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上杉景勝(1556年1月8日-1623年4月19日)日本戰國武將,大名。上杉謙信外甥,養子。在御館之亂中打敗上杉景虎。奪取了上杉氏家督之位。在其執政期間。領地逐漸縮小。最終被改封至米澤三十萬石。曾參加了對朝鮮的戰爭。

1基本信息

上杉景勝

  上杉景勝

上杉景勝(日語假名:うえすぎかげかつ 羅馬字:Uesugi Kagekatsu1556年1月8日-1623年4月19日),上杉謙信的養子。生父是長尾政景,生母是上杉謙信的姊姊仙桃院(綾姬)。正室是武田信玄的女兒菊姬。原名長尾顯景,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和江戶時代的大名。

2生平大事

經歷
曾參加過對朝鮮的戰爭。
於1597年,在小早川隆景去世後繼任大老,為豐臣家「五大老(內大臣德川家康、大納言前田利家、中納言毛利輝元、中納言上杉景勝、中納言宇喜多秀家)」之一。關原之戰中歸屬西軍,在東北地區與伊達和最上兩軍交戰,在即將戰敗之時,由前田慶次成功阻擋聯軍進攻。後來西軍敗北,景勝的領地由一百二十萬石減至三十萬石,並移封本為家臣的直江兼續的領地,移封至至米澤城,該地為米澤藩。
墓地在山形縣米澤市上杉家御廟所。

3人物履歷

後世評價上杉景勝說「景勝此人,豪邁大膽。其臨戰陣,前隊兵戈相交,箭矢如雨,喊殺聲驚天動地之時,兀自卧於幕中,鼾聲如雷」。其上洛時,軍列之中「不聞咳聲,唯人馬行軍肅肅然之音」。「上
父 上杉謙信

  父 上杉謙信

杉家士卒畏主君景勝更甚於敵」。這就是不苟言笑,時常保持嚴峻姿態的寡默的名將上杉景勝。
雖然關原合戰時西軍的敗陣直接導致了上杉家從會津120萬石被減封至米澤三十萬石,但上杉氏的聲名卻依然不墜,至今為止尚擁有眾多堅定的景勝迷。上杉景勝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呢?還是讓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他的一生吧。
御館之亂
這位青年名叫上杉景虎。景虎是關東名將北條氏康之子,通稱三郎。幼時曾在甲斐武田家做過人質,甲相同盟破裂后,回到小田原做了本應是其祖父輩的北條幻庵(長綱)的養子。永祿十二年(1569)閏五月三日,謙信與氏康之間結成了「越相同盟」。第二年元龜元年(1570),北條家將景虎作為人質送入上杉家。同時,上杉家的猛將柿崎景家之子柿崎晴家也作為人質被送入了小田原。
直至近年,比較普遍的說法都稱上杉景虎是北條氏康的七男(一說八男)北條氏秀,但現在又有了另一種說法稱景虎和氏秀是不同的人物。所謂的北條氏秀和北條綱成的二男、作為江戶城守將的孫二郎康元很有可能是同一人。事情的真偽無從分曉,總之,之後的上杉景虎成了戰國時期特有的外交政策的又一個犧牲者,渡過了他短暫的生命旅程。
進入上杉家的景虎不僅拜領了謙信的曾用名「景虎」,並娶了長尾政景的女兒、景勝的姐姐(一說妹妹)為妻。也就是說景虎和景勝不僅同作為謙信的養子,並且還有郎舅之親。剛才提到過景勝是與謙信有血緣關係的,也被稱為「身內養子」,並且入上杉家也在先,但不知謙信出於什麼原因將「景虎」這個名字賜給了這個北條家來的人質(當時景勝的名字還是喜平次顯景)。也許謙信的本意是讓景勝繼承其本家「長尾上杉家」,而讓景虎繼承「關東管領家」,治理關東吧。其實謙信還有另一名養子名叫上條政繁(畠山義春),關原合戰之後從屬了德川家,恢復了本姓,因與本文無關,一筆帶過。
