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概述

不凈觀,佛教禪觀修持的重要方法。五停心觀(不凈觀、慈悲觀、因緣觀、念佛觀、數息觀)之一;不凈觀與數息觀,合稱二甘露門;此外,觀身不凈,也是四念處之一。不凈觀通過觀想自身和他人身體的種種污穢不凈現象,消除自身對慾望的貪戀,是對治貪慾的關鍵方法,佛教禪觀修持的重要法門。

2修持原因

佛教認為,修持禪觀,獲得解脫,必須首先斷除貪淫,否則不能得到成就。如《楞嚴經》中,佛祖釋迦牟尼囑託弟子阿難:「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淫,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凈明誨。是故阿難,若不斷淫,修禪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只名熱沙。」
《禪法要解經》說:「若淫慾多者,應教觀不凈。」又如鳩摩羅什所譯《思惟略要法》指出:「貪慾、嗔恚、愚痴,是眾生之大病。愛身著欲,則生嗔恚。顛倒所惑,即是愚痴。愚痴所覆,故內身外身愛著浮相。習之來久,染心難遣。欲除貪慾,當觀不凈。嗔恚由外,既爾可制。如人破竹,初節為難。既制貪慾,餘二自伏。不凈觀者,知此身生於不凈,處在胞胎,還從不凈中出。薄皮之內,純是不凈。外有四大,變為飲食,充實其內。諦心觀察,從足至發,從發至足,皮囊之里,無一凈者。腦膜涕唾膿血屎尿等,略說則三十六,廣說則無量。」
《禪法要解經》:「不凈有兩種,一者惡厭不凈,二者非惡厭不凈。何以故?眾生有六種欲:一者著色,二者著形容,三者著威儀,四者著言聲,五者著細滑,六者著人相。著五種欲者,令觀惡厭不凈。著人相者,令觀白骨人相。又觀死屍,若壞若不壞。觀不壞者斷二種欲,威儀、言聲;觀已壞,悉斷六種欲。習不凈,有二種:一者,觀死屍臭爛不凈,我身不凈亦復如是。如是觀已,心生惡厭。取是相已,至閑靜處,若樹下,若空舍,以所取相,自觀不凈。處處遍察,繫心身中,不令外出。若心馳散,還攝緣中。二者,雖眼不見,從師受法,意想分別,自觀身中三十六物,不凈充滿。發毛爪齒、涕淚涎唾、汗垢肪(註:本字網頁不能顯示,左「月」右「冊」,可讀xian,指脂肪)、皮膜肌肉、筋脈髓腦、心肝脾腎、肺胃腸肚、胞膽痰癊(註:癊,同"飲",體內液體,較痰清稀)、生臟膿血、屎尿諸蟲,如是等種種不凈,聚假名為身。自觀如是。所著外身,亦如是觀。」
佛教認為,淫慾是貪慾的根本,不凈觀則是對治的法門。如《寶雲經》說:「於貪慾處,生對治法;能起欲處,皆悉除斷。云何是貪慾?處於美色邊,能起欲因緣。......諸菩薩等,常觀是不凈。云何當復起於欲想。菩薩摩訶薩,見所愛色適意之時生染心。初見色時,即自念言:如佛所說,色如夢響,無有實事。云何智者妄於夢中而生欲想。是故菩薩能生欲處悉皆遠離。

