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視劇

《不忠時刻》是一部12集的日本電視劇,由米倉涼子和松下由樹等主演,最初於2006年7月上映。

1基本資料

片名:不忠時刻
電視台:富士電視CX
《不忠時刻》劇照

  《不忠時刻》劇照

語言:日文
集數:12集
編劇:栗原美和子
導演:林徹、大木綾子、谷村政樹
主演:米倉涼子飾 淺井道子、松下由樹飾 野上町子、石黑賢飾 淺井義雄、小泉孝太郎飾  近藤慶、平泉成飾  Shimabara 、杉田薰飾  沖中和子

2劇情介紹

編輯點評
緊湊的故事情節,兩個女人與一個男人之間的情感糾纏,再加上主演們精湛的演技,造就了這部《不忠時刻》。
片中兩個女人爭執的焦點,米倉涼子的丈夫、松下由樹的情夫由演技派男星石黑賢扮演。
三位實力演技明星的精彩演繹,使《不忠時刻》絕對有實力成為本季最受好評的劇集。

劇集看點

飾演妻子的米倉涼子與飾演情人的松下由樹,兩大演技派女優在屏幕上互飆演技是最大的看點。

3人物介紹

淺井道子(米倉涼子 飾):
31歲。與在日本某大型廣告公司就職的丈夫結婚8年。在東京擁有一幢小洋樓,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3年前發現丈夫有了婚外戀,此後,一直渴望丈夫能夠浪子回頭,為此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因為一直沒有懷孕生子,因此經常遭受婆婆的冷言冷語。
野上真知子(松下由樹 飾):
34歲。在東京銀座的某著名俱樂部做媽媽桑。從小因為母親和婚外戀對象私奔,後來父親鬱鬱而終,弟弟俊也成了惟一的親人。曾經有過一段戀情,可是對方拋棄了自己和腹中的孩子,此後到俱樂部就職,並與義雄有了不倫戀情,成為其情婦。
淺井義雄(石黑賢 飾):
41歲。道子的丈夫,日本某大型廣告代理公司企劃部職員。3年前開始婚外戀,但依舊扮演著模範丈夫的角色。希望與銀座俱樂部里當媽媽桑的情婦町子保持長期關係,同時又扮演好好丈夫,誰都不想放棄。
近藤慶(小泉孝太郎 飾):
26歲。廣受關注的人氣書法家。學生時代師從已逝的道子的父親。與道子再會,勸說道子再度開始練習書法,並藉機一步步接近道子。

