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下宮之難見於《史記·趙世家》,晉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賈欲誅趙氏。初,趙盾在時,夢見叔帶持要而哭,甚悲;已而笑,拊手且歌。韓厥許諾,稱疾不出。賈不請而擅與諸將攻趙氏於下宮,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皆滅其族。

1簡介

這是春秋中期,在晉國出現的一次由卿族傾軋而導致的滅門血案,最終趙氏家族在這次政變中突然崩塌。

2出場人物

晉景公——當時晉國的國君。
趙朔——趙盾之子。
趙同——趙盾異母弟,趙衰與趙姬長子。
趙括——趙盾異母弟,趙衰與趙姬次子。趙盾感念趙姬恩情,日後將趙氏宗主之位讓給趙括。
趙嬰齊——趙盾異母弟,趙衰與趙姬幼子。
屠岸賈——《史記》中為晉景公寵臣,這次血案的行兇者。
趙旃——趙穿之子,趙盾之侄,已別為邯鄲氏。
趙莊姬——趙朔之妻,晉景公的姐妹。
欒書——欒盾之子,六卿之一,后位列中軍元帥。
郤錡——郤克嫡子,六卿之一。
韓厥——趙氏家臣,后位列中軍元帥。
程嬰——趙氏家臣
公孫杵臼——趙氏家臣
趙武——趙氏孤兒,趙朔之子,后位列中軍元帥。

3傳奇故事

太史公老先生在他的《史記·趙世家》中說道:晉國趙氏家族在趙盾時期曾經執掌晉國朝政,就連當時的國君晉靈公都懼怕他。晉靈公年幼頑劣,寵信奸臣屠岸賈。屠岸賈為己謀利,於是與晉靈公串通一氣,屢次刺殺正卿趙盾,未遂。後趙盾逃匿,但是還未出國境,趙盾的族弟趙穿弒靈公於桃園,又迎趙盾,趙盾得以繼續掌權。趙盾擁立公子黑臀,是為晉成公。
晉成公即位后,完全委國政於趙盾。屠岸賈失勢,心裡暗中記恨趙氏,但懼於趙盾的權威,不敢作亂。趙盾死後,屠岸賈又得寵於晉景公(晉成公之子)。屠岸賈認為時機成熟,就告遍諸將:「當年趙穿弒靈公,趙盾雖然不知道,但是仍是賊首。以臣子弒君主,而他的子孫在朝堂,那還怎麼懲罰罪惡之人呢?請誅殺趙氏!」這時曾為趙氏家臣的韓厥卻反駁道:「靈公遇到賊人,趙盾正在逃亡,我們的先君(即晉成公)以趙盾沒有罪,所以並不誅殺。如今你們要誅殺他的後代,這是違反先君的意思而亂開殺戒。」屠岸賈不聽,決意要下手。
韓厥心急,親自到下宮(趙氏的宮室)要求趙朔趕緊逃亡。趙朔不願意,說道:「如果你不讓趙氏絕嗣,趙朔死而無憾。」韓厥答應了,回去便稱病不出(在《東周列國志》中,趙朔與夫人趙莊姬作生離死別,並告訴趙莊姬:「如果生男子,他就叫趙武,當為趙氏復仇;如果生女子,她就叫文嬴,趙氏宗廟就該滅亡!」)。屠岸賈不請示國君而私自帶領諸將攻打趙氏於下宮,屠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東周列國志》還提到趙旃害怕受到牽連,逃亡了),盡滅趙宗。
趙朔的妻子趙莊姬是晉成公的姐姐(實際上為晉成公之女),已經懷有趙朔的孩子,逃至公宮(晉宗室的宮殿)藏起來。趙朔的一個門客叫公孫杵臼,公孫杵臼告訴摯友程嬰:「你為什麼不死呢?」程嬰說:「趙朔的妻子肚子里有子嗣,如果幸運得到男子,我一定照顧他,奉養他;假如是個女子,我會去死的。」後趙庄姬分娩,果然生下一個男孩。屠岸賈聽說了,到宮中搜索。趙莊姬將嬰兒趙武藏在自己胯下,祈禱道:「趙氏宗族如果絕嗣,他就會哭叫;如果不該滅亡,就不會出聲。」屠岸賈搜索時,趙武竟沒有啼哭,屠岸賈沒有搜到。趙武脫險后,程嬰對公孫杵臼說:「這次沒有搜到,以後一定還對再來搜查,怎麼辦?」公孫杵臼問:「保衛嬰兒與死,哪個更難?」程嬰回答:「死來的容易,擁立少主難啊!」公孫杵臼說:「趙家的先君們曾厚待您,你來干難事,我干容易的事吧,我先死!」於是兩個人計劃著拿別人的嬰兒充數(《東周列國志》中稱充數的是程嬰之子),藏於山中。程嬰騙諸將:「我程嬰不能擁立趙氏孤兒,誰能給我千兩金子,我告訴趙氏孤兒的下落。」諸將高興,成交,出動軍隊隨程嬰攻打公孫杵臼。公孫杵臼罵道:「程嬰,你這個小人!當年下宮之難沒能隨主公而死,與我共謀藏匿趙氏孤兒,如今又出賣我。即使不能扶立少主,又怎麼忍心出賣我們?」抱住嬰兒大呼:「老天啊!老天啊?趙氏孤兒有什麼罪啊?求你們讓他活命,只殺我公孫杵臼就可以了……」諸將不幹,將嬰兒與公孫杵臼一併殺死。諸將都以為趙武已死,很高興,以為斬草除根。然而真正的趙氏孤兒尚在人間。之後,程嬰保護趙武一起隱居於深山之中。
就這樣,程嬰與趙武在深山中居住了15年,晉景公生了病,一占卜,得知是大業(大業為嬴姓,趙氏的先祖)的後代們在從中作祟。晉景公問韓厥,韓厥是知情人,於是勸誡晉景公:「大業的後代在晉國絕嗣的那不是趙氏家族嗎?中衍之後,都是嬴姓族人(【注】:趙衰一族為嬴姓趙氏)……如今我們的君主卻獨滅趙氏,國人都很痛心。只希望國君能夠處理它。」晉景公問道:「趙氏還有後世子孫嗎?」韓厥順水推舟,俱實以告。於是晉景公與韓厥謀立趙孤,召來藏於宮中。諸將入宮來給晉景公探病。晉景公公開將趙氏孤兒帶入朝堂。諸將不得已,都把責任推給屠岸賈。於是讓趙武、程嬰拜見諸將,諸將反而與程嬰、趙武攻打屠岸賈,滅掉屠氏家族,晉景公把當初的趙氏田邑還給趙武(在《東周列國志》中稱是晉悼公聽由韓厥之言,才為趙氏平反昭雪)。
等到趙武行弱冠禮,程嬰於是向諸大夫辭行,對趙武說:「當年下宮之難,趙氏家臣多殉職。我不是偷生,而是思念扶立趙氏的後代。今天你已成年,恢復了爵位,我將到九泉之下去見趙盾與公孫杵臼。」趙武不願意程嬰離開他,哭泣不止想留住程嬰,程嬰還是選擇了自殺。

