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世祖廢后 -生平

  世祖廢后,生卒不詳,博爾濟吉特氏,科爾沁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女,孝庄文皇后的侄女。順治八年被立為皇后,皇后資質美麗且極其巧慧,但奢侈善妒,屢與順治發生衝突,再加上她是攝政王多爾袞為當時尚年幼的順治所迎聘的皇后,因此順治十年(1653年),順治不顧滿朝文武及孝庄皇太后的反對,以「皇后無能」之故,下令將她降為靜妃,並改居側宮。

2 世祖廢后 -相關史料

  《清史稿·列傳一·后妃》

  世祖廢后,博爾濟吉特氏,科爾沁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女,孝庄文皇后侄也。后麗而慧,睿親王多爾袞攝政,為世祖聘焉。順治八年八月,冊為皇后。上好簡樸,后則嗜奢侈,又妒,積與上忤。 十年八月,上命大學士馮銓等上前代廢后故事,銓等疏諫,上嚴拒,諭以「無能,故當廢」,責諸臣沽名。即日奏皇太后,降後為靜妃,改居側宮,下禮部,禮部尚書胡世安、侍郎呂崇烈、高珩疏請慎重詳審,禮部員外郎孔允樾及御史宗敦一、潘朝選、陳棐、張璟、杜果、聶玠、張嘉、李敬、劉秉政、陳自德、祖永傑、高爾位、白尚登、祖建明各具疏力爭。允樾言尤切,略言:「皇后正位三年,未聞失德,特以『無能』二字定廢嫡之案,何以服皇后之心?何以服天下後世之心?君后猶父母,父欲出母,即心知母過,猶涕泣以諫;況不知母過何事,安忍緘口而不為母請命?」上命諸王、貝勒、大臣集議,議仍以皇后位中宮,而別立東西兩宮。上不許,令再議,並責允樾覆奏,允樾疏引罪,諸王大臣再議,請從上指,於是后竟廢。

  《孝獻皇後行狀》

  前廢后容止足稱佳麗,亦極巧慧,乃處心弗端且嫉甚,見容少妍者,即憎惡欲置之死。雖朕舉動,靡不猜防。朕故別居,不與接見。且朕素慕簡樸,廢后則癖嗜奢侈,凡諸服御,莫不以珠玉綺秀綴飾,無益暴殄,少不知惜。嘗膳時,有一器非金者,輒怫然不悅。廢后之性若是,朕含忍久之,郁慊成疾。皇太后見朕容漸瘁,良悉所曲,諭朕裁酌。故朕承慈命廢之。及廢,宮中人無念之者,則廢后所行久不稱眾意可知矣。

  《順治實錄》

  順治八年。辛卯。五月。

  ○癸亥。定大婚禮物行納采禮馬十匹玲瓏鞍十副甲胄十副緞百疋布二百疋金茶筒一銀盆一行大徵禮金二百兩銀萬兩金茶筒一金盆一銀桶一銀茶筒一銀盆一緞千疋布二千疋馬二十匹玲瓏鞍二十副馱甲二十副常等甲三十副送皇后至時賜後父母金百兩銀五千兩緞五百疋布千疋金茶筒一銀桶一銀盆一上等鍍金玲瓏鞍二副常等玲瓏鞍二副漆鞍二副馬六匹夏朝衣各一襲夏衣各一襲冬朝衣各一襲冬衣各一襲貂裘各一領上等玲瓏帶一刀一撒袋一副弓矢全甲胄一副若后兄弟送至賜漆鞍馬各一時衣一襲從人受賞者男婦限六十名二十名蟒衣二十名補緞衣二十名緞衣不分時候概用夾衣

  ○戊午。冊立科爾沁國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女為皇后。

  皇后冊文曰、朕惟乘乾御極、首奠坤維。弘業凝庥、必資內輔義取作嬪於京室。禮宜正位於中宮。咨爾博爾濟錦氏、乃科爾沁國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之女也。毓秀懿門。鍾靈王室。言容純備、行符圖史之規。矩度幽閑、動合安貞之德。茲仰承皇太后懿命、冊爾為皇后。其益崇壼範。肅正母儀。奉色養於慈闈。懋本支於奕世。欽哉。寶文曰。皇后之寶。

  ○庚申。上御太和殿諸王貝勒。文武群臣、上錶行慶賀禮。是日、以冊立皇后、詔告天下。詔曰、朕惟聖化始於二南。作配協鳳鳴之盛。天庥垂於萬世。于歸廣麟趾之祥。正位中宮。勤宣風教。朕纘承鴻緒。只荷丕基。慎擇淑儀。覃延後嗣。邇者昭聖慈壽皇太后、特簡內德。用式官闈。仰遵睿慈、謹昭告天地、太廟。於順治八年。八月十三日。冊立科爾沁國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之女為皇后。貞順永昭奉尊養之令典敬恭匪懈。應天地之同功。爰合德於陰陽。期錫類於仁孝詔告天下咸使聞知。

  順治十年。癸巳。秋七月。

  ○丁亥。大學士馮銓、陳名夏、成克鞏、張端、劉正宗奏言、今日禮部諸臣、至內院恭傳上諭、察前代廢後事例具聞、臣等不勝悚懼。竊惟皇後母儀天下、關係甚重。前代如漢光武、宋仁宗、明宣宗、皆稱賢主。俱以廢后一節、終為盛德之累。望皇上深思詳慮、慎重舉動。萬世瞻仰、將在今日。得上□日、據奏皇後母儀天下、關係至重。宜慎舉動。果如所言。皇后壼儀攸系。正位匪輕。故廢無能之人。爾等身為大臣、反於無益處、具奏沽名。甚屬不合。著嚴飭行。