4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第1集
       淺井道子:家庭主婦,在結婚5年後遭遇婚姻危機,丈夫淺井義雄有了婚外情。情人非常好奇義雄的妻子是怎樣的一個女人,於是,正室與情人有了第一次的見面。面對花枝招展、咄咄逼人的情人,妻子顯得是那麼樸素和惶恐,難怪情人臨走之前對她說:你的丈夫早已不把你當女人看。道子在悲憤中流下了眼淚。與此同時,另一個女人野上マチ子卻在結婚前被未婚夫拋棄,她從此不再相信婚姻。冥冥中,命運把這幾個女人聯繫在了一起。3年後,地球依然轉動,日升月落,道子在這3年中似有所悟,她開始打扮自己,變得漂亮時髦,不再讓自己是3年前的那個黃臉婆,她的婚姻似乎恢復了平靜,但誰又知道平靜下的激流暗涌呢。道子的隔壁搬來了新鄰居:獨身女人沖中和子。而マチ子則成了銀座酒店的媽媽桑,帶領一幫小姐成日周旋在男人中間,深諳男人心理。這天,義雄在客戶小柳的慫恿下來到了銀座酒店,在那裡認識了マチ子,義雄被マチ子善解人意、溫柔體貼的氣質所打動,而マチ子也認定義雄是個好男人,於是,趁酒後情濃,他們有了一夜情。小柳更是教導義雄要有平衡妻子與情人之間的能力和力量。隨後,義雄與マチ子又有了幾次接觸,他們似乎有了感情,義雄更是被マチ子吸引。道子敏感的覺得丈夫又有了變化,經常不回來吃飯,回來以後便累得倒頭大睡,唯一能解其寂寞的便是書法,她的父親是書法家,父親的學生近藤慶現在已是非常有名的書法家。在一次聚會PARTY上,道子受邀前往,再次見到了近藤慶,近藤對道子有著難以言明的感情,只是後來因為道子的結婚而讓他失去機會。看著有點落寞的道子,他對她說:如果可以,我隨時都可以聽你說話。再說義雄與マチ子依舊維持著交往,マチ子身上成熟女人的迷人氣質令義雄沉醉不已。マチ子也對他說:她喜歡他。同時,道子在商場又再次偶遇3年前丈夫的情人大澤千鶴子,千鶴子手中推著嬰兒車,車裡有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兩個女人再次對決,只是這次落敗的依然是道子,因為情人扔下了一磅重彈,她說身邊的這個孩子其實是道子丈夫的,道子一時間天昏地暗,道子患有不孕症,猛然間發現丈夫與其他女人的骨肉,她覺得這真是人生的一大諷刺。
  • 第2集
       真知子(マチ子)想要義雄的孩子,她強烈的願望讓義雄一時左右為難,他表示自己已經結婚,但是真知子卻說她不會妨礙他的家庭,她只是想要一個他的孩子。義雄一時惶恐不已。為了穩住家中的妻子,小柳充當平衡者到義雄家做客,在看完道子寫的字后更是讚不絕口,並表示可以在產品標籤上使用她的字,道子不由高興得手舞足蹈,那神情就象一個孩子,這樣,她的注意力不知不覺分散到了書法上。同時,鄰居和子做為旁觀者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當她無意間看到晚歸的義雄時,她立即感覺到這個男人身上有危險的味道。同時,她還央求道子幫忙把自己介紹到近藤慶的書道會,看著急切的和子,道子只得打電話給近藤,近藤看到是道子打來的電話,心中非常高興,他對道子的好感不言而喻,並且勸導道子能寫這麼好的字不把它們展示出來太浪費了,他建議道子開一個書法傳授班。道子一時間呆住了,因為她從來沒有想過在外面工作,在當了這麼多年的主婦以後。再說義雄在聽了真知子想要自己的孩子話后,不由開始猶豫,不知不覺疏遠了真知子,但最終還是放心不下找到了她,真知子真心的表達了自己對義雄的愛慕之心,義雄不由感動不己。道子開始看醫生,希望能早日治好不孕症,而真知子卻在一個月後告訴義雄,她有了他的孩子。情人先走了一步,妻子又落後了一步,以後的故事又該如何發展下去呢?
  • 第3集