家臣們中間對謙信和景虎之間結成養父子關係持反對態度的雖說有不少,但由於事情很快被宣布,在木已成舟的情況下,眾家臣也沒能再說什麼。天正三年(1575)喜平次改名為景勝,敘任彈正少弼。天正五年(1577)年謙信侵攻能登,在手取川合戰中象秋風掃落葉一般大破與之初次交鋒的織田信長軍。但在第二年,發生了一件對越後上杉家而言無異于晴空霹靂般的大事。
天正六年(1578)三月九日,謙信在春日山城的廁所中突然暈倒,一直昏迷不醒,四日後沒,沒有留下任何遺言。於是上杉家中分成了擁立景勝和擁立景虎兩派,圍繞上杉家的繼承權之爭,所謂的「御館之亂」爆發。
景勝的行動較快,在三月十五日自稱奉「謙信公的遺言」搶先佔領了春日山城的本丸、金庫、兵器庫等要地,同月二十四日宣布成為謙信的後繼者、上杉家的新一任家督。接著雙方在五月五日開始了第一次衝突,景虎帶著妻子逃離了春日山城,來到自天文二十一年流落越后、寄住在謙信處的前關東管領山內上杉憲政的居館御館堅守。
作為景虎本家的北條氏也迅速作出了反應,其兄北條氏政拜託武田勝賴救援景虎,勝賴也慨然允諾,並在五月二十九日兵發兩國邊境。但是由於景勝在佔領春日山的同時,也繼承了謙信巨大的金銀。武田勝賴在景勝許以割讓上野、黃金一萬兩、迎娶勝賴之妹等優厚條件下,同意談和並退兵。有一說稱景勝還賄賂了勝賴的重臣長坂長閑、跡部大炊助各二千兩金,請他們為其進言。
由於勝賴的撤兵,九月初,北條方的氏照、氏邦出陣,開始了越后侵攻。北條方以樺澤城作為根據地,攻略坂戶城等近鄰諸城。就在激烈的戰鬥眼看就要接近尾聲時,天正七年二月一日,景勝在連天的大雪中對御館發起了總攻擊。景虎勢中號稱「鬼彌五郎」、能夠一騎當千的豪傑北條景廣(長國)也被景勝勢的荻田主馬(孫十郎)用槍討取。雖然景虎勢幾經奮戰,堅守了月余,但是由於大雪的關係,小田原方的援軍遲遲不到。終於在三月十七日,御館被攻陷。當日,作為景虎一方的上杉憲政帶著景虎的長男、九歲的道滿丸前往春日山城進行和議談判,在途中的四屋峠被景勝方斬殺。戰敗一方的景虎在落城之前雖然已經逃出並潛往鮫尾城,但是理應接應的城將堀江宗親卻早已被景勝方寢返,進退維谷的景虎於同月二十四日自刃,年僅二十六歲。
之後,栃尾城的本庄秀綱、三條城的神余親綱、北條城的北條輔光等也進行了抵抗,但還是依次被景勝各個擊破。天正九年(1581)二月,越后的內亂終於結束。
越水之會
秀吉在攻滅勝家后,繼續其外交戰略,利用織田信雄將織田信孝消滅在尾張內海野間,接著開始籌備征伐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同時著手修築大坂城。第二年天正十二年(1584),秀吉與德川家康進入了交戰狀態,雙方在小牧山陷入相持,局面遲遲不能打開。同年九月秀吉派遣木村秀俊作為使者,前往上杉家尋求友好並附上誓書,這裡對此還要作一番介紹。
如前所述,景勝在秀吉攻略柴田勝家時協助了秀吉,但當時卻並不是作為臣從的身份,而是處在雙方對等的立場。據說景勝曾說「輝虎(謙信)公所得的領土,我尚未得其五分之一,如果現在和名聞天下的秀吉結盟去平定剩下的領土,天下人將會說這並不是我靠自己的實力所得,而是全靠秀吉殿下的威名,這未免顯得無趣。」從這句話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景勝性格中隱藏著的驕傲以及決不輕易向別人低頭的個性。
