耀。

第一次大型演唱會

  1994年6月,Wands開了第一場大型演唱會「LIVE-JUNK #1——KEEP MY ROCK』N ROAD」,演唱會門票在開售數小時內便已搶售一空。這場演唱會帶給他的影響非常大,同時,上杉認為差不多到了將自己歌曲的曲風轉為Grunge,並開始做自己理想中的音樂了的時機了。事實上,也正是在這時候,上杉的音樂開始進入了成熟期。

轉型后的發展

  1995年2月13日,上杉轉型后的第一張單曲《Secret Night ~It』s My Treat~》發售,風格有了明顯的轉變,充斥著喧囂的電吉他和聲嘶力竭的吼叫——純正的Grunge風格。但是歌迷的反應卻是「不喜歡」、「轉變太大了」……在前一張單曲《世界か終るまては…》大賣120萬張之後,新單曲的銷量竟然慘跌至了原來的十分之一。作為一支高銷量的人氣樂隊,這樣的失敗是絕不允許的,但是上杉卻仍然堅持自己的音樂理念,堅決不走回頭路。此後的《PIECE OF MY SOUL》、《Same Side》、《Worst Crime ~About a rock star who was a swindler~》這些作品,我認為一部比一部好,但銷量卻一部不如一部。正因為如此,Being公司高層開始對Wands的發展進行干涉,於是,高傲的上杉和共同的音樂夥伴柴崎在 1996年毅然宣布退出WANDS,並辭掉了Being這一實力雄厚的唱片公司,放棄了如日中天的人氣,自組樂隊ai.ni.co,更徹底的貫徹了自己想走的Grunge路線。

  Wands後來的作品中,《Secret Night ~It』s My Treat~》和《PIECE OF MY SOUL》感覺是上杉在抒發自己內心的矛盾,其中專輯《PIECE OF MY SOUL》我個人認為是WANDS史上最完美的作品,它在WANDS創作力日趨成熟同時擺脫了過去浮躁的流行性的束縛,以成熟穩重的搖滾風格充分展示了這個實力搖滾樂隊的內涵魅力。然而,這卻是Wands最受爭議的一張專輯,在歌迷中反響並不是很好,很多人認為這已經不是原來的WANDS了。之後的《Same Side》是上杉對這個黑暗社會的批判,而《Worst Crime ~About a rock star who was a swindler~》則是上杉對他自己的一次深刻反省,講述了他要努力追求自己的夢想,卻不得不浪費光陰,違心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估計是在Being對Wands橫加干涉之後上杉才有了這種想法的)。在這次反省之後,上杉便退出了Wands,擺脫了Being對他的束縛,並與共同的音樂夥伴柴崎組建了新樂隊al.ni.co。可以說,從這時開始,上杉已經真正的成熟了。

al.ni.co出道及解散

  1998年3月21日,al.ni.co出道。al.ni.co時期的上杉,一直在做著他所喜歡的音樂。然而悲哀的是除了《TOY$!》這張單曲的銷量稍微好一點之外,後來的2張單曲和1張專輯簡直可以說是乞丐銷量。事實上我覺得後來的《晴れた終わり》和《カナリア》跟《TOY$!》比要好許多,專輯《セイレン》更是一張令人無比震撼作品。但《TOY$!》的銷量居然比《晴れた終わり》和《カナリア》要高一倍,大概是很多人先是抱著支持上杉的態度買來第一張單曲之後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時,就不再買al.ni.co的碟了。另一方面,由於上杉和柴崎在音樂理念上的想法出現了分歧,導致了al.ni.co的解散。關於al.ni.co的解散,我認為有兩種可能性:其一上杉想擺脫柴崎獨自做音樂;其二是柴崎認為自己離開上杉可能會發展得更好,於是退出了al.ni.co。我認為第二種假設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為al.ni.co時期柴崎只為《Prayer》一首歌作過曲,其他歌曲的作詞作曲全是上杉。

