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丘吉爾戰時地堡

標籤: 暫無標籤

地堡隱藏在倫敦西北部一條偏僻的大街——布魯克街下面的12米深處。 據說,當初修建這個地堡是準備在納粹德國攻陷倫敦后供丘吉爾領導的戰時內閣使用的,也就是說,它是丘吉爾最後的避難所,甚至連當時的英國國王喬治六世都不知道這個地堡的確切位置。

1 丘吉爾戰時地堡 -簡介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其中一個高度機密地方首度公諸於世,當年英國首相丘吉爾的著名「內閣作戰室」,本來建於倫敦北部的尼斯登郊區,現在開放給公眾參觀。
丘吉爾戰時地堡丘吉爾戰時地堡

這個地堡屬極度機密,丘吉爾在他的回憶錄中也只輕描淡寫地說它「在漢普郡附近」,連英王喬治六世也不知道它的正確位置。
據介紹,地堡建於四十呎深的地底,外面有一層三呎半厚的鋼強化混凝土保護。與白廳的作戰室不同,這地堡可以抵禦直接攻擊,可是地堡派不上用場,因為它只在試驗地被使用過一次。

2 丘吉爾戰時地堡 -丘吉爾的「圍場」

丘吉爾的「圍場」地堡隱藏在倫敦西北部一條偏僻的大街——布魯克街下面的12米深處。
丘吉爾戰時地堡丘吉爾戰時地堡

據說,當初修建這個地堡是準備在納粹德國攻陷倫敦后供丘吉爾領導的戰時內閣使用的,也就是說,它是丘吉爾最後的避難所,甚至連當時的英國國王喬治六世都不知道這個地堡的確切位置。
「圍場」地堡的頂部覆蓋著1.07米厚的鋼筋混凝土,完全能夠抵擋納粹德國任何形式的狂轟濫炸。地堡內設有59個房間,可以容納戰時內閣的所有官員。
「圍場」地堡建於1939年至1940年間。為掩人耳目,從地下挖出的碎石都是在夜幕下悄悄運走的。英國當局還在掩體上方搭建了幾座軍用茅屋,使當地居民以為這一帶只是一座普通的軍營。

3 丘吉爾戰時地堡 -丘吉爾的"船艙"

丘吉爾的地堡位於倫敦市中心。站在大街上,望著圍滿沙袋的大門,對比希特勒的"狼穴"和斯大林的"豎井",讓人覺得丘吉爾的住所十分不安全。只要有一枚500公斤重的爆破彈,英國的這所戰時指揮中心就可能被夷為平地。關於有必要為國家元首及其司令部修建地下掩體的想法最早是1938年夏天提出的。秋天,慕尼黑危機之後這項工程正式啟動。在英國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一周,查理王大街的地下室里,世界軍事形勢中心開始運作。1939年10月21日在丘吉爾的戰時辦公室召開了英國軍事戰略家的首次會議。
1940年4月敦刻爾克戰役失敗后,丘吉爾感覺到了戰爭不可能很快結束,他說:"我將從這裡指揮戰爭。"7月,他開始常住第65A號房間,那裡變成了他的辦公室和卧室。據說,丘吉爾喜歡在床上辦公。英國人認為這是領導人平易近人的美德。所以,已經變成博物館的原丘吉爾住處,床邊居然還放著一個陶瓷夜壺,還有一個存放重要文件的紅匣子,它如同核保險箱一樣與丘吉爾寸步不離。戰時辦公室的布局很像大船上的船艙。房間連成一線,每個房間都與一條長走廊相通,而這條走廊的兩頭是尖的,就像船頭與船尾。丘吉爾的卧室與地下指揮部相連。 