對秀吉的誓詞和與協力攻略佐佐成政的約請,景勝說,「魚津城是被佐佐成政攻陷的,但當時因為國內正處於亂事,不能與其決一雌雄。越中是我累代所領,本來必將消滅佐佐成政。但這麼一來恐怕倒顯得和秀吉殿下有爭搶之嫌了。作為我來說雖然也並不想這麼做,但不與成政一戰不但辜負秀吉公的厚望,我也心有不甘。為此,我就出陣越中一次,讓您(木村秀俊)看看我越后武士是怎麼拿兵器的,也權當是送與秀吉殿下的禮物吧。」
接著,十月二十三日,景勝率軍八千從越后出陣,勢如破竹地攻破成政方的越中宮崎城、境城,然後在各城配置守將,直逼滑川城下,於諸處放火示威後撤退。成政則由於在九月攻略秀吉方前田利家的屬城、奧村助右衛門永福防守的能登末森城時未果,導致孤立無援。只得眼眼睜睜地看著景勝在自己的領地內橫衝直撞。十一月二十三日,成政為請求德川家康的支援,報著必死的覺悟進行了非常有名的「皿峠翻越」前往三河。
成政歷經辛勞,終於來到了家康的浜松城。不料家康已與秀吉講和,並將二男於義丸(結城秀康)作為人質交給秀吉。成政無奈之下只得歸國。這時,秀吉敘任從三位大納言。天正十三年(1585)三月任正二位內大臣、七月十一日升為正一位關白,升遷速度可謂驚人之極。
在軍事方面,秀吉親自出陣並於四月末大致平定紀州,七月派遣弟弟秀長進行四國討伐,降伏長宗我部元親。八月派遣金森長近消滅飛驒三木氏,並於同月二十九日(一說二十日)降伏佐佐成政。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秀吉在石田三成、木村秀俊的陪伴下,帶著雜兵三十八人,以「丸腰(手無寸鐵)」的姿態,毫無徵兆地突然出現在了景勝的家臣須賀修理亮鎮守的越后越水城下。
與須賀面識的木村秀俊被委派去會見須賀,並傳達了秀吉希望與景勝進行面談的意思。手足無措的須賀趕緊鄭重地將秀吉接入城內進行款待,並立即派快馬去稟報糸魚川陣中的景勝,同時還說了這麼一句「現在要殺死秀吉易如反掌......」但景勝並沒有採納這個建議,而是立刻趕去和秀吉相會,當時的景勝說了這麼幾句話,「已經快要掌握天下權柄的秀吉,在這戰國亂世不辭辛勞親自來到越后,一則是履約,前來與我景勝結盟,二則是相信景勝不是卑怯到會用暗殺這種手段的人。如果現在將秀吉殿下殺死,景勝迄今的武名將受到玷污。不如與其會談,即使會談破裂,也當待其歸國,再與秀吉殿下堂堂正正決一勝負。」
這樣,景勝在直江兼續、藤田信吉、泉澤久秀等陪伴下,一行七十人餘人前往越水城。在一通寒暄之後,秀吉、景勝、石田三成、直江兼續四人進行了四小時的密談。密談內容並沒有被記錄下來,但據猜測,想必景勝當時正式地向秀吉表示了臣從(雖然也有說法稱天正十一年(1583)景勝將養子、即上條政繁之子龜千代送往秀吉處作為人質表示臣從。)其時,秀吉和景勝在官位及勢力方面,相差已經極為懸殊。景勝臣從秀吉,當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在這次會見中,還有一個歷史性的鏡頭,那就是石田三成和直江兼續的初會。三成、兼續當時都是二十五歲,後人稱之為「越水之會」。
改封會津
文祿元年(1592)三月,秀吉踏上了侵略朝鮮之路,景勝率領五千兵前往肥前名護屋城。但他和德川家康、前田利家等在大多數時間裡只是停留在名護屋,雖然也曾一度渡海,在熊川等地立了些許戰功,但並沒有參加什麼激烈的戰鬥。文祿三年(1594)八月,景勝敘任從三位權中納言,九月作成了《定納員數目錄》,這也是景勝為了謀求領國的內政充實,所以總結了領國內的家臣、家臣們的知行及軍役數,使軍政兩面均能夠高效率地運營而作成的基本台賬。