4眾說紛紜

但在《晉世家》《左傳》中都提到過晉國趙氏滅族事件,卻沒有像司馬遷先生講述得這麼傳奇。血案發生的原因不同、時間不同,行兇人物不同,就連受害者也不盡相同。
1. 時間不同
《史記》記載下宮之難發生時間是在晉景公三年,也就是公元前597年。這一年天下發生了一件大事——邲之戰。邲之戰前,趙朔、趙旃、趙同兄弟都隨軍出征。
2. 兇手不同
在《趙世家》里介紹,兇手屠岸賈,但是在其餘史書中對屠岸賈一人隻字不提。
3. 受害人不同
《趙世家》中稱死者有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受波及的還有趙旃。但是《左傳》中卻只說到有兩人原(趙同)、屏(趙括)。趙朔不知道上哪了;趙嬰齊提前去了齊國;趙旃非但沒有被殺或被驅逐,反而因為他也是叔帶的後人,竟然繼承了趙氏的香火,進入了卿大夫行列,發展得不錯啊
4. 原因不同
《趙世家》中稱屠岸賈為了給靈公報仇,像是一時心血來潮,如同晴天一個炸雷。但《左傳》們卻抖露出趙家的一樁醜事——趙莊姬與趙嬰齊通姦。他們二人東窗事發,趙同、趙括髮配趙嬰齊到齊國。另外,庄姬認為趙括、趙同搶走了趙朔的宗主位子。因此趙莊姬誣告了2位叔公。 真偽和從 儘管時間已經過去了2500年,但趙氏孤兒還是家喻戶曉,不少人對這個故事都耳熟能詳。但是這也是一段被小說、演義所籠罩的歷史。
《史記》自相矛盾。最不夠意思的還是太史公先生,僅僅《晉世家》與《趙世家》里在對下宮之難的記載就大不一樣,《晉世家》與《趙世家》都是出自司馬遷的手筆,都是《史記》的一部分。
《韓世家》與《趙世家》遙相呼應:「晉景公十七年,病,卜大業之不遂者為祟。韓厥稱趙成季之功,今後無祀,以感景公。景公問曰:『尚有世乎?』厥於是言趙武,而復與故趙氏田邑,續趙氏祀。程嬰、公孫杵臼之藏趙孤趙武也,厥知之。」
《晉世家》中:「(晉景公)十七年,誅趙同、趙括,族滅之。韓厥曰:『趙衰、趙盾之功豈可忘乎?奈何絕祀!』乃復令趙庶子武為趙後,復與之邑。」
如果通篇考慮,個人認為以《左傳》與《史記·晉世家》的記載更為為可信;而史記中《趙世家》與《韓世家》的記載漏洞太多,傳奇色彩太濃,理由如下:
①關於趙武的年齡。《左傳》記載,前542年春,魯國的叔孫豹說:「趙孟將死矣……且年未盈五十,而諄諄焉如八九十者,弗能久矣……」叔孫豹參與趙武的會盟在前543年,根據這個記載,趙武在前543年不滿50歲,則其出生大致不會早於前592年。而根據《趙世家》的說法,趙朔於前597年即死,則趙武的出生不可能晚於前596年,這個差距甚大。
②關於趙同。《左傳》記載:前594年,晉軍打敗了赤翟並下滅了赤翟建立的潞國,派趙同到周王朝那裡去獻俘虜,周王室的劉康公看見趙同十分傲慢不敬,就預言:「不及十年,原叔(趙同)必有大咎(大難),天奪之魄矣。」而根據《趙世家》,趙同此時早已被殺,不可能再去獻俘。