  al.ni.co解散后,上杉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沒有任何消息。

重新出道

  2004年11月3日,在樂壇上銷聲匿跡了有5年之久的上杉升發布新專輯《L.O.G》,正式以「上杉升」的名義重新出道。《L.O.G》是一部受NIRVANA音樂影響頗深的作品,再加上正好是在Kurt去世第十年發表,很多歌感覺都是用來紀念Kurt的。第二年8月3日,上杉又與原X-Japan吉他手Pata合作,推出單曲《飛んで散れ》,此後,又在6個月內以很快的速度先後發行單曲《Poo Pee People》和專輯《Blackout In The Galaxy》。我感覺,上杉現在的音樂要比以前成熟多了,歌詞也更有深度了。像《Poo Pee People》就是無情的批判了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非常具有諷刺意味;而《飛んで散れ》則是上杉以他自身之中最令人懼怕的那一部分為原形寫成的歌。

  關於《飛んで散れ》,上杉說:「瘡痂是沒有神經的,但與普通肌膚相較之下,也是會感受到疼痛的。亂撓那個瘡痂,疼痛感就會反覆不斷的出現,傷口便會逐漸擴大並持續下去。這樣一來傷口漸漸變大同時也被掩蓋掉,只留下在不知不覺中已不知疼痛為何物的自己。也正因此,不能再次將傷痛掩蓋,有將其暴露於外的必要性。訂綴上這樣的想法后,就有了現在的《飛んで散れ》」。在傷口完全癒合之前,會結上一層類似疤痕的東西,也就是瘡痂,有時會有輕微的癢感,便會用手不停的去抓撓,這樣就會因抓破傷口而感到疼痛,然後瘡痂再慢慢的癒合,形成新的瘡痂。這樣的動作不斷的重複,於是,隨著傷口的擴大瘡痂就越積越厚,在不斷重複的過程中,自己對於抓破傷口的疼痛也日漸習慣和麻木。與其讓自己不斷被動地接受這個瘡痂,而對疼痛日趨麻木,倒不如自己主動地掀掉瘡痂,讓它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來的更徹底些,雖然,會很痛但卻能真實的感受到它的存在,這大概就是上杉所說的「用光來溶解瘡痂」的意思吧。上杉在al.ni.co時期的一次報告會上說過,al.ni.co的音樂是要表現自己內心葛藤,或許和《飛んで散れ》中提到的瘡痂有類似之處。

  我覺得,真正的搖滾人應該是為了搖滾而不顧一切的,這一點,Kurt和上杉都已接近。其實,上杉和Kurt有著許多相似的地方,但上杉要比Kurt稍微理智一些。我一直感覺,他們都是不屬於這個世界,於是,Kurt選擇了自殺,而理智的上杉不會這麼做,他選擇了遠離這個社會中一切虛偽的事物,在自己的世界中活著,干自己喜歡的事,做自己喜歡的音樂。所以說,雖然上杉依然生活在這個世界中,但是,他實際上卻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他不需要像Yoshiki那樣為了改變命運而不停地做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也不需要像Hide那樣順著命運活著,他,活出了生命的原色。

上杉升現在的境界

  現在的上杉,已經真正到了一種「淡泊名利」的境界。實際上滿足是抵制傷害的良藥,也就是古人所說的「知足者常樂」,知足者不是不求進取,而是在衣食無憂之後,淡泊名利,追求一種精神上的超脫於愉悅。歷史上許多文人,如袁枚,看開了名利場上的爭奪,年僅四十歲便歸隱山林,潛心創作。而有些人為了名利、為了金錢斤斤計較,多了還想再多,總感到不滿意,無限度的攀比,於是,總有失落感。被名利及金錢的慾望折磨得雙眼通紅、頭腦發昏、筋疲力盡、煩惱叢生,豈有幸福和歡樂可言?也許上杉看上去總是孤單一人,但他確是幸福的,這是一種超脫世俗的幸福。