也就是說,在這段時期里,景勝在內政方面投入的精力要比在戰事方面的多得多。其中應該特別提一下的是,為了籌集朝鮮之役的軍費,秀吉將越后、佐渡的金山支配權委任給了景勝。事實上,文祿三年(1594)十二月上洛時,直江兼續就從五奉行之一的淺野長政那裡事先得到了通知,第二年正月十七日,秀吉向景勝下達了「命直江兼續為代官籌集金銀」的朱印狀。很快直江兼續上任,任命立岩喜兵衛、志馱修理亮(義秀)為奉行,併發布了關於金山的法度五箇條。五月,從石見來了石田忠兵衛等勘測師,傳授了本用於開採石見銀山的先進技術。由此佐渡金山的產量得以大幅提高,慶長三年(1598)上繳的運上金為大判八百枚。
在接到秀吉的朱印狀后不久的二月七日,京都有位名人的亡故對景勝的後半生產生了莫大的影響。
這位名人就是蒲生氏鄉。氏鄉在信長時代就是深受信長喜愛的勇將,在信長帳下轉戰南北,戰功不勝枚舉。跟隨秀吉后,更被委以奧州的重任,為了牽制人稱「早生二十年可得天下」的伊達政宗,秀吉特地將蒲生氏鄉安置在會津。不料,氏鄉卻猝死在了京都。死因雖然判明是病死,但也有稱其被毒殺的說法。這裡介紹一下令人稍感意外的石田三成與直江兼續共謀說。
石田三成,在某天雨夜,來至直江兼續處,與之密談,「在下雖出自卑賤,但今日也能治天下,伸大丈夫之志,這都是拜太閣殿下之厚恩。在下有生之年,當為守護太閣殿下及其子孫鞠躬盡瘁。然德川家父子卻始終令人放心不下。太閣在世,尚不致有所異動,但太閣百年之後,難說德川不會藉機反亂,奪取天下。與其到時手忙腳亂,不如現在就想個妥當的辦法準備對付德川父子」,兼續也對此深表贊同,「此言甚是,德川父子領有關八州,況且又與蒲生氏鄉這樣的猛將有親(指氏鄉嫡子鶴千代,也就是蒲生秀行,娶了德川家康的養女振姬),正面衝突恐難有勝算。不如先消滅氏鄉,再請拜領會津之地。如此,到時我上杉將可在其背後出其不意,與西國諸將協力消滅德川」。經過兩人商議后,終於毒殺氏鄉,又削去了蒲生秀行八十萬石領地,由秀吉將會津賜與景勝,以上就是這個計謀的來龍去脈。
(摘自《常山紀談》卷十一之二十二 第二百六十三話「石田三成、直江兼續密謀之事」)
另外還有一種說法稱秀吉與三成、兼續合謀毒殺氏鄉,事情的真偽很難分辨。
繼承會津的氏鄉之子蒲生秀行由於沒有經驗,管理象會津這樣的要衝負擔過於沉重,並且統率家臣不力,難以平息現役重臣之間的紛爭,終於受到秀吉的懲處。慶長三年(1598)正月十日,秀吉下令蒲生秀行移封至下野宇都宮十二萬石。相應地,景勝移封至會津。這樣,景勝從越后、佐渡九十萬石餘一躍成為會津一百二十萬石的大大名。並且,景勝也已經於前年,也就是慶長二年六月十二日,繼六十五歲病逝的小早川隆景之後,就任五大老職之一。「五大老」制度應該是秀吉臨死前與「五奉行」同時訂立的制度,在此之前,這五人被稱為「實力大名」。也就是說,正式的「五大老」職,指的是:德川家康、前田利家、毛利輝元、宇喜多秀家和上杉景勝。
離開自謙信時代起一直居住的越后當然會遭到家臣們相當大的意見,但景勝卻毫無怨言地遷往了會津。表面上秀吉將景勝移封的理由是由於蒲生秀行不能很好地統治會津重地,為牽制伊達政宗、德川家康,會津需要有一個象上杉景勝這樣的名將鎮守。但是除去這個表面上的理由之外,也很有可能是因為秀吉深怕景勝在越后紮根太久,實力日漸強大,乾脆就象把家康移封關八州一樣,也把景勝移封了一下,派到了會津。慶長三年(1598)三月二十四日,景勝進入會津若松城。
世事無常,在上杉家移封會津一年左右之後,日本史上最大的合戰爆發,值得注目的當然還是景勝的謀臣直江山城守兼續。
關原之戰
家康退兵后,景勝與兼續之間出現了應該說是第一次的意見相左。兼續主張這是千載難遇的機會,應當追擊,而景勝卻怎麼也不肯點頭應允。當時的情景謹用小說家的風格記載如下:
布陣於下野的兼續,在家康退軍的同時,隻身獨騎來至長沼的景勝本陣,