3入手方法

佛教經典中介紹的不凈觀修持方法,一種是直接觀想自身和他人的不凈,如《治禪病秘要法》中的「治行者貪淫患法」;另一種則是觀想人死後屍體種種變化的現象。《禪法要解經》說:「觀死屍臭爛不凈,我身不凈亦復如是。如是觀已,心生惡厭。取是相已,至閑靜處,若樹下,若空舍,以所取相,自觀不凈。處處遍察,繫心身中,不令外出。若心馳散,還攝緣中。」在此過程中,取相是一個關鍵步驟。
《清凈道論》中詳細介紹了不凈觀修法,包括十種膨脹相、青瘀相、膿爛相、斷壞相、食殘相、散亂相、斬斫離散相、血塗相、蟲聚相、骸骨相共十種死者的不凈相,並且詳細介紹了取相的方法。所謂取相,是指細緻地觀察屍體的各種不凈相,而作為觀想的基礎。以膨脹不凈相為例,需要反覆觀察膨脹不凈相的顏色、性別、形狀、方位、空間、界限、關節、孔隙、凹部、凸部與周圍等相。開眼觀看而取相,而後閉眼專思,反覆進行,直至達到閉眼觀想時,不凈相能夠如開眼時一樣顯現出來,達到「善取」的標準。之後,則在經行和坐禪時繼續觀想不凈。此外,取相時還應當記憶取相處的環境、往返的路途等,以助記憶。
《思惟略要法》中也有取相后修持不凈觀的介紹:「凡求初禪,先習諸觀。或行四無量,或觀不凈,或觀因緣,或念佛三昧,或安那般那。然後得入初禪則易。若利根之人直求禪者,觀於五欲種種過患,猶如火坑,亦如廁舍。念初禪地,如清涼池,如高台觀。五蓋則除,便得初禪。如波利仙人初學禪時,道見死女膖脹爛臭,諦心取相,自觀其身,如彼不異,靜處專思,便得初禪。」其中「諦心取相」的記述,說明對於不凈觀修持,細緻地進行取相,是一個關鍵步驟。通過「諦心取相」的練習,達到閉目時觀想的不凈相與開目時所見一致,是不凈觀成功的基本要素。
《清凈道論》中還指出,男子對於女體(屍),女子對於男體(屍)進行取相,是不適宜的。這是因為由於存在頑固的習氣,異性的屍體可能成為擾亂的緣,而不能生起純粹的不凈相。並引用《中部義疏》所說,雖系腐爛的女人亦能奪去男子的心。所以,應當對同性的屍體取相。

4生命本質

不凈是人體和其他生命的本質
《清凈道論》中指出,屍體和生人的身體是同樣不凈的。但是,生人的身體被其外部的裝飾所遮蔽,所以常人並不習慣認識到它的不凈相。
除人體多處組織和器官儲存涕、汗、尿、便等解剖常識外,以現科學技術水平,還確認人體體表和體內存在大量微生物及其排泄物,也符合佛教典籍的認識。《坐禪三昧經》說:「人心狂惑,為顛倒所覆,非凈計凈。若倒心破,便得實相法觀。便知不凈,虛誑不真」,又說「複次心著色時謂以為凈。愛著心息即知不凈。」
《思惟略要法》指出,在「諦心取相」后,要做到「自觀其身,如彼不異」,認識到自身也是污穢不凈的。北涼安陽侯沮渠京聲所譯《治禪病秘要法》中說:「應當諦觀自身他身,是欲界一切眾生,身分不凈皆悉如是。......眾生身根,根本種子,悉不清凈,不可具說。" 佛教的觀點認為,對於欲界,「不凈」是真實的,「凈」是不真實的。然而,受肉眼所見的局限和習氣的影響,眾生卻錯誤地執著於「凈」。針對這一問題,釋迦牟尼教授了不凈觀。這一禪觀練習,可以看做是一種針對錯誤習慣的糾正方法。

5作用效果

不凈觀的作用和效果
修持不凈觀,如果對自己和他人的身體切實升起厭惡感,才算獲得效驗。如《治禪病秘要法》說:「見此事已,於好女色,及好男色,乃至天子天女,若眼視之,如見癩人,那利瘡蟲,如地獄箭,半多羅鬼神狀,如阿鼻地獄猛火熾熱」;《禪法要解經》說:「如是等種種不凈,聚假名為身。自觀如是。所著外身,亦如是觀。若心惡厭,淫慾心息則已。」
修持不凈觀,對身體的厭惡感切實升起后,可以轉換修持白骨觀,或進入初禪。如《思惟略要法》中說:「常念不凈三十六物,如實分別,內身如此,外身不異,若心不住,制之令還,專念不凈。心住相者身體柔軟,漸得快樂。心故不住,當自訶心:從無數劫來,常隨汝故,更歷三惡道中苦毒萬端,從今日去,我當伏汝,汝且隨我。還系其心,令得成就。若極厭惡其身,當進白骨觀,亦可入初禪,行者志求大乘者,命終隨意生諸佛前,不爾必至兜率天上,得見彌勒。」
參照《清凈道論》中文譯本,修持不凈觀,能夠獲得初禪。但不能獲得第二禪等:「次於十種不凈之中,譬如在水不靜止而急流的河中,由於舵的力量可以停止船隻,若無有舵想止住它是不可能的;如是因所緣的力量弱,由於尋的力量,止住於心而成專一,若無有尋想止住他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十不凈中只能獲初禪,不能得第二禪等(第二禪等無尋故)。」
按照《清凈道論》所說,修持不凈觀也可能使修持者產生喜悅:「雖然於此厭惡的不凈所緣中,因為他見到「誠然依此行道,我將脫離生死」的功德,並捨棄五蓋的熱惱,所以生起喜悅。譬如消除糞穢的人,雖在糞穢聚中工作,因為見到我將獲得更多的雇金的利益,亦生歡喜心;又如嚴重病苦的人,雖給以嘔吐及下瀉的診治,也歡喜的。」《思惟略要法》中也說:「常念不凈三十六物,如實分別,內身如此,外身不異。若心不住,制之令還,專念不凈。心住相者,身體柔軟,漸得快樂。」