③關於趙括。《左傳》記載:晉景12公年,即前588年,「晉作六軍。韓厥、趙括、鞏朔、韓穿、荀騅、趙旃皆為卿,賞鞍之功也」。但據《趙世家》,趙括已經死了9年了。
④關於趙莊姬。《左傳》記載:前597年,趙嬰因與趙莊姬私通。而《趙世家》對此並沒有任何交代,只提到她作為趙武的母親,是如何如何的要保全趙家的最後一點血脈,感覺是個賢妻良母。人品的差別也太大。
⑤關於趙嬰齊。《左傳》記載:前587年,趙嬰齊與趙莊姬私通,於第二年就被發配至齊國。而據《趙世家》,趙嬰齊死於前597年。《趙世家》對趙莊姬與趙嬰的醜事沒有任何交代。
⑥關於趙旃的官運。屠岸賈滅趙氏的口號是當年趙穿弒君。趙穿已經別為邯鄲氏,而趙旃正是趙穿的寶貝兒子。結果鬧到最後,身背一個莫須有罪名的趙盾,他的子孫被殺,直接行兇的趙穿之子趙旃反而沒有受到太大的牽連,這說不過去。而《左傳》記載前588年,趙旃為卿,生活得很滋潤嘛!
⑦關於屠岸賈。屠岸賈是何許人?怎麼會可能有那麼大的本事,不經過晉景公,直接抄毀朝中最大的世卿家族。就算是三軍司馬韓厥反對,結果反對無效。這個人真是不簡單,如同齊天大聖一般神通廣大……
那麼司馬遷為何會在著作《史記》時,前後矛盾如此之大呢?
這大概就是司馬遷廣納千言。在著《晉世家》時,以《左傳》《國語》等為主,但是在著《趙世家》《韓世家》則採用了不同的歷史資料,即趙國的史料。《左傳》還是最公允的,實話實說。司馬遷先生研究史學往往帶著較為濃厚的個人色彩。在記述趙國的歷史時,趙國極可能會對自己祖輩的醜事有所避諱,況且這個祖還是直系祖先。趙朔的遺孀趙莊姬守寡卻與叔公通姦,那麼這樣連趙朔的失蹤都顯得很神秘,那請問趙武是誰的孩子?
秦始皇不知道是該叫趙政還是呂政?父親是子楚還是呂不韋?不就是《秦始皇本紀》與《呂不韋列傳》中的記載差別過大,弄成千古疑案了嗎?既然家醜不便外揚,於是他們就從晉國的歷史檔案中翻出一個叫「屠岸賈」的作替罪羊(也可能攻打趙氏的劊子手就叫屠岸賈)。趙氏那場劫難無法抹去,於是就把一切責任推到了這個「屠岸賈」的人的頭上。認真看看春秋史,屠氏不屬於晉國的一流豪強家族,即便真的很得寵,官銜很大,釋放的能量依然很有限,至少對趙家構不成致命威脅。《趙世家》對晉國其餘大族(除開韓厥)都不提,屠岸賈所帶領的「諸將」都是些什麼樣的人物拼湊而成?趙世家也不提,似乎本就想掩飾什麼。非常曖昧!
那麼只有一種解釋,《晉世家》《左傳》可信,《趙世家》《韓世家》是司馬遷在為趙家人圓謊。記述趙世家時,司馬遷完全把自己當做是一個趙國人,對於趙國先祖們的醜陋之事還是不提為好。那麼下宮之難后出現的傳奇小說當為戰國時,趙國史料的刻意雕琢,再加上司馬遷的妙筆生輝,這個故事反而比歷史更加讓人回味。