「主公,三成殿下已經舉兵,諸大名聞風而隨,站在家康一方的大名們也因為自己的妻子兒女被扣押在大坂而處境狼狽。現在正是天賜良機,進攻江戶吧。到時,佐竹、相馬從東、三成率大軍從西、真田昌幸、幸村從信濃,數路並進,勝利就在眼前,請早作決斷!」
但,景勝卻微微地搖了搖頭,
「太閣去世之前,曾召我至御前,立下終生不生逆心的誓紙。這誓紙現在正在太閣殿下的棺內。這次由於堀直政等人的讒言,我上杉成為了內府討伐的目標。現在內府既然已經退兵,我等當然也該退回會津。如乘機追擊內府,豈不是違背了當初的誓言,失信於天下。這對上杉家而言將是莫大的恥辱,絕不能追擊。」
「主公所言雖然在理,但內府殿下明顯是要將我上杉趕盡殺絕。萬一內府擊破三成,那時我上杉家當是首當其衝的下一目標。戰是死,不戰亦是死,兼續將選擇一戰!」
「正當國家存亡之時節,背上不信之名將使子孫後代都蒙受恥辱......兼續,不用再說!」就這樣,景勝回到了會津。不過即使如此,由於兼續的進言,景勝還是派了一部分兵力侵入了舊領越後進行騷擾。
越后是上杉氏祖先的領地,慶長三年上杉景勝移封會津的同時,堀秀治也從越前移封至春日山城三十五萬石。此外,村上義明(九萬石)、溝口宣勝(六萬一千石)、堀親良(三萬石)也被作為秀治的與力轉封至越后。(這是不是也應當視作秀吉對景勝的防範呢。)
當時的越后尚有以宇佐美勝行為首的上杉遺臣數十人。兼續和三成謀議后,即和這些上杉遺臣取得了聯絡。七月二十日,景勝派遣齋藤三郎佐衛門等從高原城出發,經津川口進入越后。上杉軍侵入越后之後,上杉氏的舊臣們在田川、下倉、新發田、本庄、出雲崎等地紛紛響應。聽到舉兵消息后,自己跑來參加的人數也不在少數,總計有七、八千之眾,據說到了兵器都不夠用的地步。
八月一日,上杉家臣松本伊豆等率領部下及土民二千餘,從廣瀨、藪神兩路進兵下倉城。城主小倉政熙率領蓮山寺僧徒及兵六百餘出城迎戰。上杉舊臣丸田清益下令土民在城外堆積竹子木頭,一方面可以防備銃彈,另一方面在竹木上引火,使得火勢蔓延至町舍。政熙無法抵禦,只得後退。上杉勢乘勢進逼至三之丸,政熙無奈之下,關閉城門籠城。附近坂戶城的守兵看到下倉城方向的火光后,急忙稟報城主堀直寄。堀直寄得悉,迅即率兵一千八百餘出陣,分兵兩路,趕往救援下倉城。政熙聽說堀直寄前來救援,不喜反怒,「我被大軍圍困,未嘗一戰,反被乳臭小兒救援(當時堀直寄二十四歲),即使獲勝,也無面目苟活於世。」當下,率部下六十餘人出城突擊,全員戰死。
八月二日天色未明時分,從下倉城敗走的士兵將城落、政熙戰死的消息告知了堀直寄。聽說此事的越后士卒無不驚駭,唯有直寄說道,「據說政熙早有二心,現在既已死去,也算是絕了後患。」說罷,就開始準備征伐事宜。堀直寄身邊的老臣們說道,「下倉之敵只是些土民,原本都是我領內百姓,現如今不過是受敵人挑撥,乘虛而起,成不了多大氣候,殿下還是不要親身冒險吧。」
直寄說,「我一向愛民,又怎會有背叛者?即使有人背叛,下倉城離此不過七里(約二十八公里),殺過去誅戮就是。如若按兵不動,將來如何向父親大人(堀直政)交待?」
午前八時,堀直寄全軍展開行動,趕赴下倉城。下倉城外有座小山丘,上杉方的松本伊豆等在山丘下的平地布陣,越后的眾土民則在山丘上駐紮。直寄在遠處眺望后說道,「伊豆等人兵力雖少,但慣於徵戰,土民之勢雖大,但不過是烏合之眾。只需殺敗伊豆,土民等不戰自潰。」之後的戰況也正如其所說,上杉勢敗退出下倉。
直寄進入下倉城后,聽說松本伊豆、宇佐美勝行等退往田川、妻有、小千谷一帶聚攏敗兵。於是人馬不歇,再次出陣。並且耍了個花招,將馬印交給速水織部,命其率六百兵從大路進兵,而自己則帶一百八十餘人借著樹林的掩護,抄小路而行。正當伊豆等人看到直寄的馬印準備迎戰時,直寄卻從斜刺里殺出。措手不及之下,勝行以下二百餘人戰死,上杉勢潰敗。當天的日暮時分,直寄回到下倉城,三日早朝回兵坂戶。上杉勢再也沒有能夠對下倉、坂戶形成威脅。