       真知子懷孕后,義雄又是為難又是驚喜,他不知道該如何再去面對情人,雖然心裡一直在考慮孩子的事情,但卻很久沒有聯繫真知子。真知子依然發簡訊給義雄想要見面,但是每次都被義雄拒絕了。再說道子也在醫生的指導下想懷上孩子,但是事實證明這一次她又失敗了,她並沒能夠成功懷孕,她開始勸說義雄也去醫院檢查,義雄險些沒有說出他其實已經讓兩個女人懷上了他的孩子的事實。之前的情人千鶴子又找到了義雄,並向他扔下了一枚炸彈,說身邊的孩子其實是他的,但他卻不能被孩子叫爸爸,而自己的老婆又不能生,說他是非常失敗的男人。義雄受了刺激,再加上小柳的旁敲側擊,他突然覺得自己非常需要真知子,找到真知子后,義雄主動表達了自己想要孩子的想法和想當爸爸的願望,真知子不由激動得掉下淚來,他們又和好如初。同時,近藤慶的新書法教室開張了,道子受邀擔當了書法老師,她也從家庭主婦踏出了人生的第一步。近藤一直愛慕著道子,他一再表示有什麼煩心事都可以跟他商量,這讓脆弱的道子得到了些許安慰。和子也把近藤和道子的事都看在眼裡,同時,偶然中,她還發現了義雄有外遇的事實,而且那位情人已經大腹便便、臨盆在即了,這一發現讓和子大驚失色。面對楚楚可憐的道子,近藤再也控制不住,他吻了道子,並且把她帶到賓館。這邊廂,真知子也辭去了酒店工作,準備回靜岡縣生產,義雄掩飾不住即將成為人父的喜悅,他的眼裡似乎只剩下情人了。妻子、丈夫,雙方都有了出軌的事實,他們該如何走下去呢?
  • 第4集
       道子雖然有點被近藤吸引,但是最後還是選擇了離開,她離開賓館回到了家中,只留下近藤一人若有所思。再說真知子回到了靜岡縣待產,為了不讓義雄為難,她從發簡訊改為寫信,預產期在5月份,已經快到生產的日子了。道子的書法傳授班已經走上了正軌,學員們反映良好,近藤要求道子再加兩天,從每周兩天增加到四天,道子有點為難,表示要與義雄商量后才能決定。近藤對於道子的愛慕被近藤的秘書看在眼裡,秘書不乏恨意的警告道子:如果讓丈夫知道了這件事,那也很好嗎?道子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她反擊秘書:你有膽就把會長和我的事傳出去,這樣對於會長來說難道有利嗎?道子複雜而又果斷的語氣震住了秘書,因為有很多事情是不經歷婚姻是無法明白的。真知子生產在即,真知子的弟弟俊也「命令」義雄,姐姐生產的時候一定要守在她身旁,義雄雖然有點困難,但還是承諾了。真知子生產當天,義雄慌忙趕去,就在出門之前,鄰居和子出現了,她一語道破了義雄有情人並且情人即將生產的秘密,這讓義雄大吃一驚。同時,道子在近藤的陪同下來到了婦產科醫院。
  • 第5集
       原來和子講的並不是義雄的孩子,這讓義雄一驚一乍之下開始懷疑和子是否知道些什麼。真知子終於在5月3日生下了孩子,是個可愛的女孩,趕來的義雄看著自己的孩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做爸爸的喜悅。真知子請義雄給孩子起名字,義雄思量之後給女兒起了「法子」的名字,俊也給三人拍了照片。返回東京的義雄收到了照片,他約小柳外出喝酒,談起孩子不禁眉飛色舞,就在開心之際,義雄發現道子也出現在酒店中,手中捧著鮮花,旁邊還站著一個氣宇不凡的年輕人,幾個人大眼瞪小眼,氣氛一時僵住了。小柳見此情景,急忙出來打圓場,道子也只得順勢與他們共進晚餐,義雄得知妻子身邊的年輕人就是有名的書法家近藤慶,看著瀟洒倜儻的近藤,義雄不禁氣不打一處來,他懷疑妻子與他有什麼曖昧關係。但是道子卻對義雄說她只是把近藤當普通朋友來看,與他在一起只是為了書法日展的事情,義雄看著道子相信了她的解釋。轉眼幾個月過去了,義雄因為家庭、工作關係很久沒有聯絡真知子,正在愧疚間,真知子卻帶著孩子突然出現在他眼前,這讓義雄吃驚不已,他只得安慰真知子,讓她安心帶孩子,真知子遂又帶著孩子返回了靜岡。同時,道子卻帶來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她告訴義雄自己懷孕了,在結婚9年之後,看著激動得語無倫次的道子,義雄驚呆了,情人剛給自己生了個孩子,妻子又懷孕了,這讓他不知如何是好。近藤依然沒有放棄道子,他懇請她即使有了孩子也要繼續書道,道子欣允。為了腹中的胎兒,道子請和子陪伴左右,而她依然勤練書法準備日展。道子終於獲得了成功,她的書法在比賽中得了獎,這讓她初嘗成功的滋味,但這真能說明什麼嗎?還有許多未知等著她呢。