6對治選擇

不凈觀修持的對治選擇
需要根據不同的自身情況,選擇適宜的修持方法。《坐禪三昧經》:「若多淫慾人,不凈法門治;若多嗔恚人,慈心法門治;若多愚痴人,思惟觀因緣法門治;若多思覺人;念息法門治;若多等分人,念佛法門治。諸如是等種種病,種種法門治。」
依照貪著對象的區別,可以針對性地選擇相應的禪觀對象。《清凈道論》指出:由於膨脹相顯示其屍體的壞形,故適合於貪外形的人。由於青瘀相顯示其壞色的皮膚,故適合於貪身色的人。由於膿爛相顯示其與身色連絡的惡臭的狀態,故適合貪於由花香等的裝飾而生的身香的人。由於斷壞相顯示其中間的孔隙,故適合貪於身體堅厚的人。由於食殘相顯示有肉的豐滿部分的破壞,故適宜貪於乳房等身體的肉的部分的人。由於散亂相顯示四肢五體的散亂,故適宜貪於四肢五體的玩弄之美的人。由於斬斫離散相顯示其整個身體的破壞變易,故適宜貪於身體完整的人。由於血塗相顯示血的塗抹的厭惡狀態,故適宜貪於裝飾成美麗的人。由於蟲聚相顯示出附著於軀體的無數蛆蟲,故適宜貪於身為我所有的人。由於骸骨相顯示身體骨骼的厭惡狀態,故適宜於貪著完整的牙齒的人。
《禪法要解經》中講述了不凈觀和凈觀的轉換,以及「已卻淫慾,或生嗔惱,......當以思維慈心,消滅嗔恚」,還講述了降服睡眠、掉悔、疑惑等問題的方法。

7成就條件

不凈觀成就的條件
《禪法要解經》「若犯禁戒,不可懺者;若邪見不舍;若斷善根及三覆障,所謂厚利煩惱、五無間罪、三惡道報;如是等罪,不應習行。又摩訶衍中(註:指大乘,即菩薩法門)菩薩利根,有實智慧福德,因緣不同,其事若不任習行,當誦經修福,起塔供養,說法教化,行十善道。」
《禪秘要法經》:「佛告阿難,我滅度后,若有比丘、比丘尼、式叉摩尼、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若有欲學三世佛法,斷生死種,度煩惱河,竭生死海,滅愛種子,斷諸使流,厭五欲樂,樂涅槃者,當學是觀。此觀功德,如須彌山。流出眾光,照四天下。行此觀者,具沙門果,亦復如是。佛告阿難,我滅度后,若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欲學此法者,當離四種惡。何等為四?一者,凈持禁戒,威儀不犯。於五眾戒,若有所犯,應當至心懺悔清凈。戒清凈已,名莊嚴梵行。二者,遠離憒鬧,獨處閑靜,繫念一處,樂少語法,修行甚深十二頭陀。心無疲厭,如救頭燃。三者,掃偷婆(註:指佛塔)塗地,施楊枝凈籌,及諸苦役,以除障罪。四者,晝夜六時,常坐不卧,不樂睡眠,身倚側者,樂常冢間,樹下阿練若處。食若鹿食,死若鹿死。若有四眾行此四法者,當知此人是苦行人。如此苦行,不久必得四沙門果。」
上一篇[雀兒葯粥]    下一篇 [杞子南棗煲雞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