接著再來說說三條城的戰況。三條城主堀直次聽說三條城被上杉勢包圍時,身尚在春日山城。聽到消息后,趕緊返回,卻已無法入城。八月八日早晨,三條城留守役小川半右衛門,領兵出城接戰,將直次迎入城中。當時,橡尾城主神子田基昌也領兵三百入城。在春日山城的柏崎城主堀直政更是領兵三千來援,另外還有來援的溝口宣勝、村上義明等。上杉勢料不能取勝,退往津川。而來援的越后諸將也由於擔心自己領地的安全,不敢久留,紛紛返回。
在這之後,雖然上杉的舊臣也曾一度攻略新發田城、本庄城等,但是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被宣勝、義明等依次擊退。
大坂冬之陣
家康在慶長八年(1603)二月十二日成為了征夷大將軍,開設江戶幕府。接著,慶長十九年(1614),家康終於將矛頭指向了大坂城的豐臣秀賴。這年七月,家康方故意曲解方廣寺鐘銘文中的「國家安康」、「君臣豐樂」、「子孫殷昌」,指責大坂方「何故分斷家康的名諱,而暗指豐臣氏將作為君主繁榮昌盛」。大坂方大驚,派遣片桐且元去向駿府的家康做解釋也無功而返。之後的詳細動向這裡省略。十月一日,家康向諸將下達出陣的命令,決意討伐大坂。「日本戰國最後的大會戰」開始。
大坂冬之陣中的景勝,將本陣設在大坂城東北的鴫野,十一月二十六日,與大坂方之間展開了應該被稱為冬之陣時最大戰役的激戰。當時景勝救援由於受到木村重成、后藤又兵衛等攻擊陷入苦戰的佐竹義宣,幾經奮戰,終於將之擊破。這篇文章中數度提及的水原親憲在這場戰鬥中表現活躍。
大坂方,大野治長等率領一萬二千的軍勢進攻鴫野的景勝陣。景勝軍兵數五千,敵勢在二倍以上。景勝的先陣隅田大炊介雖然奮戰,但是寡不敵眾,逐漸後撤至二陣的水原隊附近。這時,水原隊的五百挺鐵炮一齊開火,同時,安田上總介等從側方對其進行攻擊,終於擊退大坂方。這天,水原親憲出陣時,「因為自己的盔甲已經非常舊了,被諸將恥笑」,於是將猿樂時用的無袖胴衣權充羽織披在身上,顯得分外引人注目。
在遠處觀望著這次激戰的家康,見到受創不輕的上杉軍正在?#092;勝追擊,急忙派使者久世三四郎前往景勝的本陣,勸其不要勉強行事,將追擊敵人的任務交給堀尾吉晴即可。但是景勝卻執意地回答說,「戰功之爭乃一寸一分之事。今既已激斗如此,豈有再轉讓於他人之理。」(《常山紀談》)
家康見說不動景勝,只得再派丹羽長重前來勸說。但長重看到的情形卻是,景勝手執青竹,端坐中間,二桿毘文字大旗分立兩旁,暗紫色上綉日之丸,左右簇擁著三百持槍呈半跪狀戰鬥姿態的士卒。景勝手中青竹直插於土內,以示絕不動搖,睥睨大坂,絲毫無視長重的存在。陣中一片寂靜,真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威儀。據說連素以勇將著稱的長重,見到這番光景也感心不已。之後,對景勝的治兵有方一直稱讚有加。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冬之陣中德川方的表現毫無可圈可點之處。十二月三日~四日在城南進行的真田丸攻防時,越前松平勢和前田勢被真田幸村輕鬆擊退。久攻不克之下,家康終於動用大炮向城中發炮,其中一發命中天守,死傷了數名侍女。受驚的淀君趕快下令議和,十二月十九日和議達成。