4 丘吉爾戰時地堡 -「戰時內閣」

20世紀30年代末,戰爭陰影籠罩歐洲,英倫三島在緊張地準備著應戰。1939年8月末,二戰爆發前一周,英國政府啟用這個稱之為「戰時內閣」的地下指揮所。指揮所位於英國外國部對面、一座斯巴達式政府辦公樓地下。英國政府選擇此地為指揮所的考慮有二:一是這裡與唐寧街首相府只有一街之隔,二是這裡是當時政府擁有惟一的鋼筋混凝土結構地下工程。地下指揮所共有大小房間21間,分成幾個部分:內閣會議室、丘吉爾的辦公室和卧室、美國與英國「熱線」室、總司令部、警衛室。
丘吉爾是在1940年5月大選獲勝後進住這一地下室的。「戰時內閣」主要以軍、政要員兩部分組成,以中央政府面貌協調反法西斯事宜。在這裡,軍人組成了國防委員會和參謀長委員會,前者負責戰略決策,後者負責軍種間協調和作戰計劃制訂及三軍指揮,人員由軍種參謀長參加。文職人員組成「議院總委員會」,負責本土防衛、後勤供應及英國民眾生活等國內事務,成員是政府各相關部門的大臣,兩套班子共30多人,他們時常吃住在此。6年中,丘吉爾在此召集其軍政要員開過100多次重要會議,戰爭期間所有的重大決策都是在這裡做出的

5 丘吉爾戰時地堡 -地下堡壘

博物館的門不大,也不顯眼,除由洞口的沙袋掩體與周圍建築不協調外,其他看不出什麼特別,深度也不過3~5米,和今天的防空地下工程比顯然過於淺顯了。
丘吉爾戰時地堡丘吉爾戰時地堡

拾階而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不足10平方米的長廳。一面牆裡用玻璃罩著德國人投下的炸彈,另一面貼滿當時反映戰況的報紙和英國在戰爭中的傷亡損失。據統計,二戰期間英軍犧牲305800人,商船隊死亡或失蹤34902人;平民傷亡或失蹤60595人(其中倫敦29890人);房屋毀456000座,壞4073000座;德軍投彈75270噸(倫敦大空襲期間,德軍投彈188000噸)。與歐洲大陸遭受的毀滅性打擊比,英國的損失並不大,但考慮到國土面積和人口數量,英國蒙受的人員和財產損失還是很沉重的(英國現有人口約5千多萬)。
再往前走是戰時內閣會議室,面積約30多平方米,會議室的牆上掛滿地圖,一幅世界地圖用紅顏色標示出英國遍及全球的海外殖民分佈,另兩幅分別是歐洲和英國地圖。房間為桌椅所佔,排列成「凹」字形,每邊擠坐5個人,就連與首相對面的凹進去部分也要擠下3個人。會議室仍保持當年的情形,工字鋼加固的屋頂,牆上地圖,桌子上原始文件和每個座位前的煙灰缸。可想而知,如此狹的小會議室只要幾個人吸煙,一上午下來必會烏煙瘴氣,好在丘吉爾也是煙民,且喜歡抽雪茄,丘吉爾首相面前的那個煙灰缸則是特大號的。最盡頭上的那把大木椅子則供丘吉爾專坐。丘吉爾精力旺盛得過人,1940~1941年德軍對倫敦大空襲期間,丘吉爾時常不分白天與黑夜召開幕僚會議,會議開起來常常要過半夜,直到幕僚們人困馬乏,丘吉爾才放人回家。
解說員說,開會時丘吉爾比較民主,與會者可隨時插話。為示此證,解說員播放了一段當時的會議錄音。這是討論英軍進攻挪威某峽灣的作戰會議。丘吉爾堅持發動此次進攻。但軍事幕僚卻認為時機不成熟,特別是沒有空中支援,英軍地面部隊等於去送死。開始時,丘吉爾沒有一下子放棄自己的主張。他說,問題不在於空中支援,而在於英國將軍不想打德國人。丘吉爾用詞尖銳,但將軍們初衷不改。雙方陷入僵持。最後,還是丘吉爾妥協:暫不攻打駐守挪威峽灣的德國兵。這位口若懸河的辯才在軍事問題上尊重並聽從了軍事專家的意見。
地下室最大的房子是「地圖室」(實際上是作戰值班室,英國人美其名為地圖室)。地圖室面積40幾平方米,四周牆壁上掛滿各戰區地圖,不同顏色的書釘時刻標明各戰區的戰況。中間是個長桌子,桌上放著十多部五顏六色的電話機,每一種顏色都代表示不同的級別。象牙色電話直通丘吉爾辦公室,共有三部。從擺放的椅子看,戰時這裡每天時刻要有5名作戰值班人員。它是二戰期間英國政府指揮英軍作戰和本土防衛的核心。通過它,丘吉爾和其他閣員不時掌握前線情況;通過它,一線英軍一次次地受領進攻和防禦任務。1945年8月16日,即德國投降的第二天,這裡的工作人員關閉了所有燈火,走出地下室與英國民眾共同歡慶來自不易的反法西斯的勝利。50多年過去了,人去,但地圖室沒空。這裡的一草一木都保留著當年熄滅其燈火的模樣,不同的是當年值班的真人換成了今天的蠟像。