  • 第6集
       道子的獲獎一時引來風光無限,報紙、雜誌、電視台,要求採訪的應接不暇,連道子自己都不知道會變成這樣,義雄也因此受到公司賞識(因為他們公司曾採用道子寫的字)。另一方,真知子繼續帶著法子在靜岡生活,她也在報紙、雜誌、電視上看到了道子的報道,並且知道了道子懷孕的消息。由於思念義雄,真知子往義雄家裡打了電話,恰巧被和子接到,和子立刻敏銳的感覺到對方是一個特別的人物,果然,通過偷聽,她更加證實了義雄在外面有情人並且有了孩子這一事實。同時,近藤慶的秘書對於道子的懷孕卻懷有不同的想法,她甚至當面「質問」近藤:孩子的父親是不是老師的,那天晚上你們在賓館到底做了什麼?不過,近藤卻以沉默保持了自己的立場。同時,真知子忽然回憶起來,她和道子是碰過面的,只不過當時她並不知道對方就是義雄的妻子,而且還突然回憶起來義雄隱瞞了自己妻子懷孕的事實,這讓她有受欺騙的感覺,她覺得義雄的行為不可原諒。真知子決定帶著法子在聖誕節返回東京,回到東京的真知子第一次與道子有了面對面的接觸,看著肚皮隆起的道子,真知子眼中燃燒著不易察覺的火焰,兩個女人的戰爭似乎一觸即發了。又過了幾個月,大腹便便的道子臨產在即,就在義雄手忙腳亂把妻子送往醫院的當口,僅一站路之隔的真知子家裡,真知子的眼睛中流露出了女人可怕的神情。
  • 第7集
       道子順利生下了淺井家的長子,取名為義道,各取了父、母名字中的一個字,真知子知道了義雄隱瞞自己妻子有了孩子一事後,開始變得不再完全信任義雄,雖然表面上的她依然還是非常善解人意。道子生完孩子后很快又恢復了上班,義雄雖然心有不悅,但是最終拗不過妻子的堅持。真知子也決定重新回銀座上班,她告訴義雄這是自己唯一能賺錢的地方,為了法子和她,她必須出去工作,義雄答應了真知子的要求,但實際上真知子似乎是為了「懲罰」義雄才開始這一切行動的。道子找到近藤,告訴他自己打算在家裡再開一個書法班,近藤自是大力支持道子的決定。俊也看不慣義雄兩頭討好的德性,也為自己的姐姐打抱不平,他出現在了道子的書法教室里,打算從這位美女書法家身上挖掘出什麼新聞。真知子感覺義雄有了兒子后開始疏遠她們母女倆,義雄表示對於自己的一兒一女絕對是一視同仁,但是作為沒有身份的女人,真知子還是心理不平衡起來,她偷偷記下了義雄的家庭住址。近藤依然與道子保持著聯繫,他們愉快的共進晚餐,飯後他們並肩而行,但是突然近藤把道子拉到自己的懷中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麼,這一幕恰好被跟蹤的俊也拍了下來。道子聽了近藤的話后顯得有點失魂落魄,同時,喝得酩酊大醉的真知子也來到了道子的家中,她站在門外,幾個人之間的矛盾似乎到了無法避免的地步。
  • 第8集