5追尋史實

趙朔早亡
隨著荀林父、士會的相繼告老,郤克為中軍元帥,執政晉國;趙朔以中軍佐之高位,輔佐郤克。兩家本有可能重建當年的輝煌,卻因趙朔的早亡而使理想成為了泡影。趙朔死後,其子趙武尚在襁褓中,趙家完全由趙同、趙括代理。郤克念及世交情分,強行拉趙同入六卿,為下軍佐。前588年,晉景公為了褒獎鞍之戰中戮力建業的功臣,擴大晉軍的編製,設置六軍十二卿:
中軍將
郤克
中軍佐
荀首
新中軍將
韓厥
新中軍佐
趙括
上軍將
荀庚
上軍佐
士燮
新上軍將
士朔
新上軍佐
韓穿
下軍將
欒書
下軍佐
趙同
新下軍將
荀騅
新下軍佐
趙旃
郤克為了維護晉國的長治久安,委屈自己,成全其餘世卿,可謂用心良苦。荀氏、趙氏都有三人入圍,范氏、韓氏亦有兩人為卿,郤氏、欒氏只有一人。趙氏似乎在趙朔死後,家族力量有增無減。
這次擴軍實際上是諸卿又一次對國家資源掠奪與瓜分的高潮。晉國幾乎每一次軍隊編製的改革都會伴隨著劇烈的政治動蕩,直至某一個或者幾個家族被滅族。這一次又會是哪個家族將會遭遇不幸呢?
趙氏內亂
前586年,趙氏發生內亂。趙朔死後,遺孀趙莊姬守寡。趙朔的叔叔趙嬰齊經常出入趙朔家中,照顧趙莊姬及其子趙武。不久就傳出兩人關係曖昧,隨之而來的自然是鋪天蓋地的通姦緋聞。趙同、趙括實在無法容忍家裡出現這樣的醜事,找來弟弟,要處罰趙嬰齊,聲言要將其流放。趙嬰齊求情:「如今家裡有我在,所以欒氏不敢作亂,如果我走了,兩位哥哥的恐怕就危險了!人各有所能,各有所不能。如果赦免我又有什麼壞處呢?」結果趙同、趙括不同意,執意將其流亡齊國。
這個趙嬰齊似乎與趙朔關係不錯,是個思想開放的年輕人(趙嬰齊與趙同、趙括年齡相差較大),對政局的形勢發展頗有見地。他已察覺到趙氏危機的逼近,而且認定危難將會由欒書來挑起。此時的執政官欒書對趙家已動殺心,從趙嬰齊的話中能夠讀出趙同、趙括依然與當權派欒書持不合作甚至敵視態度。此時的趙氏,沒有了趙朔來打圓場;執政官欒書也遠不像當年的荀林父、士會那麼仁慈寬厚;曾經的盟友先氏已被滅族,郤氏的郤錡對趙同已厭惡至極。
趙同、趙括流放趙嬰齊正中欒書下懷,趙氏的力量削弱,且與晉景公(趙莊姬為晉景公的姐姐,《趙世家》稱其為晉成公之姊實屬誤載)的裙帶關係也被剪斷。
趙同、趙括仍然不知檢點,「手抱千金入鬧市」,到處招搖。趙氏的危機再度加深。
前583年,寡居的趙莊姬向弟弟晉景公檢舉婆家人,說「原、屏將為亂(趙同、趙括這兩個傢伙將要謀反)!」晉景公覺得事出突然,就諮詢執政欒書,想問清事件的真偽,欒書早已對趙氏恨之入骨,為使晉景公堅信不疑,拉郤錡一同為趙莊姬作偽證。晉景公「確定」趙氏將反,於是號召諸卿大夫共誅反賊。
趙氏本就是晉國實力最雄厚的世卿大族,強大異常。而大家早已對趙同、趙括兩兄弟的橫行霸道極為不滿,再加之滅亡趙氏后,大家分紅每個人都可撈到不少油水,何樂而不為?於是在晉景公的號召下,諸卿各自出兵協助國君攻打趙氏於下宮,趙同、趙括被殺,趙氏大宗被滅。
一個百年望族就這樣家毀人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