6 丘吉爾戰時地堡 -丘吉爾的佳話和秩事

按照丘吉爾的意思,他的卧室和辦公室要靠近地圖室。66A是丘吉爾首相的卧室,房間只有幾平方米。裡面的陳設簡樸但有特色。一張單人沙發床、一張辦公桌、桌上放著電話機、文件夾、水杯,床頭上放著個大號煙灰缸、一支未點燃的雪茄煙放其上,一個大手電筒是停電時用的,四周牆上掛滿地圖,一張單人沙發椅子上放著件米黃色襯衣,丘吉爾首相是穿著這件襯衣去世的。戰爭期間,丘吉爾並不願意在此簡陋的房間中而執意要回唐寧街10號過夜,但警衛人員出於安全考慮則力勸丘氏在此休息,丘吉爾在大多數情況下聽眾警衛人員的安排。丘吉爾辦公室的代號為66B,辦公室陳設簡單和普通,地圖掛在牆上,桌上擺著文件、檯燈、時鐘和大煙灰缸。6年的地下室生活,丘吉爾指揮英國的千軍萬馬怒斬德寇,在這裡也留下了許多佳話和秩事。雪茄煙和地圖 這是丘吉爾首相地下室生活最喜愛的兩件東西。雪茄煙,丘吉爾走到哪裡帶到哪裡,連同他常用的「V」形手勢,幾乎成了勝利者丘吉爾的化身。參觀「戰時內閣」,最令人難忘卻的是處處擺滿地圖。從一進門內閣會議室牆上世界、歐洲、英國地圖,到地圖室戰區態勢圖,再到丘吉爾卧室和辦公室四壁、桌上和床上的各種地圖,這一切都顯示出這位地下室大老闆的獨特愛好。丘吉爾對地圖的鐘愛即有戰略層的研究,也有戰役戰術層次的考慮。也許正因為對地圖的如此鍾愛和潛心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不久這位西方重量級政治領導人第一個站出來發表反共反蘇聯的「鐵幕」演說,把歐洲和全球劃分為東、西方兩大陣營,提出要把社會主義遏制在「鐵幕」之內,保證西方諸國的利益。其實,第二次世界大戰還在進行時,丘吉爾就站在歐洲和世界地圖前久思苦想,構思著戰爭結束后各國重新瓜分世界勢力範圍的計劃。因此說,丘吉爾首相鍾愛地圖不只與戰爭進程有關,丘氏也不只是個地理愛好者。作為西方政治家,他在從西方,特別是英國的國家利益出發,靠地圖進行地緣政治的思考。 好消息與壞消息 丘吉爾性格鮮明而外露。在66A卧室里,每天早晨醒來,丘吉爾首先要聽取機要秘書給他讀情況報告。他倚在床上像個不願起床的孩子細聽每一消息。消息有好有壞,機要秘書總是小小心地觀看著丘吉爾的舉動,好消息和壞消息能引起他不同的反應。一位當年為丘吉爾做過機要秘書的女士回憶道:首相是一個感情極易外露的人,每天早晨當聽到好消息時,丘吉爾便會從床上一躍而起,臉上也掛滿了笑容;但聽到壞消息時,首相總是懶洋洋地躺在床上,一聲不吭,久久不想起床。這時的機要秘書必須像幼兒園的阿姨不急也不慢地等首相,直到首相起床了,她才能小心地離開丘吉爾的卧室。
這就是英國人眼中的丘吉爾。在他們看來,丘吉爾既有他睿智的一面,而有愚腐的一面;既有嚴肅的時候,也有俏皮的時候。BBC、裝訂釘和打字員 從1939年9月3日丘吉爾「以武力反對武力」的宣戰演說開始,整個戰爭期間每到緊要關頭,英國人總能聽到首相那稍微沙啞頓的演說。丘吉爾的演說極具有煽動性,這一切不僅要感謝首相身後的撰稿人,而且還要感謝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工作人員。作為政治家,丘吉爾關注新聞媒體,並與他們保持了良好的關係。
丘吉爾戰時地堡丘吉爾戰時地堡