       即將暴發的戰爭又偃旗息鼓了,道子只不過向義雄說明了自己與近藤去喝酒了,義雄雖然有點不爽,但也不便發作。真知子則被和子攔住,和子認出她就是義雄的情人,而真知子卻在慌亂中說自己走錯了人家。和子終於把自己知道義雄有情人的事實告訴了義雄,義雄實在有點吃驚,但是和子為了道子,還是告誡義雄要處理好「那邊」的關係,因為如果稍有疏忽,道子就會知道真相,將對她和孩子造成很大的傷害,義雄聽著和子的「警告」,不禁誠惶誠恐。再說俊也把拍到的道子與近藤擁抱在一起的照片(其實只是道子那天穿了一雙高跟鞋不慎絆倒,近藤扶住了她)發給了媒體周刊,照片發表后一時引來風波不斷,道子明知事實並非如此,但還是心懷內疚,不知該如何向義雄解釋,還是和子勸她要立即把事實向丈夫澄清。近藤也竭力挽回影響,一場風波總算平息。真知子繼續在銀座上班,她接待了義雄的上司島原專務,開始更多的了解了義雄的事情。同時,真由美的父母終於出現了,做為議員的父親覺得女兒當歌手是很沒出息的舉動,但是真由美卻強烈的表示父親也不是負責的父親,在不理解中,她與小柳的關係反倒更接近了。一年時間又過去,在近藤的支持下,道子開了個人書法展,引來風光無限,真知子也來到書法展,但她並沒有與道子進行正面交鋒,只是默默的站了一會兒便離去了。義雄隨後而來,卻恰好看到道子與近藤在一起默契和協的樣子,他不由怒火中燒,當晚跑到了真知子家中,卻未料到半夜的時候突發急病,疼得滿身大汗,真知子嚇壞了,她叫了計程車,極度慌亂中拜託司機把義雄送回家。
  • 第9集
       真知子把義雄送上計程車后就回家了,義雄獨自撐著回家,總算沒有露餡,但他的一舉一動卻沒有逃過和子的眼睛。經過治療,義雄幸無大礙,得的是盲腸炎。住院的日子,道子依然要上課,和子便充當起了義雄的保姆兼接待。義雄住院期間百無聊賴,這時和子卻主動告訴他:可以讓情人帶著孩子來看他,因為孩子是沒有罪的,有權力享受同等的幸福。義雄將信將疑,但最終還是對和子表示感謝。在和子的安排下,真知子帶著法子來看義雄了,義雄就這樣夾在妻子和情人之間繼續生活著。再說義雄的母親因為欠了千萬巨債而被追債,電話甚至打到了道子處(因為她大部分都是問道子借的,道子無形中成了她的擔保人),道子聽說婆婆欠了一千萬的債大吃一驚,她沒有想到連自己的婆婆也有著屬於女人的貪婪和心事。原來因為婆婆的丈夫得了工作依存症,而把妻子完全忽略,婆婆於是變得日漸空虛,不知何時起就開始到處借債買貴重首飾和皮包來包裝自己,以期從空虛中解脫出來,漸漸的就得了事物共依存症,這也是疾病的一種。道子聽后又是驚訝又是難過,但她最終還是諒解了婆婆的行為。這天,真知子又來看義雄,她告訴他下午要去代課,所以下午不能陪他了,道子走後,真知子又打來電話說自己下午要去銀行,所以也不能來了,義雄很失望。正無聊間,道子卻帶著義道又出現在了義雄面前,原來書法課找到了代課老師,所以她又有空來看他了,就在義雄上廁所之際,道子卻接到了真知子的電話,真知子以為對方是和子,就說下午不去銀行了,她想帶著法子來看他。道子聽后猶如五雷轟頂,渾身都顫抖了,她終於知道了丈夫的秘密,兩個女人終於無法避免的面對面了,連義雄也沒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只得任憑妻子和情人去作戰了。
  • 第10集
       道子和真知子終於面對面了,兩個女人之間充滿了濃濃的火藥味,但是表面上卻依然拚命克制著自己,兩個人都向對方訴說了自己的心情,雖然從外人聽來都值得同情和原諒,但當事的兩個女人卻無法輕易諒解對方,她們就象兩隻野獸,雖然已經受傷,但仍然在廝殺。道子不相信孩子是義雄的,她覺得真知子只是為了找一個願意替她生孩子的男人,真知子看著淚流滿面的道子,突然承認自己並不愛義雄,因為從上次義雄發急病的時候她把義雄送回家的過程來看,她確認自己並不愛她,所以,她表示願意退出這場遊戲,從此不再當義雄的情人,道子聽后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真知子隨即搬出了原來的公寓,帶著法子住進了酒店。再說和子也向道子訴說了事情的原委,表示是為了她和孩子的幸福才隱瞞至今的,道子表示了諒解,但她真的諒解了自己的丈夫嗎?她的心裡似乎正在醞釀一個復仇計劃。義雄出院后,他跪在地上請求道子的原諒,道子卻突然告訴他,孩子不是他的,不論以前的那個情婦,還是現在的真知子,孩子都不是他的,義雄聽得大惑不解,道子告訴他,他得的是先天性無精症,根本不可能有孩子,道子的這番話真假莫辯,義雄更是大驚失色,他急忙追問義道是誰的孩子?他的眼前浮現了近藤慶的臉,但他想等待妻子親口說出這個答案,賭局的輪盤還沒有停下來,故事依然在繼續。