  ○己丑。諭禮部朕惟自古帝王、必立后以資內助。然皆慎重遴選、使可母儀天下。今後乃睿王於朕幼沖時、因親定婚。未經選擇。自冊立之始、即與朕志意不協。宮閫參商、已歷三載。事上御下、淑善難期。不足仰承宗廟之重。謹於八月二十五日、奏聞皇太后、降為靜妃。改居側宮。

  ○庚寅。禮部尚書胡世安、侍郎呂崇烈、高珩奏言、夫婦乃王化之首、自古帝王、必慎始敬終。今於本月二十六日、忽接上諭、今後不能只承聖意、降為靜妃。臣等思八年冊立之初、恭告天地、宗廟、布告天下。今二十五日、奏聞皇太后、即日降為靜妃。聖諭中未言及與諸王大臣公議。及告天地宗廟。臣等職司典禮所奉敕諭、若不傳宣恐中外未悉若遵奉傳宣、恐中外疑揣伏願皇上慎重詳審、以全始終。以篤恩禮。疏入。下議政諸王、貝勒、及大臣、內三院、九卿、詹事、六科都給事中、各掌道御史、會議具奏。

  ○禮部儀制司員外郎孔允樾奏言、臣辦事署中、偶聞廢后一事、不覺悚然。及見馮銓等奉聖諭內、有故廢無能之人一語、更為驚駭。竊思天子一言一動、萬世共仰況我皇后正位三年、未聞顯有失德。特以無能二字、定廢謫之案。何以服皇后之心。且何以服天下後世之心。臣考往古、如漢之馬後、唐之長孫后、敦樸儉素、皆能養和平之福。至於呂后、武后、非不聰明穎利、然傾危社稷、均作亂階。今皇后不以才能表著、自是天姿篤厚。亦何害乎為中宮、而乃議變易耶。設皇后必不諧聖意、亦可仿舊制、選立東西二宮、共襄內治若夫廢后一節、千古典禮所在。一時風化攸關。實有驚人耳目者。且皇上親政以來、天下以為堯舜復生。今忽有非常之舉、傳之聖子神孫、豈開國之主、所宜有耶。臣思皇上、天下之父皇后、天下之母。父有出母之議、為人子者、即心知母過、尚不免涕泣以諫。況絕不知母過之何事。又安忍緘口嚴父之側、而不為母一請命乎。臣忝承聖裔、兼任禮官、值此職掌所在、安敢存畏斧鉞、顧身家之心。一念孤忠。伏祈聖鑒疏入、並下諸臣議。

  ○御史宗敦一、潘朝選、陳棐、張椿、杜果、聶玠、張嘉、李敬、劉秉政、陳自德、祖永傑、高爾位、白尚登、祖建明、合疏奏言、臣等捧讀降母後為靜妃之諭。又見故廢無能之人之上□日。不勝驚駭。伏思宮闈之化、莫盛於成周。文王之妃太姒、嗣徽太任、只頌幽閑貞靜之德、而不及其才能。誠以母儀萬國、表正六宮、非才能外見之難。而純德內蘊之為難。皇后未聞失德、忽爾見廢、非所以昭示風化也。今皇上復允禮臣之請、敕諸王大臣會議。在諸臣必以綱常為重。而臣等猶過慮者、誠恐綸音一播、不無為聖德之累。伏乞收回成命、以俟會議。宗廟社稷、實式臨之。疏入。上以宗敦一等、明知有上□日會議、瀆奏沽名。下所司議處

  順治十年。癸巳。九月。癸巳朔。遣官祭紅衣炮之神。

  ○諸王、貝勒大臣、內院、九卿、詹事科道等遵上□日會議、據禮部尚書胡世安等及儀制司員外郎孔允樾所奏實系典禮常經。皇上冊立皇后之始只告天地宗廟並加上昭聖慈壽恭簡皇太后徽號、以昭慶典。既已詔布天下、禮難輕易伏乞皇上仍以皇后正位中宮即命禮臣考據典禮選立東西兩宮則本支日茂。聖德益光。可為萬世法矣。得上□日朕納后以來緣志意不協另居側宮、已經三載。從古廢后、遺議後世、朕所悉知但勢難容忽故有此舉著議事諸王、貝勒、大臣及會議各官再議具奏漢官諸臣規諫其意固在愛君然必須真聞確見事果可行朕自聽從若全無聞見以必不可從之事、揣摩進奏。欲朕必從冀免溺職之咎。非所以盡職也。孔允樾奏內雲、未聞顯有失德、不知母過何事等語、如果知無過之處、著指實具奏。

  ○丙申。禮部儀制司員外郎孔允樾奏言、臣奉上□日指實回奏。切念小臣雖在輦轂之下、一□山戊不□之中、除郊祀朝見、得以仰睹天顏余亦無由覲聖況皇后居深宮之中、其有過無過、非惟人臣不及知、亦人臣不敢知。但臣守有祖訓、惟知事君如事父痛念父母偶有不諧、已屬人倫之變。為人子者、若再順言母過、以重父之怒。此不待問而知為逆子矣。臣前疏一則曰未聞失德。再則曰不知母過。亦不過仰冀君父、動悔悟之機。聞慈母一遷善之路以自附於幾諫之義而其實無有他慮也臣恐天下謂皇上容保萬邦而不能容一后、後世責臣等義當匡贊而不能匡一母。是以既奉嚴綸之後、冒死陳奏臣今日可以對皇上、異日可以對臣祖要亦惟此一念耳今聖諭內有雲、從古廢后、遺議後世是皇上曉然於古今之大倫又雲諸臣規諫意在愛君是皇上又洞白諸臣之苦志聖主在上、臣復何言惟有席藁待罪靜聽處分而已疏入報聞。

上一篇[張雅欣]    下一篇 [劉乃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