戰時內閣地下室中有一間專為BBC開設的機房。當時的技術不能保證對首相的講話進行實況傳送。為使首相講話及時傳出,BBC工作人中設計了這樣一種程序:先請丘吉爾錄好要講的內容,而後把錄音送到地下室的工作間。加工處理后,工作人員迅速把聲音傳送給BBC總部,再由總部把首相的講話傳播出去。這一傳播過程二戰期間一直沒間斷過。當英國人側耳聆聽丘首相一次次煽情演講時,他們也許不會想到這些講話實際上是在這裡錄製完成的。
地下室中部有一間不大的房間,是戰時內閣的打字室。戰爭期間,每時每刻都有11位女打字員在此工作。丘吉爾首相喜歡活頁式文件裝訂,即在文件紙上的上方或左邊打上兩個孔,而後用特殊的書釘(其實是在一段毛線兩頭加上兩根1~2厘米的鐵絲)把文件串起來,這樣文件便可隨意拆卸,十分靈活。椐說,這是丘吉爾首相的一大發明。儘管現代化裝訂手段代替了鐵絲和毛線,但今天漫步倫敦各大文具店,人們還能看到這種簡易的書釘和打好孔的書寫紙出售。
丘吉爾情感的外露有時讓打字員摸不著頭腦。據一位打字員回憶,丘吉爾首相不喜歡新來的打字員。每當他口述命令時,打字員必須集中精力去聽他說出的每一個字,即使是老打字員有時也難跟上首相所言。當首相口含雪茄或離打字員很遠時,打字員更得豎起耳朵聽講。聽丘吉爾口述命令,打字員還得分辨出首相所言是命令還是聊天。有時,丘吉爾會借題發揮,跟打字員聊天,跑了正題,但一轉眼首相又回到命令上。打字員稍不注意便會搞個措手不及。丘吉爾急脾氣,命令口述完了,打字員也得馬上把命令列印出來,他可立即簽發。所以每當丘吉爾來到這裡,打字員必然忙碌一番。但丘吉爾還是十分尊重這些不分晝夜工作的女打字員們。

7 丘吉爾戰時地堡 -歷史的感悟

大小21間房間並不多,用時不到20分鐘。地下室低矮、簡單和擁擠,且還散發著霉味,但丘吉爾首相和他的幕僚們在這裡一呆就是6年,2190多個日日夜夜。有幾次德國人把炸彈扔到了洞口,但沒有損害地下室工程。這裡書寫著英國軍民反法西斯鬥爭極重要的一頁。
走出地下室,清新空氣唚入肺腑,心情也輕鬆了許多。儘管是中秋時節,天又沉著臉,但對面公園裡還是人來人往。公園湖內,黑天鵝、白天鵝、鴛鴦和叫不出名的野生鳥類在自由地遊動著,岸上一群群鴿子在覓食。一對老人手提一大包麵包,時而喂一下水裡的生命,時而關照一下岸上的鴿子。人與自然和平地相處,其樂融融,公園裡的景象與地下室的氣氛完全不同。參觀戰時內閣后,我一直在想:人類應遏制戰爭,珍惜來自不易的和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