  • 第11集
       義雄等待著妻子的回答,道子沉默良久后說出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答案,她說義道是人工授精的結果,父親是誰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當然這些過程都是在近藤的陪同下完成的。義雄聽后又驚又怒,道子這一番真假難辯的話掀起了復仇的序幕。義雄驚恐之下找到了以前的情人,此時的舊情人也給出了模稜兩可的答案,因為她的老公與義雄的血型一樣,所以孩子也有可能不是義雄的,義雄隨後又找到真知子,說法子不是他的女兒,真知子聽后驚訝無比又非常憤怒,她質問義雄怎能只聽妻子的一面之詞,這樣對她和法子太不公平了,看著淚流滿面的真知子,義雄的心都亂了。真知子準備自己開一家店,但是尚缺2千萬,看著對自己不信任的義雄,她也開始了屬於自己的復仇,她把義雄和她與法子的照片以及義雄寫給她的信寄到了他公司的島原常務處,聲稱如果不滿足她的要求話她便把照片和印有義雄公司標誌的信件公諸於眾,這樣便要影響到公司的聲譽,為了平息事態,島原勒令義雄退休,這樣他的退休金就可以支付給真知子了,義雄被逼無奈,只得辭職,他真正嘗到了自食其果的滋味。同時,近藤向道子求婚了,他請求道子離婚,離開帶給她不幸的丈夫,道子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就在此時,道子接到了小柳的電話,他說義雄突然因為疼痛摔倒正送往醫院。經過醫生診斷,義雄患上了晚期胃癌,最多只有3個月的生命,義雄與道子聽后,恐懼得說不出話,上天給背叛的人施以了最嚴厲的懲罰,命運即將見分曉。
  • 第12集
       義雄得知自己的病情后開始拒絕治療,因為他覺得一切都已無濟於事。真知子如願開了一家屬於自己的服裝店,開始了新的生活。這天,道子突然出現在真知子的店中,她把義雄生病剩下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告訴了真知子,並且希望她能見他一面,真知子聽后大吃一驚,她強忍內心悲傷,表示做為情人是不能去見義雄的,也不能哭,有資格送義雄走完最後一段路的只有妻子,道子聽得都要哭了,真知子也是強忍眼淚,倔強的不讓它掉下來,在她心中還是愛著義雄的,雖然現在的法子已不能證實是他的孩子。義雄在最後的日子安排好了道子與義道將來的生活,他躺在病榻上說出了最後的心裡話:夫妻之間是一個難以逾越的難題,雖然他做了讓人不可原諒的事,但最終能想起來的人還是妻子道子,他感謝道子能與他結婚,甚至感謝妻子為了要一個孩子而去人工授精,他直到現在還是把義道看做是自己的孩子。道子聽得再也忍不住,她撲進義雄懷中失聲痛哭,死亡把一切恩怨化為雲煙,人在命運面前顯得脆弱不堪。義雄死後,道子路過真知子的服裝店,兩人女人似乎已經收拾好心情,一個是妻子,一個是情人,她們變得更加堅強了。但是事情似乎還沒有結束,數年後,當一切都又走上正軌時,真知子原本的客戶森田先生浮出了水面,他很有可能是法子的父親,如果道子說的話都是真的;同時,義雄的母親在自己的兒子墓前哀怨的說:我不認為你是沒有精子的。就這樣,真相還被包裹著,永遠沒有答案的一天。
      
      
1-10集11-12集查看全部劇情
[1-5]
上一篇[平滑肌脂肪瘤]    下一篇 [犯罪交涉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