  上杉曾經說過:「並不認為繼續就是全部。因為再繼續下去的話,也有可能毀掉很多。」這大概也就是上杉當初毅然宣布退出Wands的原因吧。「無論如何(絕對地)也不能在WANDS中把音樂繼續下去了嗎?」在雜誌裡面對這樣的提問,上杉回答:「要說是「絕對」的話,也有不能回答得很「絕對」的地方」。也許,上杉一直有一種想法,如果繼續留在Wands里的話,就還會像以前那樣違心地做著一些自己不喜歡的音樂,這顯然不是他所期望的。繼續Wands的音樂,就會毀滅上杉的夢想,於是,在這種情況下,他選擇了退出,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試想,那些只知道名利的中國流行歌手們,會為了自己的夢想而放棄自己如日中天的人氣嗎?顯然不會。

  舞台上的上杉,雖然不像Toshi那樣有著驚人的爆發力、高水準的演唱、強烈的現場意識、巨大的感染力,一邊平衡狂暴的鼓飛揚的吉他堅韌沉穩或是跳脫不拘的貝司,一邊近乎完美地控制場上節奏與氣氛,但是,他的歌曲卻可以從靈魂深處默默地感動著每個聽眾。

  上杉升,已不僅是一位音樂家,更是一位哲學家。在他的身上,有一種無法抗拒的榮耀,那種上杉對於搖滾精神的榮耀。而且,上杉是我所見到的為數不多的出道十幾年還擁有極大的潛力並一直在進步的歌手,很多歌手都只是在一開始有著很強的實力,後來的作品就開始退步了(事實上就算是X-Japan後期的作品也不如從前了),而上杉則不同,從《Wands》到今天的《Blackout In The Galaxy》,每一張專輯跟上一張相比都有著很大的突破。

上杉升語錄

  「人不知何時也不知會以何種形態結束自己的人生,但絕對有非此時不能完成的事存在。我不想有那種過後才追悔莫及的人生。」

  「我為自己的音樂而感到驕傲。如果聽者能夠捨棄浮華帶著這份驕傲來聆聽,我將感到無上榮幸。」

  「並不認為繼續就是全部。因為再繼續下去的話,也有可能毀掉很多。」

  「音樂人,本來,是應該創造時代的。」

  「不想成為第一,而是想成為唯一。」


  這就是上杉高傲而又充滿個性的話語,句句鏗鏘有力。真正的搖滾之子就應該是這樣的吧!我堅信,上杉升這個偉大的音樂家永遠都不會被人們所遺忘!

  

上杉升

4 上杉升 -相關資料

  初中時代看過從朋友那兒借來的Guns N Roses的錄影帶后便下定決心向音樂道路發展。曾自己組織過樂隊,在街市的演奏廳Live活動中積累了不少經驗。可以確鑿考證的樂隊名為「EXPLODE」。

  19歲左右時在其就讀的音樂學校被發掘,1994年12月4日作為WANDS的成員正式出道。在隊期間承擔了所有作品的作詞,將一種基於自己人生體味的富含人情味的歌詞,配合獨具魅力的嗓音,作為一位卓越的音樂人在樂壇上崛起。其後,藉由Kurt(NIRVANA)的自殺事件為契機,重新審視了自己的音樂姿態。…於是,1996年6月30日,以音樂性不同為理由退出了WANDS。

  在個人活動中,與WANDS時代同期退出的柴崎相互吸引,於1997年11月23日結成al.ni.co。98年3月21日,以一曲《TOY$!》再出道。之後發行的大碟《海魔女》(Siren)可稱為是圓其少年時代夢想的搖滾大碟。

  2001年8月,al.ni.co解散。9月1日,上杉的官方網站wesugi.net開設。

上一篇[上松秀実]    下一篇 [上帝的羔羊樂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