在這次戰鬥中關於上杉方還留下了幾個有趣的逸話。首先是水原親憲,當時家康向上杉家的士大將頒發感狀。親憲在家康面前恭謹地展開感狀,讀完后返還原處,對侍立一旁的本多正信說了下面這段話后,靜靜地退出,「受到如此特別關照,感激之至。不單主公能獲得封賞,連作為陪臣的我也得受此感狀,謙信公弓箭遺風必將揚威天下。」(《常山紀談》)
看上去毫無異處的言語,然而其中卻有著深意。當場展開被賜予的感狀,在當時應當說是重大的「違反禮儀」的行為。可以想見敢於作出這種行為的親憲,如對感狀內容稍有不滿,當場返還感狀也未可知。家康雖然仍擺出他一如既往的笑容沒有加以責怪,內心想的恐怕卻是「真橫啊」。親憲從家康處退出后,曾向人說過這麼一段話,「似這等戰鬥,與孩童投石嬉戲相仿。想當初有今日不知有無明日的激戰也經過了不少,未嘗拜領感狀。如這樣彷彿賞花般的作戰,卻反而能得感狀,大笑......」
其次是安田上總介,安田雖然在冬之陣中也立下很大的戰功,但由於和直江兼續關係不睦,所以名字並沒有傳入家康的耳朵。之後他對領受感狀的人這樣說,
「俺的功勞雖然沒有得到承認,但並不代表俺的表現比誰差勁。俺捨命作戰為的是主公(景勝),而並不是為公方(秀忠)。汝等今後也要將主公放在第一位,公方的感狀么,並沒有什麼值得誇耀的。」

人物總括

景勝沒有出現在大坂夏之陣中。元和元年(1615)五月八日,大坂城陷,秀賴母子自害,豐臣氏滅亡。這裡,再列舉二三則關於景勝的逸事。
關原合戰後不久,德川秀忠來到了景勝的屋敷。景勝說,「我等鄉下粗人不懂禮儀,萬事都拜託本多正信大人了,請多多指教」。之後,命令所有家臣移往下屋敷,從門房到廚師全都換成了秀忠的手下,秀忠對此非常滿意,和家康一起在內外都稱讚說「景勝識得大體」。
在大坂之役爆發前不久,德川的老臣們為了不使浪人前往大坂集結,商討在各處設置關所,以禁止閑雜人等前去大坂。聽說這個后,家康說,「沒有理由不準人們前往大坂吧。在這件事上,上杉景勝應該和我想得一致吧。」,於是,家康派本多正信去和景勝商議。景勝回答說,「浪人與一揆相同,人數多的話,內部肯定不能做到精誠團結,人數少的話即使可以做到團結,但畢竟還是人數少,成不了什麼氣候,所以並不值得擔心。只需留意一些名將的動向,如果能對此作出正確對應的話,不如還是停止設置關所,不要禁止人們前往大坂為好。」因為景勝的這一席話,關所的設置終於被取消。
冬之陣時,家康前往巡視景勝駐紮的鴫野口。上杉家陣所的道路上被清掃得乾乾淨淨,景勝身側只直江兼續一人跪伏迎接。家康慰問說,「肯定非常辛苦了吧。」,景勝回答說,「和小孩子打架而已,如同兒戲,怎談得上辛苦二字。」
最後一個較有名的逸話。景勝飼養著一隻可愛的猴子,這隻猴子善解人意。一天,景勝進入部屋后,這隻猴子戴上了景勝脫下的帽子,並坐上景勝的座位雙臂交叉,似象非象地一邊點頭,一邊對著諸家臣作發布命令狀。見到這個的景勝不由露出了微笑,據說,這也是景勝的左右近臣們第一次看到景勝的笑容,也是最後一次。
上杉景勝一直生活在他偉大的養父謙信的陰影里,但由於謙信的清心寡欲,又以毗沙門天自居,使得終其一生,眾家臣對其也只能仰視。然而景勝在掌握家臣方面顯然要比謙信出色得多。尤其是其與名執政直江兼續之間的相輔相成,至今仍傳為佳話。馳騁於戰國亂世,而又決不卑躬屈膝。雖然遭到減封,但還是能夠很好地延續上杉一族,這就是上杉景勝。
大坂之陣終結,德川家的天下固若盤石。之後的景勝一直致力於米澤的治理。元和九年(1623)三月二十日,上杉景勝在米澤城中靜靜地離開了人世,享年六十九歲,廟所與謙信一起,有米澤和高野山兩處。
上一篇[水環境聯合會]    下一篇